分享到:

第六章 分任务,三人夜探歌舞厅

2014年11月1日 更新

  当我跟李局提出了要暗地里调查那四个幸存者的资料时,他并没有表示出意外。身为一个在秘密战线里面混迹了三十多年的老刑侦,他其实在第一时间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只不过这事儿当着那四人的面,他也不会提起而已。

  他告诉我,说这事儿他会另外组织人进行调查的,一旦有了结果,立刻通报我们,而在此之前,让我一切皆要留意,莫走脱了消息。

  在院子里连着抽了三根烟,结果被过来找我的小白狐儿一顿埋怨,说烟抽多了嘴臭,要是我再抽一根,她就不理我了。

  这小姑奶奶一发起脾气来,当真是有些恐怖,我和李局都不由苦笑着举起了手,表示不会再抽了。

  李局留到现在,就是跟我碰一下头,两人商量完毕了之后,便也不再多言,他刚刚来南方上任,诸事繁多,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梳理的,便不再陪我,告辞离去。

  我跟着小白狐儿一同返回了现场,一群人正在井然有序地将资料分门别类,而那临时被调派来参与工作组的四人则不晓得工作立刻就开始了,多少有些疲惫,我很大度地挥了挥手,告诉大家,工作肯定是要做的,不过也不是一下就得做完,大家先回去休息,明天正式进组,到时候可能要持续两周到一个月的时间,希望他们能够将自己的生活给安排好。

  得了我的话语,四人皆呼了一口气,相继告辞离去,而张伯却并没有离开,而是告诉我,他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今夜留在这里,可以帮我将案件给理顺。

  那四人离开了,当着张伯的面,我也不会有太多的隐瞒,而是将刚才与李局说得那一番话提出来,给大家知晓。

  我这么一说,徐淡定、张励耘几人都纷纷表示出了自己也有这方面的担忧,只不过刚才不好提出来而已,倒是张伯有些意外,告诉我们,说在此之前,案子结束之后省局就有对这些人进行过政审和盘查,是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将他们给安排回来的,问我是不是太过虑了?

  这四个人到底有没有问题,这事儿我说了不算,别人说了更不算,查案子就是这样,需要一丝不苟,是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我将自己的考虑说给张伯,在得到他的谅解之后,才开始分配任务。

  从现在开始,所有人都进入工作状态,努尔坐镇省局,徐淡定亲自出马,跟踪那个叫做王世军的领头人,其余的三人则由张大明白、张励耘和赵中华负责跟踪,如果今天没有露出破绽,那么在日后的工作中,也会有他们对应负责,严查死守,至于其他人,三张在省局协助张伯和努尔审查资料,而我则带着小白狐儿和林豪出去打探消息。

  安排完这些之后,我问张伯有没有什么补偿的,他挥了挥手,说别客气,我来到这个专案组,就是打下手的,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我笑了,说哪能呢,您是老前辈,你带人马的时候,我和努尔还是两个小屁孩儿呢,老前辈得为我们保驾护航,这样才能让我们少走弯路。我这不是做戏,而是真心诚意的,毕竟南方省这儿我们到底不熟,很多地方都需要德高望重的张伯帮我们协调,另外倘若对方真的是闵教,那么必然是高手尽出,而我们这边能够拿得出手的高手并不算多,诨号“镇虎门”的张伯,则成为了最重要的底牌。

  对于我的担心,张伯表示他其实也有这方面的顾虑,不过省局好像有在联络福建龙岩的一名顶尖高手过来救场,希望到时候能够有所帮助。

  另外,他今夜也会帮忙将那四人时候的笔录给翻出来,帮助我们鉴别有可能存在的卧底。

  对于通过李浩然的路子调查卧底这件事情,我没有跟任何人说,双管齐下,这样才符合我办案的逻辑,送走了前去负责跟踪的徐淡定等人之后,我也与留守此间的努尔和三张打过招呼,然后带着小白狐儿和林豪,乘着省局给配的专车,驶出了省局大院。出了这林密墙高的大院子,林豪伸了一个懒腰,把着方向盘,朝着我嘻嘻笑道:“老大,我们现在去哪里?”

  小白狐儿自然是吵着肚子饿,要去花都最好的食府吃夜宵,而我则摸了摸鼻子,然后问他道:“你说那些瘾君子若是馋了,会去哪儿找货?”

  林豪是津门人,长期生活在北方,那边的毒品并不泛滥,不过身处江湖这么久,他在帮苍天鼠丁波卖货的时候,也曾经几次南下,倒也能够了解,告诉我这边分两种,一种是在大型的歌舞厅里面,会有专门的拆家散货,另外一种就是城中村的小店里面,无论是桑拿店、洗头房还是小旅馆,每一片区都会有这样的人,不过如果想走这条路追查线索,他建议我们最好去白鹅潭一条街那边,他以前过来做买卖的时候,曾经跟几个日本客人去过那儿,这种事情并不稀奇。

  我点头,让他带着我们开往白鹅潭一条街去。

  林豪这个家伙的车技我早已是领教过的,不过夜间的南方市跟京都却好像完全是两个世界,鳞次栉比的建筑,不断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繁华而具有活力的商业街,操着各种口音的汹涌人流,霓虹灯光闪烁,让人感觉好像到了国外一样。九十年代中期的南方市已经开始有了一个大都市的雏形,心怀梦想的人们从天南地北赶来,在这么一片改革的热土上奋斗,拥挤的车流堵得让林豪郁闷,他那精湛的车技几乎没有什么发挥的余地。

  不过尽管如此,林豪也不焦急,而是看着车窗之外的车流,感叹道:“两年前来过南方,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么多的高楼,没想到变化会这么大。”

  我点头,说道:“这儿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到处都充满了机遇,时间就是金钱,自然是千变万化。这本来是一件极好的事情,只不过这些光鲜的背后,是藏污纳垢的污浊,为了我们的国家变得越来越好,保驾护航,这才是我们肩上的责任。”

  开了差不多快大半钟头,才到了白鹅潭一条街,小白狐儿捧着肚子叫饿,所幸这儿除了各种酒吧、歌舞厅和各种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之外,还有各种夜市、茶楼和零食摊儿,熙熙攘攘的人群显示出了这里旺盛的人气,闻到空气中那诱人的美食香气,那小姑娘顿时就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冲着我大声喊道:“哥哥,你要是能够调到这儿来工作多好,以后我们可就天天有好吃的了。”

  小白狐儿咬牙切齿地冲向了夜市摊儿,而林豪则屁颠屁颠地跟在她后面帮忙付钱结账,而我则苦笑,虽说我现在在总局表现良好,但是毕竟资历尚浅,真的调下来,估计也就能在某个地级市里面任个副手,而且未必能有案子练手,那又何必?

  最重要的是,我在总局,代表着茅山的力量,虽说后来陆续又有茅山子弟加入了宗教局,但是能够镇得住场面的,最终还是只有我,以及在政研室做主任的杨师叔,而最近听说杨师叔准备返回茅山静修了,此消彼长,倘若我再下调挂职的话,我茅山恐怕就更是朝中无人了。

  吃过夜市之后,林豪轻车熟路地带着我们来到这条街上最大的一家歌舞厅里。

  说是歌舞厅,其实也就是香港的那种夜总会,除了有宽敞的大厅和绚丽的舞池之外,还请得有专门的乐队在这里进行演出,除此之外,这儿还从香港引进了量贩式的卡拉OK系统。虽说这玩意六十年代已经被日本人井上大佑发明出来,八十年代风靡世界,但在九三年的时候,卡拉OK在内地还是个稀罕玩意,由此可见这场子算是不错的。不过要想找到那些瘾君子,躲在包厢里面实在不是一件事儿,于是我们就坐在了大厅一角,点了酒,然后由林豪出去打探消息。

  我和小白狐儿刚刚坐下,大厅中间的舞池里面,前来宣泄情绪的男女疯狂地起舞,迈克尔杰克逊的舞曲加上震耳欲聋的音响,的确是让人忍不住随着摆动身体,我抿了两口酒,小白狐儿便坐不住了,嚷嚷着要去那群魔乱舞的舞池里面蹦跶,我拦不住,也自由她去。

  小白狐儿离开之后,我等了十来分钟,林豪回来了,一脸丧气,附在我耳边说道:“靠,这些家伙得到过消息,十分警戒,不跟陌生人交易。”

  我点了点头,然后问道:“这个是自然的,省局那边没消息,我们这边倘若一来就能够查到线索,实在也太小看别人了,先别急,我们等一等,看看场子里面的情形再说。”

  我让林豪稍安勿躁,然后去寻找舞池中的小白狐儿,结果眉头突然皱了起来。

  1. 仙水:

    哟哟沙发沙发

  2. 小妖:

    怎么现在抢不赢呀郁闷得很

  3. 老妖妖:

    。。。。。。又落后了。。

  4. 敢不敢一起走:

    好看,追了一兩年了吧好像,小佛加油↖(^ω^)↗,愛你喲❤

    • 四小佛:

      这个书出来也没多久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