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章 文公子,尹悦顽皮惹祸端

2014年11月1日 更新

  尹悦这小狐狸总是疯疯癫癫,这转眼的功夫就已经跑到了舞池之中去,在那异国舶来的劲爆音乐和绚丽的舞台灯光烘托下,身子抖得像抽了羊角风一般,不过这小妞儿到底是有些修行的底子,无论怎么摆弄身体,都是那般的好看,她是洪荒异种,生长与人不同,前两年小娃娃一个,现在倒是出落得跟十五六岁的清纯少女一般,天生自有一股妩媚端庄的气质,弄得旁边的男人神魂颠倒,舞台下意识地就变得以她为中心了。

  这种感觉让小白狐儿十分着迷,她的心智到底有些不成熟,尽情地释放自己的美丽,举手投足间,艳光四射,莫说旁人,便连我的呼吸都不由得粗重了几分。

  因为我们来这儿是要找出那些瘾君子的拆家,所以林豪选择的歌舞厅自然不是正规的那种,在我们周围,浓妆艳抹的流莺在身边来来回回走过,很多人甚至谈好价格之后,直接到楼上的包间,或者附近的酒店去解决动物的本能,所以舞池四周的男人手脚就有些不干净来,奋力往小白狐儿那边挤,而其中有一帮人,七八个,个个膀大腰圆,凶神恶煞,色眯眯地将小白狐儿给围了起来。

  我转头瞧过去的时候,正好是瞧见其中有一个光头疤脸男笑嘻嘻地朝着尹悦绷得滚圆的臀部摸去。

  这些人外表凶狠,不过都是些地痞流氓,根本就不是小白狐儿的对手,我倒也没有担心她的安危,就怕这小姑奶奶发了脾气,闹将起来,将我们此番暗访的事情给搞砸了。

  不过似乎明白我的心意,小白狐儿嘴角微微一翘,身子一扭,便避开了去。她避便避了,却恶趣味地一转身,竟然一瞬间将那个出手猥亵她的那个光头男全身都给扒光,连内裤都没有剩下来。

  九十年代的南方市最对外开放的窗口,而像这样的歌舞厅,则是最为开放的去处,但是即便是再开放,也没有人瞧见过当众赤裸、丝缕不着的猛人,那光头男纹了一身凶猛的青龙,龙尾一直蔓延到了那地方去,着实花哨,然而这平日里最得意的刺青在这样的场合露出来,顿时就吓了一大跳,大声喊了一下,张罗着左右的同伙帮忙,至少给块兜裆布,而舞台也顿时混乱成了一团。

  小白狐儿就是一个柔柔弱弱的漂亮小妹儿,一副无辜的模样,趁乱朝着我这边跑来,除了像我这样的人,倒也不会有谁会想到这个像香草一般柔弱的女孩子,竟然是这般乱局的罪魁祸首。

  光头男瞬间变成裸奔男,那些满脸凶恶的汉子一边骂骂咧咧地四处张望,一边七手八脚地给他遮挡起来,而小白狐儿则没心没肺地笑,一边伸手过来拿杯子里面的酒,我打开了她的手,板着脸说道:“小孩子不准喝酒。”

  小白狐儿跟我的日子许久,晓得哪些事情可以做,哪些事情不能做,一边朝着旁边盛放绿茶的玻璃杯拿去,一边兴奋地说道:“哥哥,你看,那光头好好笑哦,那么大的一个壮汉,结果那儿却那么小……”

  我的脸更黑了,又拦住了她的手,咬牙切齿地说道:“女孩子家家,怎么能说出这么不害臊的话儿来呢——这杯子也不能喝,我刚才喝过了。”

  小白狐儿手一翻,将玻璃杯给抢了过来,将里面剩下的绿茶一口饮尽,还美美地打了一个嗝,开心地说道:“我不介意。”

  我一脸苦笑,这小妮子最近倒是越来越黏我了。瞧着那些人脑袋四处转,在角落将光头的衣服给找到了,这时歌舞厅自己请来看场子的人出面,让他们消停点。能够在这么大一家歌舞厅里面看场子的,自然都是有名之辈,这几个壮汉倒也不敢在这儿翻脸,刚才那一幕又着实丢脸,于是不再停留,阴着脸准备离开。

  这些人本来就要灰溜溜离开了,然而路过我们这里的时候,小白狐儿瞧见那光头佬一脸丢人丢到姥姥家的窘迫模样,忍不住“噗嗤”一下就笑了起来,大概是怕被别人发现,赶忙用双手将樱唇堵住,肩膀耸动不停。

  小白狐儿固然是笑得春光灿烂,然而那光头佬却大受刺激,顿时就一巴掌拍在了我们的桌子上,大声喝骂道:“小娘皮,刚才是你搞的鬼,对不对?”

  世间哪有这么巧的事儿,正想下那咸猪手,结果就裸奔露面了,光头佬回过神来,立刻怀疑起了这神秘的美丽少女来。他这一掌拍得桌子上的酒水直颤,林豪不动声色地托住桌沿,将这力道给抵消了去,然后望向了我,而小白狐儿刚才张牙舞爪,这时却装作了柔弱少女,朝我身后躲来。面对着这光头的暴怒,我平静地抬起头来,不动声色地说道:“既然小器,身材又不好,就不要光着身子乱跑了,小心感冒。”

  我满心的关怀却让光头佬一股血直冲脑门,他倘若有头发,必然是怒发冲冠,顿时就要发作起来,结果刚才看场的那个黑西装走过来,寒声威胁道:“江老三,你要是再闹事,别怪我不给你大佬面子。”

  这光头江老三似乎有些畏惧那黑西装,鼻子重重哼了一声,然后在我的耳边闷声威胁道:“小白脸,有本事你永远别走出帝豪,哼!”

  江老三带着自己的兄弟气冲冲地离开,而那将他吓走的黑西装则彬彬有礼地给我们鞠躬致歉:“三位客人,受惊了。”说完话,挥手叫服务生拿来两瓶酒,算是赔礼。对方做得如此周全,倒让我们没话可说,待这些人离去之后,我这才偏过头去,仔细询问起林豪刚才过去接触的情况,得知他倒是找到了一个拆客,结果人家死都不承认,就是不搭理他,弄得没趣得很。

  非常时期,不做生客,这事儿并不难理解,我想那走私组织如此的严密,自然跟这些拆客不是一家的,想要顺藤摸瓜,将那些人给揪出来,这路子本就有些艰难,我也并不在意,此番出来,即便是探不到什么消息,见识一下这儿的风土人情,也不算是白来。

  我们两人聊了一会儿天,舞台重新回复喧闹,刚才给我们送酒的那个服务生这时又走了过来,低头恭声说道:“三位客人,那边有一位先生想要见一见你们。”

  我皱着眉头瞧过去,只见侧边尽头的贵宾包间前,虚掩着半扇门,里面露出了半张脸来,朝着我们这边打量过来。

  这样的举动着实有些不礼貌,林豪都不用跟我请示,直接皱眉说道:“谁要见我们,自己过来便是,还要我们移驾,这是哪门子道理?不去!”

  林豪直接拒绝了,这正是我的想法,微笑不语,那服务生从托盘上面取下一张餐巾纸,上面写着几个字:“转手脱衣,手法甚妙,江湖同辈,还请一见。”我皱眉,抬起头来问道:“到底是谁要见我们?”

  服务生温文尔雅地回答道:“要见你们的,是文公子。”

  “文公子?”我眉头一扬,想着既然对方看出了尹悦的手段,又叫人前来相邀,过去会一会也没有什么坏处,说不定还能有些发现,只不过南方市这边叫人,要么就直接“老板”、“经理”,要么就像香港一样叫做“文少”,文派一点的也可以称之为“先生”,这公子二字,说起来倒是有些古怪,难道他爹很出名?

  我心中疑惑,也有些意动了,点了点头,站起了身来,平静地说道:“那请带路吧。”

  三人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来到了左侧尽头的这个这豪华包间,推门而入,只见门两侧一左一右站着两个门神一般的汉子,一股鱼腥味,眼神像狼一样犀利,厚嘴唇,而里面偌大的包厢沙发上,却只坐着一个穿着烟灰色条纹衬衫的青年,面如冠玉,鼻若悬胆,眉目疏朗,天生一副好皮囊,他在我们进门的时候刚刚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手过来说道:“鄙人姓文,文鹄,刚才凑巧瞧见这位靓女的飒爽英姿,不由生出结交之心,还望三位莫怪。”

  他亲自引我们三人坐下,然后扫量我们一番,这才笑着说道:“我这人最好结交朋友了,未曾请教……”

  这人态度十分客气,不过言语之间,颇有些高高在上的感觉,我对他这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有些好笑,不过口中却说道:“刚才我妹妹为了避免被那些流氓吃豆腐,手段过激了一点,让文公子笑话了。我叫尹志程,这是我妹妹尹志悦,他是我朋友小豪。”

  “尹志程、尹志悦?”文公子念了一遍,哈哈一笑:“好名字,不过跟金庸先生书里面的尹志平好像,哈哈……”

  这人自以为幽默,嘿嘿笑了起来,我这些年来忙于修行,金庸的武侠书听过没看过,不晓得有什么缘由,附和着笑了两声,然后问道:“不知道文公子请我们几个进来,是有什么事情,好吩咐呢?”

  1. 仙水:

    哟哟板凳在哪里?

  2. 老妖妖:

    沙发。哈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