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章 撂狠话,不给面子弄死你

2014年11月2日 更新

  我虽说年纪还不到而立之年,但是毕竟在宗教总局这样的部门任职许久,而且还担任要职,居移气养移体,多少也带着些气势,这般平淡说来,那文公子不由得坐直了几分,脸上轻浮之色也收敛了许多,期待地说道:“南方省这个地方,就修行而言,向来都是荒漠之地,能够见到像志悦小妹这般有趣的人儿,实在是太罕见了,不知道三位来自哪儿?”

  我瞧见这文公子虽说在与我说话,但是一双眼睛却恨不得钻进小白狐儿的骨子里去,我晓得就是刚才尹悦在舞池中央的表现太过于妩媚,结果将这追风逐蝶的登徒子给引过来了。

  依我的身份,自然不会对这样的登徒子有太多的耐心,不过当我的视线移到了站在门口如门神一般的两个汉子时,却还是坐了下来,胡乱编了一个说法,将我们三人是北方人,南下工作的,我是一个贸易公司的负责人,而小豪则是我的司机,至于小白狐儿,则是高中生,因为已经保送到了洪山大学,所以特地带过来玩儿一下的。

  这话儿是哄鬼的,明眼人都能够瞧出这是我在应付差事,而文公子却顺杆儿爬,认真地对小白狐儿说道:“小靓女,相逢即是有缘,不知道你会在这里待上几天,洪山大学我有朋友的,可以提前接触一些,另外南方市虽说是个急速扩张的城市,但是毕竟还有好多景色可以浏览的,你如果需要导游的话,可以联络我。”

  说到这里,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名片盒来,给我们三人都递上了名片,我低头一看,却见上面写着“盛世渔业”,下面除了文鹄的名字之外,还有一个移动手机的电话号码,除此之外,简简单单,再无其它。

  递完一轮名片之后,文公子笑着说道:“小弟不才,现在在帮家里面的公司做事,盛世渔业寻常人可能并没有怎么听过,不过却垄断了南方市四成以上的水产市场,各位倘若是想要食海鲜,直接给我一个电话,无论是澳洲龙虾,还是北海段的石斑鱼,又或者挪威三文鱼,都不在话下,小弟直接派人送上门来。”

  他夸下海口,我便当作过耳风,应付几句之后,文公子来邀酒,我们也懒得喝,应付两句,然后起身离开了,小白狐儿受不了那文公子想要剥光她一副的恶心目光,先一步离开了房间,而林豪则紧跟其后,我落在了最后,与文公子告别,正想离去,却瞧见这位俊朗的男子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了,似乎不太喜欢我们的冷淡,沉声说道:“尹经理,留步。”

  我回头,一副疑惑的模样,而文公子则两步上前,压低着嗓门跟我说道:“明人不说暗话,尹兄别说自己是什么贸易公司经理的话儿,咱们都是这个行当里面的人,谁也瞒不过谁,坦白讲,那小靓女可是你养的小妖精?开个价,多少钱,或者别的什么,把她让给我吧!”

  我心中一惊,却不知道小白狐儿是哪里露了破绽,竟然被这个看着并不是什么高人的男子看出了底细来,要晓得尹悦身上可是有着我李道子师叔祖藏匿气息的神符,当日她被拐入沧澜道场,便是连人老成精的岷山老母都没有瞧出来,怎么年纪轻轻的他反倒是一语道破了真相?

  我心中波澜骤起,不过脸上去表现得淡然,嘴唇微微抿着,笑着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志悦就是我的妹妹。”

  文公子凝视了我好一会儿,这才冷冷地说道:“朋友,我是给足你的面子了,别给脸不要脸!说句实话,在整个南方省,还没有我文公子得不到的女人,你若是想要相安无事,乖乖地交出那个小妖精来,要是不肯给我面子,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小白狐儿一走,他那彬彬有礼的姿态立刻就消失不见了,脸上虽然带着寒霜一般的冷笑,但是眼神却仿佛想要将我给吞下去一般,听到这小子的威胁,我笑了笑,没想到在这样一个地方,竟然会有人对我做出这般的威胁来。不过就凭着他门口的那两尊门神,也的确是有底气说出这话儿来,我不介意,但并不代表着我因此而退缩,直接顶到他面前,然后笑着说道:“嗯,原本会担心南方之行太过于无聊,现在好了,我等着你,小朋友。”

  说完这话,我朝着包厢门口走去,那两个家伙一左一右,跻身过来拦住我的去路,我停顿了一下,回头望了文公子一眼。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猛地一挥手,两人让开了道路来,我出了包厢,瞧见小白狐儿和林豪并没有等我,而是朝着门外跑开去,我有些意外,不晓得这两人到底是发了什么疯,赶忙快步走出这歌舞厅,来到马路前,瞧见小白狐儿飞奔着,消失在了附近的巷道口,林豪到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门口不远处等着我出来。

  我快步走到跟前,问林豪怎么回事,这家伙告诉我,说尾巴妞刚才出来的时候,说似乎看到了一个故人,她去追了,让我在这儿等着你。

  我皱着眉头,问是什么故人?

  林豪摇头,表示不知晓。我心中有些不安,在她刚刚被认出来的情况下,又被使出了这么明显的调虎离山之计,到底如何是好?即便是小白狐儿并不畏惧对方,但是倘若暴露了我们的身份,只怕会因小失大。我匆匆上前,然而这时前面的巷子里突然蹿出一伙人来,定睛一看,竟然是刚才愤然离场的那些个家伙,而刚才蒙羞的光头佬则拎着一根钢筋,咧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和一嘴烂牙来:“小白脸,你还真的出来了。”

  我急着要去寻找小白狐儿,并没有时间理会这些家伙,匆匆往前走,而那光头佬瞧见我一言不发,以为我心虚了,想要跑开去,结果手上一紧,抬手就朝着我的脑袋一棍子甩来。

  这钢筋是工地上的那种废料,不过尖端锐利,倘若是戳,可能就要死人了,他也有些分寸,寻思着教训一下我就好,而我则有些好笑,我出山便统领特勤一组这样重要的部门,凭的是自己一身的本事,算得上是年少得志,却罕有被人冠以“小白脸”这种定义。我不想打架,但是这样的家伙就像鼻涕虫一般,着实有些讨厌,当下也是猛然一收脚步,伸手过去,牢牢将他砸过来的钢筋给抓住。

  手上的武器被制,光头佬立刻下意识地往回收缩,结果他就是费上了吃奶的力气,都没有办法移动这钢筋一分。

  那钢筋,就像生了根一般,牢牢掌握在我的手上。

  自己无能为力,他倒是想得很开,朝着旁边吩咐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上来帮我?”

  他一声呼唤,旁边六七人立刻捏着拳头冲了上来,我心中发火,凝视着周遭这些蠢蠢欲动的人,寒声问道:“当街拦人,围堵我们,你怎么知道那事儿便是我们做的?”

  光头佬一边与我较劲,一边咬着牙齿说道:“不管是不是你们做的,就凭你刚才对我说的那句话,老子今天就得弄一弄你,让你知道这儿是谁在当家做主。小白脸,不想吃苦,就将刚才跟你那个妹子交出来,让大伙儿爽利爽利,说不得承你一份情,下手会轻一些——要不然,老子打断你两只腿,再在你脸上划几刀,让你以后还出来招摇!”

  我看着周围挤挤而上的这些壮汉,最后问了一句话:“凭什么?”

  “凭什么?”

  光头佬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与周围的同伴哄堂大笑,旁边一个龅牙汉子将手中捏得紧紧的拳头递到了我的面前,大声嚷道:“凭什么,凭大爷们这沙包大的拳头……啊!”

  强权者凭着暴力为所欲为,却不知道这恰好是最不靠谱的东西,因为一山总比一山高,他们却不知道碰到比自己更强的对手时,该如何处置。既然没得谈,我便不再与这伙人废话,左手捏紧,一拳砸在了那龅牙男的面门处,他发出了一声激越的惨叫声,引以为傲的龅牙脱离了牙床,而人则朝着后面跌落而去。

  我一出手,林豪自然也不再示弱,这小子这两年虽然也算是入了修行者的门道,但毕竟基础太差,远远不能比拟组内的其他成员。不过特勤一组这样的团队,每一个人都是千挑万选的强手,即便是在组里面实力挂车尾,对付这一帮青皮流氓,也还是绰绰有余的,他一动,腿影漫天,那些家伙还没有接近,便直接胸口中了一脚,人就朝着后面跌飞而去,直接砸落在了马路牙子前。

  根本不用我动手,林豪一人就将这所有的家伙给搞定了,那与我僵持的光头佬顿时就愣了,结结巴巴地说道:“佛、佛山无影脚?”

  我丢开钢筋,直接甩了他两巴掌,朝着前面的小巷走去,然而刚走两步,却见小白狐儿带一脸悲伤的表情冲到了我的怀里,呜咽着说道:“我看到胖妞……!”

  1. 小妖:

    沙发套

  2. 仙水:

    我去,就晚了一分钟…………

  3. 老妖妖:

    看你们抢的那么开心。。我就不跟你们抢了。。。你们先

  4. 润物:

    胖妞出现了

  5. 目光一致:

    看到胖妞…???

  6. 郁闷:

    胖妞,什么时候回来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