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疑胖妞,多方查证内鬼出

2014年11月2日 更新

  尹悦一说到“胖妞”,我脸色一变,抓着她的肩膀问道:“你说的可做得了真?”

  这小白狐儿流着泪水,使劲儿地点了点头,说嗯,虽然时隔这么多年了,但是我几乎一眼就瞧出它来了——它根本就没有怎么变过,还是往年那般小,蜷缩在墙头,不比篮球大,唯一的区别就是额头上面有一个黑色的发箍,就像电视上的孙悟空一般。

  黑色的发箍?

  我心中发紧,胖妞与寻常的猴子有着很多不同,有着通背猿猴的血统,乃冥界来客,除了不能言语,倒是与小白狐儿一般,然而它多年未归,要么就是出了什么事故,要么就是被人囚禁起来了,小白狐儿倘若真的没有看错,而那黑色发箍倘若又不是饰品的话,恐怕它已然被人给控制住了——一想到这个猜测,我的心中就发紧,赶忙问小白狐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白狐儿告诉我,说她刚才走出来的时候,瞧见远处的墙头有一个小小的黑影,她心中一动,便跑过去瞧,结果正好瞧见一个像极了胖妞的瘦小身子,她大声喊叫着“胖妞”的名字,那小黑影略微一愣,然后回头看了她一眼,却仿佛受惊一般地朝着远处跑去,小白狐儿在后面追了一段时间,失去了踪影,又怕我担心,这才回来与我知晓。

  就是那小黑影回头的一刹那,小白狐儿瞧见了一个小猴子的模样,这才是确定出了那就是胖妞。

  当年五姑娘山顶上,神仙府中,我、小白狐儿和胖妞三个相依为命,那情感是旁人无法理解的,特别是小白狐儿和胖妞,两个小东西口不能言,几乎整天腻在一起,而胖妞又似乎特别照顾小白狐儿,使得她记忆中十分鲜明,就像大哥哥一般,此刻也是颇为惶恐,忐忑地对我说道:“哥哥,你说胖妞是不是不认识我现在的模样了?我要是变回以前的样子,它会不会就不跑了?”

  我心中几乎能够肯定胖妞被人给控制住了,却不能对她讲,摸着她乌黑发亮的头发,极力控制情绪说道:“没事,尾巴妞,这个世界很大,不过也很小,既然胖妞还活着,那么我们一定能够在这个城市里找到它的,你放心。”

  小白狐儿拉着我的手,急迫地说道:“哥哥,我晓得它从哪儿跑开的,我们现在去追,说不定它没有跑多远——它不认识我,但认识你,我们去找它好么?”

  瞧见这少女一双期冀发光的晶莹双眸,我不忍拒绝她,答应陪着她一同前往,这时林豪拉住了我,问道:“老大,这些家伙怎么处理?”

  我瞧见被揍得散落一地痛苦呻吟的这些家伙,不由得苦笑,他们平日里欺压良善,而一旦遇到比他们更加凶悍的人,却连逃跑都胆怯,着实让人瞧不起。我问小白狐儿,说这些人刚才还想非礼你,你觉得怎么处理呢?这小妮子走到光头佬面前来,啪啪啪啪甩了四个耳刮子,然后趾高气扬地笑道:“嘿嘿,本姑娘今天心情不错,就暂且饶过你们这些家伙,以后眼招子放亮一点,别瞧见漂亮小姑娘就想上前打主意,下次落在我手上,把你那玩意给切了,信不信?”

  这少女说得嚣张跋扈,但这些家伙却偏偏吃这一套,点头哈腰地称是,然后夹着尾巴离开。

  我想了一下,让林豪回去取车,而我跟着小白狐儿一起走,两人快步走进巷道,然后循着那黑影的方向追去,然而那黑影子飞檐走壁,走得全部都是高楼峭壁,小白狐儿能过,但是我却力有不逮,寻了一段路程,却也没有了法子,正郁闷间,我感觉身后有个黑影子一闪而过,心中微微一动,拉着小白狐儿朝前面的转角匆匆走去,然后当身影一离开对方的视线之后,便立刻停住脚步,将身子给藏起来。

  刚刚站定,远处的巷道立刻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屏住呼吸,感觉到那脚步就在跟前的时候,探出了一只脚,朝着路上伸去。

  几乎是以极高的速度,立刻有人被我伸出的脚给绊倒了,朝着前面的墙壁跌飞而去,眼看着这人就要摔一个狗吃屎,却没想到竟然一个凌空而翻,脚在墙面上点了两下,就顺利地落稳下来。这人避得漂亮,不过我却并不停歇,伸手过去一抓,却是将他的上衣给揪住,猛然一拽,那人又给了一个反方向的力量,结果却将他半根袖子给扯了下来。

  我将这袖子给掂量在手中,那人急速后退几步,双手一错,拧成两只爪形,朝着我再次扑来,我上手与其搏击,感觉对方身手当着不错,竟然有张世界这般的武学修为,而且一身筋骨刚硬,几个回合下来,竟然还游刃有余,稳稳地防住了我的攻势。

  两人再次分开,那人刚一站定,结果身后却传来一阵巨力,再也顶不住了,朝着地上扑倒而去,这小巷之中泥污四处,他给死死按在了地上,却是那找不到胖妞而一股怒火没有倾泻的小白狐儿出了手,让他无法动弹。此刻的尹悦浑身炁场浑厚,虽说没有将那三条尾巴给露出来,却宛如铅块一般沉重,那人在挣扎了好几次之后,最终选择了屈服,不再乱动。

  我走上前去,蹲下身来,打量了一下这个家伙,虽说脸上蹭了好多污垢,但还是能瞧出大致的模样来,却是在刚才的歌舞厅包厢里面,给那所谓的“文公子”守门的其中一名保镖。

  那个叫做文鹄的纨绔子弟说过要让我好看,自然得了解我的行踪,要不然在南方市这个人口多达数百万人的城市里面,想找到我,还真的不容易,所以才会派这么一个家伙过来跟踪我。将这人给擒住了,到底要怎么处理呢?我思考了一会儿,决定暂时还是不要打草惊蛇,说不定这也是一条线,埋下来,或许还会有意外收获呢。

  如此决定之后,我将这个家伙给从地上拉起来,猛然按在墙上,然后压低着声音,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你也不过是个跑腿的家伙,所以也不想为难你,今天且放过你,回去给你的老板说,我等着他的手段。”

  那人眯着眼睛瞧我,待我稍微一放松力量,他便像惊弓之鸟一般,快步朝着巷子的末端跑去,很快就没了踪影。

  放走这个保镖,我说服小白狐儿先不要再寻找胖妞了,而是到了前面与林豪约定的路口,乘车离开。

  我们返回了省局大院提供的招待所,一夜无事,到了凌晨五点钟的时候我接到通报,说去监视那四个前专案组遗留成员的几个人都陆续回来了,我连忙起床,前往会议室听取汇报。前去侦察的都是特勤一组的老手,有徐淡定、张大明白、张励耘和赵中华,前面三人的汇报都没有太多的问题,基本上都是安排好家人,然后处理各种私人事务,准备着进组的封闭式办案日程,唯独有赵中华负责的那一位,行为有些不合常理。

  那个家伙大晚上的,居然跑去给自己先后去世的父母上坟,而且他似乎预计到会有人跟踪自己一般,下意识地使用了很多反跟踪的手段,不断地绕路,要不是赵中华有一个十分不错的身手,恐怕就要走失了。

  除了上坟,这家伙还去附近的店子打了两个电话,回去的一晚上,几乎到了凌晨三点多钟,才关灯睡觉。

  赵中华是四个人里面回来最晚的,就他的说法,他甚至都不想回来的,只是白天还需要工作,而此人可以,先回来与大家通报一下,如何行事,这些都需要讨论一番。我点了点头,封闭式进组,这是为了案件的进度而为,而这大晚上的跑去拜祭父母,又弄出这么多神神鬼鬼的动作来,着实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的动机所在。

  如此说来,这个人就是我们此案重点关注的对象,我表示明了,然后吩咐他们四人赶紧去补觉,白天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众人领命睡去,而我又与值夜班的努尔和张世界两人交换了一下意见,替换他们离开,小白狐儿这时也起来,我便在省局提供的办公会议室里面查阅努尔带人整理过的资料,到了早晨七点半的时候,有人过来敲门,说李副局长找我过去。我点了点头,让小白狐儿在这儿留守,而我则跟着那人一路来到了李浩然的办公室,瞧见这位前辈沏着一杯浓浓的茶,桌子上一堆资料,眼珠子里面还有血丝,也是一夜未眠。

  我与他十分相熟,倒也不会拘束,坐在他的对面,寒暄了两句,便问找我有什么事情?

  李局抽出一份档案来,告诉我道:“这个王奉轩,我查看了他入职以来的所有档案,发现有好多地方都是模糊不清,被人为的修改过,倘若真的有内鬼,我想他的疑点很大……”

  我的眼睛在一瞬间就亮了起来,因为这个王奉轩,正是赵中华盯着的那个人。

  1. 沙发:

    沙发

  2. 沙发:

    板登

  3. 沙发:

    地板

  4. 老妖妖:

    我靠。。你们。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