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章 迟生变,疑似内鬼吊墙头

2014年11月2日 更新

  李浩然初来南方省,若是想要坐得住,必然就得立威,要做出一些让人心悦诚服的成绩来,方才能够走得更远,所以他对于此案件也是十分的上心,我想着他这人还算是可靠,跟南方省这边也没有什么瓜葛,于是将我派遣特勤一组的组员对那四人进行监控,最后得到的反馈结果告知于他,李副局长听完之后,沉吟了一番,然后对我说道:“事情到这里,基本上可以肯定这内鬼,就是王奉轩了。”

  我心中还有疑惑,不过王奉轩绝对有问题,这是必然的,如果深挖一下,说不定有许多线索,对于是将其立刻进行控制,还是装作不知,继续观察,让他露出马脚这件事情来说,我有些把握不住,便问李副局长,他思考了一下,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等到他上班,就先控制起来吧?”

  我扬眉,不解地问道:“哦,为什么呢?”

  王奉轩露出了马脚而不自知,我们便极有可能顺藤摸瓜,将与他联系的上家给揪出来,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一切都会变得明了,而倘若贸然将他给控制起来的话,无外乎就是两种结局,第一就是痛哭流涕,将事情一箩筐兜出,第二则是死不认账,然后我们对他施展手段,然而问题在于没有人确定他真的就是那个内鬼,而且即便是,他知道的未必会有多少。

  从种种迹象表明,我们所面对的这个敌人不但狡猾,而且极为谨慎,即便像潜伏在我们周围的内鬼,也不一定能够知晓他们的行踪。

  对于我的疑问,李副局长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个理由:“迟则生变。”

  他说出这话来,让我意识到一件事情,那就是仅仅才来十几天,李副局长便感到了一种沉重的危机感,要不然也不会说出这么没有把握的话语来。从那些人处理事情的毒辣手段来看,只要一旦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事情发生,便会不顾一切地发动力量,将这危机给掐灭于萌芽状态,倘若时间久了,那王奉轩出了事情,我们目前唯一明了的线索也就断了。

  这事情既然李副局长敲定了,我也没有什么意见,他告诉我,说今天他会跟几位领导沟通一下,而我这边,等王奉轩一来省局报到,便可以立刻将其控制住,展开攻势,而倘若他不肯承认的话,是否需要动一些特殊手段,这个事情还等他与几位领导敲定之后,再进行授权。

  两人商量完毕,我离开了李副局长的办公室,回到了临时的办公地点,经过短暂的休息,在八点多钟的时候徐淡定和努尔坚持照常过来开例会,我把两人给叫到里间的小办公室,将我与李副局长的沟通给两人透露,徐淡定认可了这决定,而努尔则表示出了异议,认为目前的线索十分虽多,但是靠谱的却没有,对方在我们这里安了钉子,看似一步妙棋,不过却将自己的软肋给暴露出来了,倘若能够顺藤摸瓜,说不定会有奇效。

  我将李副局长的担心说给他听,努尔沉默了一番,然后朝着外面看了去,面无表情地问我道:“李副局长没有说透,他的意思是,除了王奉轩,我们省局这里还有他们的眼线?”

  我点头,说虽然是杞人忧天,但是却不无道理,李副局长刚来,也不会大张旗鼓的动,而我们也只是想要将这个案子给办了,梳理内部的事情,还需要水磨功夫,这事儿咱也不能替别人将心给操完了;行了,外面的人都来得差不多了,我们先将例会给开了,然后你们再回去睡觉,中午我们再碰头——这案子估计得搞一场拉锯战了,天长日久,可别一开始就将身体给弄垮了。

  三人开完小会,外面的临时会议室也热闹起来,我推门出来,瞧见人来得都差不多了,只是……

  唉,都这个点了,我们的目标王奉轩怎么还没有出现?

  我皱起了眉头来,打量会议桌的周围一圈,才发现所有人都到齐了,唯独王奉轩没有出现。我心中一沉,自觉告诉我事情可能有些不妙,于是问前专案组的王世军说道:“嗯,怎么王奉轩还没有到?你们有没有瞧见他,或者他有打电话过来,通知有事情先不来了么?”

  王世军摇头,旁边两个也是一脸迷茫,都说不知道,我心想坏了,顿时就坐不住了,霍然而起,跟努尔说道:“你来主持例会,我先过去看一下。”

  说完话,我匆匆而起,带着司机林豪和负责跟踪王奉轩的赵中华下了楼,当下也是由赵中华指路,林豪开着车子一路飞奔而行,二十分钟之后终于到了王奉轩的住处。三十二岁的王奉轩一人独居,是租的一个民房,而他单位的分房则由跟他离婚了的妻子和五岁大的儿子居住。赶到这一处大量外地人聚居的筒子楼里,我命林豪在一楼的窗外守着,然后带着赵中华敲响了位于三楼的房门。

  我心情急躁,敲得也很响,结果不但没有将门给敲开,而且还将房东给敲了过来,那南方老头用浓郁的方言朝我骂骂咧咧,而我则没有再多做理会,直接伸出脚,一脚将这扇木门给踢得飞起。

  在那木门跌落地上的时候,我瞧见了一个人,一个穿戴整齐、却将自己脖子吊在了天花板的吊扇上面的男人。

  一直被我们怀疑是内鬼的王奉轩,竟然将自己给吊死在了自己居住的出租屋里。

  瞧见王奉轩突出的翻白双目,以及伸到了下巴处的舌头,我晓得他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心中叹了一口气,背靠在走廊的墙上,感觉自己到底还是没有想到这一遭,我们所有的计划都给王奉轩的死亡给打乱了,这狗日的倒是一了百了,但是我们寄托在他身上的所有线索,却也全部都给剪断了,没有办法再找回来。

  被我冒失举动吓了一大跳的房东老头原本还想要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但是瞧见了王奉轩的尸体,顿时就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放声大叫道:“啊,啊……”

  他叫得吓人,左右的门都推开了来,想要瞧瞧是怎么回事,然而这房东老头却立刻明白过来,自己的房子里面死了人,这事儿要是传了出去,谁还敢过来租房子。想明白了这一点,他立刻朝着那些想过来凑热闹的家伙嚷道:“刚才脚滑摔了一跤,大惊小怪的干嘛,都回去,不要出来,走、走、走!”

  他大声嚷嚷着,那些人倒也没有再过来,只是在门口好奇地张望,房东老头赶忙将我们给请进了屋子,哭丧着脸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让赵中华出示了证件,然后告诉他我们是警察,接到消息,专门过来处理这事的,让他先出去,保护好现场,最好不要让这事儿传播开来。这吩咐正合他的心意,连忙出去撵人,而我则叹了一口气,对林豪说道:“事情既然已经如此,那么你先打个电话,给努尔他们通报此事吧,另外我们勘测一下现场,看看能不能在这个房间里面找到什么线索吧。”

  为了办案的方便,南方省局特地抽调了资金,刚刚给我们特勤一组买了四部摩托罗拉的移动手机,三部我、努尔和徐淡定拿着,而另外一部则用作机动,这玩意有一个别名,叫做大哥大,又笨又重,而且用的是模拟移动电话网,通话效果很差,我懒得拿,一般谁跟我办事,谁就带着,赵中华打电话,将此事通知了留守总局的人员,而我则将在楼下守候的林豪也叫了上来。

  我先是小心地打量了一番王奉轩悬空的尸体,然后打量了周围的环境,也没有将他给放下来,免得破坏了现场。

  从我瞧见的场景来说,这是一个典型的自杀现场,所有的一切都仿佛是王奉轩将化纤绳系在了吊在天花板上的吊扇那儿,接着踩着板凳将自己给套住,接着踢开凳子自杀。不过越是这般明显,我心中便是越有疑问,正疑惑间,赵中华戴着手套,从桌子上面抽出了一张纸来,递给了我:“老大,这上面好像是王奉轩写的遗书,你看看。”

  我带上手套,接过来,瞧见是宗教局的标准信纸,上面写着几百字,而开头便是这样的话语:“我有罪,是我害死了专案组的同志,是我害死了副处长,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欠下的债,我自己来偿还,死吧,我已经无颜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通篇文字里面,王奉轩都处于极度的懊悔当中,他将所有的罪过都揽到了自己头上,然后大致解释了一下自己通风报信的经历,最后不断忏悔,说自己会堕落阿鼻地狱,不过这也无妨,总好过整日煎熬,坐立不安要好得许多,人一死,便解脱了,一俩百了。

  我死死地盯着这封信,心中的疑问却变得巨大:“早要如此,何必今日自杀呢?”

  还是说,这里面另有隐情?

  1. 老妖妖:

    沙发 哈哈

  2. 老妖妖:

    板凳也抢了 哈哈

  3. 沙发:

    地板

  4. 润物:

    太坏,你,沙发童鞋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