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章 线索断,畏罪自杀陷僵局

2014年11月3日 更新

  努尔、徐淡定带着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现场,而随着大队人马的到来,那南方老头费尽心思想要瞒住的秘密就再也遮不住了,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看热闹的群众也挤不进来,只是聚集在楼道里面,指指点点,小声地说着话。

  在此之前,我大致地检查过了一下现场,发现这儿十分干净,除了桌子上面的这张纸条,其余的地方都有被人进行收拾过的痕迹,瞧见这场景,我开始强烈地怀疑起来,这儿并非是一个自杀事件,而是一起有预谋的谋杀。

  不过这所有的一切在没有得到证据支持之前,都是无稽之谈。

  前专案组的另外三名成员也随着大部队赶到了现场,瞧见这遗书的内容,顿时就懵住了,有两个人难以置信,反复地说道:“老王这么老实的一个人,怎么会是他出卖了我们呢?”

  王奉轩平日里是一个工作特别谨慎细致的人,他向来温和,从不与人争吵,去年他老婆嫌他太忙于工作,对家里从不上心,闹着要离婚,他却没有和别人一样闹得惊天动地,而是签了字,还净身出户,将局里面分给他的住房留给了前妻和孩子,自己一个人出来租房子住。就是这么一个人,他怎么会是那个出卖了所有人的家伙呢?

  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相比于另外两名同伴,领头的王世军却回忆起了与王奉轩相处的点点滴滴,立刻找出了许多疑点来,比如王奉轩的老家在汕头,虽说后来举家搬来了南方市,不过那儿却正是走私最猖獗的地方,说不定跟那个神秘组织有着渊源;另外王奉轩他父母死得十分离奇,自那之后,他的性格就变得过于沉默——会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叫,这话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听着王世军举证的种种疑点,另外两人还是觉得不足为信,坚持向我表明了王奉轩是内鬼这件事情,实在是有些太过于荒诞。

  不过不管怎么说,人都死了,怎么讨论都得不出一个结论来,唯有最后将案子给破了,方才晓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让人将这遗书用证物袋给收起来,准备重点研究这东西的指纹和笔迹,看看到底是不是王奉轩自己写的,另外尸体也需要带回去,有专业人士解剖,看看能不能从残余的尸体里面,找到一些别的线索来。

  调查取证工作十分麻烦,除此之外,还需要对附近的人进行笔录,我心情沉重,叫了努尔和徐淡定来到旁边的阳台抽烟,几口火辣辣的雾气吞吐之后,我问徐淡定道:“你擅长弄鬼,能否感觉到这里面有怨气残留?”

  人倘若是被害的,必然就会有强烈的怨恨和不舍,有执念残留,就容易被利用,而徐淡定又恰好是这方面的专家,说不定能够作一个回溯推演,然而他却摇了摇头,对我说道:“这里的气息十分干净,根本没有一点儿痕迹存在,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第一就是死者自杀,着急离开这个世界,恨不得永远不再回来,第二就是有人特意清理过了现场,不会给我们一点儿机会。”

  两种可能都有,至于是哪一个,这个就很难得知了,不过想到眼前即将出现曙光,却又一夜回到了解放前,这心情着实让人郁闷,我拍了拍手,勉强地笑着对两人说道:“得,这一回我们算是碰上了对手,想要速战速决,估计是不可能了。”

  努尔手搭在我们两人的肩膀上面,平静地说道:“世事无常,有的时候艰难无比,有的时候轻而易举,这就是所谓的势。所有的罪恶最终都会露出真面目,只不过是时机未到而已。当然你们也不要太过于担心,我昨天大致了解了一下,南方省这边的力量还是蛮强的,特别是鉴定技术,是从香港那边传承过来的,应该算是全国顶尖,到底怎么回事,我们等待结果就行了。”

  这边弄完了之后,王奉轩租住的房子在那房东老头一阵骂声中被贴上了封条,我们将尸体给带回了总局,请最好的技术专家进行分析,当然,所有的事情并不可能就此了结,我将特勤小组的人员分成了两班,日夜轮替,努尔负责白班,徐淡定负责夜间,而我则总揽全局,开始根据所有汇总的线索,有条不紊地推动着。

  对于王奉轩的死,我特地找到了李副局长,与他进行了讨论,他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倘若王奉轩真的死于灭口,那么必然就是有人已经意识到他暴露了,或者有迹象表明他已经暴露了,才会断然下了黑手,要不然不可能活了这么多天,却在这个时候上吊自杀,那么是否有可能是我们内部泄密了?

  我断然否认了这个可能,确定王奉轩的可疑,是在我派遣的特勤人员回来禀报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当时只有我,以及徐淡定、张大明白、张励耘、赵中华这五人在,这些都是我从中央调来的班底,他们若是不可靠,那世界就真的太疯狂了;而李副局长这边,办公室里面只有我和他,自然也谈不上泄密一事。

  王副局长挥挥手,说我的思路有点偏差了,他的担心是昨天晚上他调取卷宗的时候,这情况是否被人发现,打草惊蛇了?

  这么说,也有可能,不过若真的如此,那么我们所面对的敌人,可能就太强大了。

  两人一筹莫展,到了下午的时候,遗书鉴定结果出来了,字迹的确是王奉轩自己的,不过性质上面却有另外两人的指纹,现在技术处还在进行排查对比。当时在现场的时候,我们都带着手套,那么这两个指纹,便极有可能是第三方的人,这是一个线索,不过指纹这东西,资料对比极为繁复,不过即便技术处于全国领先,但在电脑技术还不算发达的当下,是很难大海捞针,将人给确定出来的。

  随后尸体的解剖结果也出来了,王奉轩的确是自缢身亡的,除了脖子和气管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没有致死区域,而另外还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检查出他有极严重的肺癌,已经到了晚期,到了这个时候,基本上没有几个月好活了。

  从这个检查结果来看,他做内鬼的动机便有了,我令人立刻调查王奉轩前妻的账户,看看最近是不是多了一笔款项,倘若如此,只怕这个家伙就是因为自己被查出了绝症,又放心不下自己的前妻和儿子,才收取了神秘组织的贿赂,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将自己的同事和战友给葬送在了那一个冰冷的码头。

  张励耘负责此事,很快就回来了结果,王奉轩前妻的妹妹,工行账户里面多出一笔十万元的巨额现金,来历不明,对方也无法做出解释,并且言明这银行账户是他姐夫以前用她的名义开办的。

  事情到了这里,本来已经算是尘埃落定了,但是第二日法医对王奉轩的脑袋解剖,却有另外一个发现,那就是从他的脑皮层里面发现有大量的毛细血管破裂,小范围出血。

  这在别人眼中并不是什么问题,然而一听到这个结论,我和徐淡定对视一眼,皆晓得王奉轩在出事之前,曾经被阴灵之物控制过,如此说来,他所谓的自杀,不过就是掩人耳目的行为,恐怕他的死,最终还是因为受到了我们的怀疑,结果最终被人给杀人灭口了。事情到了这里,基本上就有了结论,不过对于专案组来说,却不是一件好事情,对手回回棋高一步,将所有的可能都给堵上了,倒是让人有些迷茫。

  案情陷入了停滞状态,而对方又是暂时性的潜伏了起来,很难抓到对手的尾巴,不过办过了这么多案子,我倒也不会打退堂鼓,这点耐心总还是有点,于是不急不忙地行事,按部就班地进行各种排查,一个月过去了,在李副局长和张伯的协助下,管控全市、全省的各类走私市场,结果却误中副车,打掉了鹏市和东官的两个贩毒团伙,也算是意外之喜。

  这成绩虽说让人高兴,不过这两个与香港勾结的贩毒团伙里面没有出现过修行者,办事情都是使用枪支,办案的过程中,又一名前专案组成员因为受伤,退出了我们的团队。

  七月初,南方省的天气酷热,也只有早上和夜里会稍微凉快一点,来到南方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虽说也有成绩,但是案情并没有获得太大的推进,上面已经有将我们给调回去的想法,毕竟随着省局的人事调动,这儿已经算是稳定下来了,我们留在这里耗时间,便有些鸡肋了,我顶住了上面的压力,决定善始善终,不然心中挂碍,那可不好。

  建党节的晚上,李副局长代表省局请辛苦的专案组成员聚餐,饭后,我没有跟车回去,而是走到了江边散步,华灯初上,我却在如织的游人中间,瞧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男人。

  1. 沙发:

    沙发

  2. 沙发:

    板凳

  3. 沙发:

    地板

  4. 仙水:

    ………………

  5. 老妖妖:

    我靠。。。

  6. ~:

    难道是弥勒

  7. 老妖妖:

    志程七剑是哪七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