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二章 弥勒现,胖妞气息尹悦闻

2014年11月3日 更新

  光头弥勒。

  时隔千里万里,我从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和此人有再次重逢的时候,而且还是在南方市这游人如织的江边,沿江水岸有两排路灯,昏黄的灯光照耀下,是弥勒那光溜溜的脑袋,如同鸡卵,有一种接近于完美的弧形。弥勒是这世间我见过最帅的男人,即便是一个光头,也宛如唐僧一般温文尔雅,别人经常会拿我跟八十年代的国民小生相提并论,但是跟弥勒比起来,我简直就是自惭形秽。

  差不多有十年未见,弥勒几乎都没有怎么变过,岁月仿佛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唯独那气质仿佛沉稳许多,他倚栏而望,目光一直在看着江中暗幽幽的水,直到感觉到了我的目光,这才转过头来,看向了我。

  我瞧见弥勒应该是认出了我来,也不好当作陌生人,于是便上前与他打招呼:“嗨,弥勒,还记得我么?”

  这光头青年微微一笑,伸手与我相握道:“姓陈的兵哥哥,多年未见,不过小观音倒是经常提起你,想忘记都难。”此刻的他并没有穿着僧袍,藏青色西裤加白衬衫,简简单单的打扮,却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视觉感受,这种奇妙的气质让人难以形容,总之就是一眼看去,就难以忘怀,好像天生就应该是大人物一般。

  说到小观音,我想起一事,问他道:“我先前在滇南丽江遇到过小观音,她告诉我她是来中国寻你的,不知道找到你了没有?”

  弥勒抽回温软如玉的手,温和地笑道:“嗯,她找到我了,这还得多谢你当日对她的资助,要不然以她那晕乎乎的性格,还真的走不了多远呢。小观音经常跟我提起你,只可惜最近小熊跑到神农架去了,她去那儿寻找,就没有跟我到南方市来。对了,我记得你以前可是中国军队的一员,现在呢,现在在做什么?”

  努尔曾经跟我说过弥勒这人比较有城府,并不是可以交心的人,我当然也不会傻乎乎地将自己的底给露出来,只是应付几句,说自己后来转业了,先是在老家的一个单位上班,可又耐不住寂寞,就下海了,现在在南方市的一家外贸公司上班,混口饭吃。

  听到我的解释,努尔也不奇怪,而是跟我谈起了外贸订单的事情来,他似乎有过这一行的经验,说得头头是道,幸亏我这些天也了解过一些相关的资料,倒也不会出什么洋相。

  两人聊了一会儿,我问弥勒,问他现在做什么工作?

  弥勒此人可是小观音的师兄,东南亚枭雄山中老人的得意弟子,十年前斩杀安南北部协调部队的将军都如同砍瓜切菜,时至如今,虽说师出茅山的我觉得在当世年轻一辈之中也是颇有地位,但是瞧见这个宛如迷雾的男人,却还是有一种不想与其为敌的想法。作为一个修行者,第六感往往直指事实本质,那么如此说来,这十年间弥勒的修为也必然是飞速进步,要不然我也不可能感受到这种压力。

  弥勒的回答有点让我意外,他告诉我,说自己本就是中国人,不过自小便漂泊南洋去了,成年之后返回国内来,也是准备继承了一家破败的家族事业。这门生意并不好做,人心散了,即便是四处奔波,都难以为继。不过这也没事,人生在世,总有许多艰难困苦,有人在乎结局,有人则在乎过程,恰好他正是后者,所以还蛮喜欢这样的生活的。

  两个人之前的交情并不深,所以说的话都只是泛泛而论,并不会过于深入,免得陷入尴尬,我与他聊了一会儿小观音,瞧见他的目光有一会儿似乎定在了远处的江水中,下意识地问道:“嗯,在看什么?”

  弥勒若有所思的回答道:“呃,好像看到了一个故人,许久未曾见过了……”

  我看着黑漆漆的江水,却什么也没有瞧见。

  两个人虽说有过并肩作战的情谊,不过无论是我,还是弥勒,性子都有些淡泊,也有一些保留,倒也不会是小观音那种一见如故的热情。我们的谈话并没有持续多久便分开了,走之前两个人都留了联系方式,然后彬彬有礼地挥手告别。瞧见弥勒远去的身影,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像他这样的人,出现在这儿,难道真的就是四处奔波地做些生意?

  什么生意,会让一个深不可测的南阳高手来奔波忙碌?

  除非是……

  我心中猛跳,突然想到弥勒说不定跟我们这个月来一直在追查的神秘走私组织,有着关系。要知道,臭名昭著的毒窟金三角便是东南亚泰国、缅甸和老挝三国边境地区的一个三角形地带,而那儿距离安南,其实并不算远,有着南洋背景的弥勒,以及神秘传奇的身手,绝对是一个值得怀疑的对象,而当初小观音对弥勒的描述也十分含糊,显然并不是做什么正经的事儿。

  想到这里,我朝着弥勒离去的方向瞧去,发现他已经消失于夜幕之中,川流不息的人流在我面前来来往往,我口中默念起了弥勒刚才给我说起的联系方式来。

  弥勒并不用移动电话,他给了我两个联系地址,一个是西南渝城,还有一个则就是南方市的一个临时办事处,留的电话也是这个地方的,我急于查证这两个地址的真伪,瞧了一眼那黑沉沉的江水,匆忙赶回了省局给我们提供的办公室。夜里值班的负责人是徐淡定,张伯也在这儿,我将路上匆匆写好的纸条递给他们,让他们帮忙查一下。

  张伯和徐淡定他们得了命令,开始忙碌起来,而这时门被推开,却是小白狐儿走进了来,小姑娘跟几位当班的组员打招呼,给他们带了夜宵,正在发送呢,突然吸了吸鼻子,一下子跳到了我的跟前来,兴奋地叫道:“哥哥,你找到胖妞了?”

  我被这小妮子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左右看了一下,说没有啊。

  这一个月以来,虽然在忙于工作,但是我也依旧借查案的便利四处寻找胖妞,但是从各地的反馈来看,并没有人瞧见我们提供的画像上的小猴子,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小白狐儿显得十分失望,行为举止难免有些不正常,我正想要安慰她呢,结果她一把揪住我的衣服,吸了吸,很肯定地说道:“你肯定见过胖妞了,我能够记得它的味道,不会错的!”

  小白狐儿一脸的认真,让我也不由自主地严肃起来,问了她几句,接着回想起自己今天到底去过哪些地方。

  很快我就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除了正常的工作应酬之外,我只有跟光头弥勒见过面。

  我们握手了,在江边吹着风谈了好一会儿,而小白狐儿便从我的身上闻出了胖妞的味道,其实也许并不是我接触过胖妞,而是那个神秘的光头男人见过胖妞,或许经常会在一起,所以才使得我们两人短短的接触,便沾染上了这个被小白狐儿确定为“胖妞”的味道。一想到这里,我的心中就一阵狂跳,念起了弥勒告诉我的地址和电话号码,心里想着要不要立刻过去查看一下。

  就在我纠结的时候,张伯已经托人将结果查出来了,渝城的地址是真是假,这个需要明天才能晓得,但是南方市这个地址却是真的,经过核查,工商局也的确有过注册,是一家日化用品的代理,电话号码也正好是那里留下的联络方式。

  查证过这个之后,看着焦急如焚的小白狐儿,我不再等待,留下了徐淡定在家里总揽全局,我带着林豪、小白狐儿,以及张大明白和张伯四人,一起前往那儿去现场调查。

  地方在海珠那边,离我们这儿隔着大半个城区,为了行动方便,我们带了两辆车,张大明白这个家伙虽然也会开车,但是属于横冲直撞的那种,十分不靠谱,于是我让林豪跟着张伯、张大明白一车,我亲自带着小白狐儿一辆,一路疾行,过了江,来到了那个地方附近,为了避免暴露行踪,我们提前将车停好,朝着那地方摸去。

  虽说是一个小日化用品的代理商,但是为了节省仓储的成本,却开在了一处城中村的角落,路过这条街,瞧见周围的建筑破落,有的墙上用红色油漆写着大大的“拆”字,不过走过这段路,前面的街道还是蛮热闹的,拥挤的人群在路边的小摊中穿梭,街边好多小吃摊儿,炒河粉的香味跟一次性饭盒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充斥在鼻间,小巷子里还有粉红色的灯箱,衣着暴露的年轻女人在朝过往的行人招着手,笑颜如春。

  城市化的快速进程中,造成了这里的畸形繁荣。

  在巷子中一路穿行,突然间我的脚步停住了,旁边的林豪走上前来,对我低声说道:“老大,到了,就是这儿。”

  1. 老妖妖:

    哈哈 沙发沙发

  2. 屈阳:

    走着

  3. 仙水:

    地板

  4. 千雪凌天:

    小佛爷已经觉醒了??

  5. 说自己是干嘛干嘛的吗,按说小观音既然跟弥勒提起陈,估计不会保留,现在又说做外贸,这不穿帮了?:

    不是碰到小观音的时候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