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四章 迷雾散,柳暗花明又一村

2014年11月4日 更新

  文公子用的是跟张励耘一般的软剑,一抖落出来,面前就是一大蓬的剑光洒落,让人心中发寒,我手中的这小宝剑只有匕首这般长,哪里敢往前而上,顿时就止住了脚步,一边感应着炁场,避开这宛如雨瀑的剑光,一边往后退开,伸手就揪住了旁边一人的胳膊,使劲儿一用力,将他拉到了我的面前格挡。

  失去了法阵的配合,被我拽住的这人倒也没有太多的僵持,不过手中的钢管却还是不服气地朝着我的小腹捅来,我错身而过,将这人给抓紧了,然后手肘横在了他的脖子上面,推着此人往前。

  文公子虽然剑术了得,却也不能越过我手中的肉盾伤我,尝试了几次,但是刺向我身体的剑无一例外地被那人给挡了住,气得他哇哇大叫,朝着我恨声说道:“你放开他,有本事我们单挑。”

  刚才还组成了疍家鱼鳞阵,想要将我给堵死,此刻又要与我单独来战,这般变化无常的家伙我哪里会理他,一边制止住身前的这个人,一边朗声说道:“文鹄,你当真以为你在这南方省就是只手遮天的人物么,你想得也太简单了吧,让你的人住手,不然我就弄死你的这个手下!”

  我想要通过手中的人质来威胁文公子,然而他却桀桀怪笑了起来,不耐烦地挥挥手说道:“你有本事就杀了他,死在你手上只能算是他手段低微,怪不得别人。不过不要怪我提醒你,倘若你真的动手伤了人,那么我们就可真的是不死不休的场面了,到了那个时候,不但你得死,就连你护着的这个小妖精,可都得让我连皮带肉地吞到肚子里去,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吐出来了!”

  我知道仅凭着手上这个小杂鱼,并不能够对像文公子这般心肠冰冷的家伙造成多大的威胁,刚才只不过是试探而已,听到他的说法,晓得这并不是在诓骗于我,而是真正的不在乎,当下也没有再拿这人做威胁,手肘在他的脖子上面重重击了一下,将拼死挣扎的他给弄晕之后,挟持着此人,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在我的后方,鱼鳞阵终于汇成了一体,将我的后路封堵,而小白狐儿则有些不敌那矮个儿汉子,跃上了墙头,那人也跟着冲了上去,拼斗十分激烈,我也是豁出去了,不管是否会被弥勒发现,手中的小宝剑如游鱼一般握着,一手执剑,一手揪着人盾,尝试着与文公子近身缠斗。

  文公子手中的软剑是极好的钢材所制,时而直挺锋利,时而扭曲成环,那剑法凌厉而诡异,却也不输于我多少,只不过他到底不是冷酷无情之人,也狠不下心来将我手中的人盾给弄伤,一时间束手束脚,并不能发挥他手中那把软件的最大优势,一时间头疼不已,而就在这时,刚才在于小白狐儿拼斗的那个矮个儿汉子从墙头上落了下来,冲着文公子喊道:“行了,公子,我们得走了。”

  文公子满腹不情愿,冲着他喊道:“黑哥,过来帮我将这些小子拿下,那些家伙除了结个阵,啥用处都没有,还是你厉害!”

  矮个儿汉子冲到了文公子的跟前,一把拽着他的手喊道:“得走了,我刚才瞧见镇虎门那儿家伙了,倘若他还带着宗教局的人,事情就有些不妙了。听我的,你要是不想让恩师发飙,就照着我说的做,知道不?”

  他这话最终让狂躁不安的文公子安静下来,那家伙在思考了两秒钟之后,手一挥,朝着我恶狠狠地喊道:“小子,今天就算是一道开胃菜了。你等着,我记住你了,有本事别离开南方,要不然,我后面的手段你就瞧不见了。”

  他一声喊,众人都上来与我抢人,这么一大堆人杀将上来,想要将他们都给打趴下,这不现实,我瞧见尹悦似乎情况有些不妙,也没有再多坚持,将怀里那个昏迷过去的家伙往前一推,然后让这些家伙离开。文公子在那矮个儿汉子的掩护下带人离去,我赶忙找到旁边扶着墙的小白狐儿,问她有没有事,尹悦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然后气喘吁吁地说道:“那个姓黑的汉子,身上有一种东西,能够让我的手脚发软,要不然,我哪里有这么好欺负?”

  陡然冒出来的文公子到底是何方人物,想起他刚才抖落出来的漫天剑光,我心有余悸,这时张伯带着张大明白和林豪赶了过来,还没有照面,就冲我喊道:“小陈组长,刚才我好像瞧见了黑蚁,他人在哪里?”

  “黑蚁?”我有些诧异,问张伯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伯一脸诡异的激动,对着我低声喊道:“刚才围着你的那一堆人里面,有一矮个子,头发将脸遮住的家伙,就是闵教中的黑蚁,我记得他,没错的。”

  他说得我心中猛然一跳,一把将他给抓住,低声喝道:“这话可当真?”

  张伯吹着胡子说道:“我与那个家伙有几十年的仇怨,怎么可能认错!”

  我顿时懊恼不已,刚才担忧小白狐儿,生怕那些家伙狗急跳墙,一拥而上,弄得她出了什么事情,才会放这些家伙离去,然而没想到这一伙人竟然就是我们一直苦苦寻找的神秘组织成员。我看着这些人飞快离去的方向,二话不说,对着众人说道:“追!”

  五人快步奔行,然而穿过小巷,冲到了拥挤的城中村,却丢失了那些人的踪影,林豪眼尖,指着街尾离开的几辆汽车,问我道:“他们是不是上车了?”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而那些车已经不见了踪影,这事儿十分无奈,然而张伯却并不甘心,猛然一跃,手脚并用地攀爬上了街边的建筑上去,然后朝着远处飞奔而走,试图将对方给追到,而我却没有这般急躁,既然晓得文公子跟黑蚁,或者说跟那个神秘的走私组织有着关系,那么一切就变得轻松许多,因为要找到那宛如迷雾一般的神秘组织难如登天,但是找到文公子,似乎就没有那么困难了。

  我想起一事,回头问张大明白:“之前让你查的那个名片,为什么会查出虚假的来?”

  文公子给我们发过名片,还自称是“盛世渔业”的人,垄断南方市四成以上的水产市场,我后来让张大明白查过这事,发现不过是吹牛皮而已,市内根本就没有什么盛世渔业,也不存在文鹄这么一个家伙。然而现在,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那就是他给的名片是假的,但是说的话,却未必有虚,譬如垄断了四成以上的水产市场,如果改成毒品,估计就合情合理了。

  而且他还说过,一般人是不知道的,预示着他的这张名片,应该不是真的。

  张大明白一脸无辜,说按照上面的查,自然都是假的,谁想到这个家伙出门,居然还能带着像黑蚁这样的高手啊?

  我的脑袋飞速转动,叫林豪立即打电话给徐淡定,向他通报这件事情,然后立刻将名片上面残留的指纹送到技术科进行留档,看看能否有一些进展,另外就是再找商务局的人调查一下,看看是否真的存在着这么一个公司或者组织,负责南方市四成以上的水产市场。

  打完了电话,我立刻带着人朝我们停车的地方匆匆走去,刚到没一会儿,张伯宛如一只巨鹰一般从黑暗中落了下来,有些恨意地说道:“那些家伙开得太快了,我没有追上。”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既然知道黑蚁跟着这位文公子,事情就变得简单了,你不要急,我们现在有很多的线索,一定会将他们给绳之以法的。”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样的事情着实让人太过于欣喜了,旁人都欢欣鼓舞,而我也免不得沾沾自喜一番,然而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之所以能够遇上文公子和黑蚁在一起,是因为我带着人过来盘查弥勒,而这儿的地址却正是弥勒所提供的,以我对弥勒有限的了解,他应该不会做这种没有脑子的事情,除非是……

  他特意让我们知晓,或者说我们之所以能够在这里与文公子一伙人相遇,全部都是出于弥勒的安排。

  想到这里,我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欢喜,而是开始陷入了沉思。

  弥勒到底是谁,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想了好久都没有弄明白,旁人看我发愣,不由得奇怪,林豪发动了汽车,然后问我道:“老大,我们现在是回去,还是留人监视那个弥勒?”

  我脑子有点儿乱,不过却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倘若一切都是出于弥勒的安排,那么他必然不会将自己陷入到一个危险境地中,所以我们即使安排人手在这儿,恐怕也是没有发现的。想清楚了此节,我不再停留,挥手让他带路回省局。众人回返,车行半路,帮我那移动手机的小白狐儿接了一个电话,抬起头来告诉我:“淡定哥打来电话,说名片上的指纹,和王奉轩遗书上面的一个指纹,是相符的……”

  1. 老妖妖:

    再接再厉 哈哈

  2. 老妖妖桃花十三:

    老妖妖很难听。改名字桃花十三

  3. 小妖:

    沙发

  4. 仙水:

    那么快………………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