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五章 扮恶人,夜场逞凶过江龙

2014年11月4日 更新

  果然不出我的意料,那个神秘组织留在南方市的首脑竟然就是那个看起来像是花花公子的纨绔子弟,也是掐断我们一条重要线索的主导人,然而让我产生疑惑的事情是,倘若这背后站着的真的就是文公子,那么他为什么会不晓得我和小白狐儿的身份呢,难道说这后面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不过随着黑蚁的露面,一切都变得不再是那么重要了,从他们之间的称呼来看,那个文公子在闵教之中的地位似乎比黑蚁还要高,而黑蚁也称呼他为“公子”,则预示着文鹄说不定就是闵教下一代的继承人,这样的人物,只要将他给抓住了,那个神秘组织身上的迷雾和面纱,似乎就能够一窥全貌了,想到这里我就变得十分激动,立刻电话通知省局留守的人员,全体集结待命。

  一个月过去了,而就在今天,我们将可能所有的事情给一举搞定,不再犹豫。

  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省局,我立刻召开了扩大性的会议,并且邀请了李副局长列席。

  其间我将今天所遇到的事情给作了通报,然后将文鹄锁定为重点对象,布置了一系列的任务,其中徐淡定带领张世界等人,以及原专案组成员负责调查文鹄此人的真实身份,以及在南方市的住址,并由李副局长帮忙协调其他部门,努尔以及白班人员随时待命,而我则与张伯一起,带着小白狐儿、张大明白、林豪与张励耘,以及十来个省局行动处的工作人员,一同前往文公子曾经露过面的歌舞厅。

  那里的服务生认识文公子,说明他常去那个地方,多部门的协调工作毕竟没有那么快的效率,所以如果能够从哪儿得到线索,那么说不定我们就能够迅速将其捉拿归案,倘若是能够将黑蚁给一起逮住,那么其余的成员便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地全部倒下了。

  时间非常紧迫,文公子并不是蠢人,我和小白狐儿,以及张伯一同出现,倘若他意识到了这里面的关联,说不定就有多远走多远了,到了那个时候,这条线也断了,我们就真的只能返回京都,从长计议了。

  任务分配完毕之后,紧急会议结束,我和张伯带着大队人马迅速赶往白鹅潭一条街的那家歌舞厅去,为了避免惊扰太多的无关人员,大部队的车在角落停住,然后我带着一众人员直奔那家歌舞厅,在几个手势之后,省局行动处的人员在张伯的协调下将整个歌舞厅的外围给团团围住,然后我带着一票人直接走进了这劲爆音乐震天响的歌舞厅内。

  一走进去,我便瞧见了那天被我们欺负的光头佬,他似乎也认出了我们来,就像见到了猫的老鼠,恨不得将自己的脑袋给缩到桌子上去,我的目光在大厅内巡视一圈,瞧见了那日将我们呼唤到豪华包厢的服务生,不理前来迎客的工作人员,朝着那个家伙走了过去,而那人瞧见了我、小白狐儿和林豪,眼睛一亮,顿时就不动声色朝着柜台那边走,手都已经朝着上面的座机伸去。

  张大明白及时地将这服务生的手给钳住了,然后连拖带拽地将他给带到了一间没有人的包厢里,将门合上,外面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顿时消停,林豪伸手掐住这家伙的脖子,寒声说道:“怎么着,想要给文公子打电话,通风报信对吧?”

  服务生憋红着脖子,死命地挣扎,不过他哪里有林豪的劲儿大,挣扎半天都没有效果,这时门外一阵喧哗,守在门口的张励耘敲了敲门,然后在门外说道:“老大,他们这儿的保安主管要求进来。”

  我回答可以,门开了一条缝,那天制住光头佬闹事的黑西装走了进来,他应该刚和门口的人员发生过冲突,揉着手腕,脸上尽是惊疑之色,不过这也使得他客客气气的,进门之后,确定了我就是这里的头儿,恭谨地说道:“这位老大,有什么事情,都好商量,咱们开门做生意的,以和为贵,千万不要有冲突,对不对?不知道您有什么需求,尽管说。”

  我微微一笑,指着那个坚毅不屈的服务生说道:“你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黑西装瞪了服务生一眼,低声喝问道:“怎么回事?”

  服务生被我们弄出来的这场面给吓到了,瞧见了负责这场子安全的保安主管这副模样,感觉不能善了,而且也瞒不过去,在被林豪给放开之后,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位先生上回跟文公子有过冲突,文公子吩咐,说只要见到他们再来帝豪,就通知他——我刚才瞧见了,就想着给他打个电话……”

  他话还没有说完,黑西装便直接飞出一巴掌,重重地扇在了服务生的脸上,“啪”的一声,那服务生倒退两三步,左脸迅速地浮肿起来。

  他捂着脸不说话,黑西装则满脸歉意地说道:“各位老大,手下人不懂事,还请多多原谅。你看这样好么,我现在通知我们老板瀚星,让他过来给诸位摆一桌,赔礼道歉,你看怎么样?”

  我抿着嘴不说话,旁边的张大明白粗声粗气地说道:“我们他妈的稀罕你一顿饭是吧,当我们是要饭的?”

  张大明白嗓门大,那黑西装的脸色就有些变了,咬了咬牙,抬起头来说道:“各位老大,俗话说得好,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事我们不在理,认了,没有二话,不过我们老板瀚星在南方市也算是有名有数的腕儿,江湖人见了都得给几分薄面,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用这么钻牛角尖吧?江湖路,不可知,谁都有求人的时候,您说呢?”

  他说得有几分威胁之意,自然是对自己老板的背景有着几分地头蛇的信心,然而他却不晓得,自己面对的不但是过江猛龙,而是这儿最大的地头蛇,结果一说完,张大明白直接扇来一巴掌,他躲也躲不开,一声清脆的“啪”,人便飞到了沙发那边去,待到他昏头转向地爬起来的时候,张大明白才将他给揪起来,嘿然笑道:“小子,莫拿你那一套来给我逞威风,就问你一句,文公子这个家伙,在哪里能够找到他?”

  给一巴掌扇得晕头转向的黑西装一脸怨毒,嘴巴一动,吐出了一颗带血的牙齿来,然后恨声说道:“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我沉默不语,而张大明白则心领神会地继续抽,几下之后,这个自以为能够镇场的黑西装终于崩溃了,流着泪说道:“各位大佬,有话好好说,咱能不能不打人了?”

  瞧见黑西装服了软,张大明白得意地笑了,揪着他的脖子说道:“我们跟你,也没有啥子仇怨,你把文鹄那孙子给我约过来就行了。”

  听到这话儿,黑西装猛然摇头,哭着说道:“大佬,你们之间的恩怨,你们自己了,我若是帮了你这个忙,说不定我的尸身就得灌进水泥桶,栽到珠江的淤泥里面去了……”

  听他说得恐惧,我眉头一掀,平静地说道:“哦,文鹄有这么厉害?”

  黑西装问我道:“我不知道各位老大是哪路的英雄,但是得提醒你们一句,我们老板瀚星在南方市这一块儿也是小有名气,但跟砖头哥比起来,那根本就是一个小娃娃——砖头哥是南方市地下毒品市场的大拆家,是跟香港和东南亚都有联系的大毒枭,手上带枪的小弟都有五十多个,而砖头哥却还只是文公子他们家族里面的一个堂口老大而已,这么说,你们能理解了么?所以我多嘴劝老大你一句,跟这样的人家斗,能不惹,就不要惹……”

  啪!

  黑西装语重心长的劝解又被张大明白的一巴掌给打断了,他十分土匪地骂道:“让你打电话叫过来,你废什么话?”

  黑西装无语了,他低着头,宁肯被我们打死,都不敢招惹文公子,而我们也没有将自己官面上的身份给透露出来,生怕有人通风报信,耽误时间。黑西装死鸭子嘴硬,张大明白就盯上了那服务生,结果还没有怎么威胁,那小子就哭着点头同意了,不过林豪和张大明白陪他出去打了一个电话,回来的结果则是根本没有联络上,那家伙的保镖回话说文公子今天晚上没空,任何事情都不要麻烦他。

  服务生连事情都没有机会说出口,就给挂断了。

  我心中警觉,回过头来审问两人,终于从黑西装的口中探得了文公子在这附近的一个住处,不过他也跟我们解释,说文公子狡兔三窟,这只是他一个江湖朋友告诉他的消息,不一定能找到。

  尽管如此,我还是决定一试,当下也是令省局行动处的几人看住这边,然后通知在省局待命的努尔带队赶来,而我们这立刻出发,匆忙赶往文公子的住处去。

  此案是否能够破解,就看今晚了。

  1. 桃花十三:

    咩哈哈。。沙发沙发

  2. 桃花十三:

    咩哈哈。地板地板

  3. 桃花十三:

    咩哈哈。板凳板凳

    • 屈阳:

      么么哒

  4. 小妖:

    妈哟啥子都着你抢完了玩什么玩

  5. 仙水:

    就是……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