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七章 喝早茶,王秋水点破玄机

2014年11月5日 更新

  在传统的南方茶楼中,最享盛誉的要数陶陶居、莲香楼、惠如楼等地,其中这陶陶居位于第十甫路,原名葡萄居,光绪六年转手由一陈姓老板经营时,易名为陶陶居,后又转由一位叫做黄静波的人掌管。黄老板经营有方,邀康有为题写点名,又以“陶陶”二字作鹤顶格,公开征集对联,如此一来,名声大噪,算是喝早茶的一个不错的去处。

  我得了回话,立即叫上了努尔,然后驱车赶往陶陶居。到了地方,才发现或许是因为盛名太负的缘故,搞得这茶楼简直就是挤爆了,偌大的店面愣是找不但一个空位,而且门前都排了一长串的人,我往人头挤挤的大厅看了一圈,却没有瞧见弥勒那标志性的光头。

  这拥挤的人群让人感觉有一些迷茫,而这时旁边突然走来一人,西装革履,黑皮鞋打领带,一副白领人士的打扮,十分的精明能干,他打量了我和努尔一番,然后说道:“你是陈先生么?”

  我点头,那人便笑了,说道:“你好,鄙人王秋水,是陆老板的下属,刚才跟你通过电话的。不好意思哈,刚才我老板不知道陶陶居这边的生意居然这么好,结果约在了这里,实在有些失礼。不过我们已经在隔壁的咖啡馆找了一处位置,一会儿叫老板送些茶点过去便可,两位请随我来——对了,这位先生如何称呼?”

  努尔用的是腹语,一般为了避免旁人大惊小怪,尽量不会出言,我便与他解释,说这位先生姓梁,也是弥勒的故友,他有口疾,不能说话,还请不要见怪。

  王秋水看了努尔一眼,然后说道:“无妨,既然是老板的故友,一起来便是了。”

  他领着我们两人一路来到了隔壁的咖啡馆,晨间的咖啡馆半掩着门,放着不知道是肖邦还是莫扎特的钢琴曲,那琴声就像流水一般,撞击着我的耳膜,产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来。咖啡馆不大,不过里面的景致被藤蔓之物和精巧的屏风给遮掩,倒是不能一眼望尽,绕过了两道屏风,我才看到弥勒那招牌式的光头,在角落里面眯眼坐着。

  王秋水引完路,朝着弥勒微微一点头,然后便离开,给我们准备早点去了,而我和弥勒坐下来,刚要客套一番,结果安静坐着的弥勒突然睁开眼睛,用一种极为平淡的语气说道:“志程小哥,你找我来,到底所为何事?”

  他的开门见山让我省了许多口舌,然而细细一品,却陡然一惊。

  要晓得,我可从来没有告诉过小观音,以及弥勒我的真名,而且我这名字还是上了茅山之后改的,此刻被弥勒一语叫出,我顿时浑身僵直,这才晓得原来我昨日与弥勒一本正经地讨论什么外贸问题,却是出了大洋相,而弥勒其实应该是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了。

  那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感觉当真不好,此刻又被戳破,即便是脸皮已然很厚的我,也不由得有些脸红。不过我倒也不会太过于羞涩,很自然地问道:“怎么,你认识我?”

  弥勒温和地笑了,说道:“茅山宗掌教真人的大弟子,宗教总局二司特勤一组的组长,你在江湖上也算是鼎鼎有名的人物,哪能不认识?”

  我的瞳孔顿时就凝聚起来了,平缓地说道:“果然,我就知道弥勒兄也是闯荡江湖的人士,不知道你混哪一行的?”

  瞧见我和努尔全神戒备的模样,弥勒笑着摆了摆手,然后说道:“你们两个别紧张,我不是你们要找的对象,也跟你们的案子没有关系,我今天过来,是与朋友叙旧,而不是别的,倘若你们想要对我究根结底,我倒是没有什么义务配合的。之所以跟你见面,也只不过是看在小观音的面子而已,开门见山说话,是时间有限,不想与你绕圈子。”

  他的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便也没有再戒备重重了,虽然我不知道弥勒跟我们所追查的闵教有着什么联系,不过想来他似乎也有利用我们来剪除这组织的心思,于是直接将昨天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然后问道:“你昨天出现在江边,并且告诉我你的地址,应该是故意为之的吧?”

  弥勒笑了笑,既不否认,也不承认,而是淡淡一笑道:“这都是你的猜测,你今天过来找我,难道就是想跟我说这些么?”

  我摇了摇头,直接问道:“不是,我就是想问一问你,怎么才能找到闵教的老巢?”

  弥勒摇头说道:“闵教的老巢,你们宗教局这么大的势力,都不曾知晓,而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呢?这事儿我想你真的问错了人了——呃,好吧,陶陶居的茶点来了,你们尝一尝?”说话间,那王秋水也不知道是使了什么手段,真的从热火朝天的陶陶居里面叫了两个伙计,端着摆满茶点小吃的托盘走了过来,那西装革履的男人笑着说道:“来尝尝,陶陶居的奶黄包香气四溢,还有很特别的椰奶味哦;薄皮鲜虾饺也很不错的,就像艺术品……”

  王秋水指挥着伙计在桌子前上菜,我们的谈话被打断了,而这时间里我则在思考着,从昨天的事情来看,我几乎可以确定弥勒是想要透露些什么东西给我们,但是他却又特别矫情,从来不明说,而是喜欢让我自己去猜度,我想这可能是他也怕报复的缘故,又或者其他的原因。

  不过这般绕圈子,着实让人难受,我没有再继续,而是待一切放妥,陶陶居的两个伙计离去之后,问起了弥勒的另外一个问题:“那好,不谈文公子,弥勒,我家胖妞,是否在你这儿?”

  弥勒眉头一扬,不解地问道:“什么胖妞?”

  我见他一副什么也不知晓的模样,便直接所起道:“就是一只很神奇的小猴子,它曾经与我从小长到大,是最好的伙伴,后来我在南疆的时候,遇到你之前,与它失散了,从此就再无消息,直到心中,有人告诉我,瞧见它跟你在一起……”

  “不可能!”

  弥勒断然否决了我的说法,摇着头说道:“没有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带过什么猴子。这一点你可以问秋水,问问他我什么时候有养过这么一个宠物?”

  旁边的王秋水给我们倒过一遍茶之后,摇了摇头,很认真地说道:“老板身边,从来没有什么猴子。”

  我盯着弥勒那双深邃而黝黑的眼睛,感觉这个谜一般的男子有着太多我不可知的东西存在,足足看了十来秒钟,我才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哦,既然如此,可能是别人看花了眼吧。不过我希望倘若是捡到了胖妞的那人,能够好好地对待它,那小家伙很简单的,谁对它好,它就会对谁加倍的好……”

  弥勒微笑着不说话,开始食用起了桌子上琳琅满目的早点来,旁边的王秋水也张罗着,让我们趁热尝一尝,我吃了一个奶黄包,然后开始自顾自地讲述起了查找文公子的几个线索方向,也不管弥勒愿不愿意听,说得差不多了,这顿早茶也算是结束了,我毫不留恋,手托着桌面准备离开,在此之前,我最后又问了一句:“两位作为局外人,不知道有什么可以教我的?”

  弥勒抿了一口茶,摇了摇头,然后举杯说道:“最近这段时间我可能都在南方市,有空一起喝茶咯?”

  而那王秋水则不着痕迹地说了一句:“你说那文公子曾经给你夸下海口,说想吃龙虾可以找他啊,这么吊?说出这样的话,办不到是很丢脸的哦,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王秋水说的话语让我豁然开朗,对了,先前我们一直误以为文公子用来打幌子的盛世渔业不过是句谎言,所谓的控制地下水产市场四成以上的事儿估计讲的是毒品,然而现在看来,说不定那个盛世渔业真的可能存在,只不过藏得比较深,一般人可能不知晓而已——我们先前让人去工商局调查,并不细致,却不晓得这里面可能另有猫腻……

  你来我往的太极拳打了半天,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我和努尔也不再多留,起身告辞。

  临走的时候,我看着弥勒那张宛如佛像的脸,诚恳地说道:“弥勒兄,你我认识也已经超过十年了,真的很希望以后都能够是朋友,而不希望某一天,你也成为我需要追查的目标。”

  弥勒伸手过来与我相握,平静地笑了:“那是,我以后便是陈组长治下的草民了,还请多多关照才是。”

  与弥勒告辞之后,回程的路上,我打电话让人去附近的水产市场和高档饭店,让他们调查一下这些地方都是从哪儿进的货。对于我的指令,他们都不明白,但是却照着做了,而差不多两个小时之后,就陆续有回馈过来了,大部分的调查显示,这些货都与汕头一家文记渔行有关系。

  1. 仙水:

    哟哟我的沙发啊

  2. 沙发:

    板凳

  3. 沙发:

    .地板

  4. 沙发:

    地下

  5. 桃花十三:

    怎么样?失而复得感觉好吧?哈哈

  6. 人妖:

    人妖再现

  7. 仙水:

    相当好

  8. 张小邪:

    如果弥勒就是小佛爷的话,那王秋水和陈志程不是见过了他的真面目?为什么苗疆蛊事里说没人见过他摘下面具?

    • 111:

      那时候的小佛爷可能还没觉醒。

  9. 光头:

    那是小佛爷不是弥勒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