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九章 络腮胡,地道夺命狂奔中

2014年11月5日 更新

  当头的这人是个络腮胡,一身浓重的鱼腥味,手中分水刺上面寒光乍现,朝着我脖子扎来。

  依这个角度来看,只要被扎中,基本上是没有活路了,由此可见这些家伙当真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冷血之人,房间狭窄,我没有拔剑,而是错步上前,一把将这人的手腕给抓住,使劲儿一捏,接着一抖,对方手中那三十多公分长的尖刺立刻跌落在地,接着发出一道尖锐的叫声来。

  我不想将动静闹得太大,飞起一膝盖,正中此人小腹,结果这家伙便将刚吃过的饭给全部吐了出来,再也没办法嘶喊了,而就在我将这络腮胡制住的时候,那个面相最嫩的年轻人的手却朝着腰间摸去,我眼皮一跳,暗道不好,推着跟前这个还在狂吐饭的络腮胡就朝着前面冲去,而当那叫做小米的年轻枪手将手枪给举起来的时候,我的手已经搭在了他的那边枪上面。

  小米想将枪举起来,却发现手臂无力,而想要扣动扳机,却发现也是无能为力。

  他此刻所要面对的对手,实在是有些超乎他的能力范围。

  我平日里虽说都不用热兵器,但这并不表明我不会,毕竟当年在巫山后备学校里面,无论是射击还是驾驶,又或者刑侦手段,我都曾经拿过优秀的成绩,要不是当年发生了意外,我说不定能够从高级班毕业,更何况我还在南疆战场待了几年,对于枪支的熟悉,并不是这些平日里只能够拿着枪支吓吓普通人的家伙所能够比拟的。

  我右手握在了小米刚刚掏出来的手枪上面,手指灵活地一阵拨动,那把杀人凶器便化作了零碎的配件,跌落在了地板上。

  小米只是普通的入门者,没了枪,几乎都没有什么威胁,我手顺便在他的脖子动脉上重重地按了一下,他的双眼翻白,直接就倒在了地上去,而这时唯一个没有被我控制住的家伙正是那个自称黑蚁的入门弟子文八哥,他一瞧见不对劲,却也没有多少反抗之心,而是纵身一跃,准备从窗户那儿跳窗逃走。

  不过我却并没有给他这机会,就在小米昏倒的一瞬间,我一个箭步而奔,正好抓到了这人的脚踝处。

  那人腾身飞往了半空之中,结果被骤然中断,直接摔到了地上来,不过他到底比旁人要强上许多,虽然落地时砸得昏头转向,但是却还是能够咬着牙转过身来,抬手便朝我射了一记飞镖。

  这飞镖滑腻腻的,我偏头让过,却见那黑乎乎的东西扎在墙上,立刻就冒出了一股黑烟出来,散发出浓烈的恶臭,我晓得此人难缠,却也没有给他多少翻盘的机会,直接贴身而上,用身子将他给死死压住,让他不得动弹。

  这家伙想来也是个不错的高手,至少不比跟着文公子的那两保镖差,但修为跟生死搏击终究还是有些差距,一步先,步步先,或许平日里这文八哥还能够跟我交手十来个回合,拖延一些时间,然而当我使出雷厉风行的狠厉手段时,他到底还是欠了一些火候,顿时就给我给抓住了缺点,在地上的一阵翻滚之中,他终于耗尽了所有力量,不再挣扎。

  而就在我与文八哥作生死搏斗的时候,刚才被我一膝盖顶吐饭的络腮胡华叔回过神来,他艰难地爬起来,想要朝着门口那儿跑去,结果到了一半,身子就僵直了,但见门口那儿出现了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这清纯精致的少女拖着一个宛如死尸一般的同伙,缓步走了进来。

  他的那个同伙一脸鲜血,可不知道刚才被砸了多少老拳。

  瞧见这般恐怖的情况,那硬汉模样的络腮胡顿时双手一举,跪在了地上,低头喊道:“两位饶命,别下杀手。”

  出发前我们还在商量一个问题,那就是因为量刑的缘故,只要双手沾染到了毒品这玩意的罪犯,基本上都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家伙,最是亡命,倘若这些家伙拼死放抗,我们到底是否应该手段强硬一些,然而瞧见了这络腮胡的表现,我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捡起地上掉落的一把分水刺,比住了文八哥的脖子,然后将他给扶了起来,一边喘气,一边说道:“华叔对吧,其实这事儿你们都不用怎么扛,我们找的是文公子和黑蚁,他们在哪儿呢?”

  华叔举着手来,被小白狐儿和我逼到了墙边,苦笑着说道:“两位,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们是正规的……”

  他还打算撒着慌,结果被我狠狠地瞪了一下,这谎话就编不下去了,打住了话头,而我则用分水刺的尖刃在文八哥的脖子上面无意识地滑动着,然后沉声说道:“我们既然都已经找上门来了,你就别把我当作傻瓜,对不对?实话告诉你吧,文记这儿已经被团团包围了,谁都逃不出去,你若是识趣点,说不定能够戴罪立功,若是死不悔改,我想你以后会后悔的!”

  我寒声威胁着,而那络腮胡的脸上也的确变了颜色,弱弱地说道:“两位领导,他们两个可都是大人物,跟我们这些看仓库的小喽啰不一样,我怎么可能晓得他们的行踪嘛……”

  他就像受欺负的小娘子,一脸委屈,然而当我瞧向他的那一双眼睛之时,却发现并没有太多的惊恐,而是一阵得意,我心中顿时一跳,朝着小白狐儿喊道:“尾巴妞,上前制住他!不要让他耍花样……”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那络腮胡却好像碰触到了墙上的某处机关,几乎在一瞬间,他靠着的墙面就像一道门一般,猛然转动,使得他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中,小白狐儿听到我的喊话,也是第一时间地冲了过去,只可惜并没有抓到那家伙的身影,下意识地朝着那墙面猛然一脚踢去,结果从上面传来钢板沉闷的响声,倒是将这小妞儿的脚给反震得一阵痛。

  这狗日的,当真是狡猾的演技派,我还真的给他骗了——想到这里,我顿时就是一阵懊恼,从腰间掏出一副手铐,将那文八哥给铐住,然后猛然一掌击在了他的脖子上,将他给砸晕,接着冲出了房间,朝着隔壁的房间冲了过去,然而刚刚一推开门,却见到地板下面有一个没有来得及盖言的通道口,冲过去掀开一看,却是一个楼梯,通向了一楼的仓库。

  这里的人,真狡猾啊!

  我心中一团火,手一挥,身形最是敏捷的小白狐儿直接一个纵身,朝着下面跳了过去,而我也顺着这钢管楼梯来到了下方的巨大仓库中,瞧见一个又一个的集装箱堆叠在一起,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架子,根本没有瞧见那个络腮胡的身影。

  而在这时,徐淡定出现在了东边的一处钢架上面,朝着我们喊道:“那里,那个家伙朝着那儿跑过去了。”

  徐淡定出声警示过了之后,纵身下跳,朝着对方追了过去,我快步向前,然后吩咐旁边的小白狐儿道:“马上通知外面的张伯,我们已经发现了文鹄的手下,立刻行动,将这个地方给封查起来,千万不要让人逃走了。”

  吩咐完了之后,我快速穿过一大堆充满腥味的货物区,瞧见前面有一个巨大的水族箱,足足占据了一面墙,旁边好像摆着一个神仙羽化归眠的风水阵,那络腮胡正扭动机关,水族箱一分为二,而他则直接朝着里面一跃而入,跳到了露出来的洞口去。

  我原本以为里面的三人之中,以黑蚁的徒弟文八哥地位最高,却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络腮胡华叔竟然还有这等的本事,想来也是这里面的头目之一,瞧见他在跳进那机关之前,似乎讲了一句话,模模糊糊,听不清楚,心中更是急躁,快步向前,眼看着那水族箱即将合拢,却见徐淡定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凌空摆出了个一字马,将这使用机关驱动的缺口给死死卡住了。

  靠着徐淡定争取的这一点时间,我也跳入了下面的缺口,而徐淡定再也抵不住机关的力量,也跟着掉落进来。

  我跃下缺口,层高越有四米多,脚下一阵滑腻,差一点儿就摔倒在地,而当我扶着墙站稳之时,瞧见这儿是一处大厅,有昏暗的灯光存在,而那络腮胡已经朝着左边的一条甬道,都快要跑到了尽头。这时徐淡定也跟了下来,我们头顶上的机关轰然合拢,我一边快步向前追去,一边问离得比较近的徐淡定道:“那家伙刚刚喊了什么?”

  徐淡定不动声色地将茅山制式桃木剑给抽了出来,紧紧跟着,然后对我说道:“他说的是,‘黑爷,有条子上门来了,风大扯呼’!”

  我眉头一跳,没想到那黑蚁居然还真的在这里?

  我和徐淡定跟着络腮胡冲到甬道尽头,然而刚刚一冒头,便感觉到一阵巨大的危机临身,赶忙退了回去,结果一大波爆豆一般的枪响出现,将我们的耳膜都快要震破。

  1. 沙发:

    沙发

  2. 沙发:

    板凳

  3. 沙发:

    地板

  4. 沙发:

    地下室

  5. 沙发:

    下水道

  6. 沙发:

    河床

  7. 桃花十三:

    地下河道

  8. 桃花十三:

    地下河道暗洞

  9. 桃花十三:

    地下河道暗洞密室

  10. 仙水:

    地狱第一层

  11. 仙水:

    地狱第二层

  12. 仙水:

    地狱第三………………

  13. 千雪凌天:

    地核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