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二章 为了谁,为与美人长厮守

2014年11月7日 更新

  闵公子刚才之所以放我们过来,就是想要引君入瓮,凭借着人多势众的优势,将我和徐淡定给直接擒杀,也好报了这老巢被端的仇怨,然而他却没想到自己请入的,竟然是一头沧澜猛兽,在刚才瞬间的交锋之中,便瞧见己方好几人都已经被那一把带着黑红色血雾的古怪长剑给掠夺性命,心中发寒,此刻瞧见阵成,而我和徐淡定的身形都有些东倒西歪,这才畅意一些,得意非凡。

  不过他这边一用上劲,整个人就变得无比的诡异,整张脸就好像青狞的橘子皮,肤色黛黑,生出鱼鳞一般的细碎鳞片来,原本俊朗不凡的脸变得一阵狰狞扭曲,温文尔雅的唇型咧开,里面犬牙交错,瞬间就好像是昆虫的口器,而脸颊之下,则裂开了两道细长的口子,似鱼的鳃部,种种古怪集结在一起,那种极致的丑陋,让人凭空生出几分恐惧感来。

  瞧见闵公子的变化,让我晓得对方应该是通过某种仪式的法阵引导,将自己整体的力量做了升华。

  这种升华对于一个以相貌著称的年轻人来说,无疑是十分痛苦的一件事情,我闻着闵公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剧烈鱼腥臭味,手中的魔剑不由得又紧了数分,晓得此番劫难,当真是有些让人难以逾越了。

  不过即便如此,那又怎样?

  像我陈志程这些年一路走来,那一次不是直面生死,那一次不是死里逃生,我命中身负十八劫,并不算短暂的人生里面充满了艰辛苦楚,又何惧再来这么一次?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我不确定这一次,是否也是生命之中的一次劫数,但是想起了还在茅山等待我的小颜师妹,心中却陡然斗志昂扬起来——因为我每度过一次劫数,便距离跟小颜师妹长相厮守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又近了一步。

  没有苦,哪有甜?

  我心中默念着小颜师妹的名字,脑海里满满都是她那清纯得宛若天上仙子一般的面容,以及被我轻薄之时那满颊的娇羞红晕,这所有的一切都让我感觉自己好似被打了鸡血一般,猛然一抖魔剑,跨步上前,大声喊道:“你娘咧!来吧,宝贝,让大师兄陪你爽一爽!”

  长剑而往,正是俯身前冲而来的闵公子攻势之处,此时的闵公子经过阴气洗礼,整个人仿佛一条行走在陆地之上的人鱼,不过这人鱼并不美,反而多了几份凶悍之气,他先前拿来当做武器的折扇也不用了,身后的手下递了一把白惨惨的鱼骨剑来,这鱼骨剑不知道是用什么怪鱼所制,一节一节,一节一节似爪牙,上面流露出某种魔鬼的凶相。

  双剑交击,陡然发出了沉闷的嘶吼声,将整个空间都陡然一震。

  我往后退了几步,而满脸青厉的闵公子也往后退了几步。

  身后的空间似水柔情,阻隔颇大,我两步站稳,感觉周遭的气流鼓荡,十分难行,心中正想着如何与这闵公子交手,旁边的徐淡定突然出声说道:“大师兄,我来应付这畜生,你去与黑蚁交手。”

  论修为,徐淡定并不如我,然而他的眼光却远超寻常之人,而他之所以选择这对手,却是想通过田忌赛马的原则,让自己去对付那最强者,而把快速战胜对手的机会留给了我,但见他也是将枣木剑一震,在空中开始画起了符箓来,随着他的剑尖飘落,那枣木剑之上开始凝聚起了许多黑色气息,浓郁不定,却是那本命鬼灵而来,附着于木质长剑之上,隐隐之间,却还有许多金光闪现。

  徐淡定主修鬼道,对于此类术法的研究比我走得更远,他和此刻的闵公子交手,我倒也不怕他吃亏,于是两人互换对手,而我则瞧向了被誉为闵教三大护法的黑蚁这儿来。

  传说中的闵魔三大弟子都是以毒虫鼠蚁来做命名,而黑蚁与他的外号十分相似,个子偏矮,又瘦又小,不过力气却是十分的大,跟那蚂蚁能够举起超过自身百倍重量物体的传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最关键的意见就是并不算长的奇门兵器判官笔,被他运用起来,却有一种排山倒海的气势,刚才他与徐淡定的交手我因为身处敌群之中,无暇顾及,但是瞧见徐淡定一开始将节奏带得飞起,后来却被他一点一点扳平,便晓得他并非好惹之人。

  我朝着黑蚁冲来之时,那家伙显然也是被徐淡定临时换阵的举动给激怒了,以他的聪明才智,何尝不晓得我们在使田忌赛马之计,心中顿时就是一阵窝火,要晓得,他在闵教地位颇高,几乎是几人以下,万人以上的待遇,平日里旁人都是毕恭毕敬,哪里能够受得这轻视,顿时厉声高喝道:“小贼,看我不弄死你!”

  黑蚁暴怒而起,我却反而陷入了沉静之中,右眼之上的神秘符文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淡去,我不得不再次催动血劲,将其激发明晰。

  虽说临仙遣策好用,但是以我此刻的修为体质,即便是修行道心种魔日久,略有所成,却也只能激发三次血劲,不然就容易陷入昏迷之中,不过却是毫不犹豫地再次激发,但见黑蚁提着判官笔狂奔而来,似乎一点儿都没有受到那法阵的影响,眼看着就要将我给点到在地,却不料我嘴角一阵诡笑,长剑而出的同时,传承自深渊魔王的三法陡然而起。

  【深渊三法,风眼】。

  离水凶鱼阵一起,整个空间的炁场变得一场黏稠,宛如行于水中,这使得大多数人都不适应,对方本来以为我和徐淡定必然受其影响,却不料徐淡定他老子恐怕是天底下水性最好的几人之一,这兄弟家学渊源,几乎都是在水中泡大,而我则虽然受到一些影响,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深渊三法却能够更好的施展而出。

  意志从下丹田滕然生起,通过剑尖陡然飘落出去,黑蚁在这熟悉的法阵之中,携带着巨大的优势狂奔而来,眼看着那判官笔就要点在我的要害之穴上,结果脚底一打滑,一个踉跄,竟然朝着我这边跌倒而来。

  这情况是黑蚁所不能够预料到的,在他的剧本里,此刻已然将我给点到在地,接着那判官笔一下贯穿我的颅骨,扎入脑髓之中,却没想到竟然是这般场景,顿时就有些惊慌了,一对判官笔赶忙交叠而来,封住了我沉重的剑势。

  然而这一步错,则步步错,整体的节奏都被我打乱了,战局便主导在了我的手中,我一阵连消带打的剑出如雨,黑蚁慌乱应接,一时间颇为狼狈,幸亏他天生神力,倒也不至于瞬间败亡,不过在交手几个回合之后,陡然间我被找到空隙,一剑而出,在他的左腹处飞速带过,割起了一道伤口。

  受伤了!

  这被饮血寒光剑沾身的感觉是十分痛苦的,因为在那一瞬之间,被伤到的人并不会感觉这是一把冰冷的剑,而仿佛是活过来的吸血虫一般,几乎是一眨眼的过程,但是他的脸却陡然苍白了许多。

  这是失血的效果,黑蚁一下子就脚步踉跄了起来,往后躲开,而我则乘胜追击,想要将这一代凶人给斩于剑下,好开创一番新局面,结果却发现这黑蚁一点高手的自觉性都没有,他朝着人群里面退开,呼喊着两个次一等的高手上前来阻挡,而当我一剑一人地将对面这两个家伙给砍得腾飞而起的时候,他更是大声下令,无差别开枪。

  除了交战的场中,旁边并非一片混乱,十多支枪其实早就虎视眈眈,黑蚁一旦拉开了距离,悍然下令,那些家伙就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我能够硬抗那现代火器的射击么?

  答案显然是不能的。

  若是修行到了我师父那个境界,或许还能够有所自傲,然而我却果断是不能的,当下也是没有片刻的犹豫,便将怀中的底牌,也就是八卦异兽旗给扎落其中,护住了我自己。这八卦异兽旗一旦落地,自动生成异兽模样的炁墙,不但是人,即便是火药驱动的弹头,也都给全数阻拦,于是在一阵枪响之后,一个猥琐的老头从那鼓荡的炁场之中得意走了出来,大声喊道:“嘿哟哟,我王木匠又回来了,掌声鼓励!”

  迎接王木匠的并非是掌声,而是更加激烈的枪声,然而这所有的一切,在这茅山十大法器面前,都是徒劳,不过这样的欢迎仪式并不得王木匠欢喜,他凝神而望,左右一打量,顿时就不开心了:“果然,每回出来都是打架,咱能不能和平点?姓陈的,你个几把人,正当老子是苦力了?”

  王木匠含泪控诉着自己的不满,而就在此时,位于人群最末的其中一个黑袍女人突然纵身跳起,一把抱住了上面挂着的硕大鱼头标本,猛然一拽,朝着地上扔去。

  那比人还巨大的鱼头落入地上,顿时现于无形,而下一秒,竟然变成了一头沧澜巨鱼,长着满是利齿的大嘴朝着我这边冲击而来。

  这,才是离水凶鱼阵的真正奥义。

  1. 桃花十三:

    唉。一不小心又抢了个沙发

  2. 沙发:

    板凳

  3. 沙发:

    地板

  4. 沙发:

    地下一到十八层

  5. 仙水:

    地下十八层下面的下水道…………

  6. 千雪凌天:

    还以为淡定要挂在这呢

  7. 哈:

    淡定兄前途无量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