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章 镇虎门,此般疯狂只为儿

2014年11月7日 更新

  这消息让敌人脸色剧变,而我则是满心欢喜,浑身劲道充盈,不由得杀性更烈,长剑翻飞之下,却也无人可挡。

  正在我将这些隐患给消灭之时,一直在我背后追逐的黑蚁和闵公子勃然变色,不再继续,而是朝着被爆开的地方瞧去,却见尽管原路之上有钢闸门给堵上,但是另外一边的小厅却给留在上面的大部队给感知到了,在上面直接实施了爆破,一阵巨响之后,尘烟飞起,却能够感觉到有人已经鱼贯而入,进入到了这地下一层来。

  闵公子和黑蚁原来准备趁着这时间差,将我和徐淡定这罪魁祸首给先行斩杀,以报仇怨,却不曾想不但没有报得大仇,而且还被我们两人给拖住了宝贵时间,此番更是大部队纷纷前来,再也无心恋战,转身就准备离开。

  不过他们想走,却还得我同意才行,我最后一剑落在了一名枪手的手腕之上,连枪带胳膊,一齐都给削掉了去,在这人的惨叫声中,我不再逃开,而是纵身朝着闵公子和黑蚁的背影扑去。

  这两人原来准备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的通道逃离,然而此刻却发现原来追了半天的我此刻反而化作了凶神,要将他们的逃生通道给掐断,顿时就慌了神,闵公子施展鱼骨剑,与我对拼两记之后,瞧见烟尘之中已然有一个身影飞奔而来,顿时就无心恋战,朝前狂奔,而他一走,压力便全部留在了黑蚁的身上,那成名已久的高手倒不会如闵公子这般慌乱和惜命,心里憋屈,手中狠厉,当下也是抖擞着手中判官笔,想与我拼命。

  黑蚁厉害,但我却是有自信能够将其拿下,不过此刻兵荒马乱之时,个人的胜负荣辱并没有那么重要,我现在需要的,是尽量将这些人都给拖在这里,目光一扫,瞧见了徐淡定正在与那两名黑袍女斗得正酣,于是大声喊道:“淡定,莫让闵鹄跑了!”

  徐淡定的攻击使得操控这离水凶鱼阵的两名黑袍人手脚慌乱,那些气势汹汹的赤鱬凶鱼变得软绵无力,这也使得刚才压力陡增的王木匠回了元气,它也朝着徐淡定高声喊道:“淡定小哥,你快去拦住那个小白脸,这些小鱼儿,还难不倒老夫我……”

  这家伙当真是没脸没皮,刚才压力沉重之时,高声喊着要死了,大家都要死了,此刻却扮起了高人模样,不过徐淡定当下也是心中一松,他晓得此刻倘若与那两个黑袍女人缠斗,只怕一时间也能以分出胜负,于是腾空而起,手中那黑雾缭绕的枣木剑也是拨开了一大堆的兵器,跟着闵公子,朝着角落的黑暗冲了过去。

  有徐淡定跟着闵公子,我心中稍安,晓得我作为特勤一组的领导人,还得留在这儿坐镇大局,至少要将黑蚁给缠死在这儿,毕竟这个家伙可是码头灭门案的元凶之一,拿下他,代表的意义也非常重大,当下也是沉下了心思,与宛如疯狗一般的黑蚁拼斗。

  这个家伙刚才还看不出来,没想到此刻受到了刺激,也是将自身的潜力发挥到了极致,那两根判官笔当真是舞动如飞,但凡沾到一点墙壁或者柱子,立刻就是一道纵横交错的劲气发出,留下狰狞的痕迹来。

  浓烈的战意让黑蚁将自己的手段修为攀升到了人生的最高峰,然而就在此时,爆破的烟雾还未有散去,却有一个娇小的身影从中飞奔而出,却是刚才被隔断在外的小白狐儿,瞧见黑蚁在这儿施展凶威,当下也是一声娇喝道:“休伤我哥哥!”

  她飞奔而来,当下也是一对小拳头舞动起来,朝着黑蚁砸去。

  黑蚁有些猝不及防,连步后退,我担忧年幼的小白狐儿不是这老家伙的对手,怕她吃了亏,当下也是一声大喊道:“尾巴妞,那边有两个黑袍子的女人,操纵着这些凶鱼,你过去将她们给我拿下!”

  小白狐儿最听我话,一经吩咐,立刻转换目标,扭身朝着那边追去,而我又与黑蚁交手,这人似乎也晓得此战到了最紧要的关头,却也不再藏拙,抽身退后,先是让那鱼鳞阵来挡住我的锋芒,接着他猛然一跺脚,在方寸之间开始跳起了大神来,口中喃喃自语道:“紫气乘天,丹霞赫卫,吞魔食鬼,横身饮风,苍舌绿齿,四目老翁;劈尸千里,祛却不祥,敢有小鬼,欲来见状,钁天大斧,斩鬼五形——急急如律令!”

  此言一出,从四周不断飘动的旗幡之上,倏然之间便有无数气息狂涌到了他的身上去,而坐在那一瞬间,他朝着鱼鳞阵中几个身手十分不错的高手喊道:“走,去助公子爷脱身!”

  差不多有十来人脱身离去,不过此时的我却来不及阻止,因为那黑蚁在引神入体之后,整个人便如同刚才的闵公子一般,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过闵公子整个人一身鱼鳞、两颊开鳃,而此刻的黑蚁却整个人呈现出了一种诡异的状态,皮肤黝黑发亮,而且也结成了甲壳,身上的绒毛变硬变粗,给人的感觉,就好像真的是一头直立的蚂蚁一般。

  果然不愧匪号是“黑蚁”的男人,原来这并非空穴来风,而是确实的体现,而变成这般模样的黑蚁显露出了十二分的凶煞,手中的两根判官笔就宛如他的触角一般,陡然间变得无比的灵动,一阵飞转之后,朝着我扑来。

  他来势汹汹,我与其交击之后,便感觉那力量简直有一种压倒泰山之势,当下也晓得此刻是黑蚁最巅峰的状态,贸然与其顶牛,实在并不算明智,当下也是再次与他绕开,不与其正面交锋,气得这厮口中嗷嗷直叫,发出了宛如猛兽一般的嘶吼来。

  然而他这一路所向披靡,却不想在烟尘散去,却有一人也冲将出来,盯着黑蚁这家伙,抬手就是一掌。

  这一只肉掌结结实实地拍在了那判官笔之上,刚才气沉宛如山岳一般的力量此刻却陡然轻飘许多,凶猛如虎的黑蚁竟然朝着旁边退开几步,我一阵惊喜,抬头一看,但见这出手之人竟然是在外面坐镇的张伯,此刻的他完全不复先前那慈祥沉稳的老者模样,而是怒发冲冠,整个人暴跳如雷,一声大吼之后,竟然再次朝着那黑蚁冲去。

  他这般的模样,却比那请神入身的黑蚁还要疯狂许多,不过当他吼出“换我儿子大器性命”来的时候,我不由得眼眶一阵湿润。

  与其说张伯此刻的状态是疯狂,还不如说他在表达对儿子张大器最深沉的爱。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切肤的仇恨,以及张伯对自己儿子那深沉的爱意,使得这位老牌高手镇虎门于此时此刻发挥出了百分之两百的战力来,在他的打压之下,原本一往无前的黑蚁即便在请神入身之后,竟然也不得不节节后退,倘若不是这场中还有那凶鱼在横行,恐怕黑蚁已然没有了招架之力。

  谁说粤地自老局长病逝之后就一蹶不振,看看这张伯,经历过人生之中的大彻大悟后,隐然之间,却也已经有了宗师气度。

  随着张伯而来的,还有我们留守在外面的所有特勤一组成员,张大明白、张励耘、赵中华和林豪,以及七八位省局行动处的同志,还有全副武装的武警,这些人都从被炸开的缺口处汹涌而来,瞧见这般的场景,尚且留在此处的一众闵教成员顿时就给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有什么斗志,纷纷朝着退路逃去,而我则紧跟其后,卡在了通道中,刚刚站定,却见有一个黑袍人朝着我这边飞奔而来,一刀刺出。

  这女人却是被小白狐儿给生生压制,此刻仓惶而逃,我哪里能够让她得逞,当下悍然出手,一剑挑开她手中的刀,另外一剑,刺在了她的小腿处。

  这黑袍人顿时就倒在了地上,还想要再挣扎,张大明白紧跟而上,一掌,便将她给拍晕了去。

  兵败如山倒,一众人痛打落水狗,将这些家伙给追得四处奔逃,而那边的黑蚁也有些扛不住张伯如潮的攻势了,纵身朝着出口这儿奔来,我拔剑来挡,只两剑,又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血痕,而这一剑则是直接破开了蚁身上那坚硬如甲壳的肌肤,终于将他的信心给击破,逃无可逃的黑蚁脸色一阵暗红,突然口中厉声高呼道:“闵魔吾师,黑蚁不能常在身畔相侍奉,实在罪过,你这恩情,让我下辈子来报吧……”

  他的声音拖得漫长,而这时轻松许多的王木匠陡然变色,朝着我大声喊道:“陈小哥,那狗日的要点燃心火,引爆真元了啊!”

  听到这一句话,我心中陡然一跳,朝着周遭奔走的众人大声喊道:“隐蔽,隐蔽!”

  提前被警告的众人不敢停留,纷纷找到附近的屏障隐蔽,而我也飞身跃入了八卦异兽阵中,刚刚落地,便听到一声巨大的炸响,包含着恐怖真元的骨血,漫天洒落而下,将场中染得一阵绯红。

  1. 沙发:

    沙发

  2. 沙发:

    板凳

  3. 沙发:

    地板

  4. 沙发:

    地下一到十八层在至地最下最下……

  5. 汉化:

    黒蚁是个汉子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