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六章 大事件,宜将剩勇追穷寇

2014年11月8日 更新

  花开二枝,兵分两路,当我们在仓储物流中心这儿将闵教在南方市的据点巢穴给掀得天翻地覆的时候,努尔那边的进度也并不算慢,他告诉我,说在这次突袭检查中,措手不及的文记渔行被查封,接着在办公室的文档资料中发现了多处黑档案,见到事情无可挽回,南方市总经理文浩试图暴力抗法,结果努尔带人给死死压制,而文浩见到事情无可挽回,竟然直接从十四层高楼纵身跃下。

  这个家伙的身手远没有闵公子高,尽管在下坠过程中有意识地进行了攀纵,但最终还是没有敌过地心引力的拉扯,故而最终逃亡未果,反倒是摔得粉身碎骨,一命呜呼了。

  文浩既死,其余骨干皆伏法,通过盘查,在贸易公司里面的涉案人员并不算多,除了几个部门的头头和财务之外,也就是他的几个保镖,据这些人交代,表面上是文记渔行南方市总经理的文浩,实际上则是南方省地下毒品交易市场中鼎鼎有名的大毒枭砖头哥,他控制的贩毒网络十分庞大,囊括了南方省大部分的区域,是一个恶贯满盈的凶人。

  不过从查获的资料来看,这个砖头哥并非是一切的幕后黑手,而仅仅只是一个组织势力的代言人而已,他的上面,应该还有更高层的人员。

  努尔已经将那边的局面控制住,而我则将我这边的进展告诉于他,努尔表示明白,说他先回省局等我,然后大家在碰头。

  与努尔通过电话之后,我折回了仓库中,前专案组成员王世军找到我,兴奋地说道:“陈组长,我们在地下室找到了一个仓库,发现了大量的毒品,分别是高纯度的海洛因和少量大麻,还有一些稀释工具——那里面简直就是一个毒品工厂,太惊人了,以前我们一直怀疑在南方市境内有这么一个流散地方,却没想到对方竟然利用水产市场的物流作中转!”

  三十来岁的王世军显得异常激动,我也有些兴奋,能够有这些发现,这案子也算是办成了一半了,当下在他的指引下重回地下一层,这时下方已经完全被控制住了,大厅中充斥着惨呼和痛苦的呻吟声,我们的人在这儿忙碌穿梭着,有的在忙着救助伤者,有的在控制嫌疑犯,也有的则依旧还在各个房间搜寻,而地上那些闵公子的手下瞧见我,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恐惧的表情来。

  我不管别人是怎么看我的,跟着王世军一路来到了角落处的一个房间,这儿铁门虚掩,还需要通过一个净化通道,到了里面,的确如同王世军描述的一般,而张励耘正在这里检查,指挥着跟随而来的省局行动处同志在进行盘点。

  这些毒品数额巨大,若是兑换成钱,必然是一大笔让人心惊肉跳的数字,虽然我对这些都没有兴趣,但还是将张励耘叫了过来,吩咐他一定要监管好,不要让人生出异心。

  张励耘自然明白这里面的道理,郑重其事地点头应诺,他办事我放心,当下也不是久留,让王世军留在这里协同负责清点工作,而是重新返回了大厅,瞧见小白狐儿正在处理那两个负责离水凶鱼阵的黑袍女人,我走过去瞧了一眼,发现将黑袍取下,面罩拿开,其中一个是位面色苍老的老婆子,满脸老人斑,而另外一位,则是一个皮肤异常白皙的年轻女人,容貌长得也颇为秀美,特别是胸前那儿,宛如两颗足球,当真不像是人类。

  小白狐儿将我的目光在那女人胸前停驻了好一会儿,便问我道:“哥哥,你喜欢大咪咪的胸啊?”

  这小姑娘一句话将我给噎得半死,都不知道她是从哪儿学来的这些词,我不敢跟语言天赋进步飞速的小白狐儿讨论这些问题,含糊问了几句,正想离开,这时小白狐儿却皱着眉头说道:“哥哥,我刚才又从你身上闻到了胖妞的味道。我可以肯定,胖妞一定是跟着你说的那个弥勒身边,我们这边忙完了,就去找弥勒,把胖妞给要回来吧?”

  我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尾巴妞,我们虽然查获了这边的仓库,但是主要人物闵公子却逃走了,整个闵教未除,真凶难以落网,事情就不算完;而胖妞的事情,光凭气味是没有办法断案的,我问过弥勒了,他否认了这件事情,而我们也那他没有什么办法的……”

  听到我的回答,小白狐儿罕有地跟我顶嘴说道:“没有证据,就拿他没有办法了么?实在不行,我们将弥勒给抓起来,严刑拷打,我就不信他不将胖妞给叫出来——真的,你身上真的有胖妞的味道,不信叫小豪子过来,他鼻子跟狗一样灵……”

  她说着话,一把将路过的林豪抓了过来,林豪深吸了一口气,苦笑着说道:“小姑奶奶,陈老大身上倒是有一股檀香味,但是别的,我还真的不晓得……”

  瞧见林豪不配合,小白狐儿重重哼了一声,满脸不高兴地低下头去,谁也不理,倒是在地下年轻的黑袍女人胸口踢了两脚,弄得那已经昏迷过去的女人哼了一声,痛苦地醒转过来。我瞧见不开心的小白狐儿,叹了一口气,我虽然与她一般地思念着胖妞,但事有轻重缓急,我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就意味着很多事情我并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去做,这就是成人的烦恼,也没有办法去安慰她。

  又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我们这边已经基本上将仓储中心给控制住了,相关的涉案人员分作了两批相继押送回来省局,而行动组也在这地下查货了大量的毒品、武器、资料以及相关的修行器具,我留了省局行动处的相关同志以及随队武警在这里继续搜查,而自己则跟着特勤组其他人员和张伯一同返回了省局。

  回到省局,闻讯而来的省局领导陆续赶到了会议室,努尔先我一步赶到,将他那边的情况作了汇报,而我也将这边的事情做了简单的讲解,李副局长问我那些逃走的家伙怎么办,我回答说我的人还在追踪,现在也在等消息,当务之急,是立刻组织力量,对抓获到的这些人进行审问,将闵教的老巢给揪出来,赶在敌人还未有转移之前,一举断掉,这才能将案子给最终破了。

  事务繁重,简单的碰面之后,大家也不再多聊,赶紧对这些被抓获的人员给予审查。

  因为有着络腮胡的前车之鉴,所以相关的审问员资质要求都比较高,一时间忙乱得很,连我都亲自参与了审问工作,不过难度十分大,要晓得,这些都是给洗了脑的骨干分子,而且手上要么沾了人命,要么沾了毒品,想要撬开他们的嘴巴来,还得需要费些功夫。

  我忙碌一阵,张励耘过来找我,说徐淡定那边来了电话,说闵公子等人已经潜出了南方市,他尽量跟辍在后面,希望能够追查到对方的巢穴,到时候会给我们这边消息。

  我不知道徐淡定是如何跟踪闵公子一行人的,但是却晓得这危险性十分大,不过徐淡定虽说带了一个移动电话,但是泡过了水,估计早就丢了,心中虽然担忧,却也没有什么办法,只有等候消息。

  如此忙碌一下午,到了五点多的时候,专案组成员又聚拢在一起来开会,省局的几位大佬也都过来参加了,我综合了下午审讯的结果,提出要以快打快,一定要打得对手措手不及,不要给对方反应的机会。这一天的案件进展实在是非常惊人,这样的战绩也让我赢得了极大的尊重,几位大佬都表示了支持,而分管的李副局长更是表示他会亲自坐镇,陪同我们一起进发。

  初步的目标,锁定的目标是位于汕头南澳的文家祥,那个家伙是文记渔行的总负责,也是闵教之中负责捞钱的大水喉,倘若将他给控制住,必然能够将案情给进一步的推动,省局这边需要让那边的有关部门对其进行监控,不过出于对方的实力恐怕太过于恐怖,特别是红蝎、蓝蛇都没有落网,而幕后更是还有一个叫做闵魔的神秘首领,所以得由我们这边直接加入人手,将其给逮捕归案。

  会开到一半,徐淡定那边又来了电话,说闵公子一行人已经落脚了,而他们所在的地方,就是珠江出海口的龙穴岛。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不在迟疑,立刻着手准备行程起来,经过商量,决定分别由李浩然李副局长与张伯带领省局行动处成员,而我这边也带着特勤一组人员一同参加,对于对方高端力量太过于强大的问题,一位副局长表示前去联络的高手已经在路上了,到时候尽量赶来支援。

  众人正在讨论分组事宜之时,张励耘突然走到我身边,附耳说道:“老大,尹悦不见了。”

  1. 沙发:

    沙发

  2. 沙发:

    板凳

  3. 沙发:

    地板以下给人.们留点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