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七章 龙穴岛,南海龙宫传言地

2014年11月8日 更新

  “什么?”我心中一阵猛跳,拉着张励耘的胳膊问道:“她什么时候不见的?”

  张励耘低头说道:“下午的时候一直都在,不过情绪不是很高,当时忙乱,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等到梁老大出来告诉大家做准备的时候,林豪才发现她不见了,说一定要通知你一下。”

  特勤一组的所有人都知道小白狐儿的来历不凡,也晓得她与我的关系最是密切,所以这少女骤然失踪不见,便也顾不得会议紧急,便立刻通知了我,我心中焦急,想起下午跟她的对话,知道这小妮子八成是去了弥勒那儿,想要将胖妞给找回来,不过她也是乖巧,也没有闹,一直到下午忙完,尘埃落定之后,方才悄然离去。

  小白狐儿不同凡人,别看只有十五六岁般的模样,但寻常修行者也拿她没有办法,倘若是旁人,我就也没有那么担心了,顶多就不参与任务便是了,但若是弥勒,我便顿时就坐立不安起来。这弥勒什么人,我最是清楚不过,此人虽说也是中华人士,甚至跟我还算是半个老乡,但是自小漂泊南洋,师承东南亚巨枭山中老人,无论是修为还是心性,都是诡异而神秘的,让人畏惧。

  我们此番案件之所以能够有所进展,都是拜他所赐,但是我却晓得,他这葫芦里面,可不会卖什么好药。

  我甚至怀疑弥勒是这闵教的对手,想要通过我们的手将闵教给打击没落,然后由他来接收整个市场。

  小白狐儿去找他,可不就是羊入了虎口么?

  想到这儿,我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对在场之人说道:“出发前的准备还有一些时间,具体的情况众位商量,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由努尔做主,我先离开半个小时,到时候直接到路口与大家会合。”

  李副局长站起来与我说道:“志程,要不要通知下去,将那个叫做弥勒的家伙给控制起来?”

  我摆了摆手,摇头说道:“不用坏了规矩,我去去就回。”

  匆匆离开了省局,我叫旁人随时做好出发前的准备,而我就带了林豪,让他带我前往弥勒留的地址那儿去。林豪这个家伙对于驾驶极有天赋,为了赶时间,倒也是一直踩着油门不松开,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终于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了那个办事处,然而我找上门去的时候,那大门紧闭着,问询旁边的商户,都说这儿关门好几天了,除了前天夜里有见过灯光之外,倒也没有人在。

  说不定啊,生意黄了,这人都已经卷铺盖跑得没影了。

  听到这消息,我便安心许多,不过依旧还是放不下心来,当下绕到了后门,让林豪开锁,潜入里面去,瞧见除了堆积的一箱箱肥皂之外,别无他物。我和林豪大致瞧看了一番,都没有发现小白狐儿有来过的痕迹,林豪看着这一箱箱的肥皂,问我道:“老大,是不是我开得太快了,尹悦还没有来得及过来?”

  我想了一下,不管怎么样,尹悦的安危总是胜过一切的,而此番前去龙穴岛,林豪虽说这两年进步颇大,但毕竟太过于危险,像他这般浅显修行的,最好还是留在南方市负责联络事宜吧?

  如此决定,我便告诉林豪留在此地,让他负责找寻小白狐儿的工作,一旦有所消息,立刻联络我。林豪不情不愿地应诺下来,我又打了电话给努尔,得知他们已经开始出发了,前往位于南方市南沙区的龙穴岛。

  我当下也没有再耽搁,将林豪扔在这儿,自己则驱车赶去,跟大部队会合。

  差不多到了傍晚七点多的时候,我们赶到了南沙码头附近,龙穴岛由主岛、鸡抱沙、孖沙等数个海屿组成,全岛面积为六十五平方公里,位于伶仃洋的西北一侧,南邻浩瀚的伶仃洋,之所以会冠上这么一个显赫的大名,是因为相传南海龙王的宫殿,就设在这座岛子上。

  南海龙王的行宫到底有没有在岛上面,这个我不知晓,但是徐淡定已经明确表示,闵公子一行人就是在这里落了脚,虽然之后他就一直没有了消息,但是我们却能够得到了一个大概的方向,于是也不停留,趁着夜色乘船抵达了龙穴岛。因为风光秀丽,得天独厚,这岛上早在八十年代初就划分了旅游风景区,岛上的露天游泳池、度假别墅以及许多游乐设施倒也齐全,不过都集中在一侧,到了东南面的区域,则尽是深邃开阔的洞穴,一片黑暗。

  我们此番前来,差不多除了特勤一组的成员之外,还有李副局长、张伯带着的省局行动队二十多人,以及从南方军区守备部队抽调过来配合的一个排的战士,另外还有一定数量的海警部队在配合行动,人手倒也绰绰有余,登岛之后,因为没有能和徐淡定联络上,我和李浩然李副局长协商了一番,决定带人从东西两个方向开始搜查。

  李副局长和张伯以及南方省局的同志为一队,而我所领导的特勤一组以及三位前专案组成员为一队,双方都带着半个排的战士配合行动,当下分配妥当之后,我从东边开始出发搜寻。

  九三年的时候,移动电话还不能漫游,即便这儿还算是南方市,但是已经没有什么信号了,我也不奢望能够联络到徐淡定,于是只有靠着人手来进行搜寻,这工作十分艰难,我担心这些负责配合的战士会掉队,特地跑过去跟带队的领导沟通。那是一个二十七八的年轻人,国字脸,表情刚毅而憨厚,叫做牛排长,我与他聊了两句,谈完工作之后,感觉他的口音有些熟悉,便下意识地问了一下他的老家在哪儿。

  牛排长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没想到他竟然就是麻栗上附近的人,老家在麻栗场镇上,这当真是近得不能再近的关系了,所以当我表明来历的时候,他也表示十分惊讶。

  时间紧迫,我也没有跟他多聊,只是稍微地提醒了一下,让他约束好各位战士兄弟,千万要跟着我们,所有行动都得听指挥,莫要落了单,也别擅自行动。牛排长憨厚地笑了,说领导,我们就是奉命过来执行任务的,你说怎么做,我们照着做便是了,千万不要客气。

  处理好这边的事情,我们开始顺着海边往里搜索,查看有没有载人的快艇,不过很快我们就走到了尽头,前方无路,远处望去,只能见到满岛苍翠,和峭崖上的一处处洞穴石窟。瞧到这里,我总是感觉有一些不对劲儿,回过头来,想叫跟随我们而来的前专案组成员过来介绍一下这个地方,却发现那王世军不见了踪影。

  我眉头一跳,叫来王世军的同伴曹聪明,问他人呢,回答是不知道,刚才在沙滩那边的时候,就不见了。

  我叫来张大明白,让他返回沙滩那边去找王世军,然后问曹聪明,说你是本地人,晓不晓得龙穴岛的这一片石窟,有没有什么说法?曹聪明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告诉我道:“陈组长,龙穴岛历来最出名的便是两样,其一为海市蜃楼,东官县志里面曾有记载,‘海市多见靖康场,当晦夜,海光忽生,水面尽赤。有无数灯火往来,螺女鲛人之属,喧喧笑语。闻卖珠鬻锦数钱粮米声,至晓方止’,十分奇特;而第二种,则是鬼打墙!”

  我凝目瞧去,只见曹聪明的脸上阴晴不定,于是平静地问道:“什么鬼打墙?”

  曹聪明说道:“其实这鬼打墙,跟前面的海市蜃楼是一起的,乡人之所以称这儿有那南海龙宫,就是古往今来,总有人在这里迷失反向,失去踪影,别人就说他去龙王爷家做客了——实际上这并不是作客,而是在这片迷宫之中丧失了性命,就是因为这样的缘由,明末清初南方省著名的海盗张保仔,才将自己的藏宝洞放置在这儿……”

  我沉吟道:“你的意思是?”

  曹聪明抬头看了我一样,犹豫了几秒钟,这才说道:“我怀疑那个闵鹄是故意将我们引导这里来的,他或许知道徐副组长在跟着他……”

  我心中一惊,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声调都扬高了数分,问道:“你既然有这样的猜测,为何不早点提出来?”

  曹聪明苦笑着说道:“自从王奉轩自杀身亡之后,我便感觉专案组里面气氛不多,晓得各位对我们不信任,自然也是能少说话,就少说话咯。”

  曹聪明的话让我有些沉默,看向另外一位前专案组成员陈亮,他也是默默点头,晓得他们的心中有所顾虑,可能也是被无端的怀疑给寒了心。我没有办法去指责他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立场和考虑,自然无法面面俱到,正在这沉默的当口,前去寻找王世军的张大明白回来了,在远处挥手,说找到人了。

  1. 桃花十三:

    唉。。。又是沙发。。

  2. 仙水:

    哟两天了,居然还有板凳…………

  3. 冬客:

    好奇怪,这么好看的小说,楼上除了沙发板凳之类的,就没有别的可说了吗?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