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八章 曹聪明,世间比死亡痛苦

2014年11月9日 更新

  尽管曹聪明等人对我们态度中的怀疑有些不满,但是我对王世军此人的怀疑却没有减轻多少,刚才骤然走散,此刻又被张大明白给寻回,我连忙走上前去,等到远处的海嶕上两个身影一前一后赶将过来,立刻脸色严肃地朝着前面的王世军问道:“刚才跑哪儿去了,怎么人突然一下子就消失了呢?”

  面对着我的疑问,王世军心有余悸地说道:“陈组长,刚才我在西边搜索的时候,突然听到有小孩的呼救声,匆忙赶过去,结果一瞧,竟然是一条怪鱼,心中惊讶,转头就跑,却发现自己迷了路,要不是张兄弟找到我,我估计这一晚上,都得迷在路上,不得走脱了。”

  我看了一眼张大明白,他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说对,刚才找到世军同志的时候,正在前面那块岩嶕旁边走圈儿呢。

  王世军左右一瞧,然后走上前来说道:“陈组长,有句话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有什么话,你尽管说来。”

  王世军舔了舔嘴唇,沉声说道:“这龙穴岛自古以来就极为神秘,岛的四周长年累月受那海潮冲刷,形成众多的海石洞,被称之为鲤鱼宫、虾宫、蟹宫、龙宫、藏宝洞等。特殊的地理位置,造成了这儿神秘的景象,有诗人曾经写过,‘海不扬波三十年,蜃龙吐气幻云烟。楼头景色能千态,市上纷嚣别一天。蛟室由来频献瑞,瀛洲无计克留仙。他时还试探龙穴,好向乘槎学汉蓦’,这样的地方,恐怕有凶啊……”

  他的说辞倒与曹聪明等人的如出一辙,想来老牌的本地人应该都晓得这一处险地,结果他们却都没有提出来,这里面的心思到底是如何,我不曾知晓,脸上却也不好挂出不忿的表情,只是淡然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又如何?”

  王世军迟疑了几秒钟,然后说道:“刚才我在那儿打转被缠住的时候,曾经听到过林德培和杨欣的呼喊,声音很惨烈……”

  我眉头一样,转头看向了努尔,他的脸上也露出了疑容来。

  这林德培和杨欣都是省局行动处的负责同志,也是李浩然李副局长手下的干将,他们既然传出了惨叫,便是受到了什么攻击,不过我们是从两面包抄搜寻的,按理说离得这么远,是不可能听得到的啊?对于我们的疑问,王世军解释道:“一开始我也以为是幻觉,不过后来想到这儿总是容易发生海市蜃楼之类的事件,就怕此处的空间和炁场架构并不稳定,会有遗漏而出,再想一想此处的传说,唯恐是李副局长他们惊扰了海龙……”

  “哦,海龙是什么?”

  王世军抿了抿嘴,然后说道:“民间传言龙穴岛是龙族饮水的地方,岛上有一淡水甘泉,每逢狂风暴雨,便有无数蛟龙翻滚,争饮甘泉,我以前看过《新安县志》,里面也有记载,说顺治九年七月五日,龙穴有九龙飞腾,经臣上村、臣下村,数里而去……所谓真龙,世间已难寻觅,但是那海蛟长蛇之物,却并非没有,八二年的时候我刚入局里,也曾处理过一例,所以心中忐忑不安……”

  听王世军说得有模有样,我点了点头,不由得也担忧起来,对努尔说道:“虽说抓捕闵公子这事紧要,但倘若省局那边再出事的话,那事情可就真的不美了。我们这边已到尽头,夜里面又没有攀岩的工具,就不要上山了,绕过去跟李副局长他们会合吧?”

  努尔点了点头,说道:“好,不过我们怎么过去,原路折回?”

  王世军摇了摇头,献宝一般地说道:“这倒不用,龙穴山脚下只有一条小径,从那里过去,是最快的路途,我早年间曾经走过,不如由我领路,带着大家前往吧?”

  我们都点了点头,然后顺着并不算高的龙穴山,朝着左前方走去,一行人走了差不多几百米,我突然停下了脚步,眯眼瞧着前方朦胧的迷雾,但见前方古榕处处,叶茂枝繁,根扎岩隙沙地,广荫近亩,虽经风浪催袭而始终屹立,看着颇为阴森,缓步走进前方,我突然停住了脚步,对前面的王世军说道:“世军同志,前方似乎有些不对劲啊,你确定你走过这一条路?”

  王世军脚步不停,口中却催促道:“快走,快走,我听到好多人在哭喊,去迟了,恐怕就来不及了!”

  我眉头皱了起来,而这时努尔也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面,我扭头过去,只见星光之下的努尔一脸严肃,绷得紧紧,然后很坚决地摇了摇头。

  此刻的王世军的确有些古怪,平日里他和曹聪明、陈亮都是一般模样,那就是但求无过,不求有功,除了联络地方的时候积极一点之外,其余时间,一点存在感都没有,然而今天却特别活跃,下午的时候跟我邀功,刚才又单独行动,此刻又变得如此的诡异起来。我想起了之前的布置,我曾经让特勤一组组内的成员负责盯梢,然而看着王世军的徐淡定追踪闵公子去了,这个家伙倒是一直没有人关注……

  想到这儿,我将饮血寒光剑给拔了出来,寒声说道:“王世军,停下来,我有话对你说!”

  我在说这话的时候,余光还在旁边的曹聪明和陈亮脸上扫了一圈,发现他们同样对此刻状态的王世军充满怀疑,不知道这个同僚到底在搞什么,而听到我的喊话之后,王世军终于是停住了脚步,然而却没有回头,而是站在了原地,接着双肩不停地颤抖,仿佛有一种情绪,或者力量充斥在体内,难以宣泄一般。

  我瞧出了王世军的异常,缓步走上前去,沉声问道:“知道我想跟你说些什么吗?”

  一直在颤抖着身子的王世军突然静止下来,用一种诡异的腔调对我说道:“陈志程,你不信任我,你不信任我们每一个人,你一到南方省,见到我们这些旧人的那一刻,我就晓得,你一定在想——哎呀,这四个叼毛为什么还能坐在这里呢?他们应该死掉算了,对,死了才是一了百了。所以王奉轩死了,我至今还记得他死时的模样,特别无助,舌头都伸到了下巴那儿来……”

  我皱着眉头说道:“你在说什么?王奉轩是敌人安插在我们这儿的内鬼,而他的死,则是被杀人灭口了。”

  王世军浑然不顾地继续说道:“王奉轩只是第一个,我,曹聪明和陈亮,我们四个都是不应该在这个世界上活下来的人,所以我们迟早都会死去,这只不过是时间长短而已,只有一个办法能够获得永生,那就是让别人替我们去死——是的,只有别人将我们的名额给顶了,我们才能够活下来,老曹,陈亮,你们说对不对?”

  王世军此刻的声音已经变得无比的尖利起来,当他点到了曹聪明和陈亮的名字时,这两个久经风雨的汉子竟然一哆嗦,直接吓瘫在了地上,无力地喊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

  这时的王世军才缓缓回过头来,发出了夜魈一般桀桀的笑声来:“你们应该知道的,当日你们要是不怕死,或许能够救得更多的人,但是你们终究还是选择了懦弱,选择了独自逃生,让自己的战友和兄弟,独自去面对鲜血和死亡……”

  这时的我骇然发现,此刻的王世军,脸上竟然长得如同一条鱼一般,裸露在外的皮肤上,从脖子到额头,都尽是指甲大的黑色鳞片,一双眼球宛如拳头那么大,散发出冰冷而诡异的光芒来,鳞片的间隙尽是浓稠滑腻的黏液,整个画面古怪不已,让人觉得颇为诡异,而就在此时,瘫倒在地的曹聪明就像疯子一般跳了起来,朝着王世军冲了过去,口中大声喊道:“我也不想的,我当时只是吓坏了——王世军,一定会你狗日的在搞鬼,我杀了你!”

  曹聪明不顾性命地暴起反击,而陈亮则跪倒在地,恐惧地喊道:“处长,我对不起你们,求你们不要再来找我了,这些天我一顿好觉都没有睡过……”

  从王世军和这两人的对话中,我晓得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在那场事件中之所以能够存活下来,或许并没有表面上的那般简单,然而还没有等我将这里面的事情想清楚,便瞧见冲到王世军跟前的曹聪明被那个宛如鱼鳞怪人一般的家伙给一下戳穿了肚子,接着曹聪明整个人都被王世军给举了起来,有一截尖刺一般的节肢出现在他的后背,伤口扩散,大堆大堆的内脏和肠子从那儿流了下来。

  星光下,高大的曹聪明被个头只有一米六五的王世军给高高的举了起来,然而此刻的曹聪明却并没有叫喊,而是将手给高高地举了起来。

  当王世军缓缓将其移动的时候,我瞧见了曹聪明的侧脸,那上面竟然没有痛苦,而是流露出一种类似于救赎的微笑。

  他,不惧死。

  因为这世间比死亡,更加痛苦。

  1. 桃花十三:

    唉。。。。人呢人呢。。起床抢沙发啊

  2. 沙发:

    哎不拍AV真浪费你这个人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