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章 海猴子,古榕树冠藏蓝蛇

2014年11月9日 更新

  那无数虫蝇凝聚而成的骷髅头看不出面目,但是这声音,却分明就是刚刚自杀身亡的王世军,若说魂魄,他已然被饮血寒光剑给吸收,此刻的这凶灵,恐怕就是努尔口中的尸虱,也就是另外一种生命延续吧?

  我凝望着这漂泊不定的虫蝇,魔剑前指,厉声喊道:“你以为你就是王世军么?做梦吧,那家伙已经死了,灵魂消亡,灰飞烟灭了!”

  这骷髅头几口,便将那个因为惊吓而夺命狂奔的战士给吞入了嘴中,我瞧见一大堆黏稠的血肉从半空中滑落下来,接着无数尸虱附着上去,继续繁衍,看着十分恐怖,而对方却依旧发出了夜魈一般桀桀的怪笑声,厉声说道:“对,我们确实不是王世军,我们是他的孩子,秉承着他的遗志,而他临终之时最后的心愿,就是将你们给全部杀死,留在这个亡魂的圣地!”

  我踏着罡步,心中凛然,冷声哼道:“你以为凭着这点儿本事,就能够将我们都给留在这儿么?”

  骷髅头不停蠕动,十分的瘆人,却依旧有无数振翅之声汇集在一起,化作了王世军的声线来:“就凭我,当然不能,不过你以为你们身后的这几棵古榕树,就一点秘密都没有么?实话告诉你吧,它们之所以如此茁壮成长,那是龙穴岛几百年来死去的亡魂和尸体滋润着它,而传说中的鬼打墙,不过是这些移动古榕留住人命的手段而已……”

  我与骷髅头对话着,这时努尔走到了我的旁边,用只有我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志程,尸虱不可能有这般的智慧,它应该是被人控制了,而控制尸虱的人,恐怕就在这附近,我来对付这些东西,你带人去那些古榕树冠上面看一下——估计捣鬼的家伙,就在那儿!”

  努尔此言方罢,我所有的疑惑都解了开来,虽然不知道藏在暗处的那个家伙到底有着什么目的,一直在这儿拖时间,但是却也晓得越能够提前将他给揪出来,便越能够破坏对手的计划,当下也是抽身往后,大声吩咐道:“大明白、小七,你俩跟我走,张世界、良馗良旭、小破烂,你们守住大部队,伺机支援!”

  我这边在分配任务,而努尔则是一步踏前,朗声说道:“不知道是哪位巫蛊高人,麻栗山西熊寨梁努尔在此,可敢前来一见?”

  努尔高声挑战,然而那尸虱所化的骷髅头却陡然一扭,化作了一大片黑麻麻的乌云,带着尖利的呼啸之声,朝着这边扑来。这乌云乃由千百万只细小蠹虫化身而成,细思极恐,看得让人毛骨悚然,而努尔却是一阵冷笑,不慌不忙地冲上前去,手中的赶神杀威棍猛然一抖,朝着前方猛然画圈,顿时就将这铺天盖地的乌云给引住,化作了一道不停转动的旋风。

  巫门棍郎,自然有着几分本事,我不担心他的安危,而是带着张大明白和张励耘,纵身朝着前方的古榕冲去。

  相隔不到百米,转瞬即至,我眯着眼睛四处张望,试图在这一片古榕林中瞧出那个躲在幕后的凶手,然而此时海风陡然变得癫狂起来,呼呼刮脸,这古榕巨大的树冠不断摇动,枝桠宛如恶魔的爪牙,一时间竟有狂魔乱舞的景象,也使得我们无法瞧得太仔细了。

  张大明白是个粗线条的家伙,他最烦的便是动脑筋,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个没脑子的人物,能够通过茅山宗下山考核的佼佼者,从来就没有弱者,当下也是一个纵身,攀着这古榕的枝桠就上了树去。深入其中,便能够瞧得更加仔细,张大明白十分明白这一个道理,在抖动的树冠之中纵身飞跃,很快便大声喊道:“大师兄,在你的右上方,朝着你扑来了!”

  我闻言,心中一紧,手上却更是紧了几分,当下一记乾字剑,冲天而起,却感觉剑尖之上撞到了某种东西,那力道甚猛,下意识地卸力而下,朝着地上甩去,听到“吱吱”两声叫喊,定睛一瞧,却是一头毛茸茸、湿漉漉的小东西。

  我脑海中的某处记忆被这东西给瞬间勾动起来,当下也是下意识地一声大吼:“胖妞?”

  想到那个陪伴了我年少时光的小伙伴,我满身戾气顿时就消减许多,瞧见剑尖上面黑色的血,低头过去查看,却瞧见这湿漉漉的东西猛然扭转身子来,却是一只有着靛蓝色人脸一般的小猴子,它有着三四岁人类小孩儿一般的身材,浑身瘦骨嶙峋,皮肤上面大块大块的白色斑点,湿漉漉的毛发趴在身子上,招风耳,一嘴密集利齿,颇为丑恶。

  这东西在我愣神的一瞬间,后脚一蹬,纵身朝着我的脸上扑来。

  我满心欢喜,却瞧见竟然是这样的凶物,顿时一股火气升腾而起,当下就是一剑挥过。我含怒而出的这一剑迅捷无比,这凶神恶煞的小东西给我一剑斩成了两半,而因为饮血寒光剑的特性,倒也没有洒落鲜血,我低头瞧了一眼这玩意,诧异地喊道:“这是什么?”

  “海猴子!”

  旁边的张励耘抖落手中软剑,上前说道:“我在我姑父那儿见过这东西的图录,是一种海中的类人生灵,以吃岛上的海鸟和毒蛇为生,有时也会潜出水上作恶,我听我姑父说这玩意已经形成了初步的社会群落,十分难缠,对人类有着异常的仇恨,听说它们是东海鲛人的近支,这仇恨就是后来人类为了鲛人鱼油,大规模捕杀中形成的……”

  “哦?”

  我不疑张励耘的信息有误,毕竟他姑父便是天下十大之中的北疆王,那个老烟枪能够跻身其中,必然是有着渊博的知识和阅历,知道这东西并不算稀奇,只不过这些东西出现在这里,到底是什么原因?

  还没有等我穷根问底,便听到张大明白的一声大喊,接着这家伙便从古榕树冠之上掉落了下来,我瞧见他身上竟然附着两个同样凶狠的海猴子,正疯狂地撕咬着我这师弟呢。不过张大明白却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他从树上跌落而下,借着这股冲力将背上一只海猴子给直接碾压致死,而攀附在胸口的那一只,则直接拍出了一记凶猛的烈阳掌。

  烈阳掌作为茅山烈阳长老茅同真的祖传绝技,自然有着凶猛的一面,当他一掌击出之后,那湿漉漉的海猴子竟然在半空中便化作一道火红的干尸,跌落在了地上。

  烈火阳毒,骤然爆发,这便是张大明白敢横着走的缘故。

  不过随着张大明白的跌落在地,那原本宛如恶魔鬼怪一般的古榕树冠之上,就像掉人参果一般地纷纷跌落黑影下来,而这些东西一落在地,立刻张牙舞爪,竟然都是这些面目丑恶的海猴子,湿漉漉的,都好像是刚刚从海里面爬起来,有的朝着我们这边扑来,有的则带着尖利恐怖的叫声,朝着我们后面的大部队冲了过去。

  面对着这几十上百、几百扑面而来的海猴子,我并没有太多的惊慌,而是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接着鼓荡真气,将血劲涌到了头顶处。

  临仙遣策,符文运转。

  我在骤然之间,却是瞧见了有一个明显比一众海猴子要庞大许多的黑影子,正蹲在了左边第三棵古榕的树冠之上,双手握着某种东西在嘴边,仿佛在吹动着什么。

  幕后凶手,就是这人。

  面对着陆续掉落的海猴子,张大明白和张励耕的脸色也都变得严肃起来,严阵以待,然而我却并不在意,不管身后的惊呼以及骤然响起的枪声,而是将魔功凝练至巅峰之处,然后集中于丹田之上,双手结印,朝前猛然一击。

  【深渊三法,魔威】!

  此法一出,那些宛如蝗虫一般从来的凶恶海猴子顿时就仿佛瞧见了天敌一般,纷纷退却,而我却不管这些被派过来当做炮灰的可怜畜生,纵身跳上了那古槐树干,然后坚定不移地朝着那个家伙冲去。我眼中的神秘符文疯狂运转,线路直指那黑影之人,对方一开始还没有感应到,但是当我飞跃到了跟前一棵的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朝着旁边猛然一跃。

  星空之下,我终于瞧见了那个家伙的身影,穿着一身黑色水靠,露出了白藕一般的细胳膊细腿,以及并不成规模的胸部,竟然是一个女人。

  就这么一个家伙,将我们二十多人耍得团团转,我心中顿时一阵无名业火升腾而起,快步朝着这个家伙追去,那人却也不与我正面交锋,身形宛若魅影,在古榕树冠之上飞跃,到达了边缘之后,竟然头也不回的朝着海边跑去,我回头瞧了一眼,发现刚才还是一个圆圈的鬼打墙阵,此刻却已然无踪,不知道是不是跟这女人有关,但还是想要将她给揪住。

  这样的家伙,尽管没有看到正面,但必然也是闵教之中的一个大人物。

  两人一追一逃,终于到了海边的一处乱石滩处,那女人终于不再逃开,而是转身过来,我瞧见了一张带着南方女人明显特征的脸,心中陡然一跳,失声喊道:“你是蓝蛇?”

  1. 3嗨:

    沙发

  2. 萧克明:

    感觉没有以前有吸引力了,

  3. 苗疆蛊事:

    虽然文笔还是一如既往的差,但是故事的吸引力本身比苗疆蛊事差的太多了!

    • 萧克明:

      在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