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一章 水底客,是敌是友分不清

2014年11月10日 更新

  我虽然没有跟闵教三雄有过照面,但是先前王世军、曹聪明等人曾经描述过他们几人的模样,而张伯这些老一代的同志几十年前也曾经见过几人,案宗里面有过大概的画像,虽说与真实的情况还是有很大的差距,但是我这么一猜,那女人皱了一下眉头,却并没有跑开,而是停住了身子,凝神朝着我望来,然后用一种极不标准的普通话朝我问道:“你是,陈志程?”

  她这么说,等于间接承认了自己的来历,我瞧见她真的是码头凶杀案的三大元凶之一蓝蛇,心中一阵狂跳,也顾不得身后枪声大作。强行让自己不去回头,而是一步一步地走上前,终于在蓝蛇身前十米处停下,然后喊道:“对,是我。蓝蛇,你出现在这里,到底有什么预谋?”

  那女人脸上流过一丝悲伤,眼神陡然变得凶恶数分,仍然操着一口极不标准的普通话说道:“我听说,黑蚁是在你的手上了?”

  那片尸虱的意识是她在暗中操纵,那么王世军肯定是跟这女人有过照面了,我也不隐瞒,如实说道:“黑蚁没有死在任何人的手上,他是为了掩护闵鹄逃脱,自爆身亡的。”

  听到我讲得话儿,她居然很认同地点了点头,说道:“嗯,这就是他的风格,刚烈而果断,毫无眷恋,”说完这话之后,她终于流露出了几许哀伤来,沙哑着嗓子说道:“陈志程,你知道黑蚁是我什么人么?”

  我眉头一扬,一边试图继续接近于她,一边敷衍问道:“你们什么关系?”

  蓝色的眼睛平静地注视着我,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黑蚁是我相伴四十年的师弟,也是我唯一的爱人,你夺走了他的性命,而我,也终有一日,将你的性命,从你爱人的手上夺走——一想想这仇恨在心中酝酿许久,我就是那么的烦躁,不过幸好,我并不用等多久,便能够摘下你的头颅,如此想想,真好……”

  说完这莫名其妙的话,蓝蛇猛然一跃,身子在半空中一阵扭曲,人便栽落到了黑乎乎的海中去,而我蓄势已久的一招最强技,清池宫十三剑招之中的“依然秋水长天”,秋水永恒,连天而起,那剑锋却终究晚了一线,擦着蓝蛇的衣角而起,那劲风将拍岸惊涛给斩成碎末,而蓝蛇却在这一瞬间消失在了黑黝黝的怒海中。

  我站在礁石之前,瞧见这眼前那汹涌不定的海水,这儿好似隐藏着一头沧澜巨兽一般,水浪翻飞,无数的浊沫在此翻涌横流,展现出了大自然的力量来。

  我眼睁睁地看着蓝蛇在我的面前逃走而没有办法阻拦,我虽说自小便有麻栗山龙家岭第一密子王的称号,修行之后水性更是精益求精,但是这些拿在宽广无垠又藏着巨大凶险的大海之中,却显得是那么的脆弱,我估计蓝蛇或许正在水下期待着我的追逐,她好轻而易举地将我给擒杀了,不费吹灰之力。

  就在我咬着牙,心中愤然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张大明白的大声呼叫:“大师兄,大师兄你没事吧?”

  我回过头去,却见刚才还在古榕树下奋力拼斗的张大明白和张励耘赶了过来,忙问那边的情形怎么样,张大明白瓮声瓮气地告诉我,说我追着那个黑影子跑到海边这儿来的时候,那些海猴子就像没了主心骨,潮水一般地退了许多,而那一堆尸虱因为没有了主导,结果都给努尔制服了,他们担忧我这边吃亏,便匆忙赶过来了。

  说着话,我瞧见努尔带着大部队也赶了过来,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讲给了众人听,当得知蓝蛇也在此处,以及她刚才所说的那一番话之后,努尔没有片刻停留,直接对我说道:“志程,事情有点不妙,蓝蛇一人,拖住了我们这边的大部队,而李副局长和张伯他们那儿,恐怕遭到了埋伏,凶多吉少啊,我们得赶紧过去会合才是!”

  努尔说到了我最担心的地方,当下也是赶忙清点人数,发现在刚才的遭遇战中,除了曹聪明、王世军和那个慌不择路的战士死亡之外,还有两个战士在与海猴子的战斗中受了点轻伤,另外前专案组唯独留下的一人陈亮也有点精神失常,行尸走肉一般地跟在队伍里,发挥不得其他作用。

  就在我们盘点队伍的时候,突然有人喊道:“领导,你们看,前面那儿是什么?”

  出声的是牛排长手下的一个战士,我们顺着他指的方向瞧去,但见在礁石滩的边际处,有两个身影朝着北边这儿费力奔跑,而在他们的身后,则追着二十多个身穿黑色短水靠、手持分水刺的家伙,那些家伙的身手异常敏捷,有的一跃竟然能够有四五米的距离,而前面两人虽然实力非凡,有的家伙一旦靠近,一掌便能拍飞,但是似乎受了伤,行动十分不便,眼看着就要被追上了。

  星光之下,目能夜视的我最先瞧清楚了前面两个黑影的面目,却见其中一个是李浩然李副局长,另外一个,则是张伯。

  他们带了差不多三十多人的大部队,此刻竟然只剩下两个人?

  而且他们的脸上,怎么尽是鲜血?

  我没有想明白这里面的关键,但并不妨碍我做出决定,当下也是回头对紧紧跟在我身边的牛排长高声喊道:“牛排长,接应前面两人,让战士们朝着后面那些人射击!”

  牛排长这一晚上,瞧见了这么多诡异神秘的事情,手上又有兄弟死于非命,自己却无能为力,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一旦得了我的命令,顿时就爆发起来,朝着手下战士大声喊道:“听到了没有,让后面的那些王八羔子们瞧一瞧,你们手上的枪,可不是烧火杆子,射击!”

  牛排长一声令下,顿时就枪声大作起来,这些战士来自南方军区的守备部队,能够在这个部队的战士,都是百里挑一的尖兵,他们虽然并不如修行者那般强大,但是平日里也是训练有素,无论是射击还是搏击,又或者体能训练,在全军的个个部队之中,都是能够数得上来的,当下一阵火力倾泻,顿时将那二十多人给打得措手不及,全部都将身子伏在了海岸边的岩石上去,唯独剩下李副局长和张伯朝着这边赶来。

  不用我吩咐,张大明白和张励耘上前过去接应,口中喊道:“李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这样?”

  随着两人渐渐接近,仿佛受到受了很严重的伤,一声不吭,我心中的怀疑更重,事情实在是有些太反常了,要晓得,无论是李副局长,还是张伯,都并不比我和努尔弱,甚至还强上许多,这样的高手即便是受了伤,也不会如此诡异的。想到这里,我朝着上前接应的两人高声喊道:“小心,这里有诈!”

  经过我一提醒,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张大明白,他陡然朝着前方猛拍了一掌,厉声喊道:“难怪觉得鬼气森森的,当老子是二百五么?”

  张大明白猛然一拍,阳火斐然,前面两个黑影顿时就变淡了许多,而这时似乎也想最后挣扎一下,猛然暴起,朝着前方扑来。然而所谓偷袭,一旦被拆穿了,就根本没有什么威胁了,我出声警示之后,立刻一马当先,一剑刺在了其中一个黑影上面,结果一声惨叫,那人便消失无踪了,剩下了一截枯树干,留在了我的剑尖之上。

  另外一个黑影,也被张励耘的软剑切成了数节,我低头一看,依旧是几节树干,而且好像是那古榕树。

  又是这等骗人眼睛的伎俩,我心中暗恨,当下也是脚尖一点,落在了刚才被枪火压制的人群之中,发现这岩石后面哪里藏得有人,根本就是一片空气,而这些家伙的所有目的,则都是为了掩护那两节“榕树枝”,好有偷袭的机会。一定有人在操控,我有一种被欺骗的怒气,眯着眼睛,环视一圈,终于瞧见在不远处的海上,有一个小艇,那上面有五六个人,正朝着这边望来。

  定是闵教的家伙,我恨得发了狂,老虎不发威,真当老子是病猫啊,你们他妈的真的以为我不会水么?

  瞧见那小艇离岸边并不算远,几个密子就能够到达跟前,我便也顾不得许多,一个快步飞冲,瞬间就越过那这一片乱石滩,将脚下的鞋子甩开,一下扎进了前面的海水地,算准方向,长长的一个潜泳,当我浮上水面的时候,那小艇已然近在眼前,我身子能够瞧清楚上面几个家伙的面容来。

  蓝蛇,似乎不在!

  还没有等我瞧得仔细,小艇上面的人似乎发现了我,抬手便朝着我这儿甩了鱼叉下来,我再次潜入水中,没有睁开眼,而是用炁场感应着,准备摸到小艇底部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另外一股气息朝着小艇进发而来。

  那是外海的方向,来人是谁?

  蓝蛇么?

  不对,那气息似乎对小艇充满敌意——难道是徐淡定?

  不对,不对!

  1. 小妖:

    沙发

  2. 仙水:

    又看完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