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三章 陷阵中,今夜兄弟开杀戒

2014年11月10日 更新

  尽管努尔对这个从水里面爬出来的怪人心怀疑虑,甚至指出他甚至有可能并非人类,而是妖物化身,但是从那家伙刚才诛杀那小艇之上的闵教诸人,以及尝试与我进行交流的真诚,却让我感觉到他并没有撒谎,我甚至觉得他说认识我,这话儿都做不了假,因为他操着一口滇南边境的话语,而我则曾经在南疆战斗数年,我们或许也有过数面之缘,只不过十年过去,他已经变了模样而已。

  努尔见我决心已定,便没有再劝说什么。

  作为我的副手,他需要将风险分析给我得知,而一旦我作出了决定之后,他便是我的第一个支持者。

  从来如此。

  商定完了之后,这边的军医已经对地下的怪人做了简单的失血处理,然后跟我汇报道:“报告领导,他表面的皮肤很坚硬,子弹只是嵌入了他的身体里,没有刺穿内脏,不过要是做手术,我们这儿暂时没有条件……”

  我手一挥,对牛排长吩咐道:“留下两人陪他,照顾好这人,他若有个闪失,我唯你是问。”

  牛排长立刻立正敬礼道:“保证完成任务。”

  努尔既然给他们说了情,我也收敛起了心中的怒火,这事儿终究还是怪不得他们,再说牛排长也是我老乡,多少也得给他留些面子。

  我不再追究,而是指着怪人指给我们的方向,出声动员道:“同志们,告诉大家一个坏消息,上个月酿成血案的那一伙人,现在又在南边设伏,准备将李副局长他们给再次留在这里,而只有我们,才能够将他们给救出来。我们越早赶到现场,越能够拯救我们兄弟的性命,我知道大家现在已经很累,很害怕了,但是在那边的,是我们的兄弟战友,我们不能抛下他们。所以,跟我冲!”

  此话说完,我让张大明白和三张带领着大部队跟来,而我、努尔、张励耘和赵中华四人,则一马当先,朝着南面冲锋而去。

  我带着三人快速前进,越过了一大片滩涂地和林子,一直朝着南方行进,一开始我的心中也有疑惑,想着倘若南面既然已经交锋了,那么枪声总是应该有的,然而此刻听不到,是不是那怪人在忽悠我们?然而走到一半路程,我便听到了有嗖嗖的风声从海上刮来,竟然神奇的将这一块区域给分割开来,一走过了那风带,前方顿时就是枪声大作起来。

  我听到这枪声,浑身一激灵,朝着身旁的努尔、张励耘和赵中华低声喊道:“各位注意了,前方凶险,都照顾好自己!”

  吩咐完了之后,我将饮血寒光剑给拔了出来,穿过前面一阵密林,却见到那滩涂之上,竟然翻卷起了一阵浓雾,这浓雾竟能化形,一会儿化作了奔马,一会儿又腾空而起,幻化成了展翅高飞的雄鹰,倘若是只有一团,那倒没有什么,然而可怕的是,我差不多瞧见有五十多团黑雾,将这偌大的滩涂给笼罩,而被困在其间的,却正是李副局长和张伯所带领的一众人等。

  我伏在林中的黑暗之处,朝外望去,瞧见除了我们自己的人之外,从海上、林间以及礁岩的缝隙里,不断地有黑影蜂拥而出,这些身手矫健、悍不畏死的家伙,却正是刚才与我们交过手的海猴子,不过比起刚才我们所面临的,这些海猴子的数量有一种让人绝望的感觉。

  我瞧见这密密麻麻宛若蝗虫一般扑来的海猴子,心中一阵战栗,不过却强忍着这种不快的情绪,目光去寻找那些藏在暗处的家伙。并没有让我多费时间,我很容易瞧见了那些来自那个叫做闵教的弟子们,他们大部分人都穿着鱼皮水靠,有超过七十多人,从林间、山上以及草丛中浮现出来,这幕后的主使者用法阵困住了目标,用炮灰一般的海猴子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而自己则在悄无声息之间,却对滩涂上的大部队完成了合围。

  尽管一开始,他们并没有表现出强势的进攻意图,不过当随行战士的子弹被那些海猴子给耗光的时候,这三十多人恐怕不是埋伏者的对手。

  闵教来人有超过七十多个,虽然我敢肯定这些人良莠不齐,但是在幕后真凶的步步筹谋下,即便是李副局长,也只怕无力回天,而倘若我们被犹豫和恐惧给迷住了双眼,迷失在那一片古榕树搭建起来的鬼打墙之中,只怕很快就会被分而灭之,承受着如同李副局长等人此刻的命运,不过所有的一切,都因为那个水底怪人给扭转了,我和努尔四人已经赶到了此处,而后面的大部队,也在张大明白的带领下,匆匆赶来。

  所以最后的结果到底是胜是负,犹未可知,狭路相逢勇者胜,这个就得靠真功夫了。

  瞧见这一副场景,不光是我,其余三人也是一阵心颤,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嚣张,因为不满文记渔行的查封,竟然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来,努尔、张励耘和赵中华都看向了我,我沉吟了几秒钟,然后下达命令道:“小破烂,你身手好,腿脚快,去西边,吸引那二十几人的注意力,然后尽量将他们给带离现场。”

  赵中华兴奋地点头,这可是一件大活,干好了,那可是十分出彩的。

  当然,也分外危险。

  赵中华听了吩咐,猫着身子就潜匿过去了,而我回头过来对张励耘说道:“小七,我和梁副组长得去破阵,将李副局长他们的战力给解救出来,你留在这里,接应后面的大部队,让他们将这些家伙的主力给击溃,必要时候……”我沉吟了一番,然后深吸一口气,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必要时候,你负责指挥战斗!”

  张励耘听到我的话语,猛然一愣,下意识地抬头看着我道:“陈老大,我不行的!”

  我擂了他一拳,然后说道:“不,要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之所以让张励耘这个后来之人指挥战斗,一来是因为我和努尔作为高端战力,必须得冲锋在前,便无法兼顾指挥的责任,张励耘修为要比三张高出一截,头脑也十分清楚,是一个冷静而专精的人才,二来比他资历和修为更强的张大明白并不适合指挥战斗,我这师弟虽说脑子不笨,但是风格跟倾向于冲锋陷阵的猛将,所以我不得不将这任务交给他。

  看着我真挚无比的目光,张励耘在一阵激动和忐忑之中,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应承下来。

  这两人的任务分配完成,我看了一眼努尔,这巫门棍郎已经年逾三十,而立之年,唏嘘的胡子浮现着唇间颔下,然而此刻脸上浮现出来的笑容,却一如当年我遇到他那时的真挚纯真,就仿佛时光并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任何印记一般。老兄弟,相视不过一笑,然后我平静地说道:“努尔,我们两个,去破阵。”

  努尔点了点头,提着棍子说道:“肩并肩,干他娘个痛快!”

  交代完毕,我们两人开始朝着滩涂后面的那一片礁石地冲锋,在那一片怪石嶙峋的地方,有超过三十多人伏在那儿,在跟前的一块岩地上面,几个浑身几近赤裸、身上纹着古怪符文的男人在那儿疯狂地起舞着,而这舞蹈不过就是祭神,那法阵便是通过他们为导体来激发的,那一团一团的黑雾就是从他们脚下的那一片岩地浮现出去的。

  我不知道被这些黑雾迷困其中的场景到底是怎样的,也不晓得里面主事的李副局长和张伯是否能够瞧得见这边的情形,但是晓得倘若想要将他们给救出来,我们必须就要破了那个见鬼的法阵。

  然而破阵,哪里有这般的简单?

  除了最中心的八人狂舞之外,在外围,潜伏着接近二十多人的守护者,我甚至能够猜得到坐镇其中的,说不定就是闵教三雄之一,或者是闵公子乃至他们真正的魁首。所以说,这是一场刀尖上的舞蹈,一次亡命之旅,稍有不慎,不但满盘皆输,而且还会失去性命。

  我和努尔沿着树林朝那边飞速贴近,路上还遇到了两拨闵教分子,三两人一组,应该是负责巡视其中的斥候,不过都被我和努尔给用千钧之力,暴风骤雨一般的打发了,所以当我们在离那片礁石地还有五十米的时候,无论是我手中的饮血寒光剑,还是努尔手中的赶神杀威棍,上面都沾染了鲜血和脑浆。

  这是一场注定扬名的战斗,虽然隶属于秘密战线,也必将为我们的同行们所传诵,而在从容面对着死亡的那一瞬间,我和努尔的脸上,都带着笑容。

  慷慨赴死,这便是我们当时的心情。

  靠近,靠近,靠近……我们尽量将身子给伏得很低,然而林中与礁石地终究还是有着巨力,在这般戒备的情况下,我们最终还是被人给发现了,在一瞬间,超过十人朝着我们围了过来,而我和努尔最后对视一眼,接着魔剑和长棍轻轻碰了一下。

  今夜开杀,兄弟并肩。

  上!

(加更送上,明天双十一,不加更了,我想办法将佛嫂给骗出去看电影,你们觉得如何?)

  1. 好:

  2. 仙水:

    想当可以…………

  3. 地板:

    刚刚好

  4. 萧克明:

    喂点红酒好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