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四章 红蝎现,闵教强人终聚首

2014年11月11日 更新

  战斗在一瞬间爆发,最先接敌的是努尔,他手中长棍朝前而起,将前面几人砍来的长刀给骤然拨开了去,而我则从后面跟进,饮血寒光剑陡然一震,那长剑就从一个来不及避让的家伙胸口穿过,修长的剑身在对方胸腔之前做了停顿,而对方则由于被饮血的痛苦,陡然发出了受伤野兽一般的嘶嚎声,不退反进,竟然朝着我猛推而入。

  他居然想要凭借着牺牲自己的手段,将我快速前进的冲势给阻缓下来。

  多么疯狂的想法,然而我却不得不一脚踢出去,将他的身子抵住,不让他将我的剑给黏住。

  仅仅是这么一交手,我便已然晓得对方的凶悍,恐怕是我们出战一来所罕见的,当下也是深吸一口带着海风和鲜血的空气,将饮血寒光剑给猛然拔出来,接着再次上前,劈、砍、崩、撩、格、洗、截、刺、搅、压、挂、扫,整个过程浑然天成,谙合了剑法之本义,乃“刚柔相济、吞吐自如,飘洒轻快,矫健优美”,除此之外,还多了几分战场厮杀之时沾染的杀戮之气。

  刀乃凶兵,剑为君子,古皆有之,然而此刻在我的剑下,浪翻云起,向前冲来的这家伙就好像遇到了一头猛虎恶煞,感觉自己迎上去,便如同鸡卵去撞石头一般,即便是再凶悍之人,不由得也心底发憷,而这时也有人终于将我给认了出来,朝着身后大声喊道:“公子爷,蓝蛇没有拖住姓陈的魔头,他杀过来了。”

  说这句话儿的时候,我竟然能够从对方颤抖的话语中感受到恐惧,晓得我这几次交手中,凌厉的手段以及浑身的魔功给对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特别是死在我剑下的那些家伙实在是有些多,使得这些本来在别人眼中宛如恶鬼一般的家伙,竟然将我给称作了魔头。

  不过我也并不在意,魔头便魔头好了,敌人怕我是好事,他们若是心中都没有敬畏之人,觉得这世间,做任何事情都不会付出代价,那么整个世界的规则在他们的眼中都宛如无物,岂不是更加放肆了?

  而就在那人去请求援兵的一瞬间,我猛然一剑荡开周遭的刀斧加身,然后抬头望去,却见前面一个四米多高的石礁上面露出了一张脸来,却正是那日仓惶逃走的闵公子,此刻的他也是一副紧身水靠的打扮,不过周身的关键部位都穿得有角质的护具,将他在人群中一下子就凸显了出来。在瞧见了来袭之人是我和另外一个不认识的家伙,闵公子的脸上一下子就变得十分奇怪了起来。

  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狞笑着说道:“不是冤家不聚头,来了也好,省得本公子还得去那边找你们。众人,给我将这两个家伙给斩了!”

  闵公子一声令下,手下一众人等便宛如打了鸡血一般,朝着我们这边蜂拥而来,这时努尔挡在了我的前面,淡然说道:“志程,我来挡住这帮家伙,你去岩石平台那边,将那几个引神祭祀的家伙给宰了!”

  棍是一扇门,横扫一大片,努尔手中的赶神杀威棍是群战利器,即便是身处敌营,陷于重重包围之中,他也能够凭借着赶神凌步瞬间逃离,我心中了然,所以没有太多的担心,一生老友,凭的就是彼此信任,我相信努尔能够挡住这些家伙,而他则相信我能够将岩石平台的那帮人给搞定,于是脚步一点,人便从侧面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依旧是奋力来阻挡的人群,然而有努尔在我旁边护翼,大部分来袭的攻击都给那棍子给挡开了去,有的倘若是太过于激进和靠前,努尔这巫门棍郎却也不是什么老实角色,当下就是一棍撑了过去,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对方的脑壳上。

  砰!

  赶神杀威棍虽说是木质,然而在努尔的手中,却比钢筋还有坚硬和结实,这一棍子下来,人体最为结实的颅骨也在瞬间炸裂而开,白色的脑浆红的血,顿时将场面渲染得血腥无比,让人意识到在这个血色的夜里,将有无数人失去性命,而若是想要自己不成为其中的一员,那边努力地去战斗,奋勇向前,杀,杀光眼前一切的拦路虎。

  这样的战斗,绝对没有妥协的可能,唯有拿起手中的武器,拼搏。

  十人防御,瞬间被破。

  我已然冲到了那岩石平台的近前,这时一片千百年来被海水腐蚀的石礁区域,怪石嶙峋,坚硬的石头又滑又尖,最致命的是岩石边上那破碎的背壳碎屑,就像刀片一般锋利,我浑身浸透了海水,此刻一出汗,全身黏黏的,里面都是盐,头发结成一缕一缕的,状态并不是很好,而就在此时,腰间插着铁骨扇,手提鱼骨剑的闵公子带了一个身材颇为高大的男子拦在了我的前面。

  那男人颧骨突出,塌鼻龅牙,厚嘴唇,眼神像刀锋一般犀利,而在他的额头之上,有一块暗红色的胎记,骤然看去,就好像戴了一个帽子,将自己给遮挡起来。

  虽然素未谋面,但是我在一瞬间就意识到,这个男人,应该就是闵教三雄中的第一人,红蝎。

  神秘的闵教首领闵魔帐下有三人最为突出,红蝎、蓝蛇和黑蚁,蓝蛇并不与我正面交过手,但是从她操纵毒蛊尸虱和施展的手段来看,就晓得是一个绝对阴冷凶悍的一个家伙,至于黑蚁,我记忆最深刻的便是天生神力,以及绝不肯妥协的强硬态度,这样的每一个人,都是一时之豪雄,然而却都汇聚于此,让我不由得遥想起了那个藏在幕后的首领,到底是一个什么人物,竟然有这等的本事?

  我冲到岩石平台之前,出于高手的警惕,陡然停住了脚步,死死地盯着这两人。

  我瞧见了红蝎手上提着一根奇门兵器,那是一块有一块骨头组成的鞭子,每一块骨头都是不同的颜色,有的灰白,有的靛蓝,有的艳红,有的沉绿,五彩斑斓,而在尽头则真的就是一根不知道从哪儿取来的骨制尖刺,比我的小宝剑还长,上面用特殊的涂料绘满了符文,显示出了强大的气息来。看着这两人,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寒声说道:“挡我者,死!”

  这话儿显然不能吓倒对方,毕竟论人数,他们这里足有三十几人,而我们这方却仅仅之后两个光棍;若是论修为,闵公子以及红蝎自认也不会输于我们。

  围绕在他们身边的这些家伙,可都是闵教之中最为骨干的一堆人,他们有闵魔的徒弟,有三雄的徒弟以及教中长老,这样的实力足以压倒在滩涂地上被法阵困住的一众人等,对付起我们来,那不过就是些小意思,所以听到了我的话,那红蝎看了一眼闵公子,然后冷酷地笑了:“我一直好奇能够干掉黑蚁的,到底是何方人物,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狂妄自大的家伙。可惜了,黑蚁纵横江湖几十年,竟然落得这么个下场,当真是……”

  我眯着眼睛,瞧着这两人,然后目光投向了他们后面那几个疯狂起舞的巫师神汉,紧了紧剑把,想着无论如何,我都要突破这道防线,杀到里面去。

  只要将这些人给斩杀了,那法阵就得不到新的支撑,而李副局长他们便能够将那些黑色雾气给消解,破阵而出。

  而只有如此,我们方才能够完成绝地反杀、不可能的任务。

  然而就在此时,在人群的后方突然传来一阵喧嚣,接着我听到有人在喊,说蓝姨回来了。我眼皮一跳,顺着间隙看了过去,却见有一个身材并不曼妙的妇人从那边缓缓走了过来,湿漉漉的长发被随意捆在了脑后,身体里仿佛隐藏着千般险恶,红蝎瞧见了这女人,不满地说道:“蓝蛇,我说你怎么回事,竟然将这小子给放了过来?不是叫你拖住他们的么?”

  面对着红蝎的质疑,蓝蛇冷冷笑道:“红蝎,你早先就告诉我,不过是些刚刚出道、乳臭未干的小子,结果你知道我面对的是些什么么?使棍的那个男人他居然是苗疆三十六峒西熊苗寨的人,而你们跟前这个家伙,什么狗屁茅山弟子,他那一身的魔功,你们是瞎了眼么?”

  红蝎浑不在意地说道:“那又怎么样?”

  蓝蛇说道:“那又怎么样?那好,我告诉你为什么我没有拦住他们,你背着师父擅自调来的海人部落,那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瞧见他,连嘶叫的勇气都没有;而依托龙穴岛鬼榕布下的法阵,却给别人一眼看穿,你就派了几个窝囊废给我,让我怎么拦?”

  红蝎脸色凝重起来,又问道:“那你为何会回来得这么晚?”

  蓝蛇说道:“刚才在海上,遇到一个家伙,一直在缠着我,要不是他,我肯定会早点过来给你知晓了。”

  红蝎一愣,眉头皱起道:“能在海里缠着你的家伙,这人是谁?”

  1. 沙发:

    沙发没太大吸引了

  2. 仙水:

    那是因为你太在意了……

  3. 缘分天空:

    天天在等、你造吗?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