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五章 鬼灵束,淡定现身机会出

2014年11月11日 更新

  “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而已,已经被我解决了!”

  蓝蛇浑不在意地说道,然后看向了这边,脸上露出了冷酷的笑容,对着我说道:“嘿,靓仔,看这里,刚才我们照过面,对吧?你别以为我刚才逃脱,是因为怕你,老娘不过是不想跟你们那一帮大部队硬拼而已。正巧,我赶过来了,你也在,那么让老娘陪你玩一玩,看看到底是你这浑身魔气的茅山首徒强势,还是我这个乡下娘们厉害!”

  她越众而出,看着我身边那几个倒下的尸体,脸色立刻变得阴沉了,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地说道:“呵呵,我瞧见了什么,我最喜欢的男宠,王圣男,昨天我们还在一起滚床单,结果现在就给你砍死在了这鬼地方,不错,你又给了我一个杀你的理由——红蝎,你他妈的看好自己这一帮子巫师就好,别多管闲事,他们可是瑶长老最得意的弟子,要是出了差错,我估计你这个领军人就做不久了……”

  红蝎无所谓地笑了笑,说道:“好,他是你的了,我去对付那个耍棍的小子。噢,见鬼,他手上的那根棍子到底是什么来历,看着不像是凡品啊!”

  尽管两人相互看不顺眼,但红蝎似乎对蓝蛇的实力十分信任,带队朝着我身后的努尔扑去,而另外一个主要人物闵公子,则走到了前方去,负责指挥起了闵教大部队对于李副局长等人的围剿工作来。一切似乎都在对手的控制当中,而蓝蛇从湿漉漉的头发里面摸了一会儿,居然掏出了两根一米多长的银色长蛇来。

  这长蛇浑身宛如镀过了一层银白色的金属,一节一节宛如长鞭,而尖端竟然是惟妙惟肖的双蛇头,我甚至能够感受到那蛇头之上的眼球在动,发出绿色的光芒来人,让人感觉浑身直打寒颤。

  蓝蛇的武器如此怪异,让我心中一紧,然而还没有等我多做反应,她便纵身而下,从礁石之上,朝着我这边飞跃下来。

  我收敛起心中的担忧,奋力一剑,朝上而出。

  乾字剑。

  作为防守类的剑法,真武八卦剑唯一的一记杀招,便是此法,这一招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气概,也代表了我对于敌人的态度,然而眼看着饮血寒光剑即将刺入蓝蛇的小腹之中,这娘们却陡然诡异地一扭身,手中的银蛇一抖,那双头蛇居然猛地一下张开了嘴巴,这嘴巴巨大,足以容纳下一个成人的拳头,上面利齿密布,却是一下子就将魔剑剑身给紧紧咬住,不得放松。

  蓝蛇在空中有了借力之后,整个人就宛如一条无骨之蛇,诡异地扭动着,然后朝着我贴身扑来。

  虽说我也有过小擒拿手的修行底子,而且自问近身搏击能力并不弱于旁人,但是蓝蛇此刻的表现,让我心中多少也存在着一些疑虑,晓得此人之所以能够被称之为“蛇”,自然近身绞杀能力要远超出旁人,而且她刚才展露出来的毒蛊手段,倘若拉得太近了,必然就有许多下手的机会,故而并不想与她贴身而战,于是猛然后退数步,与落在地上的蓝蛇拉开了距离。

  两人一拉开距离,我这才瞧见她手中那两条宛如长鞭的银蛇,竟然如同活物一般,紧紧咬住了魔剑的剑身,而另外一条很自然地再次甩飞过来,想朝着我的胳膊搭来。

  这般神奇的武器我倒是第一次瞧见,心想这银蛇或许是蓝蛇费尽心思炼制的邪物,不敢尝试被这玩意给咬一口到底是什么后果,当下也是一边后退,一边将长剑一绞,使得咬在我长剑之上的银蛇给卷起来。

  这银蛇表面一阵金属亮光,看着十分坚硬,但是蓝蛇最终还是不敢让它来尝试我魔剑的锋利,特别是饱饮鲜血之后的魔剑有着一种特别的气势,她当下也是让那蛇嘴松开了剑身,继续尝试着与我贴身缠战。这女人十分凶悍,不但那一对银蛇凶器诡异莫名,而且她脚下的步伐也是诡异莫测,更让人吃惊的是她的身子,柔软得宛若无骨,可以做出任何诡异的动作来,比如将脑袋三百六十度旋转,来避开我的剑锋。

  这样的对手是我第一次看到,不但交手的拼斗变得异常困难,而且心理上还承担了多余的恐惧,就仿佛我并不是和一个人类在战斗,而是仿佛一条冷血的异形生物一般。

  不过尽管如此,面对着蓝蛇咄咄逼人的攻势,我还是施展出了一整套真武八卦剑来,将周身给仿佛得严严实实,不给蓝蛇半分机会。然而就在我用魔剑斩出一片空间之时,我身后的努尔却大声喊叫起来:“志程,别跟那女人纠缠,她是在跟你拖延时间,你看李副局长他们那儿,好像是有点撑不住了……”

  听到努尔这般一提醒,我猛然扭头过去,但见被一大团迷雾给圈住的李副局长一行人,此刻的火力已然变得稀疏,显然是弹药供给不上了,而虽然那些海猴子伤亡惨重,但是剩余者个个都是苦大仇深,跃入迷雾之中,就开始了杀戮之旅来。

  李副局长带队的省局行动处还好,这些都是有修行底子的成员,而那些持枪的战士哪里见过这般凶狠的生物,一旦被近身,立刻就有生命的危险,然而除了这些海猴子之外,那大片大片的黑色迷雾并非只能迷惑住阵中的众人,上面呼啸而过的凶灵有着让人难以想象的戾气,不时俯身而下,朝着落单的人扑去,但凡被扑中,立刻融入其中,钻入脑髓之中去,肆意而为。

  这般的局面,要不是李副局长、张伯以及几个有名有号的高手在支撑,恐怕早就已经溃败了。

  不能拖,拖得越久,敌人便越有可能将我们给耗死在这里。

  想到这儿,我不再保守,手中的长剑猛然一抖,发出了一声清越的鸣镝,接着人似奔马,剑如走龙,从下而上,就仿佛秋天宁静的水中,有一股爆发性的力量冲天而起。此乃“依然秋水长天”,清池宫十三剑招之中与“西江月”并列而为的最强杀招,体现出永恒的宁静以及潜伏的汹涌力量,既矛盾又统一的真义,一经施展,前方一阵剑光滔天而起,将想要与我缠斗的蓝蛇给陡然避开四五米去。

  这一剑,我不求伤人,而是要将蓝蛇给逼开到远处去,好给我去破阵的机会,我几乎是用尽了全力,而蓝蛇也的确不敢硬撼这一凌厉至极的剑势,然而当我收剑前冲之时,礁石之上飞跃下来两人,却是将我的冲势给骤然挡住了,而蓝蛇有再次缠了上来。

  魔剑与银蛇交锋,火光乍现,叮叮当当不绝于耳,好像我刺到了金属之上一般,我晓得这一次突围再一次地被破解了,蓝蛇脸上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分明表示出,要想破阵,便得过她这一关,而在她面前,要么我死,要么她死,没有第三种选择。

  我听到身后努尔在与红蝎奋力的拼斗声,晓得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每一秒中都有可能倒下,也晓得实际上从我和努尔冲出树林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将脑袋别在了裤腰带上,随时都有可能躺倒在这片礁石地上,性命不再,而就在这样的时刻,我唯有极力地将自己那激荡的情绪给收敛起来,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在与蓝蛇的交锋之中,不至于因为心情的缘故,而被她所伤。

  蓝蛇瞧见我脸色严肃得吓人,却反而得意洋洋了起来,带着沙哑的嗓音说道:“怎么样,小子,这种绝望的感觉不错吧,你放心,等你最后坚持不住倒下了,我会用手上这一对宝贝,将你浑身的血肉给一点儿、一点儿地咬下来,让你受尽痛苦而死——唯有如此,才能够弥补黑蚁的死,在我心中留下的伤痛!你就等死吧……噢不,这是什么?”

  就在蓝蛇洋洋得意之时,那灵活得如同眼镜蛇一般的身子陡然一阵凝滞,身体竟然猛地僵硬了起来,从我的这个角度,能够瞧见蓝蛇的脚下突然多出了一双黑乎乎的手,将她的脚踝给紧紧抓住,不让她移动。

  本命鬼灵!

  天啊,是徐淡定!谢天谢地,这个家伙终于出现了,我心中一阵狂喜,二话不说,提着剑就朝着蓝蛇冲去,然而这女人却突然一抖手,那一对银色喷出了一大团粉红色的烟雾来,将她面前给弥漫住。

  我不敢上前,这时却听到徐淡定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大、师兄,我来拖住这女人,你走!”

  我没有看到徐淡定到底在哪儿,但是机会难得,也不再纠结,纵身一跃,跳到了那礁石上面去,但见前方还有数人,而在更远处,一大帮子人则簇拥在闵公子身边。

  好机会,我激动得浑身颤抖,一剑荡开了前面两人的刀兵,顺便将其中一个人的脑袋给划拉下来,接着血劲再次一涌,开启了临仙遣策,飞奔着冲到了那岩石平台之中去,来到了正在疯狂跳大神的六个黑袍巫师跟前来。

  然而就在这一刻,我突然感觉到一阵头晕,像一块木头般栽倒在地。

(今天木有加更,现在估计在电影院陪着佛嫂看电影。
悲催的事情是,佛嫂昨天凌晨已经买好了东西。
呃,欲哭无泪,还得请她看电影。
我不能食言。
祝天底下所有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单身的朋友早日找到女朋友,不行就找蓝朋友吧。
也可以,对不?)

  1. 沙发:

    沙发

  2. 小妖:

    沙发 佛嫂到底给你买了什么东东

  3. 沙发:

    哎熟人呗

  4. 冬天:

    “想到这儿,我不再保守”,艹,都什么时候了,还保守。努尔在拖敌人,陈小哥被敌人拖,这会傻了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