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六章 法阵破,陡然间敌势崩溃

2014年11月12日 更新

  之所以栽倒在地,原因有二,其一便是我这几日频繁作战,临仙遣策实在是用得有点太过于频繁,导致此刻血劲上涌之后,眼睛之中的毛细血管受不了,神经被压迫之后自然的反应;而第二,则是一入阵中,我压力陡增,眼前那触手可及的六位黑袍巫师在瞬间,却变得是那般的遥远,好像蒙上了一层薄雾,一切都宛若天边一般遥远,根本就抓不到他们。

  或许很远,但就在我栽倒于地之时,却感觉一两道劲风从上方袭来,当下也是将血劲收敛,平复身体,然后用魔气洗刷经脉,让自己这种负状态给解除,然后猛然一剑朝上,将这袭击给挡了回去。

  魔剑往上,并没有撞到什么坚硬的物体,我便晓得这两道劲力并非实质,而是一种恍惚虚幻之物,不过此时已然来不及闪避,只有硬着头皮,咬牙撑住,然后将魔气给集中全身,然后施展土盾,硬生生地扛住了这莫名的一击。

  砰!

  一开始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厉害的力量,然而当事到临头之时,却感觉整个身子一阵僵硬,宛如一栋高大的楼房铺天盖地地落了下来,全数砸落在了我的身上,与此同时,有一股威严从九天之上的星云之中垂落,似乎在某一刻扫过了我的灵魂,猛然将我的意志撞击了一下,让我情不自禁地大声惨叫了起来。这一击来得是那般的漫长,我感觉自己仿佛死去了一般,然而就在这时,朦朦胧胧之间,我瞧见了一个黑袍人将头套取了下来,出现在我的跟前,好奇地问道:“这人死了么?”

  这是一个有着姣好面容的女人,脖子特别长,有着白天鹅一般的优雅,这使得她在一瞬间,让我有一种非人的幻觉。

  我死了么?

  当然不会,就在我承受了这巨大力量的那一瞬间,我成功启动了深渊三法之土盾,我师父曾经说过,能够熟练应用这三招量身定制的法门,我也才算是有了独当一面的本事,这话不假,尽管刚才压体而来的力量足以能够将我给碾成碎片,但是我却通过土盾的斗转星移,将大部分的力量都嫁接到了身下的岩石平台之上,而尽管我身体也承受了一部分,但是修炼道心种魔大法全本的我,本来就以强悍的身体为主,更何况泡过了神秘尸液的我,还拥有某种神奇的快速复原能力。

  所以我不但没有死,反而在头疼褪去的那一刻,拥有了暴起反击的能力。

  我默不作声,躺倒在地上,仿佛已经死去了一般,然而握着饮血寒光剑的手,却分外的紧。

  没有人回应这个女人,那些黑袍巫师依旧还在忽远忽近地疯狂起舞着,然而就在那女人准备上前来查看的时候,却有一个苍老的女人吃惊地大喊道:“夏月,你别动。天啊,天啊,我感觉到魔首的力量正在快速消逝,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我周围的那些黑袍巫师终于开始渐渐地停缓过来,似乎有人朝着我这边近了一点,接着粗声粗气的一个男人说道:“瑶长老,你过来看看这些裂纹,刚才你发出了的魔首一指,并没有打在那个小子的身上,而是全部落在了这石台之上了。你看看,我们花费了三牲五畜,还有六个处女之血纹绘的引神祭台,被这一指破坏了大半……”

  听到那男人的指责,苍老女人难以置信地说道:“不可能,不可能的,我刚才那一指,绝对是击中了他的。这不是我的力量,而是魔首在九天之上俯瞰,借助我手完成的,怎么可能落空?”

  她极力争辩着,然而另外那个男人却毫不留情地揭示道:“瑶长老,别自欺欺人了,你看,祭坛被毁,魔首消失,所有的怨灵都无法再次凭空而起,法阵已然难以为继了——一定是刚才的魔首一指,落偏了!”

  听到两人的争辩,我心中狂喜,晓得自己刚才误打误撞,虽说被人直接撂倒在了地上,承受了让人吐血的力量,但是却因为我这土盾的力量引导,使得完成法阵的祭台被毁,此刻那神降之物已然褪去,双方断了联系,那法阵便维持不了多久了。我这边暗喜,而对方却是陷入了难以理解的怪圈来,那个苍老的声音,恐怕也就是此间法阵的主持者瑶长老,而她似乎也耐不住性子,走到了近前来,想要查看仿佛昏死过去的我,以及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就在她附身下来的那一瞬间,装了半天死的我终于暴起而来,只一剑,便将这瑶长老的胳膊斩断。

  瑶长老右手被我卸下来,顿时就大声惊呼起来,并且极力后退,然而我晓得她便是此间法阵最重要的主持者,哪里能够放过她,当下也是一剑屏退左右,然后剑光前引,誓要将此人给斩杀剑下。那瑶长老能够混上这么一个名号,修为自然是不用质疑的,不过这胳膊骤然被斩,立刻体现出了并未如我一般喋血的短板来,慌乱得很,一时间脚步错乱,实力大打折扣,而我则是一口咬住敌人,咬定青山不放松,终于在旁人反应来援之前,一剑将其脑袋给斩了下来。

  尽管饮血寒光剑能够吸收剑下亡魂的许多鲜血,但是脑袋被斩,那喷出的血量实在是有些汹涌,故而场面着实有些状况,我顾不得头上落下来的那温热液体,陡然回剑,将其余五个黑袍人疯狂的进攻给一一拦了下来。

  对方是如此的疯狂,以至于一击得手的我并不能乘胜追击,而是只能步步后退,最开始发声的女人夏月朝着前方带着哭腔地大声喊道:“公子爷,红蝎爷,不好了,我师父被这个狗杂种给砍死了!”

  我刚才展现出了最大的疯狂,此刻也有些力竭,此刻将这法阵给破解了,也不追求杀戮,疾步后退,却见到努尔已经被红蝎逼到了角落,而且好像受了些伤,而礁石地下的徐淡定依旧还在缠战蓝蛇,不过那女人手中的一对银蛇,四个头八双眼,绿幽幽地浮现出来,似乎有着某种魔力一般,徐淡定有些不敌,而前方的闵公子似乎也发现了这边的异状,亲自带人冲了过来。

  法阵被破,然而并不代表我们就安全了,留在此时的我们反而因为陷入敌人巨大的怒火中,而变得离死更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我们来的密林方向突然枪声大作,我举目望去,却见我们的大部队终于赶到了,而张励耘则率领着特勤一组的其他同仁,正朝着这边奋力扑来。

  他们几个人的战力倒是其次,最关键的是牛排长带来的那十几杆枪,这些现代化武器,即便是再有自信的修行者,都是不愿意面对它们的,先前还有海猴子牵扯,他们藏在暗处观战,此刻受到正面进攻,而又没有什么牵制的手段,那边让人心中惶然了起来,而更加让他们恐惧的,是随着法阵被破,在滩涂上面被困的官方高手已然开始着手突围准备了,这情况让暂时接过指挥的闵公子顿时一慌,朝着正在准备对努尔赶尽杀绝的红蝎喊道:“大师兄,这可怎么办?”

  红蝎能够统领这么多人,自然也是杀伐果断之辈,瞧见局势不利,却也不再犹豫,而是朝着周围奋力大喊道:“撤退,我们在外海集合!”

  此言说罢,他便准备扭头逃离,然而就在这时,被他与一众手下压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努尔陡然将将腰杆儿一直,然后费力地将手中的棍子朝天举起,一声闷雷般地大喝道:“想跑,没有那么容易!”

  努尔举棍,连撩带崩,将两个想要将他给斩杀刀下的家伙给荡开,接着朝天而举,在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他将赶神杀威棍陡然砸落而下,那棍子之上,便有一种天雷轰击、山岳倒塌的恐怖气势扬起,陡然涌出了一大团的黑色罡气,又在一瞬间幻化成形,变成了一条巨大翼蛇,张大嘴巴,朝着红蝎横扑而来。

  朝天一棍,翼蛇生。

  这是赶神杀威棍中禁锢的器灵,也是最负杀伤力的一招,红蝎本来以为这个巫门棍郎已经气息奄奄,不堪一战,却不料努尔竟然还藏着这么一招杀手锏,猝不及防之下,唯有将手中那一根五彩斑斓的骨鞭护住跟前,接着被那翼蛇器灵给撞得飞起,朝着滩涂那边跌落而去。红蝎这边受挫,闵公子便安定不下来了,再也顾及不了宛如眼中钉的我,而是朝着身边那些手下大声喊道:“退,撤退!”

  闵公子一边招呼,一边从礁石之上飞跃而起,朝着海边退去,然而没有走到一半路程,却发现前面有一个人拦住了他。

  这人便是手持血淋长剑的我。

  瞧见杀气腾腾的我,闵公子脚步骤然一收,色厉内荏地大声喊道:“给我让开,你是想找死么?”

  我脸沉如水,平静地说道:“闵鹄,打了人就想跑,你以为这世间当真就没有王法了么?以前你倘若有这种感觉,那么我告诉你,此时此刻,我,就是王法!”

  1. 沙发:

    沙发没人要了

  2. 肥虫子:

    大魔头

  3. 大妖:

    我也来了

  4. 桃花十三:

    。。。关键是。。没妹子 几个老爷们在这来来往往的。。

  5. 仙水:

    本来想攒点再看,实在忍不住,一来一去时间都被磨完了

  6. 程序员:

    一哥们去女网友空间闲逛。突然发现一相册需要密码,相册名为“我的裸照”,密码提问是“叫声妈就给你看”。这丫立马猥琐地敲了个“妈”字,还真的通过了。打开一刹那,哥们泪流满面,里面就一个大大的字“乖”!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