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七章 杀人剑,饮血寒光自杀人

2014年11月12日 更新

  我们追踪了千里万里,终于将这几个罪魁祸首给抓到,哪里能够容他们再次逃脱?

  红蝎、蓝蛇与黑蚁,这三人自不必说,那都是闵教最为骨干的成员,而闵公子则是闵教之中的继承人,除去已死的黑蚁不说,将这仨人给留在这儿,那么我们的案子也算是了结一大半了,至于那神秘无踪的闵魔,我们也没有信心能够将其拿下。所以如此说来,那些小杂鱼都可以逃开,而主谋,我便是死,也要将其拿下。

  听到我冷若冰霜一般的话语,闵公子的瞳孔骤然收缩,凝聚了起来,然后磨着牙齿,对我狠狠地说道:“姓陈的,你知道我为何能够成为邪灵四大公子之一么?”

  我紧紧握着饮血寒光剑,感觉到这柄凶兵在饱饮这么多鲜血之后,竟然有一种呼之欲出的凶性,仿佛反过来能够影响到我一般,然而我却并没有控制这种情绪,因为我从这种凶厉之中感受到了一种力量,而这种力量则正是我所需要的,我倘若想要留下闵公子,就必须借助这样的力量,但我依旧需要时间,一边急喘气,一边对着闵公子说道:“愿闻其详!”

  闵公子倒提着鱼骨剑,带着身边五六个护身高手,一步一步上前,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从出生起,就是喝着海狼的奶长大的,我三岁就浸泡在血池之中,六岁这样天真烂漫的年纪,便被我那死鬼老爹逼着开始杀人,你能够想象么,当六岁的我从对方那血淋淋的脑袋里面拔出刀子来,看着刀刃上面挂着黏稠脑浆的时候,会是什么心情么?是的,我之所以强大,并不是因为我是闵鸿的儿子,而是因为我自小,便受尽了苦难,我注定就能够成为强者,成为将一切给践踏在脚下的人……”

  说完自己的告白,闵公子扬起了手中的鱼骨剑,平静前指道:“所以,没有人,能够拦在我面前,包括我父亲!”

  闵公子一声令下,围绕在他身边的护卫高手立刻疾冲而来,这些家伙尽管没有如闵教三雄一般的身手和修为,但是能够被挑选出来保护他的,那可都是有名有号的家伙,单个拎出来,恐怕跟张世界他们几个也只相差一线。不过瞧见这些家伙冲到跟前来,我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无喜无悲,整个人的心灵都沉浸到了那微微散发着血色红光的饮血寒光剑上面。

  我感觉上面似乎有一种力量在驱使着我,告诉我,它的剑刃,需要饮血。

  它渴望死亡,钟爱毁灭,希望能够将眼前的一切敌人都给斩落于剑下,让胜利的荣耀停留在那璀璨剑光之中。

  人来,一剑划过。

  与第一位敌人的交手在一瞬间就结束了,我们两人错肩而过,我站着,而他则倒下了。在倒下之前,这人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手中的骨锥,以及我这把散发这冉冉血气红光的古怪长剑。其实我并不能够将其瞬间斩杀的,毕竟像他这种程度的高手,在双方身子发动的一瞬间,从眼神的落点到肩肘的移动,都能够用第六感预判出攻击的方向,将其拦截的。

  事实上我的剑势的确是被他的骨锥给拦住了,他的那骨锥似乎是从某种大型动物的身上取下来炼制的,好像还有着许多用处,然而一切都在交手的一瞬间变得没有意义了,真正致命的杀招并不在我,而是在于饮血寒光剑之上。

  在两者即将交击的那一刹那,这魔剑仿佛自己活过来了一般,朝着旁边稍微偏离可几分,接着避开了那骨锥的反向,剑刃顺利地挑开了他的胸膛,接着切割出了一个偌大的血口子来。

  魔剑附在上面,就像饥渴难耐的生物,猛然吸着鲜血,而在转瞬之间又锋利,一剑捅穿了此人的身子。

  就像烫热了的刀子切奶油一般轻松。

  我自己都有点儿惊呆了,然而随之而来的攻击却将我的注意力给分散,我手持着魔剑开始与超过七名的修行者交手,这其中还包括像闵公子这般声名在外的人物,然而那魔剑仿佛想要教会我如何用剑一般,在它的带动下,我整个人就好像没有了重量一般,那剑刃从纷繁的攻击之中挣脱出来,总是能够出其不意地解决问题,简洁明了,比之我在茅山之上所学的剑法来说,它完全就是一种杀人技。

  化繁为简,任何的一个动作都没有什么花哨,也不会浪费一丝气力,格挡便是格挡,刺人便是刺人,反击便是反击,这种感觉简直就像是某种精密的程序一般,而与我使用临仙遣策,驱动右眼之上的神秘符文,所获的那种感觉,是另外的一个极端。

  不过即便如此,却非常有效,刚刚还因为脱力而晕倒在岩石平台之上的我,竟然能够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之下还显得游刃有余,那些闵教门徒在撤退的时候,都下意识地朝着自家头目的身边聚集起来,这使得我周围几乎围上了十多个不同层次的高手,而那闵公子似乎有让这些人缠住我,自己却独自逃离的想法,但是我却凭着一把长剑,将他给死死地缠在了这里。

  闵公子瞧见我手中这魔气大盛的饮血寒光剑,两眼冒光,整个人变得无比的愤怒,大声喊道:“姓陈的,你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那好,老子陪你玩!”

  这话儿说出口,他便真的不再逃离,而是凭着手中的那把鱼骨剑,与我激烈相斗起来。

  我手中的饮血寒光剑十分恐怖,然而闵公子手上这般却也来历非凡,我这剑法势大力沉,等闲之物,被我猛力一斩,那边有折断的危险,而闵公子的鱼骨剑却坚硬无比,铿然作响之中,竟然有一种精金钢铁的质感,而当他一旦认真起来,在那上面还附着了宛若鲸鱼一般的澎湃力量,这使得我在与闵公子的交锋之中,并不占上风。

  毕竟此刻的我,到底还是孤军奋战,而闵公子一旦落下来决心,却也是步步生威,执意将我给围杀于此。

  在明白我暂时不能擒杀闵公子之后,我开始朝着缠我最凶的那些家伙下手,这样凶险的战斗,已经不存在留不留手的问题了,但凡思想开一点儿小差,那便只有死亡一途可走,我依旧凶悍,不过主攻的方向却不再是闵公子,而是旁边的人,几个回合之后,又有两人躺倒在地,捂着自动倒卷的伤口,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显然是已经没有了气息。

  我借助着饮血寒光剑本身的凶性步步为营,却是将这宝贵的时间给拖延于此,这时这群对手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怒吼,我从人群的间隙望了过去,竟然是破阵而出的张伯,此刻的他上身赤裸,露出了南方人罕见的黑色胸毛,上面挂满了肉屑,整个人被鲜血给浸染,而他手中的那根拐杖,则第一时间砸飞了一个家伙。

  当那人落下来的时候,半边脑袋都已经飞开了去。

  张晓涛张伯,我多日没有见过他认真出手了,却不曾想到竟然宛如一头放出了牢笼的饥虎,一双眼睛散发出狰狞的红光,在将阻拦的几人给以最暴烈的方式给击杀之后,他目光巡视一番,锁定了闵公子,怒吼一声,朝着闵公子冲来。闵公子刚才与我相斗,已然有些心慌,而瞧见势若猛虎的张伯,恨恨地骂了一句话:“我艹,这是什么鬼东西?”

  话音未落,他便朝着张伯的反方向逃去。

  这一片石礁的地形异常复杂,高低错落,视线受阻,闵公子真的不顾旁人,而只想要自己逃离的话,那就真的很难留住他了,而我的异兽八卦旗并不能无限制的使用,却也不得不咬着牙,纵身一跃,跳到了闵公子逃离的前方,猛然一剑,将他给留在这儿。

  狗急跳墙,更何况是邪灵四大公子之一,闵公子二话不说,左手扬扇,朝着我扇来一股阴风,而待我身体僵直的一瞬间,右手鱼骨剑顺势而来。

  此刻的我出剑已然不利,又来不及封挡,只有将牙齿咬紧不退反进,猛然上前,一把将闵公子给抱在一起,接着被他给重重扑倒在地。

  “滚开啊,滚开!”闵公子疯狂地喊道,用脑门过来撞我,我被他刚才那一股阴风给扇到,半边身子给冻得僵直,气血淤积,动弹不得,结果给他这么一下又一下地撞击,感觉天昏地暗,头昏眼花,几乎就要晕死过去,下意识地用双手护住脸,然而闵公子疯狂的撞击持续了十几下,却突然变缓了,到最后的时候,竟然停止下来。

  我浑身疼痛,恶心得难受,这时听到张伯在我头顶的礁石上面不确定地问道:“小陈组长,你没事么?”

  我感觉闵公子的身体异常沉重,聚集了些气力,将他给猛然推开,勉强站起来,却发现他的背上,赫然插着一把长剑。

  这剑是我的剑,但是却不是我杀了他。

  是饮血寒光剑,在我意识丧失的那一刻,自己杀了他。

  1. 沙发:

    沙发哎

  2. 沙发:

    地下的人们呢

  3. 萧克明:

    大师兄又多了一个加成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