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九章 闵魔出,斗笠老头渔船立

2014年11月13日 更新

  听到这喊声的时候,我一开始只是感觉太过荒唐,毕竟我认识李浩然的时间颇久,而且还并肩作过战,这李副局长的本事和手段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他师出名门正朔,从当年金陵县局的局长一路升迁到了南方省副局,所凭的并非龙虎山,而是自己一步一步结实走过来的,这样的家伙都是宗教局最根本的根基,也是足以应付许多场面的重要人物,他被挟持了,这可不就是个笑话么?

  然而我突然想起来,刚才的一番拼斗过程中,张伯前来救援,展露凶威,但我却并没有瞧见李副局长,本以为他在人群中指挥,但是此刻迷雾渐散,却依旧瞧不见他的人影。

  难道,他果真如别人所说,被人给制住了?

  到底是谁,竟然有这本事?

  这边大局已定,我顾不得手下对红蝎的后续行动,而是纵身朝着滩涂边缘的人群冲了过去,在那儿战斗依旧还在继续,除了省局行动处的一众同志之外,我还瞧见了张世界和赵中华两人,想必是赵中华将人引走,让援兵袭击之后,瞧见这边力弱,过来补充的。

  这两人都是我手下的干将,面对着凶猛的海猴子,他们也是不甘示弱,手上虎虎生风,却是配合着省局的同志将战局给稳定住。

  我急于确定李副局长的消息,却也懒得跟这些炮灰一般的海猴子纠缠,于是将魔气鼓荡于丹田之中,内劲外发,双手开始快速结起符咒来,到了跟前,猛然前推。

  【深渊三法,魔威】!

  磅礴的魔气从我身体里喷出,这是模仿阿普陀这种深渊魔王的气息,哪怕这是一点点,都不是这些海猴子所能够比拟的,这些行动更多依托于本能而为的家伙凶则凶矣,但是大多没有什么脑子,一感受到这种恐怖的气息,立刻本能地畏惧,接着慌不择路,转身朝着海那边逃去。

  我这魔威一震,倒是将大部分的海猴子给赶回了海里,我看着这些家伙密密麻麻的尸体,朝着稍微松了一口气的人群问道:“李副局长在哪儿呢?”

  刚才发出惊呼声的那个人站了出来,急切地指着海面上,朝着我喊道:“陈组长,在哪儿,刚才从海上赶来一个人,逆势而上,李局被他给诱出,结果两人相斗几个回合,就被那人使用手段给放倒了。你看,在那儿……陈组长,救救李局啊!”

  我看清楚了这人,国字脸,额头有一道疤痕,他是李副局长身边的亲信,也是有龙虎山背景的高手,是他的话,那就应该不可能撒谎的。

  我快步越过了堆积成山了的海猴子尸堆,极目远眺,却见黑乎乎的海上,竟然出现了一叶扁舟,上面负手站着几个人,最前面的便是双手给扣住的李副局长,他身后有一个精壮少年,紧紧勒住了李副局长的脖子,一把尖刀比在胸口,随时都能够捅入其中,而在他们的背后,则有一个负手而立的老头,戴着斗笠,看不清模样,但是却给人以极为恐怖庄严的感觉。

  滩涂之上有一块三米高的礁石,我纵身一跃,跳了上去,雄踞其间,扬声说道:“对面的朋友,闵教已然分崩离析,三位贼头皆以束手就擒,而海上的支援马上就要到来,请你不要在负隅顽抗了。交出李浩然,大家还有合谈的希望,要不然,我们可就不是这么说话了!”

  闵公子既死,此间首领蓝蛇、红蝎相继被制服,我不由得也有些飘飘然起来,语气口吻也颇为托大,然而听到我这般的话语,那个戴着斗笠的老者将头抬了起来,斗笠脱下,露出一头白发来,脸上不怒自威,平静地说道:“我都还没死,闵教怎么就分崩离析了?”

  这声音初听平静,然而当第一句话结束的时候,整个空间便传来滚滚雷音,将他的话给无限放大,震耳欲聋,让人觉得仿佛就在耳边一般,而那些还在逃散的闵教门徒听到这话,顿时就是一阵激动,口中高声喊道:“大掌教来了,大掌教来了!”

  大掌教?

  那就是神秘莫测的闵魔咯?我心中一紧,眯着眼睛瞧过去,却见此人相貌并无什么过人之处,长得与奶油小生闵公子有着千差万别,反而就像是海边渔村捕鱼的老头一般,不过正如刚才我瞧的第一眼所讲,这就是一个让人看了心脏猛然一顿的人物。心脏收缩,那是生物对于强者天然畏惧的效果,这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从来都不是骗人的,若是如此,那么这个家伙可能十分厉害,或许场中,无一人可以阻拦。

  而就是现在,刚刚被几个人给生生压住,被制服了的红蝎也给努尔提到了我的身边来,这男人瞧见海上扁舟,竟然不顾旁人的阻拦,拼死跪在了地上,大声哭喊道:“师父,弟子无能,害得我闵教损失惨重,求师父责罚!”

  他跪得是如此坚决,张良馗、张良旭两个大汉都有点拿不住他,而那渔船上面的老者则显得平静许多,瞧着黑暗中奔逃的一众教徒,平静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这事儿的责任,其实都怪我,要不是这些年来发展得太顺了,你们那里会有这般骄纵的心思?民不与官斗,我听到前一桩事情,便觉得不妥,只可惜人在台湾,来不及提醒,而后接到线报,匆匆赶来,却不料以你们的能力,都还搞得兵败如山倒,实在是出乎意料——这么说,你们就是败于礁石上面这个年轻人手上咯?”

  我感受到闵魔向我投来注视的目光,整理衣冠,抱拳说道:“晚辈陈志程,现任宗教局二司行动处特勤一组组长,见过闵魔前辈!”

  “陈志程?”

  老头也走到了小舟前端来,与李副局长并肩而立,思考了一番,然后说道:“哦,我想起来了,这名字我曾经听天王左使谈及过,说以你的资质,最适合修习邪灵秘典,倘若能够将你招揽,说不定我邪灵教就能够有中兴的希望——不过好像他没有争过茅山的掌教真人陶晋鸿,最后你是归了茅山,对吧?”

  人的名,树的影,不管是出于拖延时间的需要,还是对这种江湖成名已久人物的尊重,我都得表现得规规矩矩,当下也是拱手说道:“对,陶晋鸿便是我的师父。”

  闵魔沉吟一番道:“果然,陶晋鸿的弟子,便是这般的名不虚传。其实我一直不太喜欢隔壁老王,他这个人心胸太广了,一直觉得要像沈老总一样,心怀天下,弄些名门正派的作风,要我说,像你这般的人才若是不为我所用,那就趁早将你给弄死了,岂不是省了很多事儿?我闵教此刻,也不会承受这么大的损失了。唉,这就是我一直不能认同他的原因,不过新来的那一位,倒是不错……”

  他喃喃自语,而我则不以为然地说道:“王新鉴王公,虽说双方的立场对立,但是却十分为我所尊重的,而今日之事,没了我,还有别人——若为恶,必将付出代价,这便是道,大势不可挡。”

  闵魔冷声哼道:“那是你的道,不是我的;好了,小子,跟你聊了半天闲话,我们还是来谈一谈正事吧?你看,这个什么李局,你们这边的领导吧,让我们来谈一谈的他的生死,你觉得好不好?”

  我眉头一跳,将心思给收敛起来,左右一看,瞧见身边围了二十多人,一部分是特勤一组的人员,还有一部分则是李局的一干手下。

  瞧见这些人,我心中稍安,扬眉说道:“你说,我听。”

  闵魔伸出手来,他的手宛如枯藤鸟爪,指甲又黑又长,一把掐住了李局的脖子,然后淡然说道:“他应该是个重要人物吧,这样吧,天色也已经不早了,大家忙碌一夜,也有些累了,我们来做一个交易——我放了这人,而你们则将我闵教一众兄弟姐妹都给放了,大家两清,各回各家,你看可好?”

  这老头话语平淡客气,然而却是狮子大开口,竟然想凭着李副局长一人的性命,就要带着一众闵教门徒突围,着实是让人诧异,我心中不以为然,不过却也晓得李副局长在这儿的地位,我若是断然否决,只怕会不得人心。然而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受制于人的李副局长突然扬声大喊道:“志程,莫要听他漫天要价,你若照他所说的做了,我们这两个月来的努力就全部泡汤了,十四人的血债也都落空了!我命令……”

  李局的骤然发声解脱了我的尴尬,尽管他很快就被制住,再不能言,我也有了立场,对闵魔扬声说道:“这事儿太大,我也做不了主,不过相比一堆人,我倒是觉得我们可以一人换一人,你觉得呢?”

  闵魔眼睛眯了起来,瞧向了红蝎道:“他们这些小子,独断专行,擅自行动,犯了滔天大错,我要了何用?”

  我没想到闵魔竟然如此绝情,心思一转,然后说道:“也对,这些徒弟,死了也就死了,再教便是;不过闵鹄呢,他可是你的骨血,你当真也不要了?”

  1. 桃花十三:

    沙发。。。。。。。。。。。。。

  2. 小妖:

    沙发

  3. 肥虫子:

    开战吧,看还有那些十大出现,搞不好连老陶也要来了

    • 萧克明:

      肥虫子,你回来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