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一章 大掌教,一人单挑大部队

2014年11月13日 更新

  我刚才接到了李副局长,便头也不回地拉着他奋力回游,其一是怕闵魔突然翻脸来袭,其二则是害怕努尔装在小船上面的手段太过于激烈,殃及池鱼。事实上努尔与我认识颇久,我刚才一说话,他便能够明白我找船的意图是什么,而我们虽然没有闵魔使用阴雷神符这般高级而奢侈的玩意,但是安上一两个炸弹之类的,倒不是什么难事,所以那小船骤然炸开的一瞬间,我倒也没有什么意外。

  我没有预料到闵魔隔得有百米开外的距离,居然这么快就赶到了现场,当下朝着岸边看去,却见我们此处距离岸上还有七八十米的距离,而李副局长显然在刚才与闵魔的交手中受了十分严重的伤,刚才的潜泳以及阴雷神符的爆炸,使得此刻的他已然有进气没出气了,指望他能够自己游回去,这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而有了李副局长这么一个负担,我根本就没办法在拖着他往回赶的时候,还能够兼顾到随时可能过来的袭击。

  情况十分严重,所以在爆炸响起的一瞬间,我猛地咬了一下舌尖,让疼痛将我全身的劲力给激发出来,托着李副局长的身体,拼命往着回路划。大概有了二十来米,便感觉到身下有好几人在游动,我唯有一只手将李副局长给拽着,不让他沉落水底,而另外一只手则拔出了小宝剑,小心防备着往回游。刚刚出了几米,我便感觉到身下有一个家伙从右边袭来,手中却是一把锋利的分水刺,充满杀机地刺来。

  这人想要趁着我自顾不暇之机,捡一个大便宜,却没想到他的对手并不是一头束手无策的小绵羊,而是大凶狼,就在那分水刺即将突破我小腹之中的时候,我一直藏在水面上的右手骤然发动,从上往下,突破了那水的阻力,一下将这人攻击的手腕给斩断了去。

  连握着分水刺的手都给斩断,那利器自然就没有什么杀伤力了,我感觉水中有气泡不断朝着上面涌去,晓得这个人是因为剧痛而大声呼叫了出来,当下也是顺势向前,一剑抹开了他的喉咙,接着再次一个潜泳,准备逃脱周遭之人的围攻。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在我的周围有超过七人的闵教门徒,个个手上都拿着专门用于水战的兵器,而我想象中在小船上面被炸成重伤的闵魔却踩着一块碎木板,出现在了我身后的十米处,用一种几乎疯狂的声音怒喊道:“你们都别动手,这个家伙,我要亲自杀了他!”

  此刻的闵魔浑身漆黑,衣服也破破烂烂的,我没有瞧到伤口,但是在刚才的爆炸中,他并非是没有受到伤害。

  听到闵魔的吩咐,围着我们的这些人不再冒险先前,不过却将阵势给卡得更死,不让我们有逃脱的机会,而在岸边这里,我们的人已经找到了两艘小船,正奋力地想要划过来搭救我们。我在一瞬间,感受到了闵魔的强大,以及一种发自内心的绝望,当下也是朝着岸上大声喊道:“不要过来,列阵防备,不要管我们了……”

  闵魔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来,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倒是知道爱惜羽毛,不过不管怎么说,我告诉过你,你死定了,而我现在将实践我的诺言!”

  他捏了捏拳头,发出喀喀的响声,然而就在这时,围在我们前方的两人,脸上突然露出了一种极度惊恐的表情来,接着相继发出了凄厉至极的叫声,浮在水面上的人便朝着水下骤然一沉,而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便感觉身子骤然一紧,有一股力量将我给抓住,朝着水下沉去。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然在水中潜行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我左手紧紧抓着李副局长,而右手则握着小宝剑,正在犹豫着是否要给控制我的这东西来上一剑,结果脚尖处突然蹬到了沙地。

  天啊,到底是谁在闵魔的眼皮子底下,将我给救了出来?

  我满腹疑问,结果身后有一只手在将我猛地往前推,几秒钟之后,那海水已然只有我腰间那么高,这时我方才听到闵魔他疯狂至极地怒吼:“布鱼,我就知道是你!早知道如此,我就应该在杀了癫道人之后,将你也给斩草除根的!”

  这时我才发现在帮助我们逃脱的人,竟然是刚才被我们队伍误伤的光头怪人。

  这个家伙刚才还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此刻却陡然出现,将我和李副局长给救到了海岸便来,而在滩涂之上,努尔等人瞧见了我们,奋力飞奔而来。在瞧见我们这边的接应人马之后,那光头怪人猛然回头,朝着踏浪飞奔而来的闵魔大声吼道:“不要虚伪地表达自己仁慈,你当时只不过是不想脏了自己的衣裳而已。你这个魔头,你杀了我师父,我要让你一辈子都后悔这件事情,因为你多了我这么一个敌人!”

  努尔此时已经带着张世界冲到了我的跟前来,我将李副局长交到了他们的手上,让他们快点离开,这时张励耘也赶了过来,他手上持着的,却正是我为了取信闵魔而插在沙地上面的饮血寒光剑。

  这剑在张励耘手上不停地晃动,张励耘一脸惊恐地朝着我喊道:“陈老大,你的剑,比震动棒还要厉害啊,你快接着。”

  他仿佛坚持不住了一般,将魔剑朝着我抛来,那剑身一阵颤动,发出了欢呼一般的鸣镝来,落入我手中手中之后,终于变得宁静,就好像云雨之后的女人。而就在我刚刚握住了魔剑之时,那闵魔竟然踏着一块破木板就冲到了跟前来,朝着坏了他好事的光头怪人一掌击来,口中大喊道:“我不会后悔了,因为你马上就要下到幽府,去见你那个脑子进水的死鬼师父去了!”

  踏浪而来的闵魔似一头奔牛,猛然冲来,我本以为这个光头怪人必然也是一名不错的高手,就算不能闪开,也能够将其顶住,却没想到他刚刚要伸出一掌,结果身子一僵,整个人就朝着后方飞跌而去。

  呃,这么弱?他真的是刚才将我和李副局长从水中救出来的那人么?

  一瞬间的疑惑之后,我终于想起来了,他之所以如此,恐怕还是因为刚才被我们的人给误伤的缘故,也难为他居然顶着这么重的伤势过来救我们。想到这里,我心中突然升腾起一种浓烈的情绪来,看到那闵魔冷笑着朝我也一掌击来,也没有再多使剑招,而是将魔剑的剑脊平拍,让他击打在上面,而我则随着这一股力量朝着后面的滩涂飞去。

  我在空中,快得几乎不能睁眼,当我砸落在地上的时候,好几人跑过来将我给接了住,旁边有人高声下令道:“射击,朝那个家伙射击!”

  一声令下,所有还有子弹的战士立刻朝着扑来的闵魔倾泻子弹过去,然而此刻的闵魔却已然将自己的力量攀升到了极为恐怖的境界,整个人在一瞬间竟然化作了幻影,就连子弹都难以捕捉到他的踪迹。瞧见闵魔这般冲来,张伯突然发了狂,怒声吼道:“你这狗贼,还我儿子命来!”

  张伯挺身而出,将宛如一缕烟云的闵魔给拦了下来,两人交手,但听一声宛如雷云一般的爆响,张伯一连退了七八步,而闵魔却只是摇晃了一下身子。

  不过就是这么一停滞,却给了旁人抽身上前的时间,提着饮血寒光剑的我、赶神杀威棍的努尔,缠身软剑张励耘,以及特勤一组场中所有能够站着的人,都挡在了闵魔跟前来,除此之外,省局行动处的一帮人也结阵以待。瞧见这般的阵势,闵魔的瞳孔收缩了一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可笑啊,老子一辈子隐忍,不主张跟官斗,结果唯一的儿子却死在了官的手上,也罢,也罢,老子这回就大开杀戒算了!”

  此言方罢,闵魔携着一身恐怖的气势冲来。

  此人当真不愧是闵教魁首,一身业技简直已入造化,两对肉掌上下翻飞,竟然在人群中也能够飞速走移,遇到强的,那便弃之,但倘若是稍弱有些,他便直接一掌击飞,破开了阵势。

  闵魔将我们的大部队给撕得破洞百出,每一秒都在有人在惨呼,几个回合之后,便会有人被这个魔头给揪出来,手从对方的脑袋上面轻轻拂过,接着就是五个血淋淋的孔洞,简直就是杀人如草芥,让人有一种腿肚子都在颤抖的恐惧。

  一人,闵魔仅仅凭借着一人,便将整个宗教局的大部队给弄得七零八散,尽管这是在我们大战之后最脆弱的时候,也足以让这个男人为之骄傲了。

  我手持着魔剑,不断地跳到闵魔的身前来抵挡,拼命支援,然而闵魔刚才似乎非我必杀,但此刻对我却根本就不理睬,看着同伴一个又一个地倒下,我心急如焚,然而就在此时,一粒珠子打在了闵魔跟前,将他宛如鬼魅的身形给阻挡几分,接着从林中传来一声悠远的长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1. 沙发:

    沙发

  2. 沙发:

    又是谁来了牛了X了

  3. 萧克明:

    小佛你写震动棒真的好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