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二章 俞东彪,福建龙岩天宫山

2014年11月14日 更新

  激烈的战斗之中,闵魔飞速游走,专门挑软柿子捏,这老家伙的实力明显要比我们众人都高出一大截,即便是张伯,跟他也有许多差距,而作为特勤一组的主要战力,我、努尔和徐淡定都在刚才的大战中耗损过重,有些勉力,故而一时之间没法稳住局面,却没料到这密林突然飞出一道珠子,击打在了闵魔的身前,竟然能够将他的身子给挡住,而且一身佛号出来,着实让人惊异万分。

  我们是略微带着一种惊喜,而闵魔则惊疑不定了起来,双方骤然停住,余光都下意识地朝着林中的黑暗处望去。

  这时有一个穿着朴素灰色僧袍的老和尚缓缓走了出来,他手中拄着唐僧取经的那种禅杖,一脸浓密的大胡子,将下半张脸给遮得严实,身体也极为壮实,看不出年岁,或许正值壮年,或者已经年华花甲,总是他身上的气场十分奇怪,仿佛有千般可能,而在他的身后,则有冉冉的佛光浮现,将空间给扭曲,让人看不到他身后的世界。

  这和尚一步一步地走到我们跟前来,滩涂跟小树林相隔足有两百米,而他却仅仅只是寻常走路,结果却没几步就到了,仿佛距离在他的脚下变得如此之短,我心中震撼,想起了我师父曾经教过我的,道家有缩地成寸,而佛家自有六大神通,而这便是神足通,能日行千里。

  想必这便是神足通了吧,有这样神通的人,他已然掌握了这世间一些最基本的规则,故而能够剥去表面上的东西,达成目的。

  简单来说,此人必然是一位大人物,成名已久的宿老高人。

  果不其然,那老和尚走到跟前来,左右一瞧,却对张伯施了一礼,然后说道:“张晓涛同志,对吧,贫僧是来自福建龙岩天宫山圆通禅寺的俞东彪,受南方省宗教事务局所托,过来与你们相帮的。来得有些晚,还请见谅。”

  俞东彪?

  我两眼一瞪,果然是一位大人物,这个说起自己俗名的老和尚法号明通,不过无论是他自己,还是世人更愿意叫他东彪禅师,当初朝中定榜,天下正道十大高手之中,便有此人的一席之地,由此便能够瞧出他的修为到底有多高。听到来了这么一个强援,张伯自然是激动不已,寒暄几句,东彪禅师便不再聊天,而是回过头来,对着眯着眼的闵魔说道:“这位居士,可是邪灵十二魔星之中的闵鸿?”

  闵魔酣战许久,浑身血浆附体,显示出了强大的凶戾之气,面对着这赶来的正道高手,他却夷然不惧,冷声笑道:“正是某家。怎么,你们这狗屁正道关起门来排排坐、吃果果,便觉得天下间就真的只有你们这十人的位置了,我倒是不信,不然咱们来过两手?”

  面对着闵魔的挑衅,外表比闵魔还要凶悍的大胡子和尚却表现得甚为平淡,右手执禅杖,左手摸佛珠,脸上不喜不悲地说道:“居士说得甚对,所谓天下十大,评选着实偏颇,别的不说,光我佛门之中,悬空寺有几位,少林后山达摩洞有几位,东海蓬莱有几位,藏边的宫寺也有那么几位,实力皆在贫僧之上,只因不世出,结果都不在此列,着实狭隘。”

  天下十大,这个让一字剑甘之若饴、卫之如性命的名誉,他竟然一点儿也不在乎,而且还说评选之人有失偏颇,这样的态度着实让人惊异,而东彪禅师却对着闵魔说道:“与之不同,邪灵十二魔星,则个个都是真本事给打出来的,当年群星璀璨的年代,邪灵十二魔星汇聚,天下莫有能与之敌者,如此说来,倒是你们货真价实一些;而闵魔又是十二魔星中名列前茅者,邪道巨擎,的确有底气说这话。”

  听到身为天下十大中人的这般言语,刚刚承担丧子之痛的闵魔脸色方才好了一些,哼声说道:“这说的才是人话。”

  然而他还没有高兴完,那一脸大胡子的东彪禅师则再次说道:“不过即便如此,但是既然已入局中,不能超脱于物外,那么贫僧便对居士这般的恶行也不能视若无睹了——往日的闵教,乃穷苦的水上人家团结一起,抵抗过重的税费,以及残酷的天灾,让人同情,而今时今日的你们却凭借着一身水上的活计倒卖恶魔之物,随意杀害国家公职人员,此等行为,不容再演。接招吧!”

  那东彪禅师实在可爱,动手之前,先说一番道理,接着趁其不意,手中的那禅杖便如推山倒,猛然朝着闵魔砸来。

  自从东彪禅师出现之时起,闵魔就一直全神戒备着,所以当这边骤然而发,他倒也没有太多的惊讶,而是陡然朝后退去,避开了这沉重一击,接着他也起了凶性,狂声怒吼道:“好你个天下十大,老子本来不想找你们这些人模狗样的家伙麻烦,如今倒是要试一试,看看你们这些玩意,到底有多少斤两!”

  如此一说,他朝后退了三步,双手作了一个很古怪的印法,接着仿佛有一股力量从天而降,附着在了他的身上去。

  这过程似缓实快,几秒钟之后,他的身后竟然浮现出了一个三头六臂的恶鬼之相来,那东西足有一丈多高,每个头上都有不同光华的眼睛,红、蓝、绿,三色不停变换,宛如走马灯一般,而那六臂则各有武器,或者剑,或者环,或者长矛剑戟,皆是凶厉之物,这使得闵魔此人虽然徒手而立,却有一种宛如刺猬的棘手感。

  我身边的张励耘想上前去相帮,结果被我和努尔给一手抓住了,他低声说道:“怎么,咱们不去帮忙么?”

  努尔苦笑道:“像他们这个级别的战斗,咱们过去,唯有殃及池鱼而已。”而我则安慰他,说我们这会儿相帮,不过都是锦上添花而已,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你好好回气,一会儿雪中送炭,方显真本事。我们在这边说着,却没想到东彪禅师瞧见闵魔露出了法身来,惊诧地一声大喊道:“波诺?”

  闵魔一愣,寒声说道:“你竟然认识波诺?”

  东彪禅师这回的脸色倒是严肃很多,沉声说道:“多手怪波诺,只要熟读佛经,我自然认得,不过我没想到闵教上承明教,崇尚拜火令的教徒,居然有这法身。”此言方罢,东彪禅师将手中的那一串佛珠给掐断,手中一大堆的佛珠子,个个散发出多年精修的佛气,带着呼啸之上,朝着闵魔身后的法相掷去。

  东彪禅师一出手,立刻展现出了大家气度来,那佛珠飞于空中,便有无数佛陀吟唱,天地之间尽是妙音,而那闵魔却也不甘示弱,身后的波诺法身诸般武器落下,将这宛如密集骤雨的佛珠给拦截,而这两股力量骤然相撞的一瞬间,我们的前方就宛如放礼花一般,无比的绚烂夺目,让人震撼,没想到修行者之间的交手,竟然还有这等的光影效果。

  两人较技,而我和努尔等人也不闲着,远处的人们还在进行收尾工作,我们则将人给聚集在一起,等待着这两位顶尖高手的战局结果揭晓过后,立即行动。

  而与我们一般企图的还有那些藏在海中的闵教众人,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但是黑暗中我依旧感受到了许多敌视的力量在,一时间更是小心翼翼了。

  东彪禅师和闵魔的战斗依旧在持续,那佛珠尽管被波诺法相给一一拦截,但是上面蕴含的力量却没有那么容易消解,每次一落到了空处,立刻绽放出了五彩六色的佛光,而这佛光我们瞧得炫目舒心,但是于闵魔身后的法相来说却宛如硝酸强水,在加上宛如猛虎一般的东彪禅师手持一根叮铃铃的禅杖不断上前,他终于显露出了颓势来,不断往后。

  两人的交手体现出了高端力量碰撞时的那种绝美,时间似乎过得如此缓慢,但是却飞快而逝,终于到了某一个时间节点,我听到两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怒吼,猛然撞到了一起来。

  火星撞地球!

  轰隆隆……在震耳欲聋的劲气碰撞之中,我拔剑望去,却见刚才还宛如罗汉天神的东彪禅师蹬、蹬、蹬连退了三步,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而闵魔则是身后的法身消散,捂着左腿倒向了地上去。这一拼,似乎是东彪禅师占了上风,我心中狂喜,魔剑一抖,便朝着前方杀去,准备将闵魔给擒于手下。

  我的速度快,而手持着杀威赶神棍的努尔却似乎还要快出一线,手中的棍子一抖,已然点到了闵魔的心窝子处。

  倒在地上的闵魔并非任人宰割的鱼腩,他平平拍出一掌,竟然卷起一股狂沙,接着人滑出了七八米,使得努尔这一棍给落空了,然而还没有等我们再次上前,这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虚空之中冒出来,平静地说道:“此战至此,已然是两败俱伤,不如由我来做一个和事佬,大家就此散去吧,诸位觉得如何?”

  1. 肥虫子:

    老陶出来做和事佬?

  2. 屈阳:

    卡卡

  3. kan:

    彌勒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