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三章 双雄会,一席谈话定乾坤

2014年11月14日 更新

  一股大风刮来,接着雾气迷住了我们的眼睛,一齐斩出的攻击则被人拦住,发出了叮叮叮的声音来,我急退两步,那大风方才散去,却见受伤的闵魔被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高个儿给扶着,而在他们面前两米处,则站着一个平静的光头青年,这男人长得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轮廓秀美,唇红齿白,比一般的女人还要漂亮,但是却不娘,反而有一种男人的沉静与淡然,就好像庙里面看佛像一般。

  “弥勒?”

  我失声喊了起来,事实上其实在弥勒和王秋水将消息透露给我们的那一刻,我便能够想到这个神秘的家伙也许会现身,却不料他居然掐得这么准,竟然在这样的时间节点出现。面对着我的惊讶,弥勒倒是显得十分平淡,微微施了一佛礼,然后平静地对我说道:“陈兄,又见面了,我刚才提的建议如何?与其两败俱伤,不如大家各退一步,都散去吧?”

  我眯着眼睛瞧了一下他,然后问道:“弥勒,你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吗?”

  弥勒平静地点了点头,心平气和地说道:“陈兄,我自然知道自己在干嘛,按理说这事儿并不应该由我来管的,但是我与闵老哥有旧,却不能袖手旁观。我晓得国法无情,但是先前的血案,其实跟闵老哥并无太多关系,那个时候的他还在台湾,一切都是闵鹄带着其余人干的,闵鹄既已身死,而红蝎、蓝蛇以及黑蚁皆以伏法,闵教已然崩溃,何必又要将无关之人给牵扯进来呢?”

  我冷笑道:“弥勒,你口中的无辜之人,就在刚才,却杀了我们这边六七人,伤人无数!”

  弥勒耸了耸肩膀,回手一指,看着那些伏尸倒地的闵教弟子,苦笑道:“我当然不是瞎子,但是这些闵教弟子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你们的命是命,他们的命便不是命?冤冤相报何时了,志程,你难道想要看血案继续蔓延,演化成一场战争么?”

  弥勒悲悯天人的模样配合着他一脸佛像,极具魅惑性,但是我却并非一言两语便能够打动的人,沉声说道:“那可不一定,只要我今天能够将闵魔给逮捕归案,事情就算是完结了?”

  弥勒皱眉说道:“你觉得你真的能够毫发无损地拿住闵老哥?”

  我双手一展,让弥勒看了一下我身后的力量,强硬地说道:“你看看我的这些手足,再看看我身边这位大师,便晓得我为何会有这般的信心了!”

  弥勒似笑非笑地问道:“哦,这样啊,那么如果我告诉你,我与闵老哥有旧,他的性命,我必须要保,你还有这样的信心么?”

  当着我们的大部队说出这样的话来,弥勒表示出了强烈的自信,我心中一跳,想起一件事情来,那边是按照弥勒这样性子的人,倘若没有万全的准备,那是不可能露面的,难道说他有信心在我们这么多人的围攻之中还脱身而出,并且反咬一口?我心中犹豫,这时张励耘不动声色地走到我身边来,在我耳边细语道:“老大,扶住闵魔那人我认识,他就是我曾经跟你说过的风魔,风魔苏秉义,这个家伙应该也是十二魔星之一!”

  张励耘说出这话儿来的时候,语气咬牙切齿,显然是心中怀着十二分的仇恨,我想起了他以前介绍自己经历时说过的话语,他曾经在某秘密部队服过役,后来就是遭遇到这个风魔,整整一个排的人,除了他,没有一人存活。

  而即便是他,也瘫痪在床,不得动弹,要不是后来北疆王冒死在黄河石林巨穴之中弄来了雨红玉髓,他估计这辈子都只有瘫在床上了。

  这样的人物,完全能够堪比一门一派之尊的顶尖高手,却看着如同弥勒的随从一般,唯他马首是瞻,我顿时就感觉到一阵头疼,晓得此刻的弥勒,恐怕已经不是我当年认识的那个家伙了。我有些犹豫,回过头来,瞧见比我地位高的李副局长重伤,正在被人抢救,而除此之外,也就只有张伯和外援高手东彪禅师的资历要比我老了,当下也是向他们投去注视的目光,询问意见。

  张伯与闵教有杀子之仇,但是这件事情的主谋皆以伏法,他虽然对闵魔也有着怨恨,但是却知晓大局,不敢拿这么多人的性命来做赌注,见我望来,他报以苦笑道:“我不过是个退休的老头子,小陈组长,李浩然既然受伤,不能言语,此间便由你主事了。”

  而东彪禅师则跟我没有多大的交情,反而是对弥勒十分感兴趣,拱手问道:“阿弥陀佛,我看这位小兄弟与佛有缘,可是也修得佛法?”

  弥勒微笑着施以佛礼,回禀道:“禅师目光灼灼,弥勒不敢瞒,的确在修小乘佛教,不过小僧师从暹罗流派,与中原恐有许多不同。此番立场对立的缘故,不能深谈,他日若是有缘,定当与禅师请教。”

  弥勒的礼貌让东彪禅师极为受用,不过他还是说道:“弥勒乃未来佛,是释尊的继任者,用这样的名字作为法号,着实有些不敬啊?”

  弥勒彬彬有礼地回复道:“弥勒自然知晓,不过一来此名乃小僧师父所赐,自小便有,不敢违背;第二佛在吾心中,而不在耳边,心中敬,则敬,心中不敬,便是天天烧香礼佛,那也是枉然。”

  他的回答让东彪禅师极为满意,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道:“小陈组长,正如张居士所言,我们皆为客方,此间还是由你做主。”

  说是这么说,但是瞧他和弥勒惺惺相惜的模样,我估计倘若执意交手,这位老和尚到底会不会尽力出手,那还是另外一件事情。我不再询问他人意见了,而是缓步走上前去,弥勒知晓我的意图,也缓步走了过来,两人缓慢靠近,一直到了面对面,方才停住,我死死地盯着弥勒这一张让人心生好感的脸,然后咬牙切齿地问道:“为什么?”

  弥勒回答:“化干戈为玉帛,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能够化解杀孽,我宁愿多些奔波。”

  我摇了摇头,愤愤说道:“我不认为将闵魔放走就能够化解仇怨,他儿子死在了我的手上,这是血仇,此番倘若放走了他,日后我便是睡觉,都难以安宁,而他还拥有着更加强大的破坏力,此番遁走,日后将整个南方市闹得天翻地覆,这责任我可负不了!”

  弥勒很直接地承诺道:“我可以承诺你,帮你压制他十五年。在这十五年之内,闵魔不会出现,也不会闹事,而十五年之后,你若制服不了他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了……”

  “压制?”我眉头一跳,冷笑着说道:“果然,弥勒,好一招借刀杀人之计,我们损失了这么多人,最终的果实却给你给夺走了。弥勒,你坦白告诉我,你是否已经加入了邪灵教,你现在在里面,到底是个什么位置?小观音呢?”

  面对着我一系列的提问,弥勒只是平静地笑了笑,不过头一抬,脸色却变得冷漠起来:“陈志程,你是不是觉得你加入朝中六扇门,惩恶扬善,匡扶正义,整个人的道德感就变得无比的崇高了?实话告诉你,像你这样理想主义的人,我见得多了,通常都活不长久,说不定哪天就被抛弃了,扔在阴沟里无人认识。要不是小观音,我会对你另眼相看?另外,其实我做的事情尽管方式不一样,但与你却没有多少区别,你懂么?”

  弥勒的冷漠反而让我觉得无比适应,然而他的话也让我有些疑惑,问为什么?

  弥勒平静地说道:“阳光之下,总有阴影,也有地下的潜规则,无人管束的修行者总是比寻常人更大的破坏力,总是需要一些人来约束的,而我则是肩负使命的那种人。此刻的我可以承诺你能够压制闵魔十五年,而当我能够承诺压制天下间所有的邪道恶人之时,这普天之下,便再无恶事了!”

  他的话让我震撼,我完全没有想到文文弱弱的这个光头青年,竟然有这般吞吐宇宙的野心和勇气,尽管我知道他这话有多么的狂妄和诡异,但最终却没有笑出来。

  我沉默了许久,终于最终长舒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我想看一看,你拿什么本事,来压制闵魔?”

  听到我这近乎无理的要求,弥勒笑了,缓步退到了风魔和闵魔的身边,右手高高扬起,接着打了一个响指。

  一声脆响过后,在礁石的那边跳出了一个瘦弱的身影,手中的棍子猛然一挥,我们视线中那些海猴子层层叠叠的尸体突然剧烈蠕动起来,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又化作无数的肉块,接着密密麻麻,万般肉块不断蠕动,竟然幻化成了一大片血色的雾气,将弥勒他们三人给遮挡,正在此时,我听到了小白狐儿的声音:“胖妞!”

  我猛然一惊,刚才那个瘦弱的身影,可不就是我找寻多年的胖妞么?

  然而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血雾散去,滩涂之上,再无人影。

  1. 萧克明:

    沙发

  2. 沙发:

    沙发了

  3. 桃花十三:

    人世间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不管胖妞与大师兄是否重聚。我等皆无须多思。能聚。便是缘。若不能聚便是缘散。等闲关之

  4. 桃花十三:

    更何况。胖妞见大师兄而未出。更配合小佛爷。便可知此间缘了。罢了。莫愁前路无知己。

    • 萧克明:

      怎么可能缘散?胖妞被弥勒禁锢了,没有自我意识,日后肯定会解禁的,这估计也是埋的一条线索

  5. 多言:

    大师兄反应又慢了一步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