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章 疑点重重

2014年11月18日 更新

  在地方做调查工作,没有当地部门的支持,就仿佛瞎子聋子一般,而得到了戴巧姐的保证之后,我也是放下了包袱,前往金陵大学去找当年考古系的程老,不过到了学校的时候,才得知程老已经在三年前去世了,膝下的一儿一女都移居国外了,几个孙子也都出国进修,唯一一位孙女倒是留在国内,守着老宅,不过后来精神出了问题,给送到祖堂山精神病院去了。

  这情况让人头疼,年轻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不过此刻回忆起来,我一直觉得此事或多或少都跟程杨那家伙有着很重要的关系,那个导致于大师被杀害的拓印是老孙带来的,而在古墓案中表现诡异,屡次想要杀我的老孙则是程杨带来的助手,种种迹象联系到一起来,则表明了他有很重大的嫌疑。

  然而这个家伙居然已经死了,而且还是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

  这事儿可真的就有些让人头疼了,当下我们也是马不停蹄,直接前往隐龙山墓园,在一片墓地之中找到了程杨的位置,看到墓碑上面稳重庄严的程杨画像,我陷入了沉默,而小白狐儿则将手抚在了坟丘之上,一会儿之后,这才一脸郁闷地说道:“是骨灰,查不出到底是不是本人。”

  我点了点头,金陵这儿是大城市,早就已经不流行土葬了,我的怀疑也落了空,这时林豪找了过来,跟我说找到了程家老宅的位置,在燕子矶附近,问我要不要去看一下。我点头,说还是要去看一下的,毕竟在我的想法中,像程杨这样人老成精的家伙,未必就会这么安安静静地死去,说不定还会有一些东西留下来,去看一看,说不定还有些线索。

  当下我们乘坐出租车前往燕子矶,到的时候,瞧见这程家老宅是一处古建筑,偌大的院子还有当年官家模样,几进几出,倒也十分气派,看得出程家当年的风光,不过我们在周围邻居家一问,方才晓得这宅子好久都没有人住了,自从程家孙女出了事之后,别人都说这儿是座鬼宅,路过的时候,都要离得远远的。

  我就怕这里面毫无故事,而一听到这个说法,顿时就来了兴趣,当下也是带人绕道后门,左右一瞧无人,四人便翻过了墙院,跳到了里面来。

  程家老宅是百年老建筑,后面有一个大院子,还有假山水池,颇为气派,不过这两年无人打理,落叶层层累积,倒也显得十分落魄,但是当我们来到厢房之前的时候,却发现这儿竟然并无灰尘累积,房前屋后都有清扫的痕迹,这发现让我们所有人都兴奋起来,当下也是将屋子大概地搜查了一边,虽说没有发现什么值得一看的线索,但是也晓得这老宅并不像旁人所说的那般,无人居住。

  这边是一个线索,不过我们也不可能留在这儿傻傻等待,当下也是将布鱼留在这里,而我们则抓紧时间前往祖堂山那儿去探望病人。

  离开之前,我特意交代布鱼,让他在这里,只管看,不要莽撞行事,有什么情况,回来再与我们商量。

  布鱼满口答应,而我们则趁着天没有黑,赶到了祖堂山精神病院,前去探望程杨的孙女。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手续,我们在会面室见到了程蓉,这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人,模样秀丽,不说话的时候颇有一股子书卷之气,看不出她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不过当带她过来的护士一开口,说道:“程蓉,你朋友来看你了……”

  话音一落,本来还沉浸在自己世界里面的程蓉抬起头来,看到我和小白狐儿,顿时露出了惊恐万分的表情,整个人都缩到了椅子上面去,歇斯底里地喊道:“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是谁?啊,有鬼啊,有鬼啊,快救救我,有鬼在我旁边……”

  程蓉双手挥舞着,又惊恐又暴躁,旁边的护士顿时就慌了,冲着我们说道:“对不起,病人的情绪太过激动了,两位还是先回去的好,我这就叫医生过来……”

  她还没有说完,我便起身,两步走到了程蓉的跟前来,口中默念道:“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此为净心神咒,我一遍通畅念完,当即结出一手印,轻轻地拍在了程蓉的额头上面,她整个人猛然一震,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整个人却平静了下来,脸上也露出了迷惘的神情,不再恐惧。瞧见我这般的手段,那护士顿时惊讶万分,正想说话,旁边的小白狐儿冲她微微一笑,食指放在唇边,轻轻嘘了一下,这小妮子用上了魅惑之术,那护士却也乖乖地听了她的话,不再言语。

  小白狐儿搞定了旁边的护士,我而对安静下来的程蓉说道:“程蓉,告诉我,哪儿有鬼?”

  程蓉听到我这缓缓而出的话语,皱了一下眉头,似乎在思考,不过终究还是感觉到无比的信任和熟悉,于是缓缓说道:“老宅,老宅有鬼。”

  我问:“鬼是什么模样的?”

  程蓉答:“鬼是爷爷,爷爷吃肉,吃生肉,一脸血,也吃活人,从脖子往下咬,啃鸭脖子一样,没一会儿,就只见到了骨头……”

  我问:“爷爷不是死了么?”

  程蓉答:“哦,对啊,爷爷死了,那它是谁?”

  我问:“是不是老孙?”

  程蓉似乎思考了一下,结果脸色陡然一变,再次狂躁起来,大声喊道:“我不要,我不要,别逼我,有鬼,真的有鬼呢!”

  瞧见程蓉这般模样,我再次拍了两记净心神咒,都不管用,看样子她是真的疯了,这才放弃,不再试图从程蓉的口中挖出什么来。事实上,这所谓的精神疾病有很多种,除了医学上面的种种解释,另外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失魂。所谓失魂,其实就是道家所言,那人有三魂七魄,皆为根本,而倘若受到惊吓过度,则有可能神魂丢失,故而健忘、胡言胡语、疯癫、诡异、激进以及等等行为都开始发作出来。

  这事儿不能一概而论,但是程蓉此刻的情形,估计是难以恢复了,不过我们也从她的口中得知一件事情,那就是程家老宅,当真是有些问题的。

  将程蓉送回了病房,我们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找了当班的这位护士询问些程蓉相关的事情。

  那个一脸雀斑的护士对我倒是挺好的,当我问及这些事的时候,也是知无不言,据她所讲,我得知程蓉住院是程老在金陵大学的老友送进来的,而她自己的父母则侨居国外,连面都没有露,只是每年都有往医院的账户上面打钱,不过这几年来总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过来探望她,一年来个两三次,问身份吧,都说是她爷爷同事的儿子,跟她父母有旧,就代为探望。

  我心中一动,问那人的名字和单位医院可曾晓得,这雀斑护士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不过她倒是记得模样,如果需要,她下班了可以帮我画一张出来。

  听到这话儿,我满心欢喜,连忙答应,说你还蛮多才多艺的,然而那姑娘却趁机让我请她吃晚饭。

  我立即觉察出了雀斑护士超出寻常的热切,摸了摸脸,看到小白狐儿一脸气鼓鼓瞪着那小姑娘的模样,顿时觉得头疼,当下也是答应了下来,然后出门,将这任务交给了林豪,让他凭着那三寸不烂之舌,说服护士小姐,将总是来探望程蓉的那中年人画像给弄到手。

  这事儿林豪也还算拿手,不过当小白狐儿幸灾乐祸地谈及了小护士布满脸庞的雀斑时,顿时就一脸苦相地说道:“陈老大,别的我也就认了,但是让我出卖色相,这事儿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我摸了摸鼻子,想起刚才那护士小姐一脸热切的目光,拍着林豪的肩膀说道:“工作需要嘛,你好好干,回头我给你将工资调一级,然后放你大假。”

  丢下可怜兮兮的林豪,布鱼那儿又没有消息过来,我想了一下,决定前去探望于墨晗大师留下来的孙子南南。往昔城区那儿的院子因为于大师的死去,南南自然也不敢住了,此刻的他跟于大师的一个师弟住在一起,就在离燕子矶不远的栖霞镇。

  这地址是刘老三告诉我的,当下按图索骥找了过去,到了夜间八点多,我们才赶到了镇上,走到了镇尾,来到一处破落的院子前,铁门虚掩,我带着小白狐儿走进去,瞧见院子里零散地摆放着许多木剑的胚子,有的刚刚成型,有的则还是一块木头胚子,整个院子里充斥着木头的清香,我张目四望,突然愣住了,目光停留在墙角处一排木雕之上。

  那些木雕只有二十多个,有的拳头大,有的则足有半米高,不过尽管大小不一,所有的木雕都是一只或蹲或站的小猴子,活灵活现。

  这小猴子,是胖妞!

  我正瞧得出神,这时旁边突然走出一个老人来,冲着我们满脸戒备地喊道:“你们是谁?”

  1. 萧克明:

    老魔在等临仙遣策吗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