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章 老宅闹鬼

2014年11月19日 更新

  这老人年近花甲,带着一副老花镜,眯着眼睛,手上还提着一根尖锐的拐棍,仿佛我稍微回答不对,那棍子就要戳到我的脸上来一般,我晓得因为于墨晗大师的死,弄得他们人心惶惶的,防备之心浓重,当时也没有卖关子,直接亮明身份道:“大爷,我是于大师的朋友,跟南南也认识,得知大师的事情,特地过来拜祭一下的。”

  听到我说出了“于大师”的名字,那老爷子更是紧张,握着拐杖的手紧了紧,愤怒地说道:“你找错人了,这里没有什么于大师,也没有南南,赶紧离开,不然我就报警了——派出所就在巷子前的街口!”

  老爷子挥着拐杖过来撵人了,我瞧着他身子骨好像不是很硬朗,生怕拉扯之中伤到了他,倒也不与他争辩,往后退去,这时房间里面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马爷,我认识他,他是我爷爷的朋友。”

  老爷子停住了,我站在院门口朝着房间里看去,只见没有灯光的门里,有一个冷峻的年轻人静静地坐在黑暗中,手中提着一把尖锐的刻刀,我眯着眼睛,他便是南南,与当年的小男孩不一样,此刻的他已经长大成人了,并不比我矮多少,不过气质依旧,梳着一条小辫子,沉静而淡然,唯有一双眼睛宛如婴孩,里面有着珍珠一般的光芒。

  “南南,我来了,”我冲着房间里的年轻人说道,他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道:“进来吧,我最近怕光,不敢出去。”

  有了南南作证,这老爷子倒也没有再为难我,我将小白狐儿留在院子里陪着他,然后走进了厢房里面,却见南南坐在一张自制的轮椅上,不由得一愣,下意识地问道:“你腿怎么了?”

  南南平淡地说道:“我爷爷丢了性命,而我则好运一些,仅仅只是失去了双腿……”

  他显得很平静,有点可怕,仿佛不是在说自己一般,这让我心中不由得一阵叹息,我一直晓得于大师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希望自己的孙子能够开心快乐,然而就此刻的情况来看,这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经历了太多的变故,心性估计会变得更加抑郁,再也没有办法如于墨晗大师所希望的一般,真正快乐开怀地笑了吧?

  我点了点头,不再追问,而是换了一个话题:“你爷爷的灵位在哪里,我去祭拜一下。”

  南南手都没有动,座下轮椅便自动地转了方向,然后带着我一路越过了两个房间,来带了西边的一间房,那儿有一个神龛,上面的香瓮里燃着三炷香,在那点点的火光之中,我瞧见了于墨晗大师的遗像,生前笼罩炼器大师的光环再也不见,此刻的他,不过就是一个平静的老人,一脸慈祥地看着前方,我想拍这张照片的时候,他的心中,恐怕也是在想着自己这个沉默寡言的孙子吧?

  南南不肯听从刘老三和一字剑的安排,对我自然更加不会理睬,我接过他手中递过来的线香,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然后插在了香瓮中,凝视了照片上面的于大师许久,我这才转过身来,对南南认真地说道:“南南,我这次过来,就是要调查你爷爷的死因,将那幕后的凶手给揪出来,你有什么线索,都可以找我。”

  在于大师被害案中,南南是被殃及池鱼的一个,不过他因为被于大师保护得太多,所以对凶手的来历模样都不是很清楚,这事儿刘老三等人已经查询过了,所以我也不想再多问,提及他的伤心事,而听到我的承诺,一直显得很沉默的南南抬起了头来,看了我一眼,那眼睛之中,似乎有火焰闪动,接着他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略有些激动地说了两个字:“谢谢。”

  这是我再次见到南南一来,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有些颤音,晓得对于自己爷爷的死,他心中多少还是有着许多介怀的。

  我在这儿没待多久,布鱼那边很快就打来了电话,告诉我程家老宅那儿有一些变故,让我尽快赶过来。电话里面说不清楚,我不再停留,而是带着小白狐儿匆匆离去,临走的时候,南南问我,说胖妞现在在哪儿?这是他第一次跟我提问题,我也晓得他对胖妞的感情不一定比我浅,并不敢将胖妞有可能被弥勒给掠去,此刻已然不认识我们的事情说出,只是说它还不错,挺顽皮的。

  南南跟我说,下次如果有机会,记得带胖妞一起过来,很久没见它了,挺想的。

  我和小白狐儿心中一阵难过,当下也不再言语,匆匆赶到了程家老宅,刚刚跃上墙头,布鱼便从阴影之中浮现出来,对着我低声说道:“刚才来了一个人,从后面开锁进去的,一个人摸黑在房间里面打扫,十分奇怪。”

  我皱着眉头说道:“现在人呢?”

  布鱼指着黑洞洞的房间说道:“我盯着呢,还在里面,大概四十多分钟了,不停地打扫擦洗,大晚上的,黑灯瞎火,弄得十分古怪。”

  我沉思了一番,然后吩咐左右道:“行吧,将那个人给我揪出来问一下,说不定所有的疑惑都解开了。”

  我这话一说完,早就已经蓄势待发的布鱼顿时兴奋得一个箭步冲进了房子里去,此刻的他再不是当年铮亮的光头了,带着一个假发的他像一个文艺小青年,不过此刻生猛的感觉,倒是让人疑惑,我生怕里面那人是个高手,或者灵异之类的非人生物,当即让小白狐儿跳上房顶去守着,而我则匆匆跟了上去。

  不过将房间里面的神秘人抓住,却出乎意料的简单,我还没有走到门口,布鱼已经将人给我提了过来,这小子刚刚加入特勤一组的时候还是一个本本分分的老实孩子,此刻手段已然沾染上了那几个粗人的鲁莽,一把将人给按倒在地,弄得那人不停叫唤,十分吵闹。

  我低头一看,却见这哪里是什么神秘人,根本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儿,人手上拿着一抹布,吓得直哆嗦呢。

  我瞧着这情况有些不对劲,赶紧喝止住布鱼,让他先别伤人,然后将那人给扶起来,沉声说道:“别嚷嚷,有话好好说。”

  那人被我这般一喝,顿时就停住了嘴,一脸惊恐地说道:“两位是哪路好汉?老头子我身上只有十几块钱,你们若是要,直管拿去,别的我也没有,千万不要伤了我的性命啊……”我又好气又好笑,说你别误会,我们是路过的,看到你在这房子里面鬼鬼祟祟的,听人说这里面总是闹鬼,就过来多管闲事的,可不是想谋你这几块钱。

  听到我们表明身份,那老头才止住了惊吓,气不打一处来,吹着胡子说道:“哪个讲这宅子闹鬼?没看到老头子我这不是一大活人么,你们真的胡闹!”

  布鱼将他扶起来,苦笑着说道:“老爷子唉,你深更半夜的,跑这没人住的宅子里面来擦东擦西的,可不招人误会么?”

  两边的误会差不多解除了,谈及老头古怪的行为,他告诉我,说他是屋子主人的一老朋友,就住这附近,原来是学院里面看大门的,后来得到一份工作,每个星期过来程家老宅这儿打扫卫生,这事儿倒挺不错,钱给得也厚道,就是要求有点儿奇怪,白天不能来,得晚上,还得摸着黑搞,着实头疼,不过他以前本身就经常守夜,倒也没有什么忌讳,一回生,二回熟,便一直做下来了。

  布鱼有点奇怪,问程老都已经死了三年多,到底是谁请他过来的?

  听到布鱼这般问,门房老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温吞吞地说道:“他儿子咯,反正钱给得足,每个月都能够汇到邮局来,我就做呗,生活艰难,哪里有那么多可以挑的,您说对吧?”

  布鱼又问他干着活多久了,老头不耐烦地说两三年吧,你们到底是干啥的,将老头子我打一顿,得赔医药费啊!

  在得知我们并无凶意之后,这老头子胡搅蛮缠,我们便也没有再继续待着,离开了程家老宅,看着关闭的后门,我对布鱼说道:“这老头有点古怪,你继续盯着他,应该会有线索过来的。”

  布鱼应下,虽说这老头的出现解释了为何邻居总是说这宅子闹鬼,但是我却觉得他朴实的表面之下,却还有许多东西隐瞒着,不过到底是什么,还得继续调查才是。正说着话,林豪那边来电话了,说已经拿到画像了,问我是不是在程家老宅,他就快到了,我让他直接到后门来,没多久,林豪冒着腰赶了过来,递给了我一张画像,苦着脸说道:“老大,那小护士太热情了,临别时还啃了我一口,你说这算不算工伤?”

  我踢了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一脚,将那画像拿过来一瞧,顿时就愣住了。

  我瞧见这纸上画着的人,除了年轻几十岁之外,跟那考古界大拿程杨教授,居然有七成的相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1. 四小佛:

    沙发呢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