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章 医院来电

2014年11月19日 更新

  这是一张绘在医疗单后面的铅笔素描,看得出来,绘画者有很好的艺术功底,所以能够将人物给完整地复原出来,而在素描的背面,则写上了一个名字和联络电话。

  苏紫颜,这是那个雀斑小护士的名字,挺不错,看字不看人,便有一种让人浮想联翩的效果,我盯了这张画像好一会儿,这才对林豪说道:“我见过程杨教授,这人跟他有七八分的相似,只不过小了近三十多岁,你有什么看法?”

  林豪挠着头说道:“难道那个给程蓉付费、每年都来看她的人,就是她远在加拿大的父亲?那为什么他不敢大胆承认,反而告诉小苏护士,说自己是程杨教授在大学同事的儿子呢?”

  我眯着眼睛说道:“到底是不是程杨教授的儿子,这个得查到他的档案才晓得,今天太晚了,明天早上我们去找申重,让他帮忙调查一下,看能不能将程杨教授儿子出国之前的档案给调出来,到时候我们就什么都晓得了。”

  小白狐儿将画像拿起,翻转过来,看到上面那娟秀的名字和联系电话,瑶鼻微皱,哼声说道:“哼,这个小骚蹄子,见谁都勾引,呸!”

  林豪摸着脸笑了:“她若是一本正经的,估计我们也查不到什么——对了,我把我电话给她了,让她有任何情况都可以通知我,不过头儿,倘若她约我去看电影、吃饭啥的,我要不要去啊?若是去的话,所有的花费能不能报销呢?”

  “去你个头!”

  林豪的得意引得小白狐儿一阵鄙视,两人斗着嘴儿,布鱼跑了过来,跟我汇报道:“老大,那个扫地老头准备离开了,我要跟过去么?”

  我点了点头,对他说道:“那老头没有说实话,一定有情况;还有,刚才我们说自己是路过的人,但是你却一口说出了程杨教授的名字,露了破绽,那个老头明显感觉到不对劲了,却唯唯诺诺地装傻,显然是心里有鬼,我估计他回去之后,还会有所动作,所以你从现在开始,就一直负责对他进行追踪,有任何情况,都可以给我汇报。”

  九五年的时候摩托罗拉手机已经很寻常了,尽管对于常人来说是很大一笔费用,但是作为战略行动部队,我们特勤一组因为工作需要,每人都配有了手机,联络倒也方便,唯独不能漫游,所以我们都换了当地的卡。

  听到我指出了刚才言语间的错误,布鱼很不要意思地挠了挠头上假发,向我道歉,而我则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没事,每个人都需要学习,和慢慢成长的,而我一直觉得他很不错,成长的空间很大,一定会做得越来越好的。

  布鱼自从进组以来,一直都很勤奋好学,十分积极,而且还憨厚,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西游记里沙僧的性格一般,而且更巧的事情是,沙僧的出身,似乎跟布鱼也有很多相似之处。

  世间事,便是如此的巧。

  得到了我的鼓励,布鱼满脸激动地离去,而我瞧见林豪和小白狐儿一脸困倦的表情,晓得我们一落地之后就马不停蹄地开展工作,着实也有些太过着急,大家又都不是布鱼这种给个鼓励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的怪物,便也不再布置任务,就近找了一家旅店,小小开了一个晚会,谈完了明天的工作计划之后,便各自睡去。

  次日清晨,一早我就打电话给申重,让他帮忙抽调程杨教授一家人的档案信息,他欣然应诺之后,过了一个多小时就回过电话来了,让我们到他那儿去拿。接到电话之后,我们马不停蹄地赶到了申重办公室,接收了申重借调过来的档案,我忙不迭地将程杨儿子的那一袋拿出来,将上面的照片跟我们手上的画像作对比,却发现两人虽然有一些神似,但吃多了牛肉和汉堡的程教授儿子却是个三百斤的大胖子。

  一边是个收腹都难以看到足尖的大胖子,一边则是个颇有男性魅力的中年男人,相差着实太大,这让我们否决了那个经常来探望程蓉的中年男人,就是程杨教授儿子的猜想,也让我们陷入了疑惑,再一咨询,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程杨教授还有除了户口本上面,另外的儿子。

  我们进行了简短的讨论,小白狐儿提出了一个观点,就是那个神秘人很有可能就是程杨教授他自己。

  这个想法虽然有些天方奇谭,但是小白狐儿的理由却也很有道理,其一程杨这个老狐狸倘若真的死去了,就不会发生这么多怪异的事情,而程蓉也不会在老宅遇见她口中的“鬼”,其二便是通过程蓉的描述来看,她爷爷曾经有过很诡异的表现,那就是吃人肉,在某些秘法之中,这种行为融入了某些古巫术,的确有让人重新焕发青春的可能。

  程杨教授很有可能是假死,而他之所以如此,恐怕也是因为某些缘故,想要躲开杀害于墨晗大师那一伙人的毒手。

  这条毒蛇,他为了自己活着,却将祸水东引,将无辜的于墨晗大师给牵扯进来,最终导致血案发生。

  听到小白狐儿的这一系列猜想,我点了点头,觉得她说的有一定道理,不枉我言传身教这么多年,而倘若如此,那么我们其实可以根据这个线索深挖进去,便能够找到很多深埋在冰山之下的东西。他们一定跟那一帮杀害于墨晗大师的真凶有着联系,甚至知道对方的藏身之处,如此一来,案子的侦破就大有希望了。

  我们在金陵忙碌了几天,我接到了努尔打过来的电话,告诉了我两件事情,第一便是徐淡定的媳妇罗澜就在这天早上,刚刚生了一个女儿,因为这天是除夕,所以取名叫做徐晨曦,小名“年儿”,而第二件事情,那就是他让我帮忙调查的法螺道场,终于有了一些音讯。

  这法螺道场是盘踞在颚北神农架一带的一个古老组织,最早是一帮楚巫、土家族祭师和土匪组成的松散团伙,后来在民国的时候被当时如日中天的邪灵教所吞并,而其头目则被称之为阵魔,名列十二魔星之中,算得上邪灵教的一个重要分支,一时间风光无限,不过后来邪灵内乱的时候,法螺道场的领袖跟错了人,与亦师亦友的右使屈阳一同被杀,继任者李子坤也被天王左使一直打压,后来失踪不见,从此凋零,不再闻名于世间。

  近年来的法螺道场日益低调,除了上一次截杀古墓珍宝事件中出了一次手之外,再无痕迹,不过后来几起发生在颚北、皖南和苏北的凶杀案中,幕后凶手的方式和手段都指向了这个低调的团伙,而努尔也从黄养神那里得到消息,说目前法螺道场的领导者,据闻是一个从底层爬起来的小人物所担当,不过十分的神秘,外号叫做“老魔”。

  听努尔讲完这些,我心中也隐约有了一个大概的想法,又聊了几句,然后挂给了还在医院的徐淡定,恭喜他开枝散叶,喜获公主。

  一通电话打完了之后,我才惊觉这一天竟然已经是除夕,忙忙碌碌这些天,小白狐儿、林豪和布鱼给我当做牲口使唤,却也没有一声抱怨,当下也是汗颜。下午的时候申重打过电话来,让我们去他家里吃年夜饭,当下我也通知了三人,结果小白狐儿和林豪欣然而至,布鱼却是个死脑筋,说那个扫地老头这两天的行动颇为怪异,他怕自己离开过后,有什么错过的,晚饭什么的,他自己随便解决就行了。

  布鱼如此勤奋,我倒也不好勉强,毕竟不能打击他的积极性,只是让他注意劳逸结合,千万不要耽误了身体。

  虽说是年夜饭,但是下午四点多钟便开始吃了,申重家里人不多,有他老婆,还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儿子申伟。他儿子是大学生,在金陵大学里学建筑,目前大三,转眼就要毕业了,申重在担心他的工作,而这孩子则想着出国留学,去美国加州理工大学进修深造。这对父子两代人,观念不一样,气氛也并不融洽,进门时他让申伟叫我叔叔,那孩子憋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叫出口来。

  不过我们的来访倒也让申重的家里变得热闹,特别是有小白狐儿这个娇嫩欲滴的女孩儿在,申重的儿子明显地变得积极了很多,又是端茶又是倒水,连他娘都看不下去了,说这孩子往日要是都有这么积极,她这辈子倒也值了。

  申重的老婆是典型的金陵女人,会生活,厨艺精致,年夜饭摆了满满一大桌子的菜,吃得小白狐儿不亦乐乎,吃相十分难堪,不过这小妞儿长得美,倒也不失可爱,其间推杯换盏,其乐融融。

  吃到一半的时候,林豪接到了一个电话,嗯嗯两声之后,对我说道:“老大,小苏护士打电话过来,说看望程蓉的那个神秘人,刚刚到医院了!”

(连续加更这么久,有点累了,今天就不加更了,么么哒。)

  1. 萧克明:

    注意身体啊

  2. 仙水:

    好好休息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