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背后中招

2014年11月20日 更新

  听到这话儿,我眉头一扬,放下了酒杯,沉声说道:“你说的话可当真?”

  林豪点头,然后说道:“小苏护士说那人刚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她设法帮我们拖一下,让我们尽快赶过去,时间久了,她也没有办法了。”

  我豁然起身,对申重说了一声抱歉,然后准备离开,申重拉住了我,问我需不需要跟戴副局长说一下,是否需要支援。我说支援不用了,但是可以帮忙告知一下。时间紧迫,我们也没有再做耽搁,匆匆收拾下了楼,来到附近的街口,时值除夕夜的下午六点多,天差不多已经黑了,路上行人稀少,出租车也不怎么见,倒是巷子里的小孩儿跑来跑去,舞弄着燃火的烟花,快乐得很,充满了过年的气氛。

  我们等了好一会儿,方才有一个空车路过,匆匆赶到了祖堂山的精神病院,一下车,我们赶紧进去,结果在住院部被拦住了,说探视时间已经过了,未经申请批准,不得随意进入医院。

  林豪告诉拦住我们的保卫,说我们要找苏紫颜护士,有急事,请他通融一下,那保卫怀疑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准备打电话到值勤办公室询问,我哪里有时间等他这般磨磨蹭蹭,手往怀里一摸,然后掏出了一份证件出来,递到了保卫的眼前,沉声说道:“警察!公务在身,要是耽搁了事情,你可负得了责任?”

  我们出门办事,一般会带两套证件,一套是宗教局本身的证件,而另外一套则是挂靠公安部的警官证,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们本身是一个秘密战线的部门,罕有人能够知晓,而倘若有一套警官证,必要的时候还是很能派上用场的。

  作为医院保卫,自然是有接受过相关的培训,也晓得这证件并不是假的,瞧见我黑着脸的模样,那保卫的气势便弱了几分,嘀咕几句,然后打开门让我们进去。走进了医院的住院部,我们飞快赶到了上次见到小苏护士的办公室,结果到达的时候,并没有瞧见小苏本人,而是一个满脸青春痘的男医生,正在埋头看武侠小说呢。

  瞧见我们推门而入,那男医生满脸不痛快地喊道:“哎、哎,你们什么人,闯进来干嘛,出去,出去!”

  他态度恶劣,林豪倒也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看,一把揪住他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小苏护士呢,她现在在哪儿?”

  青春痘男医生摆在桌子上的书名叫做《射雕英雄传》,他翻到一半,正看得热血沸腾,然而被林豪这地痞一般地推在了墙上,顿时就好像有一瓢冷水浇下,一阵哆嗦道:“刚才来了一个病人家属,她过去照看了,好久没回来……”

  “人在哪儿?”

  男医生给我们指了一下,我点了点头,然后吩咐林豪道:“你在这里守着出口,我和尾巴妞过去搜寻,如果看到画像上面的人,你能拿就拿,不能拿就大声示警,然后跟着,知道了么?”

  林豪是个半路出家的小子,修为并不算高,但是有三样绝技,其一是跑得快,其二是狗鼻子,第三则是动手能力颇强,而且人也聪明,所以留在特勤一组倒也十分适合。他听到我的话,郑重点头,而我则和小白狐儿朝着男医生指点的方向跑过去,那儿是家属探望区,因为医院里面又很多病人都有暴力倾向,所以被分隔了开来,我瞧见那里面有昏暗的灯光,估计小苏护士正在盯着那神秘中年人,于是与小白狐儿快步靠近之后,一左一右,悄悄摸了上去。

  我走到会面室来,发现那铁门被人从里面给锁住了,侧耳在门上倾听一番,却只听到电子钟滴答滴答的走动声,别无它物。

  嗯?

  人不在么,还是已经发觉到我们过来了?

  我记忆之中的程杨教授并不是修行者,而只不过是很普通的学者,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闹出这种诡异事件的他是否还是那么好拿捏,这事儿我也做不得准,不得不慎重行事,当下也是静候了许久,才挥了挥手,小白狐儿走上来,从头上拆下了一个发卡,在那门锁上面轻轻拨动了两下,只听到“咔”的一声响,接着门就开了。

  会面时的空间很大,不过里面空荡荡的,除了桌椅板凳,里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这让我们都显得很奇怪,左右打量一番,这时小白狐儿伸手,给我指了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那里是重度狂躁症患者的单独会面场所,门是虚掩着的,里面的灯泡一亮一灭,着实有些诡异。

  我将手扬起,示意小白狐儿站在原地,然后缓步朝着那小房间走了过去,然而当我刚刚走近的时候,突然会面室大厅的灯光也变得一闪一闪的,这种情况并无什么危险,但是却让人的心陡然一下收缩,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我结了一个净心神咒,发散炁场开去,却并没有感觉到周遭有任何邪灵之物,当下也是将被掩藏在画筒里面的饮血寒光剑给拔了出来,然后一剑在前,走到那小房间门口。

  我以剑为手,拨开房门,将那门一直顶到了完全关闭的状态,这才放心走了进去,却瞧见这狭小的房间里面,有一个人给紧紧地绑在了椅子上,我瞧着背影却是那小苏护士,赶忙冲上去,瞧见她被绑在了椅子上面,袒胸露乳,嘴给堵得严严实实,一脸惊恐,我闭上了眼睛,背过身去,朝着门外喊道:“尾巴妞,你来!”

  小白狐儿闻言冲了进来,瞧见小苏护士这般模样,气得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骂道:“真是个混蛋!”

  这话儿倒也不知道是在骂谁,不过小白狐儿倒是很快将小苏护士嘴巴里面的布给掏了出来,然后焦急地问道:“人呢?”她一边问一边给小苏护士松绑,而当那破布离开嘴里之后,小苏护士干呕了两下,这才说道:“对不起,我没有能够拖住他……”

  我扭过头来,瞧见小白狐儿倒是已经将绑在椅子上面的小苏护士衣服给整理妥当,便直接问道:“人跑了?”

  小苏护士张了张嘴,想要说话,然而眼睛一下子就瞪得滚圆,惊声喊道:“不,就在你后面……”

  她话音未落,我便听到有一个古怪的声音从门口那儿传了过来:“你们是在找我么?”

  这声音十分古怪,就好像玻璃在砂纸上面摩擦一般的刺耳,我扭头一看,却见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带着鸭舌帽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门口,而在他的怀中,则是被我留在门口守候的林豪,正愤怒地不断挣扎着。

  不过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摆脱不了对方的掌控,被堵得严严实实的嘴巴里发出了几声不屈的闷哼来。我眯着眼睛,在这忽明忽暗的灯光之下,瞧见那个中年男人就是画像之上的神秘人,而林豪则被他拿着一把黯淡的匕首给比着脖子。

  我死死地盯着面前这个一脸冷酷的家伙,能够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就将林豪给制住,这样的手段已然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对手了,当下也是将长剑前指,故作平静地说道:“有话好好说,先把人放开,好么?”

  中年男人一脸戏谑地说道:“我放开了人,你还有这么好说话么?小子,说,为什么要调查我?”

  瞧见此人脸上露出的这表情,我的身体一震,埋藏在心中许久的记忆陡然浮现到了脑海之中,猛一咬牙,沉声喊道:“不对,你就是程杨,对不对?”

  被我一语道破了身份,这个家伙一点也没有意外,而是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来,点头说道:“不愧是能够大破南方闵教,被誉为黑手陈的男人,我当初倒是有些小看你了,没想着当年的小孩儿,现在居然能够有这般的成就——当然,要是我早就知道如此,也就不会有今日的我了……”

  他说到后面,话语里突然有着许多无奈,我眯着眼睛,紧紧盯着他比划在林豪脖子上面的匕首,试图将气氛弄得轻松一点,于是诚恳地说道:“程老,你既然认识我,那么应该晓得我并不是你最主要的麻烦,咱们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而且我们也可以共同面对法螺道场的人,你甚至可以给我提供信息,我将法螺道场的人给一网打尽,你也不必装死,隐姓埋名这么辛苦。”

  我试图劝服程杨教授,然而他却是冷冷一笑,不屑地说道:“陈志程,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惹到了什么人物,也不晓得你的对手将有多强,拿什么来给我谈条件?”

  面对着他的强横,我也来火了,将长剑一指,怒声喊道:“你以为你不妥协,就能够找到出路么?”

  程杨冷声笑了,脸上显得格外古怪,这时被程杨控制的林豪突然冲着我大声吼道:“老大,小心后面……”

  林豪话音未落,我突然感觉到后背一麻,整个脊椎倏然就僵直了,眼前一黑,瞧见的最后一副画面,是那个雀斑护士诡异微笑的脸孔。

  1. 小妖:

    沙发

  2. 仙水:

    怎么没人讨论后面的剧情了…………

  3. 小妖:

    现在人是越来越少了评论也少得可怜

  4. 桃花十三:

    小妖。。你是妹子不?加个qq讨论夏

  5. :

    黑手陈总是能绝地反击的。不过这回涉及到那个苍利了,千年老妖啊。不会是旱魃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