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二章 交换血誓

2014年11月22日 更新

  且不谈老孙的这态度,以及我对他的仇恨程度,即便是他讲得颇为客气,瞧见他脸上钻来钻去的白色蛊虫,即便是好几天水米不沾了,我也依旧有些接受不了——天知道黑寡妇那女人是怎么克服这心里障碍,方才会跟这样恐怖的家伙在一群滚来滚去的呢?

  当馒头滚落在地的时候,我看都没有看一眼,装出虚弱无力的样子,脑袋耷拉,仿佛马上就要死去一般,不做理睬。

  见我即便是要晕死,也不愿意吃着嗟来之食,老孙冷哼了一声,将那夹层给锁好,然后坐在我跟前笑道:“要不是为了交到法螺道场手上的时候,得保证你不会死去,你以为我会好心给你带吃的?”

  我一阵无语,知道老孙这是跟黑寡妇相互值班,轮流在夹层看守我。

  对于像老孙或者黑寡妇这样的变态,过多的言语和求饶,都不过是自取其辱,我接下来将要面对的,还将有可能是被利苍附身的老魔,以及他手下那一帮法螺道场的人;当然,这三个家伙我也是不可能放过的。而这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一个契机,一个前提,那就是我必须自由,方才能够站直腰杆说话,当下我也是将心神沉浸着,苦忍爪牙,潜伏在阴影中。

  然而我不理老孙,那老小子却还来劲儿了,瞪着我说道:“怎么,你觉得我很恐怖,对吧?是不是觉得我身上的这些小虫子很恐怖?”

  被这般问起,我倒也不能装睡了,睁开眼睛来,问道:“何出此言?”

  老孙竟然伸出了右手,从自己脸上的孔洞里面拔出了一条细长的蛊虫来,这蛊虫长得宛若蚯蚓,不过通体呈莹白透明色,脑袋一点黑,一张嘴,仿佛有着巨大的咬合力,看着这种恶心的虫子,老孙却咧嘴,露出一口黄牙笑道:“怎么样,看着很美,对吧?说实话,要不是怕利苍那老魔头有意见,我真的很想在你身体里面养上这么两条,生息繁衍,让你也感受到那种极致的感受?”

  我看着那虫子在我眼睛前的几公分处不断扭曲,平静地说道:“我既然已经是阶下之囚,你想怎样就怎样吧;不过你可要记住,我是茅山首徒,是陶晋鸿的徒弟,所以我也有自己的尊严,太多折辱的话,或者期待我求饶的话语,就不要再讲出来了。”

  被我这么一说,老孙勃然变色道:“小子,你有种,你是不是觉得有陶晋鸿这样的靠山在,自己的安全感就爆棚了啊?”

  我冷冷一笑道:“茅山即便是天下间顶级的道门,我师父即便是天下间有数的高手,但是也抵不过别人暗处的觑觎。作为阶下之囚,这一点我自然是有着觉悟的。不过我提醒你们一点,我的命格,可是落在了茅山观星台之上的,我若死了,先不谈宗教局的报复性行动,茅山刑堂长老刘学道,以及我师父都会获得你们的信息。利苍老魔恐怖,但是却终究恐怖不过茅山陶晋鸿!到时候,我希望三位能够逃脱得过他的追杀……”

  我说得豁达,生死于我不过浮云一般,然而老孙却被我说得表情一阵阴郁了,似乎想要起身去前面与程杨等人商量,又不肯落了威风,一时间坐立不安,那种小人得志的气势顿时就低落了许多。

  这模棱两可的说法让老孙忐忑,而我却心满意足地闭目而眠起来,小心地在心慌意乱的老孙旁边回气,让自己的身体逐渐恢复过来。

  时间漫漫,终于熬到了下一个时段,老孙匆匆离去,交接过后,却是黑寡妇回到了夹层来,不但给我带了肉包子,而且还端了一大碗鸡汤来,尽管没有敢将我给解开,但也是小心翼翼地伺候着。我腹中饥饿,自然也不会逞强拒绝,来者不拒,待我吃饱喝足了之后,那黑寡妇方才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你跟老孙说的事情,可做得真?”

  我舔了舔嘴唇上面的残渍,嘿然笑道:“你说呢?”

  黑寡妇凝视着我好一会儿,这才对我说道:“不管是真是假,我告诉你一件事情,那就是你的那手下林豪,老娘并没有杀死他,不过此行倘若不顺利的话,我回不去,他便会活活饿死……”

  黑寡妇开出了条件,而我则应诺道:“茅山临死之前的诅咒术,只能定位一人,倘若你能够向我起血誓,一定会保障林豪的话,我也可以向你保证,那一个人,绝对不是你!”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茅山在修行界中的名头实在是太大了,无论是行走江湖的茅山道术,还是顶尖的茅山真修,都是鼎鼎有名、如雷贯耳,黑寡妇在犹豫了好一会儿之后,自觉我这要求也并不算过分,于是当下也是跟我交换了血誓,双方完毕之后,她也没有在继续凌辱于我,而是小心翼翼地伺候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身处暗室,不知岁月匆匆,如此走走停停数次之久,搬出了师父的我也获得了相对的尊重,倒也没有那么痛苦,毕竟行走江湖,对于某些秘而不宣的事情,多少也有些忌惮,无论是黑寡妇,还是老孙,都没有再那般咄咄逼人了,而在这期间我则小心翼翼地回复气血与精神,还和王木匠交流了两次,静待时机。

  最后一次停驻,在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耽搁,我被布条蒙住了双眼,带下了卡车,接着被安排到了一个满是稻谷气息的谷仓里面来,黑寡妇用了很长的时间给我进行捆绑,务必将我给捆在一根木头立柱之上,结结实实,毫无挣扎。完毕之后,她的手掌抚到了我的背脊之上,似乎准备再检查一下那十三根鬼针的情况,这时我的浑身都紧紧地崩了起来。

  这可由不得我不害怕,要晓得黑寡妇等人最为依仗的阎罗十三鬼针术,其实早已被王木匠给解除了,而此刻留在我背脊上的,不过都是它弄的样子货而已,乍一看还不曾感觉,倘若让黑寡妇这始作俑者用手仔细一摸,那便什么都露陷了,不但我陷入绝境,王木匠也逃脱不得。

  我的心咯噔一下,下意识地想要反抗,可是全身被束缚,哪里能够解脱,不过就在此时,屋子外面传来了老孙的喊声:“小苏妹子,你出来一下!”

  黑寡妇的手停留在了我的肩胛骨上面,没有再往下滑动,接着便离开了,她走到了门口去,我侧耳倾听,却听到那老孙对黑寡妇低声说道:“老程现在去跟法螺道场的人约定交换的具体事宜,需要有人暗中跟着,有个照应,免得被对方黑吃黑了;我是个大老粗,手脚不精细,所以老程的意思是让你跟着他一起去,我在这里守着这小子,你们快去快回,好吧?”

  黑寡妇并不情愿,哼声说道:“姓孙的,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们两个家伙在想什么,还不是怕我私底下将这小子给放走了?”

  老孙嘿嘿坏笑道:“可不,我一路上都在观察你呢,那小子长得跟唐国强那奶油小生一样,要我是女人,都得心动了。你这小浪蹄子指不定想爬上人家的大腿呢,我可得防着你一点……”

  老孙说得不堪入耳,那黑寡妇啐了他一口,然后愤愤不平地说道:“老娘真的不想再管你们的闲事了,好处没捞着多少,反惹一身骚!告诉你,这次回来之后,立刻将书给我,然后我们一拍两散,各不相欠,如何?”老孙满口答应,而黑寡妇则离开了房子,我被绑在立柱之上,双眼被蒙住,动弹不得,唯有将气血不断鼓荡,让状态开始逐渐地回复过来。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老孙方才回返了来,坐在我的对面,也不与我言语,两人漠然以对,我一路疲惫,不知不觉,竟然有了一点儿小瞌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感到一阵冷风吹来,浑身一阵哆嗦,这才感觉到黑暗之中,一直沉默不语的老孙似乎在翻东西,接着他“啊”的一声轻叫,我却听到哐啷一声响,竟然是我的魔剑掉落到了地上来。魔剑认主,想必是老孙想要妄动,使得他自己受到了伤害,我冷冷一笑,谁曾想蒙在眼睛的那布条被猛然拉开,一脸狰狞的老孙恶狠狠地瞪着我道:“你笑个几把?”

  我脸上挂着一抹古怪的笑容,咬着牙说道:“有的东西,不是说在你手上,就归你了,至少地上那一把剑,这辈子都不可能属于你……”

  老孙怪眼一翻,指着我的鼻子骂道:“小子,你别以为搬出你师父,说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来,我他妈的就怕了你!我们既然能够避开那活了上千年的老鬼追踪,自然也不会怵你那劳什子茅山,惹火了老子,现在就弄死你!”

  我咧嘴一笑,平静地说道:“有本事,你就弄死我。”

  老孙的眼神在一瞬间就变得阴郁了起来,而突然之间,他扬眉说道:“不对,不对,你小子有问题!”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有点儿事情得去忙,你们懂的,不加更,不过明天会加更,让大家好好宣泄一下这两天憋闷的心情。
对了,对于黑寡妇,你们说是清蒸好呢,还是红烧?

  1. 目光一致:

    应该是把黑寡妇烧烤了吧。。。。。。

  2. 萧克明:

    你们懂的……

  3. 仙水:

    让她从了大师兄吧……从此杀人越货都不怕

  4. :

    不懂小佛啊,谁给解释下

  5. 小妖:

    还是干煸好些

  6. 卷卷:

    可惜了林豪的小白脸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