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四章 境界提升,秒杀老孙

2014年11月23日 更新

  既然恢复了自由,我却也不着急赶紧离开了,其一是因为我有了一搏之力,其二则是这里的所有人中,无论是程杨、老孙和黑寡妇,还是那个神秘莫测的老魔,这些都是我所要抓捕的凶手——已经死去了的于大师、生死未卜的林豪,为了他们,我都不能悄不作声地就溜了,倘若如此,恐怕从此又再难找到这几个人的消息。

  王木匠怕死,然而常年游走于生死边缘的我,性子却从来都是桀骜不驯、热衷冒险的,要不然也不可能从事这样的职业,我当下也是将那箱子给放好,然后蹑着脚步走到了谷仓的门前来。

  这谷仓颇大,为了防潮,地下扑了一层砖,然后悬空着地板,稍有动静就会发出响声,所以我显得十分小心,透过木门的缝隙朝着外面张望,却瞧见老孙正在往院子的四周洒落某种黑色粉末,这些粉末有一种神奇的气息,使得它周遭的空气都与旁边不同,就像大火周围的那种温差变化一般。老孙在忙碌,而黑寡妇则跟在后面扎小旗子,这种旗子跟八卦异兽旗有许多相似,想来也是一种阵法关键。

  在我的想象中,倘若那法螺道场的首领真的是被利苍所附身,那么无论是老孙,还是程杨或者黑寡妇,按理说应该都不是能够和那恶鬼平等谈判的角色,而像程杨这种谋定而后动的老匹夫,他们约定在此处交易,难道是另有凭恃?

  我因为被解开得有些晚,所以瞧不见他们先前的布置,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不过魔剑在手,我却也不着急,眯着眼睛,耐心等待着。

  王木匠见劝不动我,气呼呼地钻进了八卦异兽旗之中去,而我则在等待一个机会。

  我在看谁会过谷仓这边来监视我,无论是谁,我都有着细心在对方开门的那一霎那,将其性命给收割,一剑毙命。

  自当年一字剑教会我怎么用剑开始,我学剑已有多年,有的是信心。

  忙碌已经接近了尾声,老孙和黑寡妇检查了一遍,彼此点了点头,那老孙得意地笑道:“哼哼,那利苍老鬼纵便有千般本事,这一回只怕也逃脱不得我这手段了。老程这个家伙果然不愧是教授,比禽兽厉害多了。”

  黑寡妇下意识地朝谷仓这边看了一眼,不放心地说道:“你可得看住那个家伙,没有他,利苍老魔可是不会入套的。”

  老孙点了点头,这时突然远处打来了两道光亮,两人顿时就紧张了起来,黑寡妇对老孙说道:“人来了,我进去看着陈志程,你在外面跟照应着……”她说着话,就准备走过来了,我紧了紧手中的长剑,将自己隐入了旁边的黑暗处,这时老孙却是一把将她给抓住,嘿嘿笑道:“小苏妹子,别介啊,这震荡灵魂的法阵可是你祖上传下来的秘方,我在这儿算哪门子事情啊?你在这等着,我进去!”

  老孙脸上虽然在笑,然而却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跟黑寡妇说着话,难以避免地露出了一种不信任的语气,黑寡妇气得浑身发抖,低声喝骂道:“你这老东西,是不是怕我见机不对,把你们的东西给卷包带走了?”

  老孙呵呵应付道:“哪能呢,不多说,人来了,我先进去了,你在哪儿接待着——你放心,此事了结之后,好处少不了你的。”

  老孙说这话,手上提了一个布袋子,朝着谷仓这边走来,而就在这时,院子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那黑寡妇虽然火冒三丈,却晓得倘若这一场戏倘若是演砸了,不但什么好处都捞不着,连自己的性命都有可能丢掉,当下而是黑着脸走出了院子那边去。

  我瞧见老孙朝着这边走来,当下也会将呼吸调整至最迟缓的状态,人缩在一个进门无法瞧见的角落,身子宛若一个绷得紧紧的弹簧,就等着那一瞬间的绽放和舒展。所有的愤怒、屈辱、冲动和快意恩仇都在这一瞬间消失了,我的眼中只有一条线,一个点,全身的肌肉都处于一种积极备战的状态,突然间我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此刻的我,即便没有将血劲激发,便能够进入了那种天人合一的境界。

  那是临仙遣策所化的神秘符文带来的作用,能够让我在一瞬间进入某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中去,能够看清楚事物的本质和力量运行的轨迹,从而能够在第一时间选择最对的线路,给予敌人最狠厉的一击。

  然而此刻即便是没有开启那种神秘符文,我却隐隐之间也有了这样一种感觉。

  是仇恨么?还是屈辱之后极为强烈的渴望,又或者是对于自由的向往?我难以理解这样的情绪,却感觉到经此一劫,我整个人的境界似乎在短暂的几天里提升了许多,不过此时此刻,我却也来不及多想,脑海里、眼中和手上,都只有一个意识,那就是要将这个进门的家伙给悄然无息地斩杀于此,不留下一点儿动静。

  这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而且如老孙这般行走江湖久矣的老家伙,施展起手段来,平日里或许并未输我什么,然而此刻我却需要在黑寡妇以及外面院子随时都有可能进来的一帮高手眼皮子底下,将他给干掉,这可能么?

  在某一瞬间,我或许也存在着这样的怀疑,然而门被推开的一霎那,我整个人却沉浸到了一种波澜不动的状态,感觉自己仿佛就是我手中的魔剑一般,接着那老孙抬脚走了进来,因为我被绑着的地方在右边的一处立柱之上,所以他一进来之后,一边反手关门,一边朝着右边的那儿望了过去。

  在转头的一瞬间,他的身子明显僵硬了一下,因为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并没有瞧见被捆成死猪的我。

  除了光溜溜的立柱,和散落在下面的一堆天蚕丝绳索之外,别无他物。

  这怎么可能,一个被刺入了鬼针、灌入了化功散以及被绑得结结实实的家伙,怎么可能就不翼而飞了呢?这可能是那一瞬间老孙脑海里面划过的想法,也是他人生中最后所想到的事情,紧接着在他左侧角落里蹲守的我动了。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剑出,一挥,一刺。

  两式,没有真武八卦剑的玄奥,也没有清池宫十三剑招的意境深远,简单得就像小孩儿一般的两式,却一剑连着老孙的右胳膊和脖子一举斩下,另外一剑,则直接刺穿了他跳动不已的心脏。

  流畅无比,双保险!

  饮够了高手精血的魔剑在这一刻展露出了深藏不露的凛然阴寒,而刚才那简单的两招,却是我憋了这么多天的意志陡然之间的爆发和倾泻,也是我学道近二十年来的突破,在那一刻,我的精神和意志已经隐隐之间触摸到了某一个我前所未见的领域和高度,尽管那只是一刹那,灵光一现,却足以让我回忆终生。

  凶恶如老孙者,平日里若是和我交手,双方必然形成僵持和拉锯,然而在此刻,他却在一瞬间就丧失了性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一合之将,秒杀。

  在将老孙给骤然斩杀之后,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一阵虚弱,晓得恐怕是我刚才高度集中的精神和意志在达到目的之后,一瞬间的低谷,不过当下也是悄无声息地将他的身子给托着,然后将他拖到了旁边的谷堆上去,任那谷堆将他给淹没,同时也让散发着阳光气息的稻谷吸收鲜血,不至于闹出太多的动静来。

  就在我将老孙的尸体处理妥当之时,我却听到院子里传来了一大片的脚步声,当下也是提了气息,纵身跳上了谷仓的房梁之上,小心翼翼地凑到了屋檐边来,朝着场院的中间望了过去,却见久未现身的程杨教授立于正中,黑寡妇隐身在院子的黑暗中,而在对面,则有超过十人的黑袍人。

  这些黑袍人脸上都带着京剧脸谱,有白脸红脸黑脸,角色不一,这形象让我想起了当年在颚北某个村子被法螺道场的人伏击之时,似乎那些家伙也是如此打扮,看来带着京剧脸谱面具,这是法螺道场的招牌习惯。

  我眯着眼睛,尽量不流露出任何情绪来,却瞧见程杨教授静立院子里,而十多个面具男之中,一个带着曹操奸臣白脸谱的男人越众而出,厉声问道:“程教授,既然你说那附着得有临仙遣策的玉简在你这里,而当初挖掘古墓时侥幸逃过一命的小子陈志程也在你手上,那么就快点叫出来吧,别浪费爷们的时间。”

  被人催促着,程杨教授却并不焦急,而是平静地说道:“跟我谈交易,你还不配,让老魔来,我们今天所有的账,一笔勾销!”

  听到这般嚣张的话,这十来个家伙顿时就狂躁不已,然而黑暗中却传出了一个幽幽的声音来:“想见我啊?希望你能够有点诚意,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1. Dylan129:

    好看啊,加更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