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五章 空白玉简

2014年11月23日 更新

  这声音很明显是一个小年轻的声线,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却莫名多出了几分苍老和恐怖的气息,接着远处的黑暗光线骤然扭曲,从空间之中走出了一个人来,这个人跟法螺道场的所有人有一个打扮,披着黑色袍子,戴着一张有着金属反光的面具,身高一般,背负着双手,每跨出一步,便有好几米的距离,三两下,骤然就出现在了院子之前。

  法螺道场的所有人瞧见了这个铁面人,腰杆顿时就弓了起来,朝着他齐声喊道:“拜见尊上。”

  铁面人定住身子,停留在了程杨教授面前的五米处,手一挥,阻止了一众手下的参拜,然后转过身来,看着直立当场的程杨教授说道:“我在闭关,来得略晚,听说你手上,有我的东西。既然如此,物归原主,你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如何?”

  铁面人说话的调调怪怪的,就好像刀尖在玻璃上面摩擦出来的那种沙哑声,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而且说话也抑扬顿挫的,跟现在的人总有些不同,听到这里,我大概也能够想象得到,那个铁面人之下的灵魂,应该就是从那千年古墓中爬出来的老鬼了。想到这里,我脑海里便一直回想起当初在古墓底下见到的那一张恐怖脸孔,心中不由得一阵发慌。

  这种慌张是不由自主的情感体现,尽管我能够极力控制,但它还是如潮水一般袭来,直到此刻,我方才明白为何连一字剑都屡屡让对手逃脱,而且最终还是使得于墨晗大师死去。

  这利苍,千年之前就是修行魔道的高人,而千年之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手段,当真无人知晓。

  我估计便是我全盛时期,分毫无伤,估计都难以拿它有任何办法呢。

  不过我这人有一个古怪,那就是越是这般紧张关键的时刻,心中那股不服,就越发地强烈起来,当下也是趴在谷仓的屋檐之下,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听到那程杨教授扬声说道:“老魔,那份玉简,的确是在我的手上。当初陈志程从古墓之中偷出了玉简,辗转过后,归于我手,然而我研究了十多年,却一无所得;唯一获得的是一身病痛,以及让我懊悔一生的诅咒,此番前来找你,就是想让你将诅咒解除了,可好?”

  双方讲过了述求,而那铁面人则显得十分淡定,手一展,却是从手下那儿接过一根拐杖来,撑住身子,接着说道:“这诅咒,是通过暹粒虫加恶念神怨做的鬼咒,但凡接触到传承玉简而得不到认可的人,都会被下诅咒,此法唯有我可以解,如果你有诚意,那么我的回答,当然是没有问题——所以,请展现出你的诚意来!”

  程杨教授恭谨地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巴掌,扬声说道:“老孙,让那小子吱两声,给大伙儿听听!”

  听到这话儿,我的脑子一下就炸了,不晓得那程杨教授让老孙留在谷仓之中,竟然还有这等的打算,当下也是有些着急,瞧见程杨教授的余光已经朝着这边瞥了过来,顿时就闭上了眼睛,心想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硬着头皮叫道:“啊、啊……”

  我这两声惨叫就好像是被人给擂在胸口两拳之后发出来的一般,叫得惟妙惟肖,而我唯一担心的意见,就是这声音发出的位置,略微有些太上了,毕竟我此刻是藏在谷仓的房梁之上,却没想到我这声音一发出来,却好像是从地下、或者四面八方出现的一般,院子里面的人根本就莫不清楚我的方向,四处搜寻,却终究无果。

  瞧见这样的结果,我心中一阵狂喜,晓得这应该也是程杨教授等人的布置,就怕对方黑吃黑,来硬的,所以才隐蔽了我藏身的方位。

  瞧见连铁面人在一起的所有人都左右搜寻,程杨教授则沉声说道:“不用找了,他人就在附近,我一同伴在看着呢,很安全,而倘若你们想要靠近他的话,我同伴也许会因为心慌,手一抖,说不定就把刀子插入了那小子的脖子里面去,到时候可就真的危险了。所以,各位千万别试图胡乱行动,要不然,后果真的很不堪设想的——对了,老魔阁下,刚才那声音,你熟么?”

  铁面人仰起了头颅,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说道:“他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所见到的第一个人,我怎么会忘记呢?”

  程杨教授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来,点头说道:“记得就好,记得就好。”

  铁面人没有给他太多言语的机会,而是再次问道:“那么,那小子从墓中偷出的真玉简在哪儿呢?有了那东西,再交出他,我可以饶过你一命!”

  这家伙惯于决定别人的生死,言语之间,自有一股霸气,然而程杨教授却不会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上去,而是打了一个响指,周遭立刻出现了宛如虫噬般的杂声,接着他郑重其事地说道:“老魔阁下,您是前辈,是翻手覆雨之人,所以我在确保交易的公平性上面,其实是做出了很多努力的。我们都是明白人,所以请您约束好自己的手下,不要做出鸡飞蛋打、鱼死网破的这种事情来,让大家都难堪。”

  程杨教授这一番软中带硬的话语,让铁面人,以及身边法螺道场的这些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铁面人瓮声瓮气地说道:“这个没问题,你想怎么样?”

  程杨教授平静地说道:“交换血誓吧,这是咱们这个行当里面的规矩,你觉得意下如何?”

  在我们这些修行者当中,无论是正是邪,因为对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了解得更加透彻一些,所以对于“信仰”二字,比寻常人更加看重,所以对自己信仰所立的誓言,那是绝对需要维持的,要不然便会因为怨咒之力倒灌入体,使得浑身的血液发烫降解,继而血液沸腾蒸发而死,这样的死状格外恐怖凄惨,使得这所谓的血誓,也成为了很多人彼此交易之时,所需要立下的誓言。

  以最诚挚的言语向自己的信仰祈祷,倘若是违背了,那么就是跟自己的性命过不去了,所以一般来说,很多邪道中人作交易或者承诺,都会用到这个方法。

  似乎是早已有所准备,对于程杨教授的提议,铁面人几乎没有多做考虑,便欣然允诺了。

  这情况不但让我诧异,便是铁面人身后那些法螺道场的手下,以及提出要求的程杨教授都有些惊讶,实在是没想到他竟然有这般的畅快,然而身处其外的我却突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对于这玉简,以及十几年前丢失的东西,这个铁面人,或者说是利苍老魔,似乎有着极为急迫的期待。谈妥之后,两人彼此都起了血誓,在这一场仪式之中,彼此都观察对方,以鉴定对方是否在这过程中有所保留,弄虚作假。

  然而双方都没有抓到对方把柄,血誓既成,程杨教授轻轻地拍了两下掌,手往背后轻轻一抓,竟然摸出了一个用金丝楠木制作而成的盒子,这盒子上面绘满了符文,而且在边角以及正面处,都有吸纳阴气的黑曜石镶嵌其中,显得十分贵重。

  程杨教授双手捧着这极为贵重的木盒,似乎进行了一阵祈祷仪式,这才将其缓缓地打开了来,而就在这木盒盖子开启的一瞬间,一道白光却从里面浮现而出,铁面人平平地伸出右手,当年那能够解开成一大排叶片的玉简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去。许是好久没有见过了,铁面人静静地伸着手,感受了好一会儿那玉简之上冰寒的玉质,身子有些颤抖,似乎还是十分激动的。

  然而这激动仅仅维持了不到一分钟,紧接着他往前走了一步,猛然将手上的玉简给摔在了地上去。

  这玉简坚硬,不过终究还是玉质,像他这么往地上一摔,顿时就碎成了好几大块,而铁面人则浑身颤抖,指着一脸难以置信的程杨教授厉喝道:“不对,不对,这不过就是一块毫无用处的破玉而已,临仙遣策根本就不在里面,能够推演天机奥妙的临仙遣策,在哪里?”

  程杨教授守着这玉简研究了十几年,一直没有收获,其实心中早就已经绝望了,而此刻听到铁面人这般愤怒骂起,顿时便晓得自己这些年的怒气,其实都是白费的,本以为玉简之中有宝藏,只不过是自己一直没有找到钥匙而已,如今方才晓得自己的可笑。面临着铁面人的怒火,他摇了摇头,悲哀地喊道:“这怎么可能,那谁夺走了临仙遣策?”

  铁面人见程杨教授的困惑和惊慌并非虚假,立刻明白过来,寒声说道:“玉简之上,没有临仙遣策,那么必然是进驻到了某人体内——那个人不是你,不是别人,那么一定就是那个叫做陈志程的小子了,对吧?”

  铁面人深深吸了一口气,猛然朝着谷仓这边望来,伸手一指道:“他在这里!”

  1. 沙发:

    沙发

  2. 萧克明:

    老魔得死或封印

  3. :

    谁能搞死这老魔呢

  4. 仙水:

    要不把我写进去得了,帮助大师兄弄死那老鬼…………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