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六章 螳螂捕蝉

2014年11月24日 更新

  被利苍一语道破了我的位置,而瞧见法螺道场的一众人等皆有朝着谷仓掩杀过去的趋势,那程杨教授却陡然厉声尖叫起来:“都住手,不然我让人先杀了他!”

  程杨教授的威胁很明显起来效果,但见以铁面人为首的一众人等都停住了脚步,而瞧见程杨教授夷然不惧的模样,那铁面人则显得很平静,拄着拐杖,用拐杖尖端拨动了一下地上被砸成好几块的碎片,然后说道:“程杨,你的确很谨慎,说吧,你到底想要如何交易,才能够将那个家伙交到我的手上来?”

  面对着铁面人的质疑,程杨教授的情绪显得十分激动,厉声说道:“你告诉我,你这临仙遣策,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

  世间流传,说西汉长沙国丞相轪侯利苍获见天外飞仙,得传《临仙遣策》一卷,而后成就至道,方能活得千年,后来的邪灵教也获得一部分残本,还引为圣典,当真是十分珍贵之物,然而在这当事人的口中,那玩意却并非是什么文字记录,也不是什么修魔秘籍,更多的则像是一种灵物,或者说是某种珍稀物品,作为一个在考古界有着相当地位的学者,怎么可以忍受自己的研究方向,足足走偏了数十年呢?

  似乎感受到了程杨教授的颓丧,铁面人那面具之下则发出了嘿嘿的笑声来:“实话告诉你吧,那临仙遣策,其实是一股轻灵之气,当然,它并不仅仅只是一股气息那么简单,它由一股古代神符所构成,那神符的诞生上溯甚至可以推演到伟大的封神时代,它所蕴含的的信息,足以让人终身受益,我当年其实也只解开了一部分,便能够有了并肩顶尖高手之林的资格……”

  听到铁面人说出了真相,程杨教授眼睛睁得硕大,吃吃地说道:“这怎么可能,那流传于世的临仙遣策残本,到底是怎么回事?”

  铁面人说道:“那些残本,不过是我从神秘符文之上破解出来的一些法门而已。我守着一个宝藏,然而唯一遗憾的事情是修行知识的断层,使得很多东西没有从封神时代传承下来,我穷尽毕生之力,都难以破解其中真正的奥义,唯有借助遗尸地藏之法,将自己灵魂留存,永不坠落幽府,期待来日重修。然而让我难过的事情是,你们虽然将我给唤醒了,但是却把我藏在玉简之中的临仙遣策也夺走了——这就是我找寻你们的理由,明白了么?”

  “临仙遣策居然是一道轻灵之气,天啊,它居然只是一股气息,”程杨教授饱受打击,喃喃自语道:“我居然干出了买椟还珠的傻事,而且还空守着这破盒子,洋洋得意十几年——真傻比啊!”

  程杨教授极为懊恼,而铁面人则是显得十分焦急,催促他道:“你身上的诅咒,来自于我的意志,我随时都可以帮你解开,还你正常的生活。那么,我们开始交易吧,如何?”

  铁面人说得如此恳切,已然没有了那陈年老鬼的森严恐怖,然而程杨教授却低下了头去,似乎在喃喃自语,又似乎受不住这打击。过了好几秒钟之后,他终于抬起了头来,然而在抬头的这一霎那,即便是在谷仓房梁之上,角度完全处于一个偏移位置的我,都能够感受到他浑身散发出来的那种侵略性,以及宛如潮水一般的愤懑。

  接着程杨教授开始缓步后退了,他一边自嘲地笑,一边说道:“我真是个傻比啊,空入宝山而不自知,曾经拥有而不得,世界为什么会这么不公平?正常的生活,呵呵,我还能够过正常的生活么?我将自己的亲外孙女给活活吃掉了,这事儿可是被我女儿看到了的,她虽然碍于情面没有举报我,但是我后来假死之时,一对儿女,没有一个能够回来看过我一眼,人世间如此薄凉,哪里还能回得去……”

  他的话语让法螺道场的人感觉到一阵不安,那铁面人沉声喝问道:“程杨,时至如今,你以为你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吗?实话告诉你,只要那股轻灵之气还在陈志程那小子体内,我就能够在他尸骨未寒之时,就将其剥离下来,所以你以为让人杀死了他,我就能够受到威胁么?”

  被如此一喝问,程杨教授的脸陡然就是一阵扭曲,这并不属于正常人的肌肉抽动,而像是僵尸或者死人一般的僵硬,让人觉得无比诡异,接着他疯狂地大笑了起来:“你厉害,你牛逼,那么我想问你,法螺道场是以法阵起家的,我倒要用你们最擅长的东西,来跟您们讨教一番,看看法阵技术,到底哪家强!”

  他这话儿一说出口,早已等待多时的黑寡妇陡然从黑暗中冲了出来,手中一面齐人高的大旗,上面绘满了千八百种密密麻麻的毒虫,而这些毒虫有蜈蚣毒蛇,也有千奇百怪、人间难见的毒物,大旗招展,从院子的角落立刻蹿出了一大股的黑色雾气来,这些黑色雾气但凡沾染到了人体的一点区域,立刻就会疯狂地往里面钻,接着附着在这血肉里,疯狂孽生,那人便肉眼可见地消融了去,十分恐怖。

  一瞬间,那些由微末虫蛊组成的黑雾将整个院子都填满,而法螺道场之中也有两人带着凄厉至极的惨叫声,化作了乌有。

  这手段当真是让人心惊胆寒,看来老孙说他师父那老头儿有着神秘之地苗疆万毒窟的一支传承,此言并不似假的,然而法螺道场却也不是吃素的,在反应过来的那一刹那,剩余的人立刻结阵以待,接着纷纷射出符箓、阵旗以及排签,将阵脚稳住,不让那些细小虫子围上来,而那铁面人则显得格外愤怒,手一挥,那些围绕在他面前的所有虫蠹皆溃散而去,他怒吼道:“在我面前玩小手段,你真的是活腻了。”

  铁面人之下的灵魂是利苍,而那一位大拿早在几千年前,就是一代顶尖高手,而去那还是术法最鼎盛的时代之一,方士群出,尽管这千年过后,无论是灵魂,还是别的,都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但强者的尊严也不是这般被践踏的,当下也是脚尖一点,便冲着程杨教授杀了过去。

  铁面人利苍有着强者尊严,自信满满,然而他面对的却并非一个冒冒失失的弱者,这位程杨教授是一个心思极为缜密的家伙,他当初算计我的时候,环环相扣,层层相连,仅仅只是简单的两记飞针加麻象散,便能够将我给生擒活捉,而对于利苍这老鬼,他可是筹谋了十多年,哪里只是表面上的那般简单,但见利苍冲到一半,地上却浮现出了一个邋遢老头来,面无表情地拦住了身着黑袍的铁面人。

  那邋遢老头容貌十分丑陋,不过在与铁面人交手两招之后,身形一扭,竟然挤进了铁面人的身躯里去,那面具之下,有一个愤怒的声音喊道:“一个区区几年炼制的小鬼,居然敢跟我抢夺身体,真的是活腻了!”

  利苍骄狂,然而他却着实被这邋遢老头的鬼魂给牵绊了,我有一种莫名的猜测,那邋遢老头恐怕是老孙的师父,这两个畜生不但将其杀害了,而且还将老头炼制成了鬼灵,当真是让人不齿——老孙师父是正是邪,为人如何,这个我无从得知,但是瞧见他刚才那面无表情的脸孔,我的心中不由多出几分悲凉来,要晓得,我也是有师父的,对于这种情感也有理解,却没想到这世上居然还会有这般无耻之人。

  不过这邋遢老头钻入铁面人体内,却是将利苍的身形给为之一停滞,接着程杨教授则桀桀笑了起来:“它自然是拿捏不住你的,但是你以为凭借着你这坏了几千年的脑子,就能够跟现如今的我们相斗么?幼稚!”

  程杨教授扬起了右手,话音一落,黑寡妇从角落掏出一个奇怪的大鼓来,在上面猛然敲动了类似于“将军令”的鼓点,而随着这鼓点的出现,院子里顿时浮现出一种古怪的共振,咚、咚、咚,仿佛某种波澜骤起,那铁面人的身子变得僵硬,突然大声喊道:“啊,不好,费阳、马军,快帮我杀了那个女人,要不然我们就完了!”

  铁面人如此绝望,然而黑寡妇的鼓点却敲得更加疯狂,程杨教授拦在了黑寡妇旁边,以作戒备,而目光则投向了谷仓这一边来,催促黑寡妇道:“那个利苍的神魂当真强大,居然在这样的震动共鸣之中,还能够保持一丝意志,小苏,什么时候能够将它镇住?”

  黑寡妇挥汗如雨地打着鼓,摇头说道:“这一曲鼓点敲完,倘若再不能扼杀的话,我们恐怕就只有跑路了。”

  程杨教授点了点头,朝着谷仓这边喊道:“老孙,走,带那小子上车,我们赶紧离开。”

  他喊了几声没有回应,眉头突然一皱,诧异地喊道:“不对,老孙出事了!”

  1. :

    阵法技术,到底哪家强?

    • 游客:

      法螺道场找利苍

  2. 小妖:

    终于该大师兄出场了 哈哈哈哈

  3. 仙水:

    大师兄要变身黄雀了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