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七章 虎穴之说

2014年11月24日 更新

  老孙能够协同程杨教授一起,将养育自己十数年的师父都给杀害了,这两人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强,彼此的脾气秉性也是相当熟悉,所以叫了几声没动静之后,程杨教授顿时就觉察出不妥来,然而他这话儿一出口,那黑寡妇却不乐意了:“能出什么事?那个陈志程你之前也是检查过了的,十三根鬼针,除了我,没人能解,化功散,冰蚕索,每一样都能将他制得死死,怎么可能出现问题呢?”

  黑寡妇鼓点不停,而程杨教授则黑着脸说道:“那他为何会没有回应?”

  那女人眉头一皱,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大惊失色地问道:“糟了,莫不是老孙那狗日的听到了利苍老魔的话语,得知陈志程身上隐藏着临仙遣策的最终秘密,所以带着那小子,和所有的东西,卷款潜逃了?要是如此,程教授我告诉你,敲完这顿鼓点,老娘立马转身就走,剩下的事情,你自己一个人担待着吧!”

  程杨教授被黑寡妇挑起了疑心,不过心中却依旧有些不信,转身朝着谷仓走去:“不对,老孙与我情同兄弟,他不可能背叛我的,一定是利苍老魔后面还有手段,暗中派人潜入了谷仓里面去,才会如此。你且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

  他这刚要离开,黑寡妇就厉声惨叫道:“连自己的师父都给炼制成了鬼灵,兄弟又算个屁?程教授,你这时若是要脱身离开,我可不管这利苍老魔是否有被这法阵共振而死,老娘拔腿跑开了先!”

  她话音一落,黑雾中便冲出了一个红脸关公和白脸马谡来。

  这两人一人持刀,一人耍棍,身上隐隐散发金光,那些虫蠹的黑雾似乎对于这些有着深深的畏惧,故而不能阻拦,使得他们两人能够冲上前来,试图将敲鼓摆阵的黑寡妇斩杀当下。此时此刻,消灭了利苍魔头这件事情更加重要,要不然大家都得死,程杨教授也有这样的觉悟,当下也是迎了上去,与这二人交手,而谷仓这边,他则甩了一支利箭,钉在了正门之上。

  我不知道他这利箭是何用意,还待仔细打量那程杨教授的手段到底有多厉害,却不料身后阴风一阵,回头一望,却见到一个缺了半边脸的女童,出现在我跟前。

  这女童只有五六岁的模样,披头散发,浑身脏兮兮,全部都是血痕,一对手掌之上指甲尖利而修长,半边脸血肉模糊,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肌腱来,唯有一双眼睛透亮,里面充斥着愤恨、怨毒、疯狂以及痛苦等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

  骤然瞧见此物,我也吓了一小跳,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既然老孙能够将他师父炼制成鬼,人面兽心的程杨教授,自然也会不甘示弱,那么这丑陋狰狞的鬼娃娃,恐怕就是程杨教授的亲外孙女了吧?

  想到面前这鬼娃娃悲惨的遭遇,我心中的那种恐惧便骤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满满的同情,瞧见它挥手朝着脖子抓来,我凝练气劲,收敛雷意,伸手一把便抓住了这鬼娃娃的小胳膊。

  人鬼陌路,按理说平日里是不能实体相交的,因为我们身处的并不是一个空间,不过这些事情在修行者面前却并不成问题,厉害的练鬼者能够将鬼凝练得宛如实质,而修行者则能够将虚无飘渺的鬼魂掌握于手,这些都关乎于炁的变化。那鬼娃娃想要取我首级,却不料被我一把抓住胳膊,动弹不得,心中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浮现出几分狠厉来,勃然变色,竟然化作一条细线,准备朝着我的体内钻去。

  这小鬼的性子已经被程杨教授给炼制得格外凶恶了,我晓得倘若心存良善,只怕会阴沟里面翻船,当下也是手中雷劲一起,那掌心雷便击在了鬼娃娃的身上,这孩子猛然一震,浑身一阵溃散,而后我更是马不停蹄地念起了超度亡魂的经诀,一指点在了鬼娃娃的额头之上。

  一指点破清明,回归本我,洗涤一切罪恶,超度往生。

  超度亡魂,这是茅山道士最基本的功底,我身为茅山新生代的大师兄,自然是熟悉无比,当下全力施为,一指过后,却见那鬼娃娃丑陋无比的躯体开始化作了虚无,而一缕被洗刷干净的意识则从这残躯之中升华出来,我仰头望去,却见一个满脸童真的小女孩在我的头顶上浮现,朝着我挥了挥手,一脸的感激,接着上方仿佛出现了巨大吸力使得她不能再久留,倏然朝着上空消融而去。

  超度,便是将人的意识和本我,度到彼岸去。

  何为彼岸,或许是幽府,或许是远方,无人知晓,因为知晓的人,从来都没有能够回来过。

  超度完这小娃娃的我心中并无得意,反而是有一种莫名的伤感,而正在此时,我却听到院子里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赶忙趴在了屋檐下往外望去,却见原本屹立当场的铁面人居然倒了下去,而刚才准备与程杨教授交手的红脸关公则躺倒在了地上,程杨教授悍然一阵连击,手掌正好从那白脸马谡的胸口给穿了出来。

  好手段,想不到一直以考古专家面目示人的程杨教授,却是如此厉害的一个高手。

  不过,他也只能走到今天了。

  我纵身跳下了房梁,一剑将地上的那木箱斩成两半,里面一堆零零碎碎的东西全数砍烂,而唯独木盒之中的那本破书,我却收了起来,做完了这一切,我提着满脸都是谷粒的老孙首级,缓步走到了谷仓门口,猛然一脚,将那大门给踢得飞了起来。

  刚刚用阵法将铁面人躯体之中的利苍,以及自己的鬼灵给震得溃散,然后又伤了法螺道场的两员大将,程杨教授颇有些意气风发,然而瞧见踢门而出的我,顿时双眼就瞪得滚圆,朝着一曲鼓点敲完的黑寡妇大声喊道:“你不是说三保险么?那十三根鬼针呢,化功散呢,绑在身上的绳子呢,都到哪儿去了?你这贱货,倒是给我解释一下啊?”

  我右手提着魔剑,左手一挥,将老孙的首级给丢在了程杨教授的跟前,看着那骨碌碌转动的脑袋,以及两人脸上诧异到了极点的表情,我心中莫名一阵畅意,沉静地说道:“两位,这几天你们痴我,笑我,辱我,骂我,欺我,侮我,诽我,谤我,爽快无比,那么今时今日,小弟自当一并偿还,还请不要推脱!”

  我提着剑,缓步走向程杨教授,那老家伙难以置信地看着我,一边后退,一边惊诧地说道:“你怎么可能挣脱,难道……你是假装被我们擒获的?”

  我当然是中计被俘的,不过这蠢猪一般的行动实在是太有损我陈志程的颜面了,听到程杨教授这么一说,顿时感觉自己自当如此,于是欣然笑道:“不然呢,你真的以为一记麻象散,就能够将我给擒住?要倘若是如此,我这特勤一组负责人的位置,未免也太好坐了。于大师之死颇为诡异,来龙去脉皆无消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若是不让你们放松戒备,又如何能够将所有的凶手,都引出来呢?”

  我说得冠冕堂皇,好像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一般,不过我这般诡异脱身,也的确印证了这说法,程杨教授不知道还有王木匠这神奇的胆小鬼在,心中自然信了几分,不由得信心沦陷,苦笑着说道:“我原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筹谋当中,却没想到忙忙碌碌到了头,却不过是别人眼中的棋子而已。陈黑手啊陈黑手,世间怎么会有你这么智近乎妖的怪胎呢?”

  程杨教授最为得意的并不是自己的修为,而是自己算无遗漏的手段,自谓“食脑者”的他将老孙这家伙支使得团团转,就是因为他比旁人聪明,此刻在这儿栽了跟头,顿时就觉得世界一片灰暗。

  我没有理会这个家伙心中的挫败感,虽然刚才将自己被擒一事说成了深入虎穴之谋,但是倘若没有能够将这两个家伙拿住,牛皮便真的可能吹破了,当即一剑飞起,朝着程杨教授杀去,却是想将其斩落当场,弄死这个幕后黑手,好报了于大师和林豪的血仇。

  见我咄咄逼人地冲了过来,那程杨教授脸上也露出了狠厉之色,厉声喊道:“你这般谋算,那又如何?既入了我法阵中来,就叫你有去无回!”

  这院子是三人特意选中的战场,做的布置极为缜密,我一入其中,那家伙便是陡然狂喜,伸手一招,便有成千上万的毒虫如云,呜呜泱泱,朝着我席卷而来,仿佛骤然之间,就要将我给吞噬入内一般,而面对着这恐怖的一切,心怀怒火的我却是不慌不忙,陡然挥剑,朝着即将把我给笼罩的这一片的黑云,结了一个古怪的印法。

  【深渊三法,魔威】!

  1. 仙水:

    大师兄威武…………沙发…………

  2. 萧克明:

    上来就使魔威,还得了镇压月亮的法门

  3. :

    难道说大至禽兽小到虫蚁都在魔威的攻击范围内?

  4. :

    估计没有镇压山峦猛吧。十八的镇压山峦算是练到家了,小毒物功力还不够

    • 萧克明:

      谁知道呢,这个还得等小佛解释

  5. 游客:

    秒了它!

  6. 游客:

    力仓就这样完蛋啦?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