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八章 三剑祭奠

2014年11月24日 更新

  这魔威乃深渊魔王阿普陀所传授,能够对大部分的邪物产生出一种发自灵魂本源的威压,从而产生出畏惧以及不敢抵抗的效果,那些万千微末的虫蠹不晓得是什么蛊虫,但是却也有着最基本的意识,也正好被这种威慑所统治,当下漫天乌云骤然散开,尽管依旧还容于阵中,却已然离我远远,不敢再靠近哪怕是一点。

  隋唐演义的程咬金有三板斧,打遍天下,而当初我师父在得知了我习得这深渊三法之后,即便是让我远走青城,也想让我继续修习下去,便是因为学得此法,自然可以独当一面,此番一经施展,蛊虫离散,而我则是一刻都不曾停留,朝着前方的程杨教授便是一击掌心雷印了过去。

  这茅山掌心雷可与我最初所习的圆灵掌心雷有着许多区别,于春雷时分吸收天雷意念入体,更加刚猛,更加阳刚,也有烈性,最适合对抗邪物,而我面前的这程杨教授,人面兽心的他竟然通过某种邪恶仪式,从血脉亲属那儿获得珍贵的生命力,这具身体自然是邪物凝聚,如此遥遥拍了一掌出去,尽管还未有临体,他便感受到了一股倾天而落的恐怖雷意,将整个灵魂都给震荡出来。

  此掌心雷轰隆隆的,雷声震响,程杨教授不敢掠其锋芒,而是快步后退数分,从身后抽出了一根银色的长箫来,微微一抖,竟然有六团星光绕体,将他周身护翼,竟然硬生生地扛过了这轰然一击。

  瞧见程杨教授手中的银箫,在旁边主持法阵的黑寡妇不由得赞叹道:“果然不愧是考古出身,程教授你手上的好东西倒还挺多的,这银箫,只怕是当年天山神池宫下山行走的银姬之物吧,你倒也不怕被人发现,到时候被那神秘圣地的人盯上?”

  我不知道黑寡妇为何这么说,但却也下意识地朝着程杨教授手中的那银色长箫看了过去,结果视线一定在那银箫之上,听到划空而出的响声,整个人的意识都感觉有一点儿模糊,而下一秒,我的余光处瞧见黑寡妇的手朝着我这边扬了起来,心想果然,这毒妇人端地是个好有心机的婊子,手中魔剑一绞,却是将她那泡过麻象散的飞针给黏住了,顺势而为,朝着疾步冲来的程杨教授给甩去。

  程杨教授还想乘着我被黑寡妇偷袭的时机掩杀而来,却没想到我并未有中计,而是将那银针朝着这边射来,避之不及,当下也是就地一滚,直接朝着旁边翻倒过去,而我则不去理会黑寡妇那女人,飞身前扑,朝着程杨教授一阵疾刺,力图将其给赶紧斩杀当场。

  我的剑势绵密,连绵不绝,而程杨教授却也并非弱者,手中的那根银箫不停抵挡,虽说与我的魔剑并没有太多的优势,但是这玩意不但坚固无比,而且内中似乎隐隐藏着某种强大的力量,反震之间,我倒也不能占据上风,更让人郁闷的事情是那银箫之上,每一个孔眼都能够发出某种耳朵听不到的频率,让人颇有一些恍惚之感,而就是这种骤然之间的停滞,使得程杨教授在我连绵不绝的攻击之中,还显得游刃有余。

  交手几个回合之后,我便隐隐有所感觉,生机回复的程杨教授,修为并不弱于我,不过临战的心态和手段却还是与我有着一段距离,倘若是公平斗争,他必然不如我,然而此时此刻,周围一片混乱,黑寡妇虎视眈眈,而那群被虫蛊围着的家伙也并非软蛋,我若是一直僵持下去,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在交手中,我开始不断地回忆起了刚才斩杀老孙之时,所触摸到的那种神秘境界。

  那是一场美梦,让人不愿醒来的梦,仿佛世界都在自己的脚下。

  只可惜它匆匆而逝,无论我如何捉摸,都难以找寻,当下也是有些不耐烦了,仇人在前,我却也不再多作等待,将身体里阻塞的经脉一冲,血劲激发,右眼之中包含了临仙遣策的神秘符文顿时就飞速旋转开来,那种世界回复本源,唯有点与线,以及光线纵横的模样再次展现了来,我猛然一咬牙,速度和精准度陡然快了几分,那剑疾如火,倏然而至,原本来颇为自在的程杨教授顿时就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汗水一下子就出现在了额头上。

  又过了几个回合,我一剑擦过了对手的腰间,划出了一个血口子来,这一剑从直线走弧度,诡异无比,却又十分奥妙,那程杨教授顿时就惨叫一声,出身喊道:“不对,不对,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这么准,这么快?”

  我的长剑不停,脸上却浮现出了冷笑,平静地说道:“你不是想要寻找临仙遣策么,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这就是临仙遣策的力量——超脱于世间的束缚,直接深入这个天地之间的大道,以及底层的规则,忽视一切伪装和幻象,回归真我。死吧,你本来可以成为一个受人敬仰的专家学者,满门桃李,著作等身,然而此刻却只能成为一个十恶不赦的狗贼,死在荒地里,都不会有一个亲人,为你收尸……”

  我的剑势越来越急,眼中跳跃的点和线变换不定,我几乎都不能跟上那变化的节奏,而程杨教授似乎也拼尽了全力,一边奋力反击,一边不屈地喊道:“不,我不要死。我放弃了所有的一切,就是要找到临仙遣策,在没有得到它之前,我不可以死!”

  他手中的银箫开始散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来,将饮血寒光剑的剑尖黏住,一股炁场凝结的巨浪从相交之处,拍打而来,我双脚立地,用那土盾之法,将力量给传递到了地上去,根本没有受到多少伤害的我左手倏然展开,雷劲集结,整个人的情绪陡然爆发:“这一掌,是为了张知青、为了于墨晗、为了林豪,以及那些因你而死的无辜之人,还给你的!”

  这一掌携着风雷之势,赫然印在了程杨教授的胸口,单听一阵骨骼碎裂的脆响,这个变态的老者眼神一阵涣散,像个破布口袋一般地朝那一片黑雾之中跌落过去,而我则一点儿也不停留,将魔剑之上黏着的银箫收在腰间,接着一剑挥出,叮叮叮三声响起,却是将黑寡妇偷袭而来的三根银针直接击飞了去。

  在我和程杨教授交手的这短暂时间里,黑寡妇偷袭数次,而当我将对手击飞,回过身子来的时候,她看着地上老孙的头颅,以及跌落人群中去的程杨教授,方才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家伙,不再是自己曾经的阶下之囚,已然成为了索命的恶魔了。

  她那饱满红润的嘴唇微微哆嗦了一下,似乎感到自己这一边大势已去,黑寡妇后退两步,脸上开始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来,用娇嫩的声音解释道:“啊,这事情是程杨这老禽兽策划主导的,老孙也是主谋,我不过是拿钱办事,你别怪我啊!不然这样吧,我什么都不要了,马上离开,你不要生我气,好不好?”

  此刻的黑寡妇楚楚可怜,就好像刚毕业的学生妹子,然而只有亲身经历过她的手段,方才晓得这妇人的恶毒,我持着剑,一步一步地靠近,寒声说道:“放过你?好哇,那你回答我三个问题。”

  黑寡妇自然点头如捣蒜,而我则平静地说道:“林豪死了没有?”她如同抓到了救命的稻草,激动地喊道:“活着呢,活着呢!”

  我又问道:“林豪脸上的伤,是不是你亲自弄出来的?”黑寡妇点头说是,然后又辩解道:“那都是程杨吩咐的,我也没有办法啊?”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问出最后一个问题:“你手上,足有上百人的性命,午夜梦回的时候,是否曾做过噩梦?是否忏悔过?是否想过这世间,其实还是有报应这一回事儿的?”

  我连续的提问铿锵有力,充满愤恨,而听到我的态度如此,黑寡妇终于陷入了绝望之后,晓得跑了跑不了了,不如一搏,于是一咬牙,手往腰间一抹,朝着我洒出毒粉来,口中还厉声骂道:“去你妈的圣人,老娘杀人的时候,你还在你娘的怀里面吃奶呢……”

  毒粉飞扬,将她面前的一整片区域都给充满,而洒落之后,她似乎想要逃离此处,然而我却滑步而过,一招风眼,将面前的粉末吹走,接着倏然一剑,斩断了她施毒的右手,平静地说道:“这一剑,敬给西川罗明峡荒村的死者;”

  又一剑,斩落了黑寡妇的左臂,我又说道:“这一剑,敬给独叶村瘟疫事件丧命的亡魂……”

  双臂被斩,血流如注,黑寡妇秀美的脸上立刻一片苍白,双目圆瞪,我却并不理会,然后平静地说道:“最后一剑,献给我的小兄弟林豪,不管他生死与否,这都是命,是你欠他的东西!”

  我说完,一剑枭首,血气喷天。

  1. 哈哈:

    激情四射

  2. :

    犀利

  3. 萧克明:

    陈老魔就是陈老魔,够狠

  4. 仙水:

    字数太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