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一章 猖狂个毛

2014年11月25日 更新

  战斗到了后半段的时候,我其实差不多理解了利苍为何会跟我谈及临仙遣策的真义,以及让这么多法螺道场之人前来磨砺我的原因,其实最终也是要让我能够对临仙遣策有着更深的理解,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但是我却知道自己最后的结局,终究还是逃不过利苍的魔掌。

  到底是什么原因,能够让利苍耗费自己所有班底之人的性命,拿来给我磨刀练手?

  我没有弄明白这里面的关系,然而当脖子被利苍给掐住,高高举起来的时候,却艰难地笑了出来。刚刚啃过好几个人心的利苍面容狰狞,显得十分恐怖,看着快要笑岔气的我,一双漆黑的眼珠子里面闪烁光芒,寒声说道:“你笑什么?”

  我浑身无力,脖子被掐之后,连喘气都显得那么困难,不过却显得很开心,大声说道:“朝闻道,夕可死矣。这些年来我一直学道修法,却从来没有一日,如今天这般畅快,我手中的剑,也从未有饱饮过这么多的鲜血,刚才我杀了多少混蛋——四十个,还是五十个?管它呢,我破的阵,乱的法,还有我融会贯通之后的领悟,都是这辈子都难以触摸到的境界。有了这样的遭遇,便是死,也值了,只不过,你想我还你的临仙遣策,怎么还?哈、哈、哈……”

  临仙遣策就是一股轻灵之气,它在我的右眼之中,根本不能为别人所用,利苍想要回自己的东西,难道还能将我的眼睛给挖下来不成?

  想到这儿,我不由得莫名解气,利苍倘若晓得自己费尽周折,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不知道会不会将肺给气炸。

  我哼声不语,冷笑连连,而利苍也不与我计较,将我给重新扔回了那一堆死人里,又从旁边拉过一具尸体来,一屁股坐在了那人的胸口处,与我对坐,平静地说道:“怎么还,这个另讲。说句实话,我也是在接到程杨教授的信息之后,才开始了解你的,这才晓得你居然已经是当今道教茅山宗的开山大弟子,而且还是朝堂之上杀戮同道的代言人,没想到啊,连魔尊您都接受招安了,这让我着实诧异?”

  “魔尊?”我哼声冷笑道:“利苍,你要杀便杀,我保证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你又何必跟我摆故事、讲段子呢?”

  “咦?”利苍皱了一下眉头,看我说得并不是假话,便有些奇怪了,仔细地打量了我一番,迟疑地说道:“不对啊,按理说魔尊返世,过了十八岁,便能够自然觉醒了,怎么你好像一副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小子,你到底是谁?”

  我倒是有些好奇了,试探着说道:“你的意思,是我本来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返世重修的,只不过一直没有觉醒本我,对不对?”

  利苍是两千多年前的老鬼,虽然他大部分本事都在临仙遣策之上,不过能够从那个辉煌的年代存活至今,光这一份眼界都远比这个时代的我们开阔许多,而他的话其实也印证了我这些年来的猜想,那就是我应该为某位恶人的转世,要不然也不会获得这个世界的憎恶,也不会有着十八劫,以及种种离奇之事,而曾经屡次三番的李道子也曾经对我说过,倘若我觉醒本我,出手犯恶的话,他会亲手将我给干掉。

  对,是亲手,当年的李道子是因为误会我是他的某位老友转世而出手相助,后来确实希望将我给引入正道之上,才不惜以性命相救,所以我若负他,他必回亲自出手,索我性命。

  那么问题来了,我灵魂之中的本我,到底是谁?

  这个答案一直困扰了我很久很久,有时我会想如果我弄清楚了这一点,说不定就不用等到十八劫完毕,就能够过上正常的生活了,不过却没有人肯告诉我,我师父不会,李道子不会,而说不定这个利苍能够给我一个答案。

  然而就在我满心期待地看着利苍之时,这家伙脸上却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哈哈大笑道:“你也有今天,难怪我上次看到你的魔尊护法居然跟了别人,而不是陪在你的身边,原来连它都晓得你背弃了自己的大道,被那帮带翅膀者给引上了歧路去。原来如此,那么,魔尊,既然到现在为止你都没有觉醒,那么这一副好皮囊,不如就便宜我了吧?”

  利苍没有讲出他口中的“魔尊”到底是何许人也,然而却点出了另外一个角色,也就是“魔尊护法”,听到这个久违的词语,我脑海里转了几个弯,方才想起他讲的,应该就是胖妞,那个陪伴着我成长的神秘小猴子,注意力顿时被转移了,诧异问道:“背弃了我?你又见过它么,是弥勒?”

  利苍一双眼睛开始散发出了贪婪的目光,舌头在嘴唇上面舔了舔,身子微微前倾,一口人肉的酸气喷在了我的鼻子上,让我差一点就要呕吐了出来,而他听到我谈及了弥勒,也不由得一愣,含笑说道:“没想到你也认识他啊?很不错的小子,强大的执行力和深沉的计谋,使得他或许能够超越这世界上的很多人——最重要的是他很神秘,有让我看不透的东西,是个让人尊敬的对手!”

  他的手再次摸到了我的脖子上面来,呢喃说道:“他很可怕,真的很可怕。将临仙遣策夺回来之后,我下一个要杀的人,一定是他!”

  我浑身无力,连一根指头都抬不起来了,无力地看着利苍说道:“还,怎么还?”

  利苍已经将额头顶到了我的脑门上来,两人几乎零距离,双眼对视,他喷着腥臭的气息笑道:“你的脑子反应真的有点儿慢,这事儿对别人来说或许是一件难事,然而对于我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啊——你也不想想,从先前的那具身体,到程杨这个活死人,我可曾有过排斥反应?身体对于我来说,不过就是一间房子而已;恰好,你这房子不但是天生魔体,而且还有这临仙遣策在其中,你啊你,没有悟道,可惜了这优异的条件了……”

  听到利苍的这一番话,我才豁然想起,我刚才所得意的一切,在利苍看来,这都不是事儿。

  他并不需要将我的眼睛给挖下来,因为这眼睛便是他自己的眼睛,他只是将我的灵魂给扼杀了去,然后自己进驻而来,那便万事皆休了。

  这具身体依然还在,他甚至还可以冒充我的身份,成为茅山的大弟子,成为特勤一组的组长,甚至还可以跟小颜师妹一起卿卿我我,然而这世界之上,却再也没有我陈志程这么一个人,就像鸟儿飞过天空,连一点儿痕迹都没有留下。

  世间在无陈志程。

  一想到这样的结局,我的心脏骤然紧缩,拼尽所有的力气,大声喊道:“不!”

  我一边愤怒嘶吼,一边拼命伸出手掌,朝着面前这魔鬼抓去。

  我这一抓,用上了炼妖壶观术,然而我这慢如蜗牛的反抗在利苍眼中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他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然后将半根舌头嚼烂,一口热血碰到了我的双眼中去,结果我便感觉耳边一阵洪钟响起,全身宛如遭到雷击,接着眼前的世界一片鲜红,那血淋淋的红光将我的整个世界给侵蚀了,然后浑身冰冷,有一股强大的意志降临到了我的身体里。

  额头、鼻子,以及唇,通过这种点对点的接触,附身于程杨老匹夫之上的利苍开始将自己的意志转移了过来,这是一种让人绝望的情形,笼罩而下的利苍神识就宛如平地刮起肆虐的龙卷风,将我的意识给吹得七零八落,我眼中的世界一片红,而意识的战场上却也是全面溃散,节节败退,根本就抵挡不住利苍的覆盖。

  在意识的海洋之中,黑暗将我整个人都给吞没,我仰望着血色天空,感觉漫天风沙吹落而下,我有可能沉落海底之后,便永远都难以苏醒过来。

  人只有真正到了濒临死亡的那一刻,方才会想起这世间所有的美好与不舍,无数人物从我的思维中走马灯一般地出现又消失,父母姐姐的亲情温暖、儿时的小伙伴,清冷的五姑娘山上,青衣老道和一狐一猴,以及岩壁之上的老鬼……所有的一切,以及茅山顶峰之上,一个谪落凡间的小美女,和她那宛若夕阳一般温暖的笑容……

  这些所有的美好开始往天上飞速遁去,一个苍老而凶厉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面不断晃荡:“天啊,我看到了什么?这简直就是一具完美的躯体,居然还有道心种魔这样的奇功——捡到了!小子,身怀重宝而过闹市,你还真的是不知人间险恶啊,哈哈……”

  利苍的狂喜让我绝望,而我则感觉自己的意识已经逐渐沦丧,脚下仿佛是一个无底的深渊,我飞速地往下坠落,世间的一切,都离我是那么的遥远。

  我要死了么?

  意识丧失的最后一刻,我问自己,却听到一道充满了无上威严的声音充斥了大地:“鼠辈,猖狂个毛?”

  1. Dylan129:

    谁来救场了呢

  2. 苗疆吧:

    谁来了呢?

  3. :

    李道子

  4. 哆啦A梦:

    魔尊

  5. 游客:

    魔尊

  6. 冬:

    那些只知道沙发板凳的傻逼终于消失了

  7. 冬:

    那些只知道沙发板凳的傻逼终于消失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