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二章 职业愿景

2014年11月26日 更新

  我是死了么?

  意识在某一刻似乎消弭了,然而这种沉寂就好像是溺水的时候沉落河底,在断了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又浮出了水面来,尽管自我的意识模糊,但是我却还能够感觉到自己还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的。我睁开了眼睛,感觉烈日高照,似乎已经是白天了,然而脑子里的思想陷入了凝滞的状态,反应慢得就如同蜗牛,直愣愣地瞧了一会儿天空,然后又昏死了过去。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听到耳边有人在叫我,“哥哥、哥哥”,这声音我熟悉无比,就好像某种开关一般,停滞不前的思维终于再次回复了一些,我脑海中浮现出了小白狐儿那张清丽秀美的瓜子脸,睁开眼睛来,却瞧见小白狐儿果然在我的跟前,泪水涟涟地抓着我的手,不听地呼唤着我。

  当瞧见我睁开了眼睛过来的时候,小白狐儿脸上在一瞬间露出了惊喜无比的笑容来,小脑袋一下子就钻入了我的怀中,放声大哭道:“哥哥,你醒了,呜呜,我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我以为你不要尹悦了呢……”

  我浑身虚脱无力,被小白狐儿拱着胸口,躺倒在地,无神的双眼看着天空,发现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有晚风徐徐吹来,正月间的天气阴寒刺骨,让人忍不住直打哆嗦,而听到小白狐儿的叫声,旁边陆续传来了急迫的脚步声,接着我瞧见了努尔,也瞧见了徐淡定,紧跟着张大明白、张励耘、赵中华等等特勤一组的成员都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中,我看着这些熟悉的脸孔,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却突然感觉好像少了些什么。

  对了,林豪呢,被困在地下室的林豪哪儿去了?

  我张了张嘴,想要问起林豪的下落,结果喉咙里面嘶哑半天,却说不出一个字来,努尔带着激动的神情走到我跟前,手放在了我的头上,抿着嘴,瓮声瓮气地说道:“你没事,脱力了而已,天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将自己所有的潜力都给榨干的?别担心,已经没事了,这里的人没有谁能逃脱,而林豪也被尾巴妞找到了,现在正搁医院里面躺着呢,虽然失血过多,但是医生说能够活下来——活着便有希望,你太累了,先歇着吧……”

  努尔与我相识相知,自然知道我牵挂的是什么,此番说罢,我的心中稍微安然许多,余光处瞧见我依旧还在原来的院子里,土路上来了许多警车,有好多军装和警察正在收拾院子里的尸体,一具一具地抬向了车上去,我的醒来让这些人着实好奇,纷纷朝着我看来,然而当我瞧过去的时候,他们的目光却又不自然地转移开了去。

  怎么,他们的脸上为何会有这样惊恐的表情,就好像是见到鬼了一般?

  难道是觉得我已经死了,此刻苏醒过来,实在是太惊讶了么?

  我的心中有着无数的疑问,然而此刻的我就像那刚生下来的小娃娃一般,无比的虚弱,根本就动弹不得,也说不了话,在努尔吩咐我安心休息之后,再次闭上了眼睛,感觉世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而这所有的一切,则都是因为我亲爱的兄弟和朋友们在我身边。

  有他们在,我便可以睡得十分安稳了。

  我闭上了眼睛,这时有人抬着担架过来,周围的人七手八脚地将我抬上担架,然后送到了救护车上面,我听到小白狐儿对车上的急救医生和护士大声吩咐着,无外乎是讲明我的重要性,说要万一出现了什么变故,唯他们是问。

  小白狐儿虎视眈眈地在旁边看着,那急救医生给吓得不轻,这时徐淡定过来叫住了小白狐儿,告诉她道:“尾巴妞,梁老大给大师兄检查过了,就是脱力而已,好好睡上一觉就好了,你别在这里吓着医生,人家是专业的,要给你吓成业余的,这责任谁负?你先过来,帮忙检查一下现场,大师兄暂时醒不了,这事儿到底如何结案,报告怎么写,我们都得先给上面一个说法不是?赶紧的,过来!”

  徐淡定平日里素有威望,他的吩咐小白狐儿倒也听,离开了救护车,这时车厢里只剩下一名急救医生和两名护士,我闭着眼,意识犹存,然而三人却以为我昏迷了,说话也没有遮拦,在给我挂上生理盐水之后,急救医生一边给我处理伤口,一边低声对旁边的两个女护士说道:“天啊,看看,二十多道伤口,还能活下来,这家伙果真不是一般人!”

  旁边一个女护士忐忑地问道:“杨医生,你说他到底是什么人啊,五十多个人全都死了,就剩他一个……”

  还没有等这杨医生做回答,另外一个快嘴的护士便低声说道:“嘘,我刚才听市局的警察说了,这个男人是那几个中央调查组的头儿,地位很高的;另外我还听说一件事情,他们说这五十多个人,都是他一个人给杀了的——天啊,你们能够想象么,一个人,杀了五十多个人,天底下有这样的事情么?”

  杨医生处理伤口的手脚十分麻利,不过嘴上却不停,神秘地说道:“你要这么说,天底下还真有这样的事情,不过至于这回是不是,还真的难说;你们知道么,刚才那几个穿中山装的家伙,是我们国家有关部门的,专门处理各种秘密事件呢!”

  第一个女护士却打死都不信:“杨医生你吹牛呢,上次十堰北站北疆那帮卖羊肉串的,和东北朝鲜族贩马肉的那一帮人争地盘,打架斗殴,朝鲜帮的第一红棍朴俊勇不是说打遍十堰无敌手么,结果呢,被十多个人追砍,现在还在我们医院重症监护室躺着呢,人脑袋都被砍成狗脑袋了,这里可有五十多个人,你当这个伤员是老魔头啊……”

  “爱信不信!”

  ……

  救护车里面的三人八卦着,你一言我一语,落在我的耳朵里,让我心中感觉到一阵没由来的欣慰笑意。我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总局大佬许映愚告诉我的事情,那就是作为我们这些战斗在秘密战线的人,最大的幸福不是破了多少案子,捣毁了多少凶人,而是生活在这个社会的人民,他们可以沐浴在阳光下,不用理会这世间的丑陋,也不用接触那些黑暗到让人绝望的东西。

  世界是光芒无限的,没有恶棍,没有凶人,也没有修行者,一切都是按着秩序行事,就不用担心飞来的横祸,而这样的状态,才是我们所追求的。

  我再次昏迷了过去,不过这一次,嘴角却带着笑容。

  ……

  【鼠辈,猖狂个毛?】【鼠辈……猖狂……】【鼠辈……】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从噩梦中苏醒过来,陡然坐直身子,耳边仍然回荡着一道充斥着无声威严的声音,而睁开眼睛之后的我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房里,空气里有着淡淡的消毒水气味,雪白的墙壁和天花板,手背上面还吊着点滴,而我的床边则趴着睡眼朦胧的小白狐儿,瞧见我从床上坐直了起来,顿时就欢呼雀跃起来,大声地喊道:“哥哥醒了,他醒过来了……”

  小白狐儿又跳又叫,脸上充满了喜悦,接着一下又钻入了我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隔着单薄的病号衫,我都能够感觉到这小姑娘将我的胸口都染湿了一片。

  还没有等我开口说话,这时门被推开了,徐淡定冲了进来,兴奋地对我说道:“大师兄,你醒过来了?能说话么?”

  我咳嗽了两声,感觉喉咙干渴无比,不过却还是能勉强地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晚上九点,你睡了足足三天了!”徐淡定走进病房来,朝着门口跟着的张世界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然后坐在了我病床前的板凳上,叫小白狐儿去帮着倒杯开水,然后跟我说道:“梁组长带人在当地部门进行调查工作,我让世界去告诉他你醒了。大师兄,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能够跟我说一下么?你知道么,赶到现场的人里面,除了我们,其他人完全都快疯了,实在是太血腥了。我们这几天,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对于徐淡定,我倒也不隐瞒,将那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来龙去脉,都给他一一讲起,这件事是开诚布公的,由小白狐儿作了记录,不过到最后的时候,谈及利苍想要附着于我的身上,然后我在昏迷时听到的那一道威严无比的声音,我还是作了处理,没有多谈。

  我的讲解有两个版本,真正记载在笔录里面的说法,是我根本就没有获得临仙遣策。

  小白狐儿是我儿时好友,徐淡定是我同门师弟,自然了解我的用意,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天知道这世界除了利苍,还有多少人对临仙遣策有意思,能隐瞒,还是隐瞒的好。饶是如此,当听完这整个过程之后,徐淡定还是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双手抱拳,朝着我长长鞠了一躬,认真地说道:“闻道有先后,大师兄,恭喜你,先到达了!”

  1. 萧克明:

    鼠辈?魔尊的本我发话吗?

  2. 哈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