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五章 不会原谅

2014年11月27日 更新

  老卢的话让我脸色一变,不过还没有等我发怒,旁边的林豪父亲顿时就圆睁着双眼,大声喊道:“婷婷不就在外面的么,你们到底把她弄哪儿去了?”

  老卢这才想了起来,说道:“哦,你说跟你一起来的那个小姑娘啊,听说她偷偷弄了我们派出所的电话,被治安的花姐给轰出去了,后来倒是没有再见着——我也是过来交班的,真的不知道。”

  老卢的说法让我浑身寒气直冒,咬着牙冷笑道:“好,好!活生生的一大活人,在派出所,就给弄丢了,你们还相互推诿不认账,我算是明白了男儿一怒则杀人,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我的眼神发冷,而那老卢也来了火气,他也是老警察了,虽说看不惯所里面的气氛,但多少也感觉到我的话太刺耳,指着我说道:“我知道你们有火气,但是不管怎么说,你也不应该损坏公物是不是?我也是看你坐着轮椅,才好言好语地相劝,可你真的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信不信我叫人过来,将你给铐起来?你到底哪个单位的?”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和颜悦色地对林豪父亲说道:“陈老师,你不用着急,婷婷丢不了的,就是在天边,我也给你找回来。你先跟我说说,你到底是怎么被抓进来的?”

  林豪父亲哆嗦着嘴唇,显然是心忧那个走失了的小姑娘,不过他也是有条理的人,知道并不是什么事都可以急得来的,看了一眼旁边脸色冷淡,转身离开的老卢,抹着老泪说道:“我听说豪儿因公受伤了,便匆匆赶过来,没想到刚到火车站,车站前面的那条路太挤,结果差点被人摸了钱包——那是我养老的积蓄,就怕豪儿医疗费不够才取出来的。好在有婷婷在旁边看着,才没有被人摸走。”

  这时老卢已经出去叫人了,林豪父亲担忧地看了外面一眼,我平静地说道:“陈老师,别怕,你继续说——尾巴妞,打电话给总局,让人协调一下,赶紧派人过来,另外集中力量找人。”

  尾巴妞点头出去,而老卢则继续说道:“婷婷是豪儿的表妹,他小姨的女儿,从小跟豪儿最是亲近,听到我要来京都,就非吵着要过来了。婷婷提醒我的时候,那人的手正摸到我兜里面去,我就抓住了他的手,不肯放松——我也是老糊涂,钱包没被偷就行了,何必纠缠不清?结果旁边好几个人上来劝,将我给挤到了角落里去,威胁我,我当时也头晕了,就是不放,然后让人叫警察,后来闹了一下,他们也没跑,结果警察来的似乎,被我抓住手的那个贼跟我扭打,倒在地上,然后反而诬陷我打人——天地良心,他明明是自己蹭到地上的……”

  我皱着眉头不说话,这事情太奇怪了,要倘若真的如此,这不过是一场很简单的抓贼事件,到场的警察倘若能够不偏不倚,自然就是将贼给抓起来,然后放了林豪父亲才对,怎么到现在,被偷的林豪父亲给押了起来,那伙人反而不见人影?

  难道这里面还有别的猫腻?

  我思考了一会儿,这才问道:“偷你钱包的那些贼呢,人在哪儿?”

  林豪父亲顿时就气得不行了,对我说道:“那些狗日的,他们先前就有恃无恐,说他们老大是什么胡光辉所长的小舅子,我还不信,结果一进来才晓得是真的,二话不说就给我定了性,说先前的冲突是误会,又说我伤人了,他们还说给那个家伙验了伤,要真追究的话,不但要我赔医药费,还得追究刑事责任……”

  林豪父亲当了一辈子的老师,教书育人,不太懂人情世故,也执拗,要不然也不会对林豪要求这般严格,刚才林豪表妹婷婷失踪的时候,他虽说有点儿后悔,但是此刻讲述的时候,却是一脸凛然。我点了点头,没有多谈,而是平静地说道:“陈老师,你做得对,这个世界上,做错了事情,就应该受到惩罚,含糊而过,只会助涨不良作风越发嚣张。”

  我这话儿刚完,门口一阵闹腾,我问怎么回事,小白狐儿告诉我,说老卢带着好几个协警要过来。

  我脸色开始转寒,对小白狐儿说道:“别人不准进,你带老卢进来,我问他几件事情。”

  我说完话之后,门外一阵闹腾,这时那老卢一身狼狈地被小白狐儿给拽了进来,然后猛然将门给顶上。

  我不顾门外的闹腾,看着被小白狐儿轻松制住的老卢,顾不上给人面子,直接冷声说道:“老卢,你当警察这么多年,也晓得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我想告诉你们,那胡光辉惹错人了。我问你两件事情,你跟我说实话,那就没你的事,若是不肯说,那好,今天所有相关的人员,从上面到下面,包括你,所有人身上的那张皮我都给拔下来,然后这辈子都要活在懊悔中,信不信?”

  一个人,都是有气质的,尽管我坐在轮椅上,身上尽是绷带,但是刚刚杀了五六十人的我此刻发起怒来,浑身都是腾腾的杀气,这种气息它看不见摸不着,却凝如实质,老卢当了半辈子的警察,察言观色的功夫自然不差,晓得这回胡光辉是踢到铁板了,沉默了两秒钟,便服软道:“你说。”

  我不看他,而是盯着那塌了半边的办公桌说道:“告诉我,那伙人,跟你们的胡副所长有什么关系?”

  老卢苦涩地说道:“那伙人的领头叫做苟二,他在火车站开了间洗浴中心,手下有一票小兄弟,今天陈老师碰到的就是其中的几个。苟二跟胡副所长有点联系,听说他姐跟胡副所长有些男女关系,具体的,我们也不知道……”

  我又问道:“好了,胡副所长在哪里?”

  老卢这倒没有犹豫,直接说道:“前门的东北饭店,苟二请胡副所长还有出警的几个人吃饭呢。”

  我心中怒火焚烧,不过却没有多作言语,问他道:“那个地方你知道吧,你带我们过去——你放心,我说了我能扳倒胡光辉,那就可以,你不要怕得罪了什么人,被打击报复;而如果你不愿意,没关系,你知道的,我们整人的手法有的是。好吧,你选择吧?”

  到底是天子脚下,老卢也听过一些事情,瞧见我和小白狐儿这做派,以及我刚才发怒拍散的办公桌,当下用手指比划了一个剑指,小声地问道:“你们是……这个的干活?”

  我没说话,而小白狐儿则瞪眼说道:“废什么话,赶紧领路。”

  老卢不再说话,赶紧领着我们出了门,门口有几个协警,问老卢怎么回事,老卢随便敷衍两句,便带着我、小白狐儿和陈老师出了门。这事儿着实有些荒唐,不过我也不管,心中只是一阵冰寒,也晓得这世间很多地方当真是龌龊得很,让人憋闷着火没处发。老卢指路,很快就到了那东北饭店,他是这儿的熟客,过去一问,得知了苟二请客的包厢,便带着我们一路跟了过去。

  当推开包厢门的那一刻,我瞧见了酒桌主位坐着一个红脸的中年警官,包厢里坐着十来人,双方一半一半,桌子上的火锅热气腾腾,而里面的人也喝得面红耳赤,正在那儿哥俩好地划着拳呢,红脸警官看到老卢进来,站起来,不悦地说道:“老卢,你来干嘛?”

  老卢有点畏惧这人,往后躲了一下,坐在轮椅上面的我却平静地说道:“你就是胡光辉?”

  被人指名道姓地叫出来,胡光辉一愣,又看到我身后的林豪父亲,顿时就来火了,指着老卢大骂道:“老卢,他是嫌疑犯,你竟然私自将人给放出来了,你是脑子进水了么?”

  老卢无法面对胡光辉,直接退到了走廊去,而我却不管,问旁边的林豪父亲道:“陈老师,你帮我指认一下,这里面哪个是小偷,哪个是诬陷你的人。”

  林豪父亲指着刚才坐在胡光辉左侧第二个的光头汉子说道:“就是他!”

  我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而这时坐在桌子旁边的人全部都围了过来,一边大声嚷嚷,一边准备动手了,林豪父亲到底只是个老实的文化人,哪里见过这种阵势,也吓得拖着我轮椅往后跑,我哭笑不得,一把抓住了门框,对小白狐儿说道:“尾巴妞,我今天很生气,真的很生气,我的兄弟在第一线拼死拼活,家人却被人诬陷。这里面的所有人,我一个都不会原谅,他们得为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好了,不要伤人性命,其它随你!”

  我这说着话,那个被陈老师指出来的光头贼人便狞笑着冲了上来,怒骂道:“你这瘫子,伤成这样还跑出来,老子先把你弄回床上去,哈哈……”

  他的笑声还没有落下,结果就突然一阵停顿,接着没有人看清楚是怎么回事,这光头的身子像被一辆东风重新卡车撞到了一般,轰的一下,就甩飞到了桌子上去。

  我闭上了眼睛,听着哀鸣,虽然我从来不主张暴力,但是此刻,心中却舒爽无比。

  1. 哈哈:

    啊看!

  2. 葛建:

    话说这天朝的车站派出所有几个是好的?还不都是官匪一身啊,这样的世界就要把它颠覆掉才对!

  3. :

    把他们全搞成老陈那样

  4. 小妖:

    为人民出了一口气 打得好 有看头 不过瘾 跪求加更

  5. 萧克明:

    天子脚下,你惹不起的人海了去了,平时欺压百姓,混个日子不打紧,但关键时刻得长眼。

  6. 游客:

    坏人虽然打击不尽,可招报应的时候依然是大快人心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