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六章 泥鳅化龙

2014年11月27日 更新

  这包厢里倘若是十多个修行者,我恐怕要给旁边的小白狐儿押一下阵,然而这些家伙除了能够欺负一下普通老百姓之外,倒也没有别的本事,我没有兴趣看这种场面,也不想让这种暴力场面惊扰到林豪父亲,于是便退出了包厢,顺手将门给关上。

  不过这门虽然给关上了,但是却并不隔音,小白狐儿在里面纵横逞威,拳拳到肉,里面的一群人给一个小姑娘弄得鬼哭狼嚎,惨叫连连,着实也是奇事,老卢当下也是有些忐忑,舔了舔嘴唇,走过来对我说道:“那个,是不是先别动手,咱们有事说事,有理说理,一出血,性质就变了。”

  他这话说起来也是好意,不过我却冷笑着朝他问道:“老孙,倘若你平白无故被人打了一顿,你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不会吧!那你再想一想,陈老师清清白白一辈子,到头来,就因为抓小偷的时候不放手,不肯妥协,就被带到派出所里面去,受尽羞辱,而且还被构陷成打架斗殴_老卢,我的小兄弟,陈老师的儿子为国受伤,现在躺在医院里,而自己的老子反倒出了事,你觉得我就这么吞声忍气了?”

  “这……”

  老卢被我问得哑口无言,反倒是林豪父亲有些不安,担忧给我们惹上了麻烦,拉着我的胳膊说道:“领导,要不咱好好说话,可不能乱来呢。”

  我抓着林豪父亲那只握了一辈子粉笔的手,和颜悦色地说道:“陈老师,咱不惹事,也不怕事,这些人你倘若原谅了他,含含糊糊放过去了,那以后又有人如你一样,但没有人给他们出头,你说他们怎么办?”

  我这么一说,陈老师的念头就止住了,被人冤枉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倘若有可能,还是要让这些横行无忌的人受到些教训才好。

  有我在,清白得雪,陈老师倒也不会在意自己刚才的感受,只是希望能够让恶人得到教训,免得再有来者,如他一般。不过他最担心的,还是在派出所丢失的林豪表妹,倘若是找不到,那罪过可就大了。

  提起这事儿,我好言安慰道:“陈老师别担心,我已经派人找了,你放心,别说是一小女孩,就是一只猫,我们都能找到;当然,实在找不到,我答应你,我拿那里面所有人的命,来赔给你!”

  我这话儿说得狠戾,身处其中的林豪父亲倒也没有觉得,而那老卢则是一个哆嗦,后背一身冷汗就流了出来。

  老卢的反应我看在眼里,却故作不知,之所以如此说,我也是要让这些人知道些严重性,知道这世上还有一种因果叫报应,行恶事,得恶果。

  这时包厢里面突然一静,所有的喧闹都赫然停止了,接着我听到那胡副所长歇斯底里的声音传来,我眉头一皱,推门而入,却见包厢里面满是哀鸿,汤啊碟的散落一地,而里面站着的除了小白狐儿,竟然还有那胡副所长。

  他右手持着手枪,对准着小白狐儿,旁边还有一个叫做张磊的协警正打着电话,瞧那意思,就好像是求援一样。

  我推门而入,正在跟小白狐儿僵持的胡光辉厉声叫道:“不要进来,你们这是袭警,我随时都有可能击毙你们!”

  刚才还蛮有威严的胡副所长在经过一场混战之后,一双眼睛变成了熊猫眼,而脑袋则肿成了猪头,我也是听着声音才分辨出来的,简直就是惨不忍睹,不过看着这厮声音还是蛮洪亮,便晓得小白狐儿还算懂事,出手倒也还是蛮有分寸的。

  尽管拿着手枪,但是胡副所长的声音在颤抖,十分没有底气,反而是被他枪口指着的小白狐儿却显得很轻松,指着旁边一堆伤员,朝着我抛了一个媚眼表功之后,寒声说道:“别拿枪口指着我,你可能不知道,上一个这样指我的人,现在已经躺在坟地里,再也没能爬起来过。”

  小妮子说得霸气十足,而胡副所长则颤抖着嗓子说道:“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小白狐儿看了我一眼,我抿着嘴不说话,她便也不表明身份,而是寒声问道:“我们倘若没有背景,就是普通人,你们就可以这样瞒天过海,欺压善良了?”

  “我,我……”胡副所长给揍怕了,而尽管有这么一把手枪在手,但是他这辈子哪里开枪杀过人,手都是抖的,开始显得有些神经质了,不断地重复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到底想怎么样?”

  “道歉!”我平静地说道:“所有参与陷害陈老师的人,所有对陈老师表达过不敬的人,都要给他道歉,包括你,当然,都给我跪着,直到陈老师原谅了你们。另外,倘若陈老师的外侄女因为这件事情走失了,你们所有人,那就等死吧!”

  其实再我们带着老卢找到饭店来,接着小白狐儿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一人将他们所有人都给撂下的时候,胡副所长就知道这次提到铁板了,毕竟京城脚下,富贵豪门如过江之鲫,谁也不晓得会惹到谁,他其实一开始也没有想着较真的,结果这个抄着天津口音的老头非要死较劲,他让人问清楚老头儿没有什么关系之后,这才翻脸拿下。

  万万没想到,本以为只是一只小泥鳅,结果却钓出了一条过江猛龙来。

  胡副所长本想着让几个涉事的家伙赔礼道歉就可以了,结果听到我这么说,顿时就青筋一跳,怒向心中烧,将枪口一抬,怒声喝道:“当真是得势不饶人啊,你欺人太甚了!”

  他这般一说,也是要壮势,结果情绪太激动了,枪口上抬的时候让小白狐儿误以为是他准备开枪射击了,当下身子一动,整个人都化作了一道幻影,冲到了胡副所长的跟前,双手微微一结,猛然拍在了他的胸口。

  胡光辉胸口剧痛,手指下意识地就是一扣,枪声响起,宛如闷雷一般,所有人都为之一振,而小白狐儿却没有让他开第二枪,伸手将那枪给夺了过来,双手微微一动,手枪就变成了一堆零件,掉落下来。

  而与这些手枪零件一起落下的,是被小白狐儿一掌拍飞到了墙上,软软滑落下来的胡光辉。

  小白狐儿这次出手是为了自卫,倒也没有留太多的力气,被这么一掌拍去,那家伙便直接昏死了过去,我眯着眼睛看他口中吐出来的鲜血,晓得这胡副所长十天半个月是下不了床了。

  瞧见那家伙的惨状,尹悦这小妮子也感觉有些出手过重了,回过头来,吐了一下舌头,然后可怜兮兮地跟我解释道:“哥哥,对不起,他刚才要开枪,我有点被吓到了。”

  小白狐儿说自己被吓到了,然而真正被吓到的却是除了我之外的其他所有人,要晓得他们可都是最普通的人,哪里接触过别的东西,瞧见这个娇俏可爱的少女在一瞬间化作一条白线,还以为是见到了鬼呢,结果等小白狐儿说完话之后,包厢里全部都是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

  我看着包厢一地躺着的伤员,摇了摇头道:“他不按枪支管理条例违法携带枪支,这是其一;其二是对你进行胁迫,按例可以从权处置,死了也活该。”

  安慰完了略有些忐忑的小白狐儿,我指着包厢里面所有清醒的家伙,大声喝骂道:“不想死的,都给我跪下!”

  看到这个宛如鬼魅的小女孩儿,看着坐在轮椅上面杀气凛冽的我,再看一看周围被揍得颇惨的同伴,以及昏死过去的胡副所长,这些家伙终于知道自己面对的到底是怎么样的凶人,有人几乎没有半分犹豫就跪了下来,这是怕死的,不过接二连三的,一个又一个的家伙跪成了一片。

  这些恶棍以及他们的靠山都屈服了,因为面前的人比他们更恶,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大片的警笛声,没一会儿,包厢外面的走廊涌来了七八个警察,有一个格外威严的中年警官举着枪,朝着我们这边喊道:“都住手,警察。”

  这是那个张磊打电话叫过来的,他刚才通话的时候我没有阻止,自然也不会怕他们,面对着这些及时出现的警察,我无辜地举起了双手说道:“我什么都没有做,别拿枪指着我,要不然莫名其妙死了,我可不负责。”

  我这话儿却是抄袭小白狐儿的,她听到耳中,噗嗤一笑,横了我一眼,那威严的中年警官看我们手上都没有兵器,这才将手枪垂下,走上前来一看,不由愣了,奇怪地问道:“你们都跪着干嘛?”

  那张磊看到援兵来了,顿时委屈地说道:“指导员,他们……”

  他说着话,就要站起来了,旁边的小白狐儿竖眉一瞪,寒声说道:“有叫你站起来么?”

  张磊给小白狐儿揍怕了,赶紧缩回去,那中年人脸一沉,正要说话,这时走廊那儿又来了一群人,领头的却是赵承风,扬声说道:“这都是干嘛呢?陈副处长,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1. 萧克明:

    这事估计处理起来挺麻烦

  2. 小妖:

    有二蛋哥在在麻烦的事情也搞得定

  3. 苗疆吧:

    陈副处长 这称呼是作死。

  4. 布yu:

    上次拿枪指着小白狐的是 罗大DIAO 吧,,,

  5. 逍遥游:

    二蛋哥霸气

  6. 游客:

    艹,陈副处长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