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一章 筹谋招新

2014年11月29日 更新

  我伸手与这女子相握,感觉她的手格外冰凉,指腹间有老茧,显然也是个练家子。

  尽管在宗教局多年,但是我对于蛊师这个职业,终究还是比较陌生,一来自东汉起,巫蛊之祸绵延,历朝历代对此物的约束都是很严格,一旦发现,立刻取缔和打击,使得蛊师这一职业在苗疆一带虽然风闻,但是真正知晓的人并不多;其二则是新中国成立之后,数次打破四旧,这些人又受到冲击,大都隐居山林,能够出来帮政府做事的少,也有的心怀仇恨,而更多的则如努尔的师父蛇婆婆一般,不问世事。

  努尔虽然出身生苗寨子,师父蛇婆婆也是一个正宗的蛊师,但是他却并不是养蛊人,虽然了解防范之法,但更多的还是依靠自己手上的棍子行事,而且也不太愿意跟别人谈及这些事情,即便是我,他也会缄默其口,不会多聊。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意让别人知晓的事情,即便是最好的朋友,这是苗家的禁忌,我也十分了解,所以平日里倒也没有怎么跟努尔主动提及过。

  如此说来,除了神秘莫测的总局大佬许映愚,这位名字十分好听的彝族女子,倒是我接触的第一个蛊师。

  两人寒暄几句,我能够感觉到阿伊洛紫对我很好奇,这自然得益于最近总局流传的言论,尽管身处于在朝堂之上,但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而作为行动处特勤组这样的精锐部门,一向都是别人传说和好奇的地方,我上次听赵中华对我讲,现在已经有人将行动处的三个组长取了外号,之前的编排,将赵承风与我并列,叫做黑手双城,这说法有点于墨晗大师和杨大侉子那金陵双器的意思,之所以叫做双城,这里倒也有一个典故。

  坊间传言,世界著名科学家,空气动力学家,中国载人航天奠基人钱学森回国的时候,美国人大惊失色,说钱学森能够抵得上五个师,这话儿是空穴来风,不知真假,不过后来两弹一星的成功,也算是证明了这言论有过之而无不及,行内有好事者便将这典故安到了我和赵承风头上,一来我和赵承风名字里面,都有“城”的谐音,二来则是取“价值连城”之意。

  这个说法不知道从哪儿流传出来的,一开始还只是私下里的玩笑话,后来听到了总局某位大佬的耳中,而且还得到了肯定,于是就被摆到了明面上来。

  九十年代的时候,香港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已经风靡了华人世界,其中有一本书叫《天龙八部》,里面的说法“北乔峰、南慕容”脍炙人口,所以大家也不觉得突兀,不过这事儿却有两个人不太喜欢,第一便是当事人赵承风,这所谓“黑手双城”,可是从我以前的恶名“黑手陈”衍生而来,他自然不满意,而另外一个人,则是同为特勤组长的黄养神,这数英雄人物,数来数去没他什么事,他就算是再淡泊名利,听着岂不心塞?

  这事儿后来又有人作了纠正,那“黑手双城”单指我陈志程,赵承风另外领了一个名号,叫做“袖手双城”,至于黄养神,依旧还是没有江湖匪号,他又不能表达不满,于是更加委屈。

  别人说我“黑手”,我倒也不太介意,有的时候,怕也是一种尊敬,至于赵承风这“袖手双城”,听在我的耳中,多少有些讽刺。

  一个特勤行动组的领导,被人说是“长袖善舞”,怎么说都有些调侃之意。

  当年的我还只是一个山村穷小子,而此刻却成了别人眼中的传奇人物,如此境遇,也算是稀奇,不过我也早已平淡处之,将阿伊洛紫请到办公室,给我、努尔和徐淡定介绍情况。

  东营蝗灾一事,提出有异议的那人便正是这位年轻女子,她曾经两次前赴灾区调查,写出了两万多字的分析报告,这才引起了总局重视,拟定我们前往调查。

  阿伊洛紫的分析报告宋副司长已经而跟我谈过了,而具体的则由她亲自跟我们交流,这个留着长长大辫子的女子跟我们说起了一个推论,那就是从去年到今年春秋两季的数次蝗灾之中,她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对方有可能在利用大规模的蝗灾蔓延,在炼制一种神秘的蛊虫。

  我看了努尔一样,这方面的事情我并不是很了解,而努尔则是行家,努尔明白我的意思,发问道:“据我所知,这世间应该没有人能够调动和控制这么大范围的蝗虫运动,也不会有这样的炼制手法,你觉得对方准备的毒蛊,到底还是什么?”

  努尔一发问,阿伊洛紫便晓得他应该是内行之人,当下也是解释道:“我无法确定,因为我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形,一切都完全只凭猜测,不过你有一点错了,那就是这世上有这种能力的人,其实还是有的,通过气味、磁场以及母虫的种种手段,都是可行的;而在我的推测中,对方应该是在炼制某种灵蛊,或者说在对某种蛊虫进行加速培育——只有最为罕见的蛊虫,方才会需要这么多的蝗虫以及亡魂在培育……”

  阿伊洛紫在办公室里跟我们谈了很久,言明了这种可能的危害性,说倘若对方一旦成功,那么危害将是最为巨大的,它将有可能形成一场巨大的瘟疫,只要落在野心家的手上,恐怕不会比横行中世纪,导致上千万人死亡的黑死病差上许多——而黑死病,也不过是中世纪黑暗势力的一种炼金副产品而已。

  尽管我不认为在当今这个医疗卫生水平还算是比较发达的社会里,阿伊洛紫的危言耸听有任何实现的可能,但是她既然已经将危害性讲得这么严重了,上面又是如此重视,而我们倘若再怠慢的话,恐怕就会被人诟病我们的态度问题了,所以在了解完毕了之后,我召集了特勤一组的所有人,讲明了情况,然后告诉大家,今天所有人都下班,集中处理家中事务,然后我们明天出发,前往鲁东省东营市。

  最近案件颇少,整个夏天特勤一组的大部分成员都在训练基地操练,听到有任务,布鱼、小白狐儿好几个年轻人都不由得欢呼起来,就连病愈出院之后一直颇为沉默寡言的林豪也露出了笑容来。

  宣布完毕之后,我找到徐淡定,问他说小千金还未满周岁,妻子罗澜需要照顾,是不是就留在京都,不要出外勤了?

  徐淡定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用,既然是大行动,我肯定是要去的。”

  我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我最近听说徐淡定的岳父岳母一直催着他调动岗位,从事文职工作,不再冲锋在第一线了。这事儿说起来也合情合理,毕竟徐淡定结婚之后,牵挂颇多,而且罗澜家人在了解他工作的危险性之后,颇有些后怕,这才跟他提起来的,我听说徐淡定的岳父准备将他运作到法国去当外交武官,外交部的招呼都已经打到了总局这儿来。

  宋副司长亲自找过徐淡定谈话,征询意见,结果被徐淡定给否决了,而总局这边也觉得我这师弟人才难得,便也没有放手。

  不过这事儿虽然被挡回去了,但是我却晓得徐淡定身上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妻子一家人反复闹腾,有够他受的。

  别人的家事我不太喜欢过问,徐淡定表明态度之后,我便也没有再劝解,放了他下班,然后跟努尔一起整理装备和资料,谈及到这个加强到我们组的彝族女子时,努尔难得地肯定了一回,说她的确是个有本事的人,而且无论是思维还是经验,都跟旧派的蛊师有着很大区别,更善于逻辑性的思考,以及用现代科学的视角来看待问题,此番过后,倘若是能够将其招揽到我们这儿来,也算是能够补齐短板了。

  对于努尔的提议,我不由得苦笑道:“这种美事,也就只是想想而已,别看她年纪轻轻,要晓得人家现在可是大学里面相当有前途的副教授,哪里会过来跟我们吃这个苦?”

  人各有志,这事儿也是不能勉强的,不过努尔却愿意试着说服她,我看到努尔这积极的态度,心中突然有一些不安,便问他道:“说到巫蛊,我们特勤一组不是有你么?”

  努尔笑笑没说话,他是个很闷的人,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一整天都能不讲话,当下谈话也是截止了,没有多聊。

  次日我们乘坐列车前往鲁东省,订的是软卧包厢,火车车程大概要六到七个小时,大家便都在车厢里熟悉案情,我给所有人开了一个小会之后,闲着无事,便独自前往餐厅。火车上一如既往的拥挤,路过一截车厢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有人说道:“知道么,东营上个星期发生蝗灾,又死了七个人呢……”

  1. 目光一致:

    火车上一如既往的拥挤

  2. 萧克明:

    帝都到山东,六七个小时,小佛,你逗我吧?

    • 长夜独醒:

      还真是,那个2008左右才有动车到山东的,6七个小时还是特快的速度

  3. 刀疤怪客:

    陈老大十八岁入茅山,五年后小杂毛入茅山,这个时间,克明兄应该十几岁了吧,快到黄山龙蟒事件了。

  4. 九月:

    就别纠结这些小事情啦,小佛也不是神,哪能做得面面俱到嘞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