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三章 潭溪山中

2014年11月30日 更新

  徐淡定带来的消息让鲁东之旅变得有些凝重,我曾经见过那个传奇的天王左使两面,晓得像他这样的人物,能与之交锋的,那得是江湖上闻名已久的顶级大佬,譬如我师父、李道子或者总局王红旗这样的人,而我尽管近来在修行一途略有所得,但却还是不足以撑起这样的局面来。

  要晓得,尽管已经没落多年,但在群龙无首的邪灵教里,天王左使,相当于江湖邪道的扛把子,在这样的人面前,别说是我,就算是我那享誉盛名的师叔祖李道子,也不得不战略性的转移。

  不过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虽然出生于此,但王新鉴并不一定会在鲁东,在渤海湾,毕竟经过这么多年的打击,他很难在老家筑起巢穴来的。

  也就是说,或许所有的担忧都不过是自作多情,人家天王左使,未必有时间来理会我们。

  想到这里,我心中稍安一下,前往东营的路上,特意通知大家,让所有人都小心一点,这边的情况十分复杂,未必会比我们在南方省轻松多少。听到这警告,大家不由得都严肃了起来,等到了东营市,当地市局和农业局的同志都在等着我们,到了会议室,由当地领导给我们负责介绍蝗灾生成的情况,我则找到了当地负责主要业务的副局长,问询起了八连营的事情来。

  然而这位周局长的回答让我诧异,他竟然告诉我,说什么八连营?早就已经是历史了,他根本就没有听过这事儿。

  我有些惊讶,要晓得我随便在火车上面逛一圈,都能够听到八连营的名气,怎么到了专门监管地方的有关部门,却变成了历史?

  于是我盯着他,问你确定?

  周局长瞧见我不相信,苦笑着说道:“陈组长,你若是不信,不如我找个熟悉情况的同志带你去八连营的遗址看一看吧?那帮土豪劣绅当年固然是横行一时,但在解放前,却惧于我人民政府的威风,有的出国,有的到了台湾,只有少部分隐居山林和乡野,半个世纪了,早就已成历史……”

  我原以为是地方官员有意隐瞒,却没想到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八连营竟然早就已经消失无踪了,不由得奇怪,那胖子口中的“八连营”,又是何方人物呢?

  我心中虽然奇怪,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当下也是将此事记在心头,等待赵中华回来的消息。

  在市局开过会议之后,夜幕已然降临,当地部门准备在东营最好的酒店给我们摆一桌,让我们尝一尝八大菜系中源远流长,底蕴深厚的鲁菜,品一品央视标王孔府宴酒,不过这提议却被我们给婉拒了,一来最近中央对大吃大喝风审得较严格,二来旅途折腾一天,颇为疲累,第二天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所以就在单位食堂简单用了些晚餐,便各自休息了去。

  吃过饭,回到当地部门在招待所给安排的房间时,努尔告诉我,说刚才市局和农业局的几个领导,脸色并不是很好看,我摇头苦笑,晓得这两个局都是清水衙门,说不定都等着今天能蹭一顿好吃的呢。

  呃,好吧,是我想法太过简单,人家能够坐到这个位置,未必会贪这么一顿饭,或许只是想跟我们多联络一下感情吧。

  一夜无话,次日我召集所有人到场开了一个简会,然后分配任务,由努尔陪着阿伊紫洛下乡,调查位于沿湖、滨海、河泛、内涝等地区大面积的荒滩或抛荒地里,是否还有未孵化的虫卵,以及是否会再有大规模蝗灾的可能性,而徐淡定则带队走访在蝗灾中死亡的死者家属,探听背后的故事;至于我,则带着张励耘、林豪和小白狐儿单独前往位于西南部的淄博潭溪山,探知蝗虫神秘消失之谜。

  任务分配完毕之后,各小组准备就绪,然后出发,跟车的当地司机叫做小满,刚刚加入宗教局不久的年轻人,而且还是华东神学院毕业的大学生。

  华东神学院表面上是教会学校,其实跟宗教局一样,一套牌子两个班子,是专门培养高级定制人才的场所,前身跟巫山后备培训学校差不多,我跟小满聊了两句,这才晓得前巫山培训学校已然升格为华中神学院了,我想在日益注重学历的当前局面下,我是否联络一下戴校长,看看能不能给我弄给博士之类的学历,日后也好有些竞争?

  反正像我们这些官面上的在职人员,这些硕士啊、博士之类的,有谁认真读,不过都是些福利,对不?

  此言荒诞,小满倒也不好接,只是敬畏地笑道:“领导,像你这样的,又何必去弄个没啥意义的博士呢,你倘若到我们学校去,定然就是一教授呢。”

  小满熟路,不过车却是林豪在开,一路飞奔,不多时就到了淄博与青州交接的潭溪山,这儿距当年摆茶摊写故事的蒲松龄故里不远,远看山清水秀,风景宜人,古树盘桓,白鸟栖居,绝岩怪柏,林壑优美,倒也是个不错的去处,而听小满给我们介绍,说明昭阳太子曾经在这里避难读过书,而著名的农民军领袖唐赛儿也在这里揭竿起义,算是个蛮有历史渊源的地方。

  我们将车停在了峨庄乡石沟村,徒步前往潭溪山,一路走来,方才发现绿意越来越浓,并没有蝗虫肆虐过后的痕迹,这让我们有点儿奇怪,不过之前我们走的是公路,跟蝗虫迁徒的方向并不一样,不晓得具体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不过瞧见此情此景,我却也晓得在这潭溪山中定然还是会有收获的,这儿到底有什么神秘之处,竟然能够让肆掠成灾的蝗虫悉数消失不见呢?

  进山之前,我们稍微吃了一点儿干粮,然后围着大山的边界开始搜寻,五人仔细搜寻,终于在下午的时候发现了蝗虫进山的路线,但见相隔一条河,河对岸草木不生,光秃秃的泥土地,而在对岸则是一片青葱,生机盎然。

  这情形有点儿奇怪,我让张励耘和林豪等人收集植物、泥土和水质保留,然后试图在附近找到目击者,不过这儿临山,并无人家居住,我们搜寻了好一会儿,方才在下游找到一户人,在院子外面招呼了两声,走出老眼昏花的独眼老头来,问什么事。当我们说明来意之后,那老头招呼我们在院子前的石桌坐下,又朝屋子里面喊道:“狗蛋,来客人了,弄点水和吃的来。”

  这话儿一落,里面跑出了一个七八岁、留着马桶盖头的小男孩,抱着大茶壶和一个大盘子来,放在桌子上,我瞧过去,却见这竟然是一盘椒盐蚱蜢。

  蚱蜢即蝗虫,却见这些肆虐的害虫被炸得焦黄酥脆,香气扑人,独眼老头给我们倒上茶,然后说道:“来,尝一个新鲜,咱们乡下人家,也没有什么好招待客人的,水甜,这蚱蜢子弄得也香,自家花生油炸的……”

  说着这话,难免又要感激一下新社会,我盛情难却,吃了一个,却发现香脆酥口,忍不住又吃了两个,在看别人,却是根本就停不下来的节奏。我们吃着这椒盐蚱蜢的小食,那独眼老汉则摇着蒲扇说道:“蝗灾好多年都没有见过了,这两年倒是闹了两回,而且还都是在咱们这潭溪山落了户,我上次去庙里问,师傅告诉我,说是因为这山里住着一位大仙,专门驱除瘟疫……”

  我苦笑着喝了杯大碗茶,不知道说才好,要晓得我是过来听目击证言的,而不是听这老人家摆龙门阵,讲故事,当下制住,问他前段时间发生蝗灾的时候,他可曾瞧见什么异状?

  独眼老头摇头,说那蝗虫行进,都是在夜里,他关好门窗,早上一觉醒来,就等着捡蝗虫了,什么都没有瞧着。

  我无奈苦笑,这时在外面巡查的小白狐儿跑过来对我说道:“哥哥,你过来看,我发现了那蝗虫行走的迹象了。”我听闻,匆匆与这老乡告别,接着出去一看,却见小白狐儿竟然找到一条路,从山林直入,走了一两里路,瞧见那儿确实有大量的虫尸累积。瞧见此景,我不再多言,带队一直往前走,发现越往里走,那虫尸便越发的多了,别处稀松寻常之处,此刻却堆积颇高。

  走到两片林子的交界之时,却见到前方有飞泉瀑布,一泄而下,而那清潭之上,竟然堆叠了超过一米多高的蝗虫尸体,其他人还欲前行,我却伸手拦住众人,感觉心跳一阵加速,仿佛有某种极为熟悉的东西,就在前方。

  旁人瞧见我一脸紧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堆积的虫尸看着密密麻麻,不过却也不用这般模样,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小白狐儿一声大叫:“胖妞!”

  小白狐儿叫完,人便朝着前方冲去,而我顺着她的方向瞧去,却见到一个小猴子出现在那瀑布之下,正警戒地朝着这边望来。

  啊,真的是胖妞呢!

  1. 萧克明:

    弥勒一定在这里

  2. 小花:

    弥勒用蝗虫练金蚕蛊吧

  3. 小花:

    小猴子不会死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