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四章 寒潭金光

2014年11月30日 更新

  我有很多年都没有瞧见胖妞了,然而仅仅只是这匆匆一瞥,却看见这毛茸茸的小猴子无论是体型,还是眼中的那神采,都和当年的胖妞一模一样,不但如此,它的脖子上居然还挂着当年于墨晗大师给它特别定制的炁棍套筒。那是于大师送给它的礼物,因为太过于喜爱这个小猴子,于大师制作的时候不吝材料,用得都是最珍贵的收藏,故而使得这玩意只要一感应到胖妞的劲道,便能化作一根长棍迎敌。

  当年的胖妞拿着这根棍子,所向披靡,不知道救了我多少次性命,端的厉害。

  然而此刻的胖妞却又与往日有着许多变化,最突出的恐怕就是它额头之上,却是有一个黄色的金箍圈,就像《西游记》里面的孙悟空一般,而除此之外,还有它望过来时,眼中散发出来的那种冰冷而陌生的眼神。

  再次瞧见胖妞的我浑身激动,脑海里不断地回忆起了胖妞与我共同成长时的温馨场面,然而所有美好的回忆,都被这冷漠戒备的眼神给浇灭,我浑身一震哆嗦,朝着小白狐儿大声喊道:“尾巴妞,你别去……”

  我话音刚落,却见飞瀑底下的胖妞手往上面一抓,接着一用力,身子轻盈地朝着山壁之上飞纵而走,而小白狐儿却也没有半分犹豫,根本不听我的话,脚步在积满虫尸的水潭之上飞快点了两下,然后平地拔高几丈,追着胖妞翻过了山壁,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里。

  一如仙人。

  胖妞那小猴儿的模样,如此敏捷,却也还算是能够理解,而小白狐儿这般纵云而起,却着实有些惊世骇俗了。

  我晓得她之所以能够如此,不过是洪荒体质、并非人身,故而不会受到太多的限制,然而别人却不晓得,但见小白狐儿宛如一道白烟划过,消失无踪,顿时就骇然不已。张励耘和林豪跟小白狐儿认识良久,平日里倒也能够体会不凡,然而那陪同我们前来的司机小满却给惊立当场,浑身发麻,才晓得果然是中央来人,当真是牛到了极点。

  小白狐儿和胖妞消失在了山壁之上,这种高来高去的轻身功夫我也没有办法,当下也只有将心中担忧收起,打量四周,却见这是一个典型的凹地,一面临着山壁,周围皆是茂密的树林,凹地的中心是一个水潭。水潭不是死水,有溪流往下,不过此刻却都被虫尸给掩盖了,倘若不是潺潺的流水声,我甚至都不能分辨溪流的位置。

  看到这充斥视野之中的蝗虫尸体,我心中充满了好奇,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消声灭迹几十年的蝗灾在这两年,竟然连续发生了三次,而且还在肆虐一阵之后,全部都折转西南,涌入了这山里面来,这里面到底是什么缘由呢?

  而倘若真的如阿伊紫洛所说,这背后是有人操纵的,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真的是炼制某种神秘的毒蛊?

  胖妞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这所有的一切,弥勒到底扮演着怎样一个角色呢?

  所有的问题集中起来,使得我心中乱糟糟的,然而就在这时,我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从心中涌起来,下意识地朝着被虫尸覆盖得满满的水潭表面看去,那儿波澜不惊,平静得很,然而直觉却告诉我,那潭底之下有种古怪的东西,这种东西很危险,让人感应到之后便不由自主地感到惊慌,这种恐惧几乎是直接作用于灵魂层面,就好像魔威之于那些低等邪灵一般的效果。

  我的手往肩上一摸,缓缓地将饮血寒光剑给拔了出来,接着朝着身后的人警告道:“诸位小心,水下有人。”

  经得我一提醒,刚才还在感叹于小白狐儿那神乎其神身法的三人立刻回过神来,一边靠拢,一边戒备地朝着水潭那边望去,而我则俯身捡了一块石头,一边将炁感朝着潭水之下蔓延,一边拿石块确定方向,而就在我努力感应的时候,突然有一种胎动之声从潭水中的某一个方位传了出来,我手中的石块便猛然掷出,朝着水潭扔去。

  我用的力量十分巨大,石块毫无意外地穿透了那层层叠叠的虫尸,钻入水中去,接着我感觉到潭水之上的虫尸似乎抖动了一下,接着我的脑袋“轰”的一声,仿佛被某种东西给撞到了一般,下意识地连退了两步,却听到脑海深处,一股恐怖的意志蔓延开来,它似乎在狂吼、在愤怒地抗议,又或者说是——被打扰进食之后的抱怨!

  我往后退了两步,感觉整个人都被一种无形的压力给压迫住,自上而下,有一种气都呼吸不过来的感觉,旁边的张励耘看出了蹊跷,快步上前来问道:“老大,你怎么了?”

  我伸手示意他不要上来,接着左手回到胸前,结了一个印法,立刻观想阿普陀给的法决,当下身子一震,一股滔天魔威从丹田位置散发出去,朝着前方回击。这两种有别于力量的意志较量在水潭之上狠狠地撞到了一起,没有声音,没有效果,就连刚才晃荡不已的密集虫尸也没有半点儿晃动,但是我的脑子却是轰然一炸,感觉脸上痒痒的,伸手一摸,却发现那鲜血竟然从我的眼睛、鼻子和嘴巴之中,滑落而下。

  我五窍流血,然而对方却并不好受,相别于我这模拟成年深渊魔王的无上观想,水潭下面的那东西似乎还是有些弱,被我狠狠地这么一撞击,竟然又将意识缩回了去,接着我瞧见这铺满了整个凹地的虫尸出现了很轻微的变化,似乎有东西在挪动。

  不对,想跑!

  我瞧见这动静,当即快步飞奔而去,朝着溪水的下游奔走,然后我快,那东西却更加快速,三两下便消失无踪影了,我感应不到对方的气息,也只有紧紧跟随着,一直朝下游跑去。那些蝗虫似乎大部分都聚集在了水潭之处的凹地,越往外面走,虫尸便越来越少,一开始我还需要踮着脚,提气而行,到了后来,脚下便是青草地了,不过当我瞧见了溪水从零碎的虫尸之中出现的时候,却已经完全丢失了对方的踪影。

  那玩意就在我眼皮子底下丢失,这让我十分郁闷,不过此刻的我却并没有气馁,当下也是将饮血寒光剑插在地上,开始使用临下山时师傅传我的《神池大六壬》进行快速推演,此法玄妙,不足外道,然而我刚刚推断出一点儿由头之时,却心生警兆,脚往地下一蹬,魔剑离地而起,飞入我手掌之中。

  魔剑在手,我顺势往前一斩,却是将一道陡然出现在我眼前的金光给斩断,不过当这金光停滞的时候,我却发现这金光竟然折转,朝着左岸一棵桃树折去,我顺着望去,那金光竟然射入了刚才逃离深潭的胖妞口中,而紧追在它身后的小白狐儿,却不见了踪影。

  我心中没有来的一阵惊慌,却见那小猴子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似乎打量了我一番,眼中流露出了似曾相识的情感,然而这情绪随即收敛,紧接着它又是纵身一跃,朝着林子深处跑去。

  我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一来心忧消失不见的小白狐儿,二来也担心此刻的胖妞,不知道它是什么状态,当下也是拔剑前冲,准备追上去,然而就在我横跨小溪的时候,突然从左侧草丛之中蹿出一道黑影来,凭空朝着我的腰间拍了一掌。

  此人来得迅速,快得宛若一道闪电,我心中警兆顿起,伸出空中的我强行换气,陡然往下沉去,而与此同时,手中的剑猛然一横,朝着对方挥剑一斩。

  这一剑又快又疾,宛如闪电。

  我这一剑虽然是临时起意,但是沉淀大半年之后的我无论是手段还是意识,都与往日有着极大的区别和提高,当下一剑横斩,却也是凌厉之极,倘若是寻常角色,必然会被这么一剑给斩破法身,化作两截残躯,鲜血洒落当场。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人的反应速度竟然比我还要快上一线,就在我剑出半空的时候,他竟然变掌直拍,与我的长剑交缠,双方落地之后,以快打快,急速交手好几个回合,这才感觉彼此难缠,朝着后面跃开。

  我向后跃开,正好落在了溪水右岸,相隔着三米多宽的溪流,我瞧见来人却是个披着黑色斗篷的大高个儿,足足比我高出一个头还有余。

  此人脸上覆着黑色金属的面具,面具下面的一双眼睛充满了嗜血的凶厉,就像天上翱翔的雄鹰,面具一直覆盖到下巴,而脖子之上,竟然有宛如鸟类的绒毛,看着十分吓人,而与这人一同出现的,还有十多个带着同样黑色面具的男子,不过与这个家伙不同的,是他们都没有披着那十分累赘的黑色斗篷。

  我手中的魔剑微微颤抖,显然是在刚才一瞬间承受了巨大的力道,而在此时,我却听到身后的张励耘吃惊地喊道:“风魔,他是风魔!”

  1. 萧克明:

    风魔小喽喽开胃

  2. 过客:

    小肥肥的同类出来了

  3. 豆子:

    胖妞能回归不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