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五章 力战风魔

2014年11月30日 更新

  风魔?苏秉义?

  听到张励耘的呼喊声,我立刻想到了当初在南方省与闵教交手的时候,神秘出现调停的弥勒,和他身边的黑斗篷。

  此时的我,因为胖妞的关系,对邪灵教有过很认真的研究,晓得风魔苏秉义其人并非如闵魔这般老一辈的魔星,他也是从上一辈的风魔手上接任而来的,此人素来低调,宗教局几乎没有他什么资料,不过却晓得之所以能够以“风”为名,便是因为他的轻身功夫在天下间都是一流的,这样的人,打不过就跑,最是难缠。

  而我最为奇怪的地方是,在邪灵教的架构之中,但凡能够名列十二魔星之位的人,定是顶了天的大人物,此人屡次三番出现在弥勒身边,并且表现出随从的态度,那弥勒,又是什么地位?

  邪灵教最高的职位是当年沈老总留了下来的,叫做掌教元帅,这个名称有点继承白莲教的意思,不过在沈老总离奇失踪之后,便一直虚席以待,连最有资格的天王左使王新鉴都没有办法力压群雄,坐上这个位置。掌教元帅之下是左右二使,也称护法,在某种程度上面能够代表元帅之意——左使自然是代为管辖全教的王新鉴,而右使自阵王屈阳被清理门户之后,则一直由一个叫做聂武的人继承着。

  圣者聂三并不是一个强力的领袖,事实上他之所以能够坐上右使之位,还是王新鉴扶持的结果,所以根据内部看到的资料来看,“天王左使,舔菊右使”,这绰号一直流传于邪灵教内部成员之中,由此也足以看得出四分五裂之后的邪灵教,对于王新鉴以及聂武为首的邪灵高层的诟病情绪。

  聂武只是一个过度,根据最新的情报显示,目前的邪灵教右使是一个叫做黄公望的神秘人物。

  之所以说是神秘,是因为此人据说跟修行界最鼎鼎有名的家族荆门黄家有着一些牵扯,而且跟民顾委的黄天望是亲兄弟,就连我们特勤二组的黄养神,也和他是亲戚关系,因为此事,使得所有知道内情的人都下意识地不愿意去谈及,不管民顾委的黄公是如何想的,但是别人倘若总是提及,说不定就会被给忌恨上。

  排排坐,吃果果,一个萝卜一个坑,那么问题来了,弥勒到底是一个什么人物,竟然能够指使得动风魔?

  难道他当初所说的接收家产,就是过来接收四分五裂之后的邪灵教?要是如此,那么隐居在东南亚的那个山中老人,便是传说中有着经天纬地之才的沈老总?

  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然而还没有等我将此事想明白,戴着黑色面具的风魔便从袖子里面抖落出了两把雪亮的匕首,对我冷冷地说道:“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立刻走,不要多管闲事,要么给我死在这里,反正这儿尸体无数,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这人的声音十分奇怪,就好像捏着嗓子说话一样,尖利得很,有点儿《末代皇帝》里面太监的感觉,而我仅仅瞥了几眼的功夫,便仔细数清楚了,发现除了这个风魔苏秉义之外,周围露面的竟然有十三人之多,这些人能够及时出现在这里,显然是怀着某些目的,我眯着眼睛看着对方,却晓得他们既然露面了,自然不会让我将消息传出去,而估计当我转身离去的那一刻起,背后的剑就已经刺了过来。

  正是了解此人险恶,我方才会不动声色地问道:“苏秉义,这件事情,弥勒知道么?”

  被我一语点破,风魔倒也不好装作不认识了,而是寒声说道:“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这里关你什么事?识相的话赶紧跟我滚开,要不是小主常常在老苏面前提起你,你真以为老子我会这般好说话?”

  “小主?”他的话儿在我的脑子里转了一圈,突然醒悟过来,瞪眼说道:“你是说小观音?”

  风魔不再说话,而是打了一个手势,那带着黑色铁面具的十三人开始朝着张励耘、林豪和司机小满围了过去,瞧见他们这动作,我知道风魔是不会跟我透露任何讯息了,当下也是淡定地回答道:“既然是弥勒为主使,自然跟我有关,职责所在,哪里能够凑合?出剑吧,让我看看震惊天下的十二魔星,到底是一个什么水平!”

  风魔瞧见我持剑而立的模样,不由得冷笑道:“这话儿倘若是由陶晋鸿、李道子,或者你们茅山的十大长老来说,倒也合适,不过你区区一当代首席弟子,便敢放此狂言,着实让人笑掉大牙。不过也好,既然你想见一下,我也就让你了解一下,我苏秉义凭什么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上!”

  修为和城府真正到达了如同闵魔那般的境界,早就已然不屑于说起自己是否有资格的话儿,应该修为就在那里摆着,胆敢质疑的人早已躺在了地下,而只有像风魔、魅魔这些新晋之人,方才会有此心结,听到他说得嚣张,我刚才还略微有些紧张的心情顿时就放松了不少,回头过去,指着旁边那群停止脚步的铁面具,寒声说道:“我与你们风魔公平较技,谁若是想耍花样,便犹如此树!”

  话音刚落,我的手腕微微一抖,那剑朝着左侧五米处的一棵腰身般粗细的桃树轻轻挥去。

  这一剑,我用上了清池宫十三剑招中最平淡无奇而又隐藏杀机的一式“西江月”。

  这剑的剑尖离树身约有一丈,行云流水划过,旁人不知其意,然而半秒钟过后,那棵大树居然斜斜歪倒,整个树干被剑意斩断,一分为二,轰然倒在了地下,有好几个人差一点被树冠给砸中,慌忙朝后退开十几步,看着这倒下的大树,左右打量,震撼不已,而刚才直言我没有资格与他挑战的风魔尽管戴着面具,看不到脸色,但是却也意味深长地点头说道:“有点意思!”

  我看了旁边的张励耘一眼,吩咐他照看好旁边两人,接着将长剑竖直抱起,隔溪而立,平静地说道:“茅山弟子陈志程,前来领教!”

  苏秉义瞧见我做足了架势,也不得不假模假式地将两把雪亮匕首交错,沉声说道:“风魔,苏秉义。”

  双方报过姓名过后,不再犹豫,彼此都朝着对方冲了过去,两人腾身跳上了小溪上空,我化繁为简,一剑斩去,而苏秉义则将一对匕首舞弄成了在花丛中翩翩起舞的蝴蝶,试图从我这剑势的间隙穿过,以获得致命一击。

  为了爆发的效果,双方在起手的一瞬间,都用上了最强的攻势,苏秉义以快取胜,一寸短一寸险,一瞬间变招十多次,倘若是阻挡不及,恐怕就要给放得血液流干了,而相对于苏秉义的快,我则以被茅山无数前辈锤炼数百年的清池宫十三剑招相迎,此法有的雄奇,有的稳固,有的犀利,有的瑰丽,变化万千,而万变又不离其中,包涵千般手段,却也能够将苏秉义的手段应接下来。

  两人交击过后,双双落在了溪水之中,这溪水许是因为被太多蝗虫尸体浸泡过的缘故,显得分外冰冷,如同掉入冰窟,然而我们却夷然不惧,眼中只有对方,而手中的长剑与双匕则化作了自己身体的延伸,叮叮当当,不绝于耳。

  在一瞬间,双方交手数十回合,同时感到有些力竭,彼此后退两步,我在溪水上游,苏秉义在下游,身边有冲散的虫尸滑过,苏秉义冷冷地笑了:“真的,很有意思!”

  这句话是我们从试探到搏命的过度,话音刚落,两人再次撞到了一起来,剑光飞舞,掩盖万千风华,风声呼呼,呼啸金戈之音,双方龙争虎斗,势均力敌,这情形让周围的人看得暗暗心惊,却没想到事情的结果竟然是这般模样,一个不及而立的茅山弟子,竟然能够硬生生地扛下恶名满天下的风魔,而且还打得有声有色,生死不分。

  别人惊讶,然而我却自知,此战倘若发生在去年,只怕我便有可能在速度快到极致的风魔面前吃亏,然而经过年初的一次大劫,在利苍老魔的谆谆教诲之下,使得我对寄生在体内的临仙遣策有着更加深入的认识了,虽然我并不能从那神秘的符文之中解出远古时代的秘密,但是却凭着这股轻灵之气,感知和触摸到了已入化境之中的那种感受。

  那是一种站在世界顶峰之后,俯瞰天下的神奇经历,尽管只是一瞬之间的感觉,却让我受益终生。

  有了那种感觉,我便能够对超过半百的修行者和他们结成的阵法冲锋,破而杀之,也可以面对这个让多数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

  一把剑,劈、砍、崩、撩、格、洗、截、刺、搅、压、挂、扫,每一剑都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灵感爆发,剑如飞风,这样的我让风魔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于是他终于摒弃了公平争斗的前提,对围观的手下吩咐道:“不要看了,杀了其他人!”

  我心中一惊,回头一看,除了张励耘之外,其余两人,如何能够在十三人的围攻下,留下性命?

  1. 目光一致:

    我蛮喜欢这个哦~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30r.1.14.310.K3gwR2&id=39650410999&ns=1&abbucket=19#detail&tracelog=sns_share_urlshare

  2. 武陵王:

    沙发

  3. :

    波比瘤班虫都出来了,看来以后就主要是和邪灵死磕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