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六章 夺命狂奔

2014年12月1日 更新

  张励耘是北疆王的外侄,自有传承,无论是手段还是意志都是当今年轻人的一时之选,我倒也不会担心他太多,然而林豪不过是腿脚快一些的普通修行者,因为资质问题,这些年来在修行上并没有太多的进步,而那小满虽说是华东神学院的毕业生,但倘若厉害,自然直接进了中央,被分配到鲁东省局来,估计也不会有多么厉害,而与此相反的是风魔的这十三个手下,无论从身姿还是从炁场,都是不弱的精锐。

  双方一比较,高下立分,而风魔既然要耍无赖了,只怕这些人的性命可就留不下来。

  我心中焦急,牵挂略多,结果精神一被分散,那风魔便是一声冷笑,面具之下的口中得意说道:“不过一介凡人,当真是自觉良好了,这样的你,到底是怎么活到的今天,而且还被人叫做黑手双城的呢?”

  一声奚落,风魔再次如疾风冲来,脚步急促,手中的匕首化作两道闪电,差一点就将我胸口的衣服给绞成粉碎。

  锋利的匕刃与我的肌肤擦肩而过,让我感受到了对方的恐怖实力,也晓得这些人喜怒无常,从来不会去注重过程中的荣誉感,而只在乎最后的结果,所以杀死我便是最重要的事情,至于所谓的承诺,或者别的东西,那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我知道此刻倘若去指责风魔不守规矩,只会被他耻笑,唯有露出爪牙,让人知道我的凶狠,方才会赢得尊重,当下也是将剑朝前一顿疾刺,勉强与风魔拉开距离,接着咬牙切齿地说道:“是否有资格,你待会就知道,不过不听话的人,我要让你明白,下场如何!”

  此言罢休,我便朝前一步疾冲,接着抡圆了横斩,将周围的空间全数挤压,逼得风魔不得不跟我作一记硬拼,而与此同时,我左手在身后微微结印,使出了隐秘的一招。

  【深渊三法,土盾】!

  风魔并不惧硬拼,他与我在力量上面的表现已然都在伯仲之间,然而这力量在自己强大的速度加成之下,却能够产生数倍的效果,能够硬拼,便能够迅速解决战斗,风魔求之不得,当下也是将身子猛然一拧,搓身而上,一双匕首交叉而立,朝着我的长剑撞了过来。此一交击之后,整个空间陡然一震,一声清越的金属之音从中扬起,风魔携着千钧之力轰然而来,却没想到自己仿佛撞到了铁板之上一般,整个身子都一阵晃动,接着朝着后面跌飞而去。

  冲势陡然被阻,接着又被撞得朝后跌飞,这是风魔在交手以来第一次处于劣势之中,看着好像打蛇随棍,跟上去与之纠缠混战,乘胜追击要好许多,然而我却晓得风魔即便一时失势,也可以凭借着速度的优势来一点一点弥补,而在明白了我土盾的诀窍之后,他反而不会再与我硬拼,更加难缠,当下也是剑锋一转,陡然朝着后面正在围攻我三名手下的十三铁面人斩去。

  清池宫十三剑招之一,依然秋水长天。

  依旧是秋潮向晚天,依旧是芦花长堤远,多少云山梦断,几番少年情泪,尽付与海上,无际风烟,早化作远方渔火万点……

  剑招意境深远,而剑光流转而过的一瞬间,便有一个最为凶猛的铁面人因为躲闪不及,被我如同刚才那棵桃花树一般,从左腰到右肩,自下而上,斜斜一剑劈出。此剑甚快,宛如疾电,除了我之外,竟然无人得见,而饮血寒光剑的剑刃之上,却一阵红光游弋,潋滟如新,而当我以倾天之势将长剑倾泻在一个即将斩杀林豪的铁面人身上之时,这人方才觉出惊讶,双手前伸,接过上半身跌落在地,下半身惯性前冲,分成了两截。

  因为太快,所以此人并没有死去,伤口一开始光滑,接着很快便被鲜血和内脏弄得模糊不已,他惊恐地大声尖叫着,从喉咙里冒出声声凄厉到了极点的叫声,竟然不像是人类的声音,而宛如夜枭。

  他在害怕,在后悔,在表达着自己无尽的痛苦,然而这样的叫声显然只能够增加同伴的惊恐,使得我的闯入,便如同那猛虎冲入了狼群,剩余的十二人连跟我一拼的勇气都没有,纷纷朝着后面退开去。在这一刻,他们已经不再是邪灵教的骨干精英,而只是一群被农夫驱赶的鸭子。

  而凭着这暴起的一击,震慑全场的我并没有留恋于嗜血的快感之中,当下也是冲着手持软剑的张励耘高声喊道:“往山外冲,不要管,埋头往前冲,我来断后!”

  张励耘得到吩咐,沉声应诺,当下也是一咬牙,手中的软剑微微一抖,便化作万千的剑光,将前面那人给逼开了去,接着带上林豪和司机小满,快步前冲,而就在此时,刚才萦绕在耳边的惨叫声骤然停歇,却是风魔及时赶到,一把匕首宛如插到豆腐里一般,轻松无比地结果了此人性命。将追随自己多年的手下干掉,风魔一点儿负担都没有,而是朝着左右大声喊道:“杀了他们,一个不留,为了刘二又报仇!”

  周围之人轰然应诺,纷纷冲上前来,而我则是边走便战,竭尽全力地应付这群打了鸡血一般的家伙。

  我一人应付风魔之时,倒也还算游刃有余,然而此刻人数达到十数人的时候,已然有些应付不及,退到林子之中的时候,刚刚将如跗骨之蛆的风魔挡开之时,旁边突然冲出一个铁面人来,手中的棍子猛然一提,结果我的背上挨了一下。这棍子乃硬木所制,势大力沉,被敲了这么一记闷棍的我一个踉跄,当下也是撞到了一棵树上去,那人心中狂喜,还待上前一棍,将我结果,然而却没想到我宛如疯虎一般不避反冲,朝着他猛然撞去,接着怀中的小宝剑一出,轻松刺穿了他的胸膛。

  原本想要补刀,却被我反杀,当我揭开此人面具的时候,瞧见这竟然是个面如冠玉的英俊男子,嘴唇乌紫,一脸怨毒地看着我。

  长得如此一副好皮相,不去演戏唱歌,真的是可惜了,最不济去卖屁股,也好过跟着这些邪恶之人出生入死好多了啊?我满怀恶意地想着,当下也是手脚不停,将此人的尸体朝着身后一抛,刚才追着前面的人逃离,却见风魔如一头极速狂奔的猎豹赫然扑来,就在那人的尸体即将砸到了他的时候,风魔双手轻描淡写地一抖,那人的身子竟然化作了上百块热腾腾的肉块,朝着我这边飞扑而来。

  在那血雾喷起的一瞬间,我与风魔再次对视一眼,彼此都瞧见了对方眼中的疯狂。

  其实我们都是同一类的人,倘若抛开立场,或许能够成为朋友。

  然而此刻,唯有刀兵相向了。

  风魔发狂,我晓得自己恐怕又要一番力战了,然而左手上面的小宝剑刚刚换成八卦异兽旗之时,却听到耳边一声娇喝,从头顶上面落下一个白衣女孩儿,扑入我的怀中,将我朝着后面推开。我看着怀中的小白狐儿,却见她满脸青狞,脸庞的边缘有白色的绒毛,而一双眼睛清澈如帝王种的极品翡翠,竟然是露出了狐狸法相,接着她的裤子发出一声撕裂之音,有四条白色的雪绒长尾赫然冲出,足有两三丈那么长,朝着后方猛然搅动,胡乱拍打,接着这一片树林子都给拍得东倒西歪,纷纷栽倒而下。

  “走!”

  现出法相之声的小白狐儿已然没有那少女的娇柔,隐隐之间已然有了洪荒大妖的气度,我晓得这小妮子的这种状态持续不了多久,又心忧前方的兄弟,当下也是不做犹豫,果断干脆地快步前冲,不让她的努力白费。

  我提气纵体,从树林中快速飞奔而去,却听到身后不断传来树林轰然倒下的声音,却是小白狐儿用那大树拖延风魔等人的追击,如此狂奔了四五分钟,我冲出一片树林,见到张励耘和林豪被五个铁面人给缠住,当下也是纵身飞入其中,一把剑将三人荡开,接着又将挡在前方的一人给冲开去,对着两人大声喊道:“快走,直走不要停!”

  张励耘和林豪也晓得此刻不是逞个人武勇的时候,当下也是马不停蹄,继续奔逃,而我与这五人交手两个回合,晓得难缠,又怕风魔摆脱了小白狐儿的阻拦,再次追来,也没有在与之交锋,而是一剑逼开所有人,然后再次快步逃离现场。

  我脚程比旁人快上许多,又颇为凶猛,很快就将那五人给甩脱了去,埋头一路狂奔,终于再次撵上了张励耘和林豪,三人顾不得多说什么,一路疾冲,终于冲出了潭溪山,左右一打量,却见竟然回到了方才入山的那条河边来。

  我们三人一路狂奔,颇有些虚脱,纷纷跪倒在地上喘气,而这时我左右一看,突然皱眉问道:“小满呢?”

  1. 桃花十三:

    小满呢?

  2. zbx:

    看连载 真的是好磨人。。。。

  3. :

    下一章后会不会稍微缓和一下,这个以少敌多,看得人好纠结

  4. 豆子:

    长得帅一点就让人卖屁股去,大师兄好邪恶,哈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