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七章 生死抉择

2014年12月1日 更新

  听到我这般问起,张励耘方才想起此事,左右一看,却见视野之内,一直跟随在身边的司机小满却已然不见了踪影,顿时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错愕地说道:“小满呢?我不知道啊,他不是一直跟着我们的么?”

  我看了张励耘一眼,心中略微有些吃惊,要晓得我之所以素来看中张励耘,便是因为他临战之时的头脑从来都是很清楚的,有大局观,也能够把握全场,我既然吩咐了让他护住林豪和司机小满,他自会留着一份心思在这二人之上,怎么可能直到我提醒了,他方才如梦初醒?

  我没说话,而是望向了林豪,这个满脸是疤的年轻人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犹豫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可能是在刚才过那片桃花林的时候,他因为惊慌过度,走岔了路……”

  林豪言语晦涩,不过我却差不多能够琢磨得出当时的场景,只怕是因为太多人的围攻,使得极度惊慌的三人在路径的选择中发生了分歧,而没有太多经验的司机小满似乎相信一个人走会更加安全一些,所以才抛弃了两人,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而在那么危急时刻,张励耘下意识的决断当然是自我保护,并没有去跟司机小满纠正错误,而是一边阻敌,一边掩护着林豪离开。

  双方的选择都是有一些利己之处,不过司机小满却忘记了,没有我们强力的保护,他即便是能够获得暂时的安全,却不过只是幻象而已。

  在风魔以及他的手下眼中,单独行动的他最终不过是一盘肥美的鲜肉。

  司机小满因为恐慌而选择了放弃他人,而张励耘却同样选择放弃了他,我明白了此中道理,却也生不出责怪张励耘的心思,因为我晓得,真正到了需要抉择的时候,林豪与一个相识不过一天的司机小满,他下意识想要去保护的,自然是自己的队友。而这事儿即便是我,只怕当时做出来的选择也是一样的,所以时至如今,只能祝福小满能够闯出一条自己的路了。

  世间就是这般无奈和残酷,波澜不惊的一天里,陡然之间,便是杀机四伏,让人难以自持。

  我的沉默让张励耘感受到了压力,不过他还是紧紧地抿着单薄的嘴唇不说话,也不打算跟我多做解释,而就在此时,从树林中传来一阵快速的脚步声,我扭头过去,一袭白衣手持银箫,纷然而至,却是在后面帮我们阻拦断后的小白狐儿,我心中一惊,赶忙从泥地上一跃而起,对着她喊道:“你没事吧?风魔呢?”

  风魔就像一个巨大的刺激源,原本还疲惫欲死的张励耘和林豪也都相继爬了起来,不过小白狐儿接下来的话却让我们放松了些:“没有追上来,那老鸟儿追到刚才的桃花林之时,好像听到了什么命令,又折转回去了。”

  风魔没有追来,一切皆好,我上前抓住小白狐儿的肩膀,给她检查一番,发现虽然衣衫凌乱,但身上并没有伤痕,这才稍微安心了一些,而小白狐儿手抓着银箫,一脸后怕地对我说道:“哥哥,刚才那个老家伙真的好厉害啊,我从他身上闻到了金翅鸟的味道,虽然很淡,但要不是我刚才显现法身,又有这银箫助阵,只怕就要落到了那个猥琐老头儿的手里了。”

  小白狐儿手中的这个银箫是我在鄂北十堰一役之中从程杨手中缴获的,当时黑寡妇曾说它是来自于神秘的修行圣地天山神池宫,不管是与不是,总之这法器相当好用,不但能够激发出六点星芒护住周身,而且根据不同的韵律,还有迷幻、指引和传音之用,只不过太过脂粉气,我后来便赠予了小白狐儿,这妮子一直都很喜欢,还特地跑到京都音乐学院找老师,规规矩矩地学过一段时间的箫艺。

  听到小白狐儿的话,我不由得吃惊地说道:“金翅鸟?你说的是佛教天龙八部之中的迦楼罗?”

  小白狐儿严肃地点了点头,说嗯,尽管不知道为何晓得,但是我就是知道。

  这小妮子的话我不会有疑,因为我晓得尽管年纪十分幼小,也未曾觉醒,但她到底都是连我师叔祖李道子都要惊叹的洪荒异种,根源上的记忆总是不会错的,而那迦楼罗在佛经之中的记载,可是神鸟修婆那族的首领,众鸟之王,也是佛教天龙八部之一的护法形象,传说中是天地间的凶禽猛兽,威力无穷,以龙为食,两翼相去三十六万里,居于须弥山北方。

  佛经记载那是为了传教的考虑,方才会如此夸张,但是不得不说,能够获得这般描述的迦楼罗,着实是一种十分恐怖的异兽,风魔即便只有一点儿这种气息,却也能够在当今世界谋得一席之地了。

  而且真的如小白狐儿所说,那风魔说不定也和她与布鱼一般,都是妖类之属所化,这也难怪他面具之下的脖子,会有密集的鳞片和绒毛了。

  尽管小白狐儿说风魔未曾追来,但是出于谨慎的考虑,我还是决定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立刻去搬来救兵和部队,将这整个潭溪山给封住了,一个苍蝇都不给逃走,只有如此,无论弥勒到底耍什么阴谋,我们都能够将其给破解了去。想到这里,我让三人赶紧跟着我过河离开,出了这片山区,到了有手机信号的地方,赶紧联络还在东营的大部队赶来。

  时间匆匆,四人赶紧前行,我问小白狐儿回来的路上有没有见到司机小满,她回答没有,这让我又生出了几分忧虑,不过为了身边组员的安全考虑,却又没办法让好不容易逃脱生天的大家折回去寻找。

  除了司机小满的行踪,我还问起了小白狐儿前去追击胖妞,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胖妞这时方才露出了悲伤欲绝的表情来,拉着我的衣袖哭道:“它不认识我了,完全都不认识我了,我追过去的时候,它一直都在逃,追得近了,还举棍来打,无论我如何喊它,它都没有露出一丝认识我的意思;而到了后来,它竟然摇身跳入了草丛中,当我追过去的时候,才发现眼前的胖妞竟然凭空消失了——很显然,它掌握了某种强力幻象,竟然连我都能够瞒得过……”

  五姑娘山的神仙府,除了酷酷的李道子和不时浮现的老鬼,便只有我、胖妞和小白狐儿相依为命,那是一种比亲情还要奇妙的感情,特别是小白狐儿和胖妞,素来憨厚勤快的胖妞总是被精灵古怪的小白狐儿欺负,然而那老实人从来都不发火,就像一个憨厚温纯的老大哥,对待自己调皮的小妹妹一般。

  然而多年过去,原本对自己亲热以待的胖妞却与我们如同陌路之人,这怎么能够叫小白狐儿能够释怀呢?

  我理解小白狐儿的悲伤,不过却也是劝解她道:“在事情弄清楚之前,你千万莫下定论,胖妞是不会变的,它现在只不过是被弥勒那家伙蒙蔽了双眼,也有可能是被弥勒给控制住了,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悲伤,而是要将胖妞从那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来,还它一个自由。所以,尾巴妞你一定要坚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让事情变得更好。”

  我的安慰十分有效,小白狐儿立刻破涕为笑,紧紧攥紧小拳头,然后坚定无比地说道:“嗯,我们一定会把胖妞给夺回来的,到时候我们三个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不会再有人能够分开我们……”

  听到小白狐儿这句幼稚而坚定的誓言,我摸了摸满是胡茬的下巴,总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

  匆匆赶回了石狗村,我们在村部场院那儿找到了车子,那钥匙在司机小满身上,不过这事儿倒是难不倒浑身都是手艺的林豪,他仅仅凭着一根细铁丝,就打开了车门,打着了火,而就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从村部赶来的张励耘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就是村部有座机电话,可以跟外界联系,当下我便叫小白狐儿在村子最高的房子之上驻守警戒,而我则将电话打到了东营市的临时总部,让人赶紧过来支援。

  在临时总部轮值的是张世界,听到我的求援,立刻上报了当地市局,并且通知了在外执行任务的努尔和徐淡定立即赶往潭溪山。

  尽管各方面反应都很及时,然而当努尔和徐淡定带领着特勤一组的大部分成员、当地市局的行动部门以及武警部队赶到的时候,天已然擦黑,我们一刻也不曾停留,再次重返潭溪山,然而这一回似乎变得有些古怪,我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先密集的虫尸居然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消失了大部分,而当我们感到那深潭凹地的时候,却发现这儿几乎都没有了什么蝗虫。

  风魔这些家伙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那些蝗虫尸体给清理走的?

  我正心中惊异,然而这是突然听到有一个女人穿刺的尖叫声,从旁边炸响起来:“啊,鬼啊……”

  1. 苗疆吧:

  2. 萧克明:

    夜战

  3. 桃花十三:

    野战

  4. 虎皮猫大人:

    一群傻波伊,还有那什么作者还不快写,大人我看得都心碎了!

  5. 银萧:

    萧艺。。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