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一章 大佬发话

2014年12月3日 更新

  “金蚕蛊?”

  我皱着眉头问道,入行这么多年来,其实我也有听说过金蚕蛊的鼎鼎大名,据说是采用毒蛇、蜈蚣、蜥蜴、蚯蚓、蛤蟆等多种毒虫放置在一个瓮缸里面密封,埋藏于地下,让其自相残杀,吃来吃去,当最后剩下的一只毒虫,无论是形态还是颜色都变了,形状似蚕,皮肤金色如黄金,便被称作金蚕蛊了,这玩意流传于苗疆一带,最是阴毒不过。

  这玩意名气虽大,但在我看来,却没有亲眼瞧见的这条火红小虫古怪,我倒有些不知道阿伊紫洛为何会这般惊慌了。

  瞧见我对自己的这条蛊虫十分感兴趣,而对于她口中的金蚕蛊毫无惧怕,阿伊紫洛的右手微微一招,那火红小虫便从载玻片那儿飞快爬了过来,从她的指尖一直爬到了手掌心,接着阿伊紫洛对这虫子真诚地说了一些感谢的话,接着从檀口之中吐出一点儿并非口水的津液在手心上,那小虫儿似乎发出一声欢快的吟叫,接着开始舔舐着这清亮的津液。

  火红小虫在进食,而阿伊紫洛则对我解释道:“我这条小虫是采用大量的铁背黑线蜈蚣炼制而成的,炼制方法暂不细表,此物费时费力无数,然而最终的能力却只能通过吞噬毒物而提炼出一些毒汁来,成长空间很小,而且脾气还坏,稍有不对,便立刻发怒,十分难控制,而即便如此,它也是最为珍稀之物;而那金蚕蛊则不同,它既是一种虫蛊,也是一种灵蛊,意识是所有的蛊虫之中最聪明的,毒性也是最烈的,而情况不仅仅只有这么糟糕,从这几天的情况来看,我甚至怀疑……”

  阿伊紫洛话儿说到一半,下意识地停顿了一下,我瞧见她脸上的惊容似乎还没有消退过去,便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问道:“你直管说,对不对另外再讲。”

  她点了点头,然后舔着嘴唇说道:“花费这么多的心思制造蝗灾,而且还能够一次性地吞噬这么多的蝗虫,我怀疑那些人在此处炼制的,极有可能是传说中的本命金蚕蛊!”

  我并非巫门中人,尽管平日里为了防范此事,也做过一些研究,但是却终究还是听不懂阿伊紫洛所说的话语,当下再次问起,阿伊紫洛则沉声解释道:“我曾经与总局的许映愚许老有过一段时间的书信交流,他是当今天下对于蛊毒研究最深刻的数人之一,曾经对我提出过一个说法,讲的是‘降中飞头,蛊中金蚕’,指的是若是论天下降头术,最为神秘莫测,也最为恐怖诡异,就是飞头降,此法练成功了,便能长生不老;而本命金蚕蛊,则是一样的道理,剑走偏锋,也能直达大道!”

  我点了点头,心想阿伊紫洛的传言果然是真的,看来她跟总局大佬还真的有一些联系啊。

  我心中谋算着,而她则继续解释道:“说到金蚕蛊,尽管极为隐秘,但是苗疆数个地方都有听闻,然而这本命金蚕蛊虽说只是多了两个字,但世间能炼制者,却唯独只有一个地方可以,那边是苗疆三十六峒之中的清水江流敦寨苗蛊,许老便是师出那一脉,而当年震惊世间的天地三绝之一,蛊王洛十八,便也是出自那一脉。不过到了后来,随着洛十八的死去,整个清水江流传承断代,便已然灭绝了——我不知道这玩意有多恐怖,这得问过许老,方才得知……”

  此为秘辛之处,我心中震撼,我晓得她说的天地三绝到底有多厉害,因为这其中的一绝,便是我的师叔祖符王李道子。

  天地三绝并不是说此人的修为绝顶于天下,而是说他们在某种领域来说,已然超越了前人,达到了数百年来无人可及的境界,蛊王洛十八、符王李道子,阵王屈阳,当年这三个人在江湖之上,那可是威名赫赫,无论是出现在哪里,都能掀起一阵惊涛骇浪,端的是一时之间,群雄竟无颜色。只可惜除了我师叔祖李道子之外,其余两人却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英年早逝。

  我没想到便是那洛十八能够掌握这让阿伊紫洛惊恐不已的本命金蚕蛊,更没想到我眼中神秘的总局大佬许映愚竟然也是师出敦寨苗蛊一脉,不过这些都不是我所重视的,当下也是挥了挥手,询问面前这个梳着油黑长辫子的姑娘道:“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结果发现?”

  阿伊紫洛这才醒悟话题被转移了,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露出了几分少女羞涩,这才说道:“我检查了东营几个区县,重点抽查了沿湖、滨海、河泛、内涝地区大面积的荒滩或抛荒地,发现在其土壤之中还存在这大量的虫卵,特别是在黄河口镇的建林村、二十一户屋子、东新村、郝家屋子等地的滩涂之上,出现大量的虫卵,十分密集,每平方米土地中竟然有四五千个卵块,而每一个卵块则有五十至八十粒卵,也就是说每平方米能有二十至四十万粒卵——我敢肯定,最近还将爆发一次更大规模的蝗灾,而这一次蝗灾的恐怖程度,将远超之前所有的一切集合。”

  听到阿伊紫洛如此肯定的判断,我不由得眉头一跳,心中也被她口中所说的数据所震撼到,倘若她所说的蝗灾真的爆发出来,那么数量何止成千上万,简直就是亿兆之数,如此多的蝗虫,而且还是有着微末毒素的,真的让人有些绝望。

  我长吸了一口气,接着便问阿伊紫洛道:“既然你已经发现了问题,那么有什么办法能够提前预防此事么?”

  “有!”

  阿伊紫洛的回答让我松了一口气,接着听她说道:“我昨天对这些蝗虫的尸体进行过了排异性的对比和测试,发现它们大部分都有着一些磁场联系,我怀疑它们是某种类似于蛊虫之类的异种,甚至是如同蚁群中的蚁后与工蚁一般的存在,有可能联系还更加紧密一些,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些虫卵便应该是由一个到十数个蝗后所产出来的,那么只要将这些蝗后给杀掉,理论上来说,这次蝗灾便能够消弭于无形了。”

  我顿时就精神了,紧紧握着拳头说道:“那我们还等什么,现在立刻就去将那些蝗后给找出来,直接弄死啊!”

  阿伊紫洛苦笑着说道:“能够弄出现在局面的人,一定都是精于谋算之辈,蝗后这般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让我们轻易找到?这是其一,其二这些都只是我的初步判断而已,具体的事情我还需要请教许老先生,心中才有答案。”

  我看了一下手表,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虽然知道这个时候打电话过去,未免太过于打扰,不过事情紧急,风魔和胖妞背后的弥勒出现使得我深刻认识到了此事的可怕,当即也是让阿伊紫洛立刻与许老取得联系,求教此事。这长辫姑娘也是一个对事物格外执拗的人,人情方面反而不会太过在乎,走到门前的座机那儿,拨通了一个心中熟悉的号码,接着开始与电话那头交流起来。

  跟总局许老联络,其间必然还是需要经过好几道程序的,几经周折过后,阿伊紫洛方才能够与许老联络得上,两人聊了一会儿,突然她意外地应了一声,然后朝我望来,将手中的话筒举起,对我说道:“许老听说你在这儿,要求跟你通话。”

  我点了点头,然后走过去,接过话筒,刚刚“喂”了一声,还没有来得及打招呼,便听到电话那头传来许老沉稳的声音:“陈志程,你在便好。阿伊嫫跟我说过了她的判断,我命令你,全力支持她的计划,必要的时候,不要计较任何牺牲,都要将背后的真凶给我查出来;另外你的事情我也听过了,我一会儿就立刻打电话给华东局的卢拥军和鲁东局的梁瀚生,让他们全力配合你们的调查,谁要是在这里面办事不力,那就下来,位置让别人来坐!”

  我不断点头称是,一直到许老那边挂了电话之后,也没有能多说几句,知道将话筒放回了电话上面,这才感觉得出许老的话语里面,有着一股腾腾的杀气。

  许老是总局自创建开始就一直在的元老,这些年来逐渐退居幕后,性子已经平缓许多,平日里温和得很,不仔细看,根本瞧不出他的身份,然而此刻他的这一番话,却让我感受到了当年他们纵横天下的岁月。不过许老既然发了话,我相信当地的有关部门必然会全力配合工作,毕竟他们可以不顾及我的感受,但是却不能不考虑许映愚这样朝中大佬的看法。

  要晓得,尽管宗教局的高级官员每一届都换了那么多,然而能够主事的,终究还是像王红旗、许映愚他们这几个,真的要是惹恼了他们,屁股下面的位子,那可是说丢就丢了的。

  我挂了电话,还待跟阿伊紫洛说些什么,突然接到小白狐儿的电话,她在电话那头告诉我,说前去医院检查的赵中华再次遭到了袭击。

  1. 飞扬:

    O(∩_∩)O哈哈~,沙发!!!

  2. 奇:

  3. 淡定:

    大师兄要发威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