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二章 值不值钱

2014年12月3日 更新

  赵中华再次被袭的消息让我勃然大怒,要晓得他可是我最为看重的部下之一,结果接二连三地被人截杀,让我顿时就有一种把握不住局面的无力感。受到这种刺激,我不再与阿伊紫洛多做解释,让她现在这里等待,估计地方很快就会有人过来与我们交涉,而我则先行赶往医院,看看到底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我和林豪两人匆匆离开,乘车赶往医院,进门一问,才晓得赵中华已经被推进了重症观察室抢救,小白狐儿和布鱼却不见踪影,一问方才晓得,赵中华尽管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但是他却临危不惧,挣脱了凶手的魔爪,冲出了病房,并且被前去询问医生回来的小白狐儿给救下了。

  小白狐儿和布鱼在场,那人自然是逃不掉的,结果两人将那杀手给抓到之后,先是第一时间通知了我,接着与赵中华感情最是不错的小白狐儿便忍不住心中的气愤,对那口出秽言的凶手进行了残暴的、惨无人道的摧残,那家伙的声声惨叫在这样的夜里,弄得别人还以为是闹鬼了呢,后来布鱼怕小白狐儿将那人给弄死,冲上去拦住,我循声赶到的时候,两人正在后面的走廊你推我往呢,而地下一个血肉模糊的家伙,则应该就是凶手。

  这个医院是宗教局的对口医疗单位,所以医生们对两人倒也还算是理解,不过却也不敢上前相拦,我虎着脸呵斥道:“闹什么闹?小破烂还在重症病房抢救呢,你们两个这是在干什么?”

  所谓“养移体、居移气”,任职特勤一组的组长这么多年,我对下面的人温和,却也竖立起了一些威信,瞧到我隐隐有些发火了,两人这才分开了来,讪讪地站立在那儿,我不理他们,径直走到了躺地上那人的跟前,蹲下来,手指先是测试了一下对方的呼吸,然后又检查了一下他的脉搏,确定没有死亡之后,对这走廊那边担忧望过来的几个医生说道:“麻烦抢救一下,这个人,不能死。”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不管这人是否是罪犯,他们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所以一等我开口,急救担架车立刻推了过来,将其扶上了担架,然后朝着急诊室推了过去,我看了一眼老实的余家源,对他说道:“布鱼,医生抢救的时候,你在旁边看着,这家伙有任何异动,制止住他,晓得么?”

  布鱼瞧见我脸色稍微好了一些,猛然点头说道:“嗯,嗯!我一定看住他,不会让他有任何机会逃走的。”

  我点头,挥挥手让他离去:“他若是醒了,第一时间通知我。”

  布鱼应声离去,而当所有人都离开了的时候,小白狐儿这才抬起头来,可怜巴巴地问我说道:“哥哥,我刚才是不是做错了?”

  我叹了一口气,帮她整理了一下额前散乱的头发,然后说道:“尾巴妞,我能够理解你和小破烂之间的情感,也晓得你当时的怒气,但是你要知道,我们修行,就是要支配和超控我们本身自己的力量,也里面也包括自己的情绪,所以你要走的路,还有很远。不用担心,我没有怪你,不过以后你脾气来了的时候,多三思,明白?”

  听到我和颜悦色地劝解,小白狐儿满脸的可怜相立刻冰消瓦解,露出了灿烂的微笑来,用力地点头说道:“嗯,我尽力!”

  小白狐儿的笑容将我这些天阴霾的心情给一洗而空,而这个时候,有医生走过来,找到我说道:“领导,你好,重症监护房的赵中华同志醒了,他非要见你。”

  我大喜,拉着小白狐儿一路跟到了重症监护室,隔着玻璃,瞧见赵中华躺在床上,胳膊上面挂着吊针,口鼻之间还有呼吸面罩,十分严重,不过眼睛却还是睁开来了。我拉着旁边的医生问道:“他到底是受了什么伤?”

  医生看了我一眼,大概也能够感觉到我的身份,当下也是不做隐瞒,直接跟我说道:“他先前住院的时候胸腹多处软组织受伤,右腿之上有两道割伤,加上失血过多,我们做好了清创和包扎工作,然而在等待全身检查结果的时候,有人冒充医生闯入病房,准备用枕头将其捂死,后来被赵中华同志挣脱了,在厮打过程中,再次受伤,最后赵中华同志在逃出病房门口的时候,后脑和腰间再次遭受到致命的打击,要不是他身体素质强悍,只怕……”

  听到医生的解释,我才晓得小白狐儿为什么会这么的失控,估计要是我,只怕当时直接将这个家伙给打到天上去了。

  尽管这儿的重症监护室里面不能有非医务人员出入,但是赵中华执意要见我,旁人也无可奈何,给我和小白狐儿换上了衣服,然后走进病房里面。赵中华躺在床上,瞧见我走了过来,神情显得有些激动,手将呼吸罩给拿了下来之后,朝着我伸了过来,而当我与他相握的时候,他的手突然将我紧紧抓起来,对我激动地说道:“老大,我想起来了,是耿传亮,那个人是耿传亮!”

  我有些摸不清头脑,问他说道:“谁是耿传亮?”

  赵中华因为情绪太过于激动,接连咳嗽了两声,脸色有些不正常的嫣红,接着说道:“我是说昨天在半路截杀我的人里面,有一个家伙是耿传亮,就是魅族一门里面的山门护法,虽然仅仅只是远处看了一眼,我还是能够肯定,就是他……”

  他并没有在乎自己的生死安危,而是拼了命要将这件事情告诉我,这让我晓得床上的这个年轻人并没有再撒谎,而倘若如此,看来情况当真就有些危险了,不但来了神秘莫测的风魔,而且实力不逊于魅魔的山门护法耿传亮也来到了此次,看来东营的这一滩水并不是一般的浑,不过如此看来,仅仅只有我们特勤一组的这些人,恐怕还是不能力扛这么多的邪灵高手。

  赵中华说完这个消息之后,便又开始咳血了,旁边的医生纷纷围上来,七手八脚地给他重新套上氧气罩,同时催着我们离开,不过赵中华却紧紧抓着我的手,不肯放松,我明白他的心思,沉声说道:“小破烂,你放心,你身上的伤,我会在那些家伙的身上一一找回来的!”

  赵中华这才放开了我的手,接着我与小白狐儿出了重症监护室,电话响了,接通之后,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声音在电话那头响了起来:“喂,陈志程、陈组长么?我是东营市的谢培龙,刚才收到省里梁局长的电话,说你这里在蝗灾一案中有重大突破,需要调集精干人手组成专案组,你在什么地方,我想看一下,咱们什么时候能够开一个沟通会啊?”

  谢培龙是东营市局的一把手,这些天来一直都没有怎么露面,也就上次我交报告的时候露过两回,虽然并没有给我们施加什么压力,不过显然也不想掺和到这里面来,然而此刻的言语却颇有些热切,显然是许老的那一通电话起了效果。

  他这边积极了起来,不过我却心情不好了,平静地说道:“我现在在医院,可能赶不过来。”

  谢局长十分诧异,问我除了什么事情,这个时间赶到医院做什么?我语气平静,脸色则越发地冷了:“我倒没有什么事,不过我手下的组员却遭受到了追杀,而且杀一次不够,还一直追到了医院病房里面来,非要杀之而后快,要不是我们的人发现及时,只怕现在我在的地方,应该就在太平间了……”

  在对方的辖区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事儿谢局长自然是有责任的,他当下也是大惊失色,匆匆问了两句,然后说会带着人手赶过来,而我挂了电话没多久之后,有一个眉清目秀的小护士匆匆赶过来找我,说那个余先生让她赶过来告诉我,说凶手苏醒了。

  人醒了?广私叼技。

  我一愣,接着让小白狐儿和林豪在病房门口这儿守着赵中华,免得再有事情发生,接着我赶往了急救室,瞧见那个家伙被布鱼用床单给死死捆在了床上,衣服和裤子的大半被剪开了去,露出触目惊心的伤口来。那人试图挣扎,然而布鱼这老实孩子也学坏了,手上拿了一根针,他挣扎一下,布鱼便朝着最能致痛的穴道扎一针,弄得他经受不住,鬼哭狼嚎的,如此三两次,终于老实了过来。

  我走进了病房,布鱼瞧见,恭谨向我行礼,而我则是点了点头,对着旁边如临大敌的一帮医生护士说道:“各位先出去吧,我问这位先生一件事情。”

  有个女医生瞧见满脸痛苦的凶手,不忍地说道:“是不是先将创口清理干净再说?不然很容易感染的。”

  我看了一眼凶手,又看了看这位善良的女医生,然后露出了恶魔一般的微笑道:“不用了,这个人的性命,根本不值钱,用不着这般费事……”

  1. 苗疆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