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四章 气势逼人

2014年12月4日 更新

  我一声招呼,努尔和徐淡定都率人跟了过来,特勤组十二人,除了还躺在医院厘的赵中华之外,包括我、努尔、徐淡定、张大明白、小白狐儿、张励耘、布鱼、张世界、张良馗、张良旭以及林豪这十一人,分成三部车前往西郊。除了我们之外,市局竟然无一人跟着过来,不过好在给我们带路的林豪这些天将东营市给跑遍,倒也是个活地图,方才没有走错方向。

  努尔、徐淡定和我坐在一辆车上,路上的时候努尔问明白是什么事儿之后,劝我说道:“志程,此事还真的需要三思而后行,如果光凭着那个杀手上下嘴皮一碰的胡扯,没有任何证据就贸然冲进那老丐的家中,只怕回京之后,你就得被叫到政治处去喝茶了……”

  徐淡定也劝说道:“也许还不一定要捱到我们办完案子回京,只要有人活动得当,说不定那么过几天三组的人就会过来将我给顶替了去。大师兄,我听小白狐儿说过了,这件事情涉及到弥勒和胖妞,所以主导权一定要落在我们的手上,而倘若是被赵承风或者黄养神接了过去,别的不好说,到时候胖妞倘若有任何不利意图,就有可能被这些家伙给直接击杀了的,你可要考虑清楚。”广广台扛。

  遇事这般勃然变色,头脑必然不是很清楚,尽管努尔和徐淡定一听到我的吩咐便拉了人马过来,但是必要的劝解也是很有必要的,不过我却微微一笑,对他们说道:“我刚才的模样只不过是装出来的,表明一下态度而已,真的要给小破烂报仇,我们几个随便一人秘密潜入,干掉那个老丐,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情,何必这般大费周章?”

  听到我保持着理智,两人这才放了心,努尔朝我问道:“那你有什么计划?”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几天,因为小满死于潭溪山一事,以及蝗灾涉及我们执法范围的可能性太低的缘故,所以当地部门对我们很不配合,这事儿是有原因的,但是板子不能拍在自己人身上,就得敲山震虎、杀鸡儆猴,而老丐家大业大,贸然触怒我们是最不划算的,所以这所谓的黑道通缉令未必是他弄出来的,那么是谁,这个也很重要——谁眼巴巴地希望着我们赶紧滚蛋,谁就最有可疑,也最有可能是弥勒的帮凶!”

  我的思路清晰,两人也都点头认可了,我又将阿伊紫洛那边的进展,以及赵中华带来的消息通报给两人知晓,听到之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个神秘莫测的弥勒便已经足够麻烦了,而此番倘若再加上风魔以及魅族一门的山门护法耿传亮之时,事情就变得无比麻烦了。

  简单来说,对手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特勤一组,真的要是交起手来,只怕光依靠自己力量的我们会吃大亏。

  而想要不这么孤单,那就势必要得到当地部门的配合,但是从目前来看,无论是省局还是市局,似乎已经适应了与这些江湖人士相依相伴的模式,并没有太多想法去颠覆这整个局面,所以越是如此,我们越是要表现出极为强势的态度,这样方才能够掌握主动权,从而能够更好地去迎接即将到来的挑战,而这个誉满江湖的渤海大豪,则就是我们的磨刀石了。

  很快,车子一路开到西郊黄家庄,果然瞧见有一大片有别于郊区农村的建筑,这儿便就是吉龙山庄。

  东营是一个很年轻的城市,大部分区域都是黄河下游的冲积平原淤积而成,境内并无山,所以虽然说是山庄,却不过是一个建在小土丘之上的建筑而已,从村子的土路驶入,连接山庄的道路质量明显比那土路要高许多,行驶也极为平稳,我们到达的时间已然是晚上十点,然而这山庄门前却是灯火辉煌,站着一排人,却是听到了市里面传来的消息,在此等候。

  我都已经放出了话儿去,这种事情根本躲不了,还不如大大方方地出来见面谈事,更加能够解决问题,所以对方倒也并不回避。

  瞧见山门之前的这般情况,我让人直接开了过去,在门口依次停下,推门而出,瞧见门口站着十来个人,为首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浓眉大眼,虎背熊腰,虽说是个不错的练家子,却没有一方大豪的气势,不由得皱眉说道:“黄斯博在哪儿,我要见他!”

  努尔和徐淡定等人相继下车,十一人并列而战,个个都是气度非凡,虎狼之势,一下子就将对方的气势给压倒了,然而那青年却咬着牙说道:“我爹说了吉龙山庄是个人产业,是受法律保护的,如果没有合法的搜查令,诸位便请回吧!”

  这青年比我还大几岁,然而在我的面前却像个小孩子一般,听完他这话儿,我冷声笑道:“别人跟你讲道理的时候,你跟他将暴力,我跟你将暴力的时候,你又过来跟我讲道理,好一个双面人——告诉黄斯博,我给他一分钟时间,如果不出来见我,那么他怎么对付我手下的,我就怎么对付他,以及你们。至于证据,打倒了你们,自有人会将证据送到我手上的……”

  对方愤怒地喊道:“你这样不合规矩,我要投诉你!”

  他还待发表自己的愤怒,结果眼前一花,接着整个人就被我给单手举了起来,此刻的我杀气腾腾,咧着嘴冷声笑道:“自己的手脏了,就不要期待别人也按规矩对你。双重标准,这事儿别人那里行得通,我这儿不行,实话告诉你们,什么狗屁渤海大豪,信不信我让你们黄家明天就家破人亡,成为江湖上所有人的笑话?”

  我倏然而动,直接将黄家少爷给擒住,这状况使得旁边的所有人都大为惊讶,有人冲上来呼喝,让我放下黄家少爷,也有人下意识地往后退开,想要避开这混乱得场景,而就在这时,我却听到一声洪亮的声音从院子里面传来:“破家县令,灭门令尹,这话儿果然不假,陈组长,您在京都,也是这般无法无天么?”

  这话音刚落,从门里走出一个白发老者来,此人穿着黑色丝绸唐装,白袜黑布鞋,头发呈银白色,根根竖起,显示出了其刚硬而强悍的性格来。除了白发老者,他身旁还有四个面色阴沉的男人,这四人有的太阳穴高高耸起,有的眼神如刀锋一般犀利,而看着最无害的一个家伙,惨白的脸容之下,却是阴测测的气息萦绕,显然也是一个十分难缠的凶人。

  面对着他的这般嘲讽,我却将黄家少爷给扔开了去,哈哈一笑道:“正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丐爷既然知道我要过来了,严阵以待,却没有半点欢迎的样子,难道连一口茶,都不给我准备么?”

  被我这般一说,那白发老者脸色几经变换,终于恢复了平静,点头说道:“也好,请陈组长入庄内,品些粗茶。”

  他这般一说,被我扔在地上的黄家少爷以为自家老子屈服了,不甘地朝着白发老者喊道:“爹?”

  黄斯博没有看他半眼,回身往里走去,我踏步走入吉龙山庄,而努尔、徐淡定等人想要跟着进去的时候,黄斯博的一个随从却上前来阻拦,恭声说道:“家中太过狭窄,招待不得太多贵客……”

  这话说得努尔正待发作,我却挥了挥手,让他带着众人在外等待。

  我跟着黄斯博穿过一片庭院,来到了一处中式厅堂之前,黄斯博坐在了主位之上,请我落座,吩咐人上茶之后,驱散左右,厅中只有我与他,等到周围都无耳目之后,他沉声说道:“陈组长,你这般气势汹汹,又是何必?此事虽然是有人经我之手操作的,但是我却并不知情……”

  黄斯博这般一开口,我便晓得市里面必然有人跟他通风报信了,不过却也未曾在意,而是平静地说道:“我的人,差点死了,而只有你跟这事儿沾边,我不找你找谁?老丐,你要清楚一点,我跟你遇到的那些甘愿苟且之人不同,谁要是伤了我的人性命,谁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这家伙冷笑着说道:“怎么可能不知,您黑手双城的大名,现在可是传遍了整个天下,如雷贯耳啊!”

  这话是在嘲讽,然而我却并不在意,伸手将桌子上面的热茶端起,喝了一口,然后缓缓地笑了起来:“区区恶名,不入丐老法眼,不过我想告诉你,法螺道场一朝覆灭,无一人幸存,这事儿也是有珠玉在前的,您若是觉得自己的产业比那神秘的法螺道场还要坚实,觉得自己这些年来勾结的保护伞能够罩得住你,那就当作我今天没有来过,而倘若是想平稳度过此关,告诉我,这事儿是谁插手的?”

  老丐被我紧紧盯着,良久,这才低下头去,用几乎难以听闻的声音说道:“是,耿传亮……”

  1. 小妖:

    又要大战了

  2. 呜呜呜:

    第四十五章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